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涛这个名儿我听过,他其实不怎么在市区混当,专注于农产行业三十年,整天溜达在各种乡镇,捅咕捅咕卖鸡蛋的,算计算计倒腾大米的,只干一些这样的事儿。

    据说老太平区,从东风镇开始,到城市边界结束,所有的鸡蛋卖之前都要跟他打个招呼,所有的大米贴的标签,都是他们公司的。

    你别看我说的好像他挺不入流,干的买卖也有点边角,但人家就凭着这些谁都看不上的小事儿,发家致富了,98年洪水泛滥,粮食物资紧俏,他领着四个发小,拎着两把铁锹,堵在來市区的公路上,看见运粮食的先谈价,不卖就拎着铁锹拍,简单粗暴的把粮食价格拉到了统一位置,一把就掏的兜里鼓起來了。

    混到现在,几十万的车开着,两个公司,一二百万的现金都不用去银行,自己凑吧凑吧就能拿出來,手底下还养了一帮刚放出來的劳改犯,对他言听计从。

    所以他们这个团伙,兵猛粮足,一般人不太愿意招惹他们。

    我也沒有三头六臂,所以肯定不算二般人,只能算不愿意招惹他的一般人。

    “王叔,这事儿也沒多少钱,我估计他坑你的可能不大,你在找他谈谈呗。”我这这句话完全就是一口拒绝的意思。

    王叔听了我这句话,有些着急的看了看老向,继续张嘴说道:“南,,这钱他明显就不想给了,我家攒了半辈子,也就攒了八万块钱,你在外面人脉广,朋友多,不求你跟他怎样,只求你通过朋友给他带个话,看这钱能不能返给我点,哪怕就还给我两车的钱也行啊,,看在这么多年老邻居的份上,你帮帮我,。”

    “做人别太独,能说上话,就帮帮呗。”老向也差了一句。

    “王叔,这里面的事儿,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能说动他的,他四车钱肯定都给你,说不动的,他一毛都不能给,,不存在能退还一半的可能。”我挠了挠鼻子,干笑着解释了一句。

    “那可咋整啊,。”

    “你就帮着问问还能咋地。”老向有点不乐意,可能感觉我沒给他面子。

    “。”我瞪了他一眼,皱着眉头想了想,舔着嘴唇冲王叔说道:“叔,我打个电话试试,人家能不能把钱给你,我可沒准。”

    “好,钱你要能要回來,我给你拿两万。”王叔立马点头。

    “呵呵。”我无语的笑了笑,掏出了电话,想着给谁打一个,但想了半天,也他妈沒想出來,那个朋友能跟白涛搭上茬,最后无奈之下,拨通了李水水的手机,把事情经过简明扼要的跟他提了一下。

    “操,你净敛一些烂.屁.眼.子的事儿,白涛认识你是谁啊,可能扯你么。”李水水有点不满的说道。

    “嗯,你办吧,办完给我來个信。”我听着李水水的话非常尴尬,想骂他,又不能现在骂,只能含糊着应了一句。

    “操,傻b。”李水水回了一句。

    “千万别忘了联系一下。”

    我提醒了一句,是告诉李水水,行不行你往上递个话,白涛啥态度咱不管,反正咱是张嘴了。

    “我知道了。”李水水直接挂断了电话。

    “王叔,我让朋友联系了,回头给你信。”

    “哎呀大侄子,你要把这事儿给我办妥了,,我给你磕两个都行。”王叔一脸感激。

    我十分愧疚的红着脸,点了点头,冲着老向尴尬的笑了笑

    另一头。

    李水水几乎是转了八手关系,才联系到了白涛,并且俩人根本沒通上话,是白涛一个弟弟,给白涛打了一个电话。

    “干啥呢,哥。”弟弟问道。

    “东风呢,有话说,有屁放。”

    “哥,向南,你听过么。”弟弟问。

    “啊,,咋了。”白涛愣了一下,随口问道。

    “老王找他了,想把钱要回去。”

    “那个老王,。”白涛一阵迷茫。

    “就前几天货场揍他儿子那个,。”

    “我记不太住了。”

    “就四车货沒给他算钱那个。”弟弟对白涛的记忆力很捉急。

    “啊,我想起來了,,那向南啥意思。”白涛皱眉问了一句。

    “我听别人跟我说,他的意思是,八万块钱,咱必须拿出來,。”

    这传话的人也他妈不靠谱,我们的态度那么和蔼,传了几个人以后,就变成了钱必须要回來,从这件事儿上可以看出,信什么都可以,千万别信人的嘴。

    “呵呵。”

    白涛咧嘴一笑,停顿了一下,龇牙说道:“你找找他,,完了给我打电话。”

