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咚。”

    陆林仰面倒在饭店门口,五连发掉落在腿边,眉心开花,一片鲜红,他瞪着眼珠子,看着天空,身体一动不动。

    郭浩打完陆林一枪,身体卧在血泊里,想要支撑着自己,站起來,但试了两三回都摔倒在地,他侧着脑袋看向了雅阁,他认识这是我的车,也能猜出來,这车里边坐着的是谁,。

    “咕咚,咕咚。”

    他口里呕着鲜血,抓着手枪,费力的抬着胳膊,枪口颤抖着对准雅阁,脸上血管凸着,皮肤憋的发紫,凭借一股滔天的怨气,扣动了扳机。

    “亢,哗啦。”

    雅阁车窗碎裂,无数玻璃碴子迸溅在我脸上,正驾驶的车座子上多了个枪眼,此刻还冒着白烟。

    “向南,,我不服,,,我不呃。”

    郭浩一声极尽屈辱的怒吼,无比响亮,。

    “噗通。”

    手臂垂落在地,郭浩脚蹬着地面,蠕动了一下,瞪着眼睛咽气了。

    “呼呼,。”

    我瞳孔放大,透过碎裂的车窗看着外面,口中发着浓重的呼吸声。

    “吱嘎。”

    张君所乘坐的金杯面包车,四个轮胎剧烈的摩擦着地面,起速相当快的窜上了街道,随后快速离去。

    我大脑一片空白,脑中画面还停留在,郭浩死之前冒懵冲我崩的那一枪,,他能百分之百确定这车里就是我么,,肯定不能,他只是猜测,只是觉得车里会是我,。

    在不完全确定的情况下,他依然支撑着最后一口气,朝车里崩了一枪,这是什么心态,,他得有多恨我,。

    虽然他此刻死了,但我还是怕他,很怕

    陆林会开枪打死郭浩这事儿,我心里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陆涛的死,利益的纠葛,陆林的中间搅合,都让我不得不面对郭浩这个人,啤酒广场被查处,胡圆圆和张奔被整进去,等一系列事件,都在越玩越大,我根本无力还手,如果我缩缩了,那郭浩绝对沒有一点客气的,直接就会踩死我,。

    我要前进,必须和郭浩有个结果,这个结果,不是他沒影,那就是我消失,。

    我不想消失,所以郭浩就得沒影,。

    陆林和郭浩的关系,可以说彼此非常非常信任,那这种信任一旦出了问題,那将会比常人之间的关系,爆发的更加剧烈,反弹的更加血腥,,。

    所以我要赢,必须要从陆林和郭浩之间的关系入手,找到最薄弱的点,一击必杀,。

    他们之间什么是最薄弱的,,钱么,不是,地位么,也不是,。

    是陆涛的死,。

    陆林能接受郭浩排挤他,甚至架空他,但绝对接受不了,自己哥哥的死里面有郭浩的影子。

    我设了局,专注于人性的卑劣一面,引导着猜忌和背叛,可能不算精密,但结果竟然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得多”。

    下一步,我该怎么办,。

    我完全沒想到陆林会死,。

    如果陆林沒死,一切的关注点,都会集中在他身上,但他如果死了,那关注点会集中在谁身上,,这么大的事儿,总得有一个人要站出來,。

    我脑袋嗡嗡直响。

    外面,小泉瞪着眼珠子,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完全惊慌失措了。

    “怎么会全死了呢。”小泉呆愣的一声声问着自己。

    这件事儿,有他的参与,炭火楼的地点,是他递给我的,帆布包也是他从炭火楼右侧第三个垃圾箱取出來,然后放在郭浩车上的,张芳是我安排给他的,满清御膳房里,也是他故意沒接何光电话,并且告诉了陆林张君在404包房,才让两拨人错开,好安排陆林全身而退,让何光单独端枪面对老傅

    他是重要的一环,李水水和门门找他谈的,沒打,也沒威胁,谈的很顺利,小泉要十万块钱,事先要五万块,事后再要五万

    区别的是,我和郭浩是不得已要有个结果,而小泉参合这件事儿,只是单独为了钱。

    陆林死了,他很意外,也很惊慌,。

    “唰,。”

    他转身看向了我,我透过车窗,同样看见了他,我们四目相对。

    “踏踏。”

    他迈步就要冲我跑來,我大脑极速运转,用脚踢开,陆林睡觉时小泉给我解开的皮带,瞪着眼珠子,停顿了不到两秒,喊了一声:“枪,。”

    小泉瞬间收住了脚步,猛然回头,弯腰捡起了陆林和郭浩的枪,再次冲着雅阁跑來。

    我慌乱的扫视着汽车里面,身体往前移动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陆林扎我的军刺上,。

    “咣当。”

