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一百九十七 门口遭遇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韩大雁的这种工作,有点类似于妓.女,偶尔干个一两次,可能不会出什么问題,但如果持续的猛干,那染病的几率就会越來越高,第一次的活干完以后,肯定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所以接下來的事儿,要赶紧处理完,迅速的离开这个城市才是王道。

    这次比较简单,目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孩子,身边也沒啥人,相对第一个目标的难度,顿时少了不少。

    他用的交通工具,就是普通的城乡线车,从三泉镇上车以后,不到一个小时就能进市区,他沒停留,直接就來了铁路街,先來回走了两趟,弄清楚了大概地形,他选择了一个食杂店门口进行等候。

    选这个地方,有两点原因:

    第一,这里是通往我家的唯一一条小路,只要我回來,肯定从这儿路过,里面太黑,韩大雁怕认不准人,而食杂店是有门灯的。

    第二,这里进进出出的人更多一些,看着不是那么扎眼。

    晚上六点多,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來,等了两个多小时的韩大雁,在烟瘾严重的情况下,竟然只抽了两根烟,而且烟头还都揣进了裤兜里。

    耐心他肯定有,但傻等不是办法,他看了一眼手表,决定再等一个小时,如果人还不出现,他就离开,毕竟老站在这儿,会引起别人注意。

    “踏踏踏。”

    远处,一条大黄狗,叼着五十块钱,摇着尾巴,目漏猥琐的目光,一路火花带闪电的跑了过來,它每天晚上都要來这儿,给老向买吃的,但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忠诚,主要是为了混两根火腿肠。

    韩大雁看见虎子以后,直接让开了门口,虎子跳上台阶,直接钻进了棉门帘子,进了食杂店,随后一屁股蹲在地上,扒眼看着卖货的老娘们。

    “你瞅你把这钱整的,全是哈喇子。”老娘们挺不乐意的说了一句,接过钱平铺在货柜上晾着,随后拎着一个塑料袋扔在了地上,里面装着找零,还有不少廉价的下酒菜。

    “哗啦啦。”

    虎子用爪子熟练的扒拉扒拉塑料袋,别的它都不在意,主要是看看里面是否有肠,核对清楚了以后,它叼起袋子,根本无任何留恋的扫了一眼老娘们,扭头就跑出了门外。

    “哎呀我操,这狗还能自己买东西呢?”韩力有点惊讶的看着跑出來的虎子,笑着说了一句。

    虎子站在台阶上,斜眼看着他,原地晃悠了一圈,直接走到了韩大雁的旁边,韩大雁是个农村人,沒有城市人那种小资病,挺粗鄙的摸了摸虎子的脑袋,龇牙骂道:“这小玩应,看把你精的,。”

    “啪。”

    虎子缓慢的抬起右腿,小钢炮顿时漏了出來,韩大雁瞬间一愣。

    “泚泚。”

    一杆子黄色液体,毫无征兆的泚到了韩大雁的脚上。

    “你给我滚犊子。”

    韩力气的一脚就踹了过去,虎子动作灵巧的跃了下去,屁股被踢了一下,毫无血性的尥蹶子就跑。

    “这狗真贱,。”

    韩大雁有点丧气的跺了跺脚,撕开烟盒里的包装纸,弯腰擦了擦鞋。

    “你怎么晕思一出是一出呢,,好好的找个工作多好,非得当个裁缝干啥,。”我和马小优缓缓走进了,这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小路。

    “我大学学的就是服装设计啊,,裁缝怎么了,跟你要说迪奥啊,约翰.加利亚诺什么的,你肯定不懂,说点接地气的,就你们这儿金夫人皮草的老潘,那不也是裁缝出身么,少年,姐儿送你一句话: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年岁已高的人尚且如此,咱们这年轻人,还不敢谈点儿理想,谈点儿抱负么,,就你现在弄的那个烧烤摊子,不也做着上市的梦么,,。”马小优到什么时候,都有一股朝气蓬勃的拼劲儿,比男人还狠,这也正是她吸引人的地方。

    借用东北哲学家,药匣子老先生的话就是:“好老娘们,外表永远只是浅显美,内在,,我们要滴是内在,,。”当然,如果浅显美的邪乎点,也不是不可以滴,例如马大姐。

    “我再跟你声明一下,我不是经营烧烤,我是管烧烤滴。”

    “你爱经营什么就经营什么,姐儿沒兴趣知道,快点走,冻死哀家了。”马小优捂着小耳朵,加快了步伐。

    “唰。”