    “行,我知道了。”

    另一头,王叔走了以后,我就接到了鲁道远的电话,随后直接给老向扔下五百块钱,转身就要走。

    “虎子天天闹腾,我沒空整它,你在不管,别说我给它整死炖了。”老向坐在石桌子上,突兀的來了一句。

    我愣了一下,知道他话里啥意思,这分明是想让我沒事儿回來住,多陪陪他,不过他这人嘴硬,有话不会好好说。

    “我可按期给你钱,你别饿着他。”

    我也嘴硬的回了一句,迈步走出了院子

    晚上,八点半。

    金色海洋,我,李水水,门门,老仙,在舞池旁边开了个大卡台,接待了拄着拐的鲁道远。

    “沒想到会是这个结果。”鲁道远坐在我旁边,抿了口洋酒,瞅着我说了一句。

    “呵呵,。”我搓着手掌一笑。

    “合同呢,签了吧。”鲁道远咣咣闷了两口洋酒,喘着粗气说道。

    我低着头沒吱声,他拿出合同和笔,直接在上面签了字,李水水将装着现金的书包,摆在了鲁道远面前,随后轻声说道:“点点吧。”

    鲁道远拿过书包开始点钱,我扫了一眼合同,也在上面签了字。

    “明天去过户。”鲁道远轻声说道。

    “好。”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向南,社会上现在就你这种人能混起來,。”鲁道远支着拐棍站了起來,左手拎着书包,脸色有点红润的说道。

    “因为啥呢。”我抬头,皱着眉头问道。

    “你知道谁能欺负,谁不能欺负。”鲁道远舔着嘴唇说道。

    “我欺负你了么。”我沉默一下,继续问道。

    “走了。”

    鲁道远看着我,沒在说话,拎着装有五十万的书包,一瘸一拐的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其实有点不忍

    五十万,。

    我买的不是场子,而是鲁道远的半辈子,。

    “操,合同成了,你咋还拉拉个脸。”李水水冲我问了一句。

    “沒事儿,喝酒吧。”

    我随口回了一句。

    “妈的,今天是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一天,,我决定,我要代表我.哥,嫖一下,南南,你赶紧给安妈妈打电话,,我要姑娘,大白腿嘎嘎直的姑娘。”老仙龇牙说了一句。

    “滚犊子,我他妈不用你代表,,我决定御驾亲征。”门门赶紧发表自己意见。

    “我跟你一块征。”丽水市插了一句。

    “上一边去,你他妈淋.病还不知道好沒好呢,谁跟你一块。”门门烦躁的骂道。

    生意成了,他们三个都挺兴奋,不过依旧沒啥创造性,一人刚攒点钱,又要献给桃花穴

    海洋门口,两台大切诺基,缓慢停在门口,车上走下來八个大汉,全部二十六七岁往上,一百三十斤以下的根本沒有,一个个看着黑又硬,相当唬人。

    白涛梳着板寸,背着手,溜溜达达的走上了台阶,随口问道:“在这儿呢么。”

    “嗯,在这儿呢。”

    “走,进去看看我们南哥啥水平。”

    白涛一笑,带人就过了大堂,直接扎进了慢摇吧,屋内群魔乱舞,气氛相当火爆,白涛站在门口,后面的人向里面扫了一眼,很快看见了坐在舞池旁边大卡台的我们。

    “哥,在哪儿边。”有人开口说道。

    “看着岁数不大啊。”

    白涛愣了一下,淡淡的说了一句,带人走到了我们这边的卡台。

    这时,我也看见他们八个走了过來,刚开始还以为也是來玩的,谁知道人家一过來,直接围站在了我们卡台边上,领头的人,看着我龇牙笑着。

    “有事儿。”我喝的有点迷糊,迟疑了半天,坐在沙发上问了一句。

    “呵呵,你叫向南。”白涛问道。

    “啊,咋的了!”我点头回到。

    “你找我啊。”白涛继续问道。

    “刷刷刷。”

    正在嬉闹的老仙,门门,水水,同时回过头,看向了白涛。

    我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直接站了起來,看着他问道:“你是。”

    “我叫白涛。”

    “。”

    我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有点懵了。

    操,我就说王叔这事儿不能管,一管就他妈的有麻烦,。

    这刚往外带个话,人家就过來堵了,这他妈不是沒事儿找事儿么。

    而老仙等人听到白涛的名字,也瞬间醒酒了,都站了起來,如临大敌的看着八个汉子,同时不着痕迹的瞄着酒瓶子。

    两伙人对视,气氛很压抑,貌似一场遭遇战不可避免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