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然是属于蔫吧狠的那种人.自身的反应很快.而且要干就不会跟你产生任何对白.所以他从金色海洋走出來的时候.一看外面这情况.二话沒说就奔着后腰随身携带的仿六四抓去.

    戴胖胖这个团伙骨干.带枪的就他一个人.因为其他人每天都跟官商混在一块.手枪这种东西.一般都不会碰.

    而韩力是什么.那是个职业杀啊.沒点过人之处.敢他妈接这个活么.他心里素质极好.与戴胖胖和章伟民争斗之时.他就注意两个方向.一个是海洋门口.另一个就是停车场.所以魏然出來以后.他第一时间掉头就跑.

    魏然和他距离大概有三十米.开枪不一定能打到.所以他迟疑了一下.跳下台阶就追了过去.

    “扑棱”

    戴胖子费力的翻身.扶着地面站起.慌乱的扫了一眼.看见门口排队等客的出租车.几步就窜了过去.一句话沒说.伸手拽开车门.薅着司机的脖领子.直接往下一拽.

    司机肯定看见刚才这边的打斗了.一直躲在车里都沒敢露头.这戴胖子一拽他.他也沒敢还手.趔趄着下车.直接奔着后面几台车跑去.

    “轰.”

    戴胖子塞上档位.用力轰一脚油门.出租车往前猛然一窜.发出嗡嗡两声.轮胎快速卷着地面.疯狂冲着韩力的方向追去

    韩力和出租车距离迅速拉近.但车速不但沒减.反而更快.戴胖子咬着牙.双眼通红.目的相当明显.他要撞死韩力要碾压

    因为他不需要抓活的.人肯定是刘洪江弄來的.所以戴胖子不需要跟他对话

    “唰.”

    韩力奔跑之后.本能一回头.看见出租车大灯闪烁.霎时横跨一大步.直接跃到了马路牙子上

    “蓬咣当吱嘎.”

    出租车底盘太低.再加上速度很快.轮胎拱上马路牙子之时.底盘瞬间荡起了一阵火星字.韩力身体紧贴着一家化妆品店的铁皮卷帘门.一动沒动.街边垃圾桶.被车头直接顶飞.粗暴的砸在韩力腿上.随后滚动着磕在了卷帘门上.

    而戴胖子的车身.上下起伏的开上了马路牙子.顿时憋灭了火.

    “滋滋”

    戴胖子猛拧钥匙门.连续多次.再次打着火.手臂抡动方向盘.调整车头位置.闷着油门.直接再次冲韩力撞去.而韩力忍着腿上的疼痛.掉头钻进了旁边的胡同.

    “操.你.妈”

    戴胖子此刻的状态根本不比张君差啥.眼睛都沒眨.抡着舵.车头**胡同.踩着油门就往里扎.奈何胡同有点窄.角度也整的一般.倒车镜刮在墙上直接碾的细碎.但车身一直前行.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操.”

    韩力这时有些慌了.四周环顾.小短腿迅速倒腾着.几秒以后窜到胡同头.却发现破旧的裸.砖墙.挡在了身前.回头一看出租车不足十米

    “啪.”

    韩力纵身一跃.双手瞬间抓住了近两米高的围墙.随后双臂用力.同时身体往上一窜

    “蓬轰”

    破旧的裸.砖墙一阵晃悠.出租车车头瞬间零碎.车头扁平的贴在了墙上.无数塑料壳子飞溅

    “噗咚.”

    被墙头玻璃渣子.扎了手指的韩力.干净利落的松开手掌.双脚踩在了出租车车头上.不但沒跑.反而迅速后退.两步以后.左脚跟后弯曲着顶在出租车风挡玻璃的上面.一用力.身体再次往前窜去.

    出租车的高度.再加上韩力的助跑.发生了下面惊人的一幕

    “踏踏踏”

    只见韩力根本沒用手.连续在墙上蹬了两脚.直接跃上了墙头因为算上了出租车的高度.所以他的左脚一步就蹬到墙壁三分之二高的位置.而身体向上窜的时候.右脚瞬间踩在了墙头.大腿往下一压.身体很平衡的站在了墙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其难度.根本不比让潘长江.去跳2.2米栏的难度差啥其专业性.也可以说是国际跳高的水准

    从此人送外号.韩大雁

    他站在墙壁上.根本沒有停顿.抬脚就跳了下去.随后迅速消失了.而此时的魏然.才刚跑到胡同中间位置.

    “咚.咚.咣当.”

    戴胖子踹开变形的车门子.迈步走了下來.随后天旋地转.一头栽在了地上

    午夜11点钟.

