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了两天,金色海洋依旧营业,不同的是,所有工作人员,包括要上台的姑娘,全部都换成了,黑白两色的旗袍。这里依旧金碧辉煌,依旧夜夜笙歌,但一进门,却给人一种很肃穆的感觉。

    让员工只穿两色的衣服,肯定不是戴胖子的作风,他和段天的感情,没必要体现在这上面,这种举动是所有员工自发的,只为致敬海洋幕后老板之一的段天。

    有的客人会问姑娘:“我操!你们这是什么风格,瞅着怪渗人的!”

    “没事儿,我家一个亲戚过世了,但你该摸腿摸腿,该唱歌唱歌!啥都不耽误!”姑娘总是笑着解释道。

    “........我去,你们这是家里亲戚统一暴毙啊!”客人一扫屋内所有陪酒的姑娘,无语的回道。

    “问那么多干嘛?喝酒吧!”

    ........

    这帮人越这样,戴胖子越有压力,越心里难受,两天时间他血压飙升,胡子也不刮,眼睛通红,面色蜡黄,充满风霜。这时,他离我印象中那个深不见底的戴胖子很远,更像是一个死了亲人的普通中年。

    段天的尸体最终没有火化,为了这具尸体,戴胖子求了最不愿意求的人,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反正段天的尸体被完整的埋到了江北南山的林子里。

    这里道路蜿蜒,却俯览市区全貌,当段天下葬那一天,天空飘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很美。

    出殡结束以后,大部分朋友散去,戴胖子摘下腰间的白布带子,伸着冻的通红的手,摸了摸墓碑,轻声说道:“天儿,我们要没认识过,那该多好..........!”

    没人能理解,这句话包含着戴胖子对段天多少不舍,多少留恋,是啊,他们未曾认识过那该有多好........

    说完,戴胖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带着众人离去。

    当天下午。

    市里交通局负责翻修的某路段大桥,所有工人无故消失,铲车,挖掘机,横七竖八的扔在工地,驾驶员不知去向,有关人员联系项目负责人,而负责人的电话却关机。

    半个小时以后,交通局副局长的电话打到了,戴胖子手机上。

    “怎么了,戴总?工地怎么停工了呢?”局长开门见山的问道。

    “停了么?!我怎么不知道呢?”戴胖子随口问道。

    “赶紧查一查,这工期马上就要到了,你们能不能按时完工啊?”局长再次问道。

    “我看够呛了!”戴胖子非常直接的说道。

    “够呛????!”局长皱了一下眉头。

    “海洋建筑公司,我只是股东,段天才是法人,他出事儿了,前天让人打死了!!下面的工人,我也整不了!”戴胖子轻声细语的说道。

    “戴总,大桥项目,局里和你们公司可是签合同的,拿项目的时候,你没少给我打电话,现在你这么弄,是不是有点不够意思了?”交通局副局,关上办公室的门,走到窗户前,声音很小的说道。

    “.......王局,这座桥,我可以一分钱不要,为国出力,也可以给多少钱都不干!!你说合同,那么好,合同里面关于违约一项的赔偿,列的很清楚,该多少钱,我戴胖子赔你们现金,可以么?”戴胖子语气梆硬的说道。

    “戴总,非得这么弄么?项目我负责的,按期完成不了,我有责任的!”局长淡定的挠了挠鼻子。

    “王哥,这桥要是免费给你干,那你会是什么状态和资历?!你们局里谁能拉来这么大的善款?!话我明说了,天儿死了,我不乐意了!!我要花钱买他命!!!”戴胖子掷地有声的说道。

    “........!”局长听着戴胖子的话,一皱眉头,没回话,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王局会不知道戴胖子要买谁命么??

    答案是当然知道!!

    思考了短短五秒钟,他拿起了手机,直接拨通了三泉镇交通部门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小亮的父亲,二人发生简短对话。小亮父亲刚开始,稍微争取了一下,但发现王局态度挺严肃,随后顿时就不再多说了。

    一个小时以后,刘洪江旗下所有公交车,遭到了彻查,主要问题是车龄太老,存在安全隐患,和严重的超载现象。这完全是猪身上找虱子,没事儿找事儿,哪家公交公司没有这些毛病???

    第一条整顿的政令还没等传到公交公司,第二条限期停运的政令就率先到了。

    仅此一招,刘洪江最大的经济来源,公交线彻底瘫痪!!