    韩力擦完脚上的尿液,一抬头,就看见两个人走了过來。

    要说他也是摸姑子b的点,那是相当幸运了,我这段时间一直是不回家的,这如果今天不跟马小优回來取她的那些破书,我估计韩大雁,就是在这儿等到腊月二十八,都够呛能看见我。

    他看见我以后,愣了一下,仔细再次扫了两眼,随后确定了下來,沉默了一下,他四周环顾了一圈,情况很好,周围沒啥人路过,这破地方也不可能有监控。

    时机已到,此时不干,何时干,,。

    韩大雁盯着我的后脑勺,看到的不是颅骨,而是钞票,,,通货膨胀,95年以前,哈站的一锤子五百,现在已经涨到了一锤子五万,这绝对不算少钱了。

    他沒有立马就跟上來,因为前面还有一段路,跟的太紧,他怕引起我的警觉,直到我前行了将近三百米的时候,他才加快步伐的追了上來。

    此刻,马小优站在我的左侧,我们离家里,也就还有个二百米左右的距离。

    “我说,你什么时候能掏点钱,给你家装个门灯,这多黑啊。”马小优每回一到晚上走我家这条路,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踩到虎子这种沒有素质的宠物的排泄物。

    “这条路我走了十來年了,,闭着眼睛都能回家,花那钱干啥。”

    “大哥,一个灯泡也就两块钱。”

    “两块钱不是钱啊。”

    “我去,就你这样的,这辈子是发不了财了。”马小优彻底崩溃。

    “你发财的时候想着我就行,算卦的说了,我这辈子注定是要吃娘们饭的。”我傲然回了一句。

    “臭不要脸。”

    我俩一边逗着嘴,一边走完了最后一段路程,还有十几步的距离,就要到我家了。

    “唰。”

    目光阴狠凶残的韩大雁,掏出了腰后的小锤子,他这锤子锤把不算短,这样抡起來,打击力度才能很好的发挥,他手劲儿非常大,只要不碰见钢铁侠,几乎一锤子下去,都能干死。

    “踏踏踏!”

    他开始突然加速,脚步很快,但是落地很轻,一阵风似的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扑棱。”

    壕沟里,正在骑着不知道谁家母狗,做餐后运动的虎子,一个高窜了起來,也不知道是闻到了韩大雁鞋上的尿味,还是闻到了马小优和我的气味,反正扯着脖子,扒眼向外扫了一眼。

    “汪汪,,。”

    虎子抻脖子喊了两嗓子。

    “唰。”

    我一听这动静,就是我家阿虎的标志叫声,瞬间回过了头,龇牙问道:“这虎b是在哪儿?!”

    “踏,。”

    已经差个三四步,就要抡锤子的韩力,看见我回过头,瞬间愣住,手臂高举表情有点尴尬,,。

    我他妈虎子沒看着,但绝对看见了韩大雁,这个中年高举锤子,离我不超过五步远,这是要干啥,,。

    气氛凝固,我愣住,韩大雁也愣住了。

    干我的,,,我脑中有点不敢相信的想到。

    妈的,他看见了,不干说不过去,干了又沒有突然性,这可咋整。

    我俩大脑都运转了一下,随后都有了决断,我高喊了一声:“跑,。”

    韩大雁沒再停顿,硬着头皮,快速迈了两步,对着我的脑袋,就砸了下來。

    “汪汪汪,。”

    虎子神勇的从壕沟里冲了出來,但剧情不是他妈的单骑救主,而是一流烟奔着院子跑去,沒错它选择了,眼不见心不烦,跑路了,,。

    “啪。”

    我本能后退着,脚后跟绊在台阶上,仰着脑袋就倒了下去,后背噗咚一声砸在台阶上,棱起的边角磕的我脊梁骨差点沒碎了,。

    “嗖。”

    锤子划着弧线从我身体上抡过,带起阵阵催小命的风声。

    “啪。”

    彪悍的马小优,毫不犹豫的抡起了帆布包打在了韩大雁的脑袋上,乱糟糟的长带子,还缠住了韩大雁的脑袋,。

    “噗咚。”

    我借着这个机会,叽里咕噜的爬了起來,高喊一句:“老向,,,有人要杀我,,。”

    “咣当。”

    院子里,踹门的声音响起,瘸腿的老向,拖鞋都沒穿,随手抄起立在外屋墙上的青龙偃月刀,一米六,一米七的小跑了出來,还喊了一句:“操.你.妈的,,我真就纳闷了,铁路街怎么还有敢跟我呲牙的,。”

    是的,沒错,铁路街第一大滚刀,彻底怒了。

    但韩大雁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一旦干了,不得手就走,那太吃亏!!

    五秒以后,彪悍的马大姐,我,还有老向,在门口的台阶上,跟韩力血腥的碰撞了起來。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