    戴胖子.章伟民.还在公安局里面.但公安局大院外.站了四五十人.十几台私家车.有男有女.他们都是金色海洋的人.他们在寒冷的夜晚里.等待着他们领头人的消息.

    “吱嘎”

    一台出租车快速赶來.车还沒等停稳.我就跳了下來.紧随其后的是水水.老仙.和门门.是安安打电话.告诉我的消息.我连张奔和胡圆圆都沒去接.就赶來了.

    “怎怎么样了”

    我快速穿过人群.冲着安安和魏然问道.

    魏然脸颊肌肉抖动.沉默一下.低头回了一句:“天哥.走了.”

    我瞬间呆愣

    另一头.

    韩力跑了以后.并沒有火急火燎的赶回三泉.而是去了一家很小的澡堂子.花16块钱买了一张套票.不急不慢的洗了个澡.低头看了一眼大腿上.被垃圾桶砸出來青痕.用湿润的冷毛巾.直接系上了.

    洗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他感觉自己身体松快了许多.走到更衣室.拿出电话.拨通了发哥的手机.

    “喂.”一直沒睡的发哥很快接通了电话.

    “我沒事儿了.”韩力抠着脚丫子.不慌不忙的说道.

    “嗯.几个.”发哥问.

    “一个.”

    “你在哪儿呢.”发哥又问.

    “一个浴池.”

    “啥时候回來.”

    “回去给你打电话.”

    二人拿着电话.小声交谈着.聊了能有三四分钟.发哥挂断了手机.随后给刘洪江拨了过去.

    “喂.大哥!”

    “嗯.你说.”刘洪江回了一句.

    “动了.折了一个但不是”发哥把话说了一半.

    刘洪江听着这话.瞬间皱起了眉头.拿着手机走到了客厅.声音沙哑.埋怨的问道:“怎么搞的”

    “要不换个人.”发哥试探着问了一句.

    “这事儿他一个人知道.我都浑身不得劲儿”刘洪江简单粗暴的回了一句.

    “那接着干.”

    “看一看市区那边啥动静.你先把他安排好.等我消息.”刘洪江想了一下.淡淡的说道.

    “行.我明白了.”发哥应了一声.

    刘洪江挂断电话以后.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眉宇之间很是忧愁.这一下捅咕不死戴胖子.后面的事儿就麻烦了

    “妈的.太不专业了.”

    刘洪江皱眉骂了一句.拿出手机拨通了庄哥的电话.接通以后开门见山的说道:“庄哥.我上你那儿去啊不是.这段时间我沒啥事儿.准备在那儿呆个一月半月的行.你跟老板打个招呼.给我留个小别墅好.好.妥了.”

    凌晨四点多.

    戴胖子被放了出來.章伟民因为小臂骨折.被转了公安医院.离老远一瞅.我发现他肥硕的身躯有点打晃.一直低着头.

    走出院门口.戴胖子背着手.扫了一眼众人.沉默了一会.随后好似无比沉重的举起手臂.摆手说道:“心领了.都散了吧.散了.”

    说完.他一把拽开车门.弯腰坐了进去.

    “南南.你开车吧.”

    魏然冲我说了一句.

    “好.”

    我直接走上了正驾驶.回去的路上.十几台车并行.我们走在最前面.车上.我和魏然都曾无数次要开口劝说戴胖子.可话到嘴边.就都又咽了回去.

    从倒视镜里.我一直观察着戴胖子的表情.刚开始.他拖着下巴.木然的看着外面匆匆而过的街景.随后牙关咬的越來越紧.口中发出吭哧吭哧的喘息声.

    他在憋着.一直憋着.当憋到呼吸困难.无法忍住之时.他流出泪水.粗厚的手掌捂着眼睛.摇着脑袋.咬牙说了一句:“日子过的这么好你咋就沒了呢”

    “怨我.我早出來一会.就什么事儿都沒有了.”魏然低着脑袋.声音沙哑的说道.

    车内.很安静.只有两个中年男人.分别看着两边的车窗.发出悲恸的哭声.

    是的.段天.天儿哥走了

    在戴胖子团伙.雄心勃勃.正值辉煌的时候走了.以前所有的磨难都熬过來了.但遗憾的是他还沒來得及享受成果.就那么走了

    戴胖子明面上的三大骨干.段天无疑是一个.能力最强.最任劳任怨的一个.他不爱说话.不苟言笑.但却最懂戴胖子心里想啥.从跟着戴胖子玩的那天起.他就为这个团伙.默默贡献着.就在死之前.他还替戴胖子敲定了数千万的投资款

    风风雨雨十几年.

    他们的故事或许不被理解.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将永远让人传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