    坐在车里的戴胖子,跟王局通完话以后,开始动用朋友圈。这个人到中年的胖子,恢复了往日的从容笑意,每一个电话都轻声细语的跟着对方,扯着淡。

    一共打了十多个电话。

    下午,交通,农业,邮政储蓄,等三泉镇所有存在的银行,市里总行,都接到了数家vip大客户的取款预约,粗略统计了一下,每家取款金额,都在一亿往上。

    谁有病啊??要这么现金??

    银行的人感觉事儿不对,行长一级的开始打电话调查,很快摸到了根源:海洋的戴胖胖,动用了自己的朋友圈,目的就一个,钱不一定要取,但态度一定要有。

    这是为了整银行么?答案肯定不是啊!!做生意的谁不希望跟银行关系嘎嘎铁??

    几方交涉以后,市里个个总行下达命令,针对三泉镇刘洪江所有公司贷款的事儿,审批要严肃处理!!

    就差没说,一定要秉承着,从慢,找借口,打太极,就是不贷的借口,给予果断的拒绝!!

    ........

    刘洪江在伏尔加庄园的电话,已经快要被打爆了。

    “妈的,这个疯子!”刘洪江疲惫不堪,气的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

    土地质量,决定产量。

    三泉镇那么屁大点个地方,他能有多大生存空间??

    刘洪江这时,突然发现,戴胖子不光胖,长的其实也挺高,以前一直没他妈站起来过,但这一起身,巨人的身躯,顿时遮挡了那片阳光!!

    两板斧,戴胖子断了刘洪江的经济命脉,并且保证他短期内,没有新鲜的经济血液进行输送!!

    让你下面的小兄弟,全他妈闲着,天天互相弹着篮子玩,但就是没事儿干。

    ........

    处理完这边的事儿以后,我们开着车,直接回了戴胖子在江北的别墅。

    进门以后,我发现屋里还有四个人在,看见其中一个的时候,我他妈还愣住了,因为我认识他,他在火车上借过我打火机,好像叫做光明!

    “刷刷!”

    我瞬间扫了一眼四周,想找那个我看着背影熟悉的人,但他却没在这儿。

    “上去聊!”

    戴胖子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四人,直接奔着楼上走去。那个叫光明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不到一秒,也没吱声,领着人就上楼了。

    “他们干啥的啊?”老仙虎虎的问了一句章伟民。

    “.......干你的!!净他妈问些没用的!”

    章伟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我们看着神经章状态不太好,就没敢撩拨他,都挺安静的坐在了沙发上。

    .......

    楼上,客厅里。

    戴胖子和对面四人相对而坐。

    “戴哥,有点烦心事儿呗?”光明出言问道。

    “弄了他,整的惨点!”戴胖子头都没抬的说了一句。

    “肯定惊了,不好找!”光明沉默了一下,摇摇头。

    “先找他身边那个破鞋!!往外调调他!还不行,就找他亲戚,二大爷,三姑,父母这都可以!!”戴胖子依旧轻声细语的说道。

    “........这么大恨?”光明皱眉问了一句。

    “我一直以为,我和刘洪江过两招,他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儿,就缩着了,没想到他要整死我!谁都有点在乎的东西,他非得往我痛处扎,那我也别客气了呗!”戴胖子喘了口气,缓缓说道。

    “戴哥,我和大哥回来,在h市还有点别的事儿!!时间应该挺长,我们不能漏,所以只要碰过的人,那都得......!”光明把话说了一半。

    戴胖子听完一阵沉默,手掌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皱眉说道:“我给你们整点茶水!”

    “我们缺个司机!”

    光明看着戴胖子的背影,补充了一句。

    .........

    五个人在楼上聊了能有不到二十分钟,随后戴胖子送着他们走下来,坐在大厅的我们没动,看着几人走了出去。

    “都别在这儿杵着了,该干嘛干嘛去!”戴胖子回来以后就开始撵人。

    我们都没吱声,他晃晃悠悠的去了楼上。我看着他,心里有一股冲动,但一直压着,最后终于他妈的压不住了,抬腿就追着他跑到了二楼,并且在他进房间之前,堵住了他。

    “咋了?”他抬头看着我问道。

    “我帮帮你吧!!”我沉默一下,下定决心问道。

    “.........这事儿用不到你!”戴胖子强迫自己笑着回了一句。

    “你要不让我干点啥,我这心里总感觉过意不去!!你想想看看有啥是我能干的!”我再次追问。

    “........你给光明开车吧!”戴胖子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

    “好!”

    “你只负责开车,什么都不许干!什么都不许看!”戴胖子指着我的胸口说道。

    “嗯!”我缓缓点了点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