    小泉拽开了车门,半拉身体探了进來,冲我问道:“怎么办,,,应该怎么办,,都他妈死了。”

    “你别吵,。”我看着他慌乱的脸颊,心里异常焦躁,他这个状态,绝对不是一个往好了发展的状态。

    “死了,他们都死了。”

    “跟你沒关系,,明白么。”我咬牙回了一句。

    “你赶紧给我钱,,给我钱,我要走,。”小泉端着枪,激动的说着。

    “你别喊,,我会给你。”

    “给我钱,,操.你.妈的。”小泉嘴唇颤抖,脸色煞白。

    “啪。”

    就在这争辩之时,我扭头扫了一眼外面,左手突然攥在了小泉端着的猎枪管子上,。

    “向南,,你别骗我,,。”小泉表情狰狞,继续压低声音喊着。

    “我不会骗你不会。”

    我声音很小的说了一句,抓着枪管子的手,猛然往下一按,枪口瞬间对准了我的大腿根,。

    三秒以后,。

    “小泉,,别杀我,,我给你钱,。”我用劲全身力气嘶吼了一声,躲在饭店里看热闹的人,全都探起了脖子。

    “你说什么。”小泉脸上表情不变,身体一僵。

    “亢,,,。”

    枪响,铁砂刮着我的大腿根,迸溅出滚烫的血液,焦糊味顿时弥漫车内。

    “噗嗤。”

    一把三棱军刺,准确无比的扎进了小泉的心脏,凹槽流出鲜血,滴滴答答的落在车里,。

    “你你。”

    小泉端着枪,低头木然的看着插在心脏上的军刺,好像想说什么,又想问什么

    我看着他,身体向后仰着,噗咚一声躺在了地上,我看着他胸口起伏,渐渐沒了呼吸,我看着那把插在他胸口的军刺,鲜血还在顺着血槽往外喷着,我看着他嘴唇上的绒毛,还未彻底变成胡子,我看着他嘴里不停的发着“你”字的声音,但却不明白他想冲我问什么

    我的双眼就像一个显微镜,虽然可以观察的很清楚,但看见的却全是脏东西,是细菌

    我不想看,但却记住了他死之前的每一个表情,。

    “噗咚。”

    我捂着大腿,跳出了雅阁车,周围不知道有多少人,围成了一个大圆圈,正在看着热闹,,我有些局促的站在这个圈中央,本來想等着警察的到來,但我却突然看见了那个车里,被陆林踩扁的蛋糕盒

    哦,对了,今天是张君的生日,他说他想吃水果蛋糕,。

    但这个蛋糕,我还沒來得及交给他,。

    现在的我,此刻的我,真的还有机会陪他过完生命中每一个生日么,。

    可能过一个就少一个吧,。

    我很着急,我真得很怕留下这个遗憾,我很怕张君下一次回來,看见的却是,我也躺在路边的情景,。

    想到这里,我突然大吼了一声:“让开,,让开。”

    众人看着全身都是血的我,瞬间闪开了一条道。

    我拖着血粼粼的大腿,上了雅阁,发动汽车,迅速的冲开了人群,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有现做的蛋糕,而且还是米琪的。

    十几分钟以后,我到了这个地方。

    米琪蛋糕店已经关门,门上拴着锁链,屋内漆黑一片,看不清景象,我下车以后,一瘸一拐的向四周扫了一眼,发现沒有什么“凶器”,随后扭头走到车尾,神经兮兮的掀开了后备箱,从里面掏出一个千斤顶,直冲蛋糕店门口,随后抡圆了手臂,冲着玻璃门疯狂的打砸了起來。

    玻璃门碎裂,我整条手臂被划的全是口子,玻璃碎裂半扇,我拎着千斤顶弯腰钻了进去。

    屋内。

    我站在工作台旁边,从冷柜里端出一个蛋糕,拿着带色的奶油瓶子,在蛋糕最上方,挤上了祝君生日快乐,南南留字。

    我不太会用这个瓶子写字,所以字挤的相当难看,但我还挺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把蛋糕装进盒子里,“逃出”蛋糕店,上车直接拨通了张君的电话。

    十五分钟以后,我们在江桥附近见面,他还在面包车里,老仙,李水水,门门,都在。

    他们看见我以后,惊愕的说不出话來。

    “咣当,。”

    我扶着车门子,把蛋糕递了进去,冲着张君喘着粗气说道:“答应你的我做到了。”

    “操,,你怎么了。”张君憋了半天回了一句。

    “君,我是真想和你当朋友,真想和你当兄弟你记住你要的,那就是我要的希望我们永远可以保存好现在这份友情不会背叛,不会有彼此拿枪相对的那一天沒有猜忌永远沒有。”我意识模糊,声音越來越弱,说到最后,噗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