我就是传奇 章一百六十七 监狱风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哥,你就是会混元童子功,这钱我该要还得要,,名声啊,你得注意名声,这么大个手子,缝子钱都不给,以后你咋混呐,对不。”我瞪着眼珠子说道。

    “你特么能不能有点大脑,我那一句你给霸道捅咕碎了,起码让李家老二,多给你五万吧。”章伟民急迫的说道。

    “可是钱我沒拿啊。”

    “我让你不拿的啊,,那不是你装b大劲儿了的后果么。”

    “那钱要拿了,我就真诚跑腿的了,,赶紧滴,你就说你给不给吧。”我催促着说道。

    “高低给不了。”章伟民挺坚定。

    “呵呵。”他一说完,我顿时高深莫测的笑了。

    章伟民眨着已经快要被忽悠瞎了的眼睛,谨慎的问道:“你笑啥。”

    “我一猜,你就这点出息,行了,我也不要了,但上回你帮我贿赂那两万,我是死活都不能还了,顶两万虽然少点,但少点就少点吧,谁让咱俩关系在哪儿呢,,你玩吧,章哥,我看你最近眼屎越來越黄,可能有点上火,喝点太太静心吧。”我龇牙说完,转身就走。

    “钱虽然沒给,但怎么好像还是被坑了呢。”

    章伟民自语的说了一句:“戴胖子说得对啊,不能跟他在一块玩了。”

    我走出金色海洋,拨通了李水水的电话。

    “咋拉,南坐馆。”李水水调侃着问道。

    “一会看守所这边有人打招呼,你联系上回见面的那个管教,不求别的,给我往奔子监里扔个人,我要反击。”我快速说道。

    “照顾办不到,但扔个人沒问題。”李水水一口答应了下來。

    “照顾也不用他,一会所长打招呼。”

    “我操,你他妈哪儿來的那么大底气,又认识谁了。”

    “这是不能说滴秘密你就像以前一样崇拜南哥就可以了。”我笑着说了一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晚上,八点半,看守所放铺睡觉之前。

    值班副所长开始最后一次溜监,路过105监室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站在监拦旁边停顿了一下,忽略坐班,冲着屋内喊道:“谁叫张奔,。”

    几天内暴瘦二十多斤,剃着光头,穿着橘色小马甲的张奔,目光呆滞,抱着双腿,正码在人群最后面,左后两面被两个壮汉夹住,整个人的活动空间,也就是比女人两腿之间桃.花穴,强那么一丢丢,坐的是相当憋屈。

    所长喊玩屋内所有人一愣,有个人隔着壮汉,捅咕了一下张奔。

    “啊,,,。”

    张奔就那么被轻轻碰了一下,但整个人的状态却相当惊恐,身体往后一躲,脑袋本能的往回一缩,那眼神就跟小时候课间,学校厕所,天天被揍的学生一般。

    他被打怕了,一天三顿,比吃饭还准,反抗揍挨的更狠,一天就说三句话,还他妈全是“别打我。”之类的,谁能不怕。

    “所长叫你。”

    捅咕张奔的人,小声说了一句,张奔愣了一下,扭头看向监栏。

    “來,你过來。”所长背着双手,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哦。”

    张奔迷茫的停顿半天,随后脚尖踩地,弯腰背手,一点声沒有的走到了监栏前面,随后低头蹲下。

    “案子到哪儿了。”所长随口问了一句。

    “报告,一科。”张奔举手,低头回答。

    “好好反省,配合公安机关办案。”所长唬着脸说道。

    “嗯,一定配合,一定配合。”

    所长点了点头,随后从裤兜里掏出半盒苏烟,抽出两根仍在了监拦下面的水泥垛子上,淡淡的说道:“行了,回去吧,。”

    张奔懵了,坐班懵了,而所长走了,奔着胡圆圆的监室走去。

    “咣当。”

    就在所有人还沒等反应过來的时候,狗洞子铁门,突然响起,管教拽开门,声音严肃的说道:“加个人昂。”

    “踏。”

    一个青年,弯腰迈步走了进來,张奔看见他,娇躯顿时一震,随后满面泪痕。

    李浩。

    他转监了,过來了,。

    坐班明显正在用不健全的大脑合计着,怎么处理张奔的事儿,所长对张奔的态度太和蔼了,自己必须得往回找补前几天犯下的错误,要不很容易挨整,所以根本沒空给李浩上课。

    “蹲下,。”

    坐班旁边的管铺,也就是这个监室内的第二领导人,冲着李浩呵斥了一句。

    “呵呵,操。”

    李浩扫了他一眼,蔑视的一笑,夹着行李卷,迈步上了铺扳,随后溜溜达达的走到头铺,也就是坐班,第一领导人睡觉的位置,随后两脚将坐班的被褥踢开,拿着行李卷粗略一铺,直接盘腿坐下。

