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据很就立好了,两百万的分上到了机器里,刘洪江此时兜里只剩下不到五千块钱现金,但这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他外面欠了两百四十万的债款。

    15万的封顶,连续十轮以后,刘洪江账上只剩下了五十万多点,。

    此时,那个一按就跳数字的计分器,仿佛有了千金一般的重量,刘洪江每按一次,手指都要哆嗦一下,他嘴唇四周已经被舌头舔的通红,眼睛发直,跟以往的稳重精明,完全不搭边,好像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还跟不,。”青年也无比紧张,一盒大云已经抽沒了,坐在凳子上,大腿不停颤抖着问道。

    “牌都不小,,咱一人扔五十万,比了咋样,。”刘洪江不想这么跟下去了,因为他感觉这事儿有点沒底了。

    “你比么,。”青年扭头看着中年问道。

    中年脸色煞白,一听这话,顿时摇头说道:“比个Jb,,谁知道对方啥牌啊,,这事儿就是玩钱了,谁的钱能顶到最后,谁就JB赢,,话我明说了,我卡里至少还有五百万,扔了,我他妈认了,谁行谁就上,。”

    刘洪江一听中年这话,顿时不托底了,人家经理给自己开了两百万的条子,那是看在庄哥面子,和自己最近总來的情况下,才做出的决定,再借,肯定够呛了。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想到打电话,让公司财务送钱來,可现在这么晚了,就是送钱,也够呛能凑齐五百个,。

    怎么办,。

    牌扔了不甘心,想跟又他妈沒钱,,。

    刘洪江这脑袋开始正常想事儿了以后,顿时冷静了不少,而且突然感觉事儿有点不对,这俩人就玩个拖拉机,怎么会准备这么多钱,,而且哪就那么寸,自己有牌,另外两家也都有牌,。

    “这么滴吧,我给家里打个电话送钱,你们能不能等一会,。”刘洪江揉了揉猩红的眼睛,出言问道。

    “行啊,你打,我也打呗,,谁还沒两个有钱的朋友。”青年表示无所谓。

    “我Jb开贷款公司,手里别的沒有,就现金多,你要打电话,那我也打。”中年也点头回了一句。

    刘洪江说这话完全是试探,因为他就是凑也够呛能凑出五百,但看对方这个样子,绝对不像是吹牛b的样子,就现钱來说,他们绝对能掏出的比自己多,。

    自己再跟下去,陷的会更深,。

    刘洪江瞬间明白了许多,这是个套,。

    “我不要了,我豹子十,。”

    刘洪江咬牙沉默了半天,大喘一口气,直接掀开了牌。

    对面的两人相互对视了一下,青年问中年:“到你说话了,你啥意思,。”

    “我肯定输你,我也不要了呗,。”中年沉默一下,脸上沒啥表情,自己也沒再看牌,伸手就把牌往牌堆里插。

    “呵呵。”

    刘洪江挺Jb邪性的笑了一下,桌子下面的手掌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看热闹的瞬间窃窃私语了起來。

    “这他妈玩的这埋汰。”有人这样说道,但说的肯定不是刘洪江。

    “呵呵,一百多万,白扔了。”

    中年听着周围的说话声,也沒吱声,青年站起來,攥着牌冲着经理说道:“算分,结账。”

    “扑棱。”

    刘洪江突兀的站起來,一把扒开牌堆,拿出刚才中年插进里面的三张牌,往桌子上一摔。

    “唰。”

    所有目光聚集在了这三张牌上。

    一个方块五,一个梅花五,还有一个方片四,。

    跟了一百多万的牌,竟然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对子,,。

    “我.草.你.妈,,你挺有钱呐,,对五,你扔了一百多万,,。”刘洪江瞬间急眼了。

    “我让你跟啦,,我他妈还想说你呢,你要不瞎Jb跟,我能套进去一百多万么,下五万的时候,我就能掀他,拖拉机玩的就是唬人,你不知道么。”中年一点也不在乎刘洪江的整了一句。

    “我去你妈的吧。”

    刘洪江绕开人群,抡起拳头就要打中年,人群顿时轰散,青年拦在二人中央,伸手杵着刘洪江说道:“有点赌品昂,能不能输起,。”

    “我输你妈了个B,你个小B崽子,。”

    刘洪江彻底炸了,这是用最拙劣的方法坑自己,而自己还他妈上当了,,叔能忍,大婶也不忍了,。

    这边他刚要动手,那边的经理突然喊了一句:“都有点素质昂,,有恩怨出去说,在这儿闹腾,别说我让你们下不了台阶。”

    刘洪江咬牙看着经理,这时,他感觉经理也跟中年和青年是一伙的。

    “踏踏。”

    经理迈了两步,走到了刘洪江身边,趴在他耳朵上小声说道:“你知道我这一天有多少流水么,,你再看看这屋里的装修,算一算伏尔加的占地面积,你感觉弄个黑店,有必要投这么多钱么,,,你说借钱,好,那我给你面子,现在你是不是也得给我点面子,啊,刘哥。”

    刘洪江听完这句话彻底明白了,人家这么大产业,为了自己的一二百万,根本犯不上扯这种局,,经理的潜在意思就是,你玩可以,钱不够了我们还无息借你,但千万别闹腾,要不都会很难堪

    这一宿,不到俩小时,刘洪江输了自己卡里,和言言卡里的五十万现金,欠了赌场一百五十万,欠了庄哥四十万,。

    钱,他能给得起,数字虽然不小,但也谈不上伤根动本,只是心里这口恶气,是沒法出了,青年和中年,算完账开车就走了,自己一个人,追上去也是挨一顿锤,一点用处沒有。

    两百多万的教训,很疼,很惨烈,。

    再加上戴胖子一连串的打击,刘洪江心情跌落到了极点,回去的路上他一句话都沒说,脸色阴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到了别墅以后,刘洪江躺在床上,直勾勾的发呆,而言言的小女人本性开始闪现了出來。

    “我就说,不让你再跟了,你非得不听,,那两个B养的,明显做局坑咱们,傻子都能看出來,你咋就不明白事儿呢,。”言言坐在梳妆台上,心情也很不爽,叨B叨个沒完。

    “你别说话了,行么,我累了。”刘洪江皱眉敷衍了一句。

    “人家庄哥天天在这儿混,啥事儿看不明白,拿话点了你好几次,,你还跟个精神病似的,往里扔钱,,那钱咋挣的你心里沒数啊。”言言继续说着。

    “你有完沒完。”

    “咋了,做错了还不让人说啊,,我要跟你沒关系,管他妈这破事儿干啥。”言言很激动的回头说道。

    “你他妈滚远点,。”

    “刘洪江,你就是打死犟嘴的,,分不出好赖,。”

    “嗖,,蓬。”

    一个遥控器突兀的从刘洪江手里飞出,划着弧线砸在了梳妆台的镜子上,刘洪江声若洪钟的喊道:“滚,,,我他妈花你钱啦,,扯个B嘴墨迹起來就沒完,。”

    “你打我,。”

    “滚他妈远点。”

    “行,我滚,你爱咋地咋地。”

    言言气的浑身直哆嗦,连衣服都沒换,拎着包就走了

    另一头,庄哥走出赌场以后,就拨通了发哥的电话。

    “喂,咋了。”发哥张口问道。

    “刚才刘洪江在这玩拖拉机,输了二百多。”庄哥沉默一下,缓缓说道。

    “你怎么整的,,谁让你现在咬他的,。”发哥听完愣了半天,顿时很不乐意的回了一句。

    “跟我有什么关系,他跟别人玩的,我他妈拦都拦不住,。”庄哥皱眉解释了一句。

    “操,,他这人特别敏感,,这么弄,他整不好会怀疑,是不是你做的局,如果怀疑你,那他妈肯定连我一块怀疑了。”发哥有点烦躁。

    “应该不能,我沒少劝他,,而且,我还借他钱了。”庄哥又解释了一句。

    “唉,这事儿弄的,操。”

    发哥长叹了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刘洪江躺在床上,冷静了一下以后,感觉给言言骂跑有点冲动,心里稍微有点后悔,他是真喜欢这个姑娘,要不也不能跟发妻离婚。

    拿出手机翻找了一下,他拨通了言言的电话,但对方沒接,无奈之下,他发了一条短信,上面写道:“给孩子接着赶紧回來吧,,咱去外地旅旅游。”

    坐在出租车上抽泣的言言,扫了一眼短信,撇嘴骂道:“真当我是布娃娃呢,咋摆弄咋是,爱谁去谁去,。”

    这边戴胖子跟光明谈完以后,光明就让人先來了三泉镇,当天晚上來的,蹲在了言言家楼下。

    第二天晚上,八点多,言言从父母家接回來,她和刘洪江两岁的儿子,准备回家收拾东西,去三泉找刘洪江,夫妻打架沒有隔夜仇,这时的言言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她准备回家收拾一点衣服,随后一家三口出去旅旅游。

    她和孩子刚进小区。

    光明就接到了电话,随后正在啤酒广场的我,也接到了电话,具体任务光明沒跟我说,只说了目的地是三泉。

    在我想还戴胖子人情,极力请战之后,就彻底的搀和在了这件事儿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