    我操,。

    所有在押人员顿时懵圈了,见过牛b的,沒见过这么牛b的,你就在外面混的再好,进來以后都沒有这么猖狂的,,因为这里不光有小偷小摸的,还有他妈的肯定砸十年大刑以上的重犯呢,,谁他妈在乎你在外面,是龙是凤啊。

    但李浩恰巧是在外面老老实实,进來以后性情大变的精神病患者,。

    “哎呀,,你啥意思啊。”坐班挤咕着无知的小眼神,愣了半天,冲李浩问道。

    “我睡这儿你有意见啊。”李浩斜眼问道。

    “给我揍他,。”

    坐班二话沒说,一个大嘴巴子,奔着李浩的脸蛋子抽过去。

    “咣。”

    他还沒等打到李浩,张奔突然从后面跑过來,一脚蹬在坐班的后脑上,坐班身体往前一倾,直接趴在了铺上,张奔冲过來,膝盖顶着坐班的后背,死死压住,眼睛通红,一拳接一拳的砸在坐班的脑瓜子上。

    “唰。”

    李浩起身,挡在张奔身前,对面四五个人冲了过來。

    “啪。”

    李浩动如猛虎,速度很快,抬手就抓住冲自己打了一拳人的手腕,逆方向一拧,那人吃痛,身体顺着逆方向倾斜,李浩右腿向左一轮。

    “噗咚,咣。”

    那人身体腾空,粗暴的砸在铺板上。

    “啪。”

    李浩身体往前一窜,双手抓住另一人的肩膀,往前推了两步,作为短距离助跑,双手使劲儿往下一压,身体瞬间拔起,同时右膝盖弯曲。

    “嘭。”

    一点电炮磕在那人下巴上,直接顶飞,腿绊在后面人的腿上,咣当一声躺下,。

    “就你这b小体格,还往上凑合,,。”

    李浩回身,左脚踩在地上,一个垫步,正转身抡起右腿,跟他妈拍武打片似的,一腿抽在,一个顶天有1米7左右,身若电线杆子的青年脑袋上,粗暴砸倒,。

    “嘀铃铃。”

    警铃再次响起,,犯人都站在原地迟疑,沒在往前冲,。

    已经打了坐班不知道多少拳的张奔,喘着粗气,看向了李浩,意思再问,咋整,。

    “接着揍,,往监控死角踢他。”

    李浩简短的回了一句。

    张奔沒有丝毫犹豫,抡起三寸玉足,噼里啪啦一顿回旋脚,踢的坐班一下都站不起來,脑袋咣咣磕着墙壁。

    “差不多行了,,都他妈消停的,在嘚瑟,全给你们砸橑子,关小号。”

    这句明是刚才溜监室的所长喊的,张奔其实一点也不傻,只是最近被弄的有点精神恍惚,现在情况逆转,他听到所长喊话,不但沒停,反而踢的跟得心应手。

    “操.你.妈,,,今晚你别睡觉了,我非得给你jb薅下來,,。”

    不远处的109监室,也咣当咣当泛起闷响,这是脚丫子踩在空心铺板上发出的声音,在结合上刚才胡圆圆那惊天动地的一嗓子,答案很明显,他们监,也他妈干起來了。

    打了足足五六分钟,两个监的动静,才逐渐消失。

    “哗啦啦。”

    走廊监道里,穿出钥匙链晃荡的声音,管教先打开了张奔这个监室的门,皱眉冲里面喊了一句:“又他妈闹腾什么。”

    “管教,他打我,,你看给我干的,鼻子哗哗淌血。”

    坐班宛若见到了亲人一般喊道。

    “这么多人,他咋就打你呢。”坐班随口问道。

    “。”坐班一听这话,就知道下面在墨迹,自己还得挨顿揍。

    “你叫啥來着。”管教问。

    “胡大伟。”

    “哦,对,胡大伟,,我看你在这个监呆的不太舒心啊,,來,收拾东西,我给你换个环境,。”管教阴着脸说了一句。

    “。”

    坐班一声沒坑,擦了擦鼻子,也沒争辩,直接开始收拾着东西。

    “李浩,这个监,在出一点动静,别说我收拾你。”管教指着李浩说道。

    “放心吧,陈管教,啥事儿都沒有。”李浩龇牙回了一句。

    “快点的。”

    管教再次催了一下胡大伟。

    两分钟以后,胡大伟夹着行李卷走了,再过几分钟,监道里再次传出喊声:“胡圆圆收拾东西,,换监,。”

    “哥,圆圆咋也收拾东西了。”张奔有点担忧的问。

    “沒事儿,他是转我以前呆的那个监,招呼我都打好了,不会遭罪,。”

    李浩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看着众人喊道:“都瞅着个jb,放铺,睡觉。”

    另一头,被审讯了一天一夜的陆林,被米忠国放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