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我们这边还是沒有选择报案,原因很简单,天哥的案子还悬着,并且目前迟迟沒有进展,老向这点伤,也沒必要做出举手发言的姿态,因为一旦报案麻烦事儿太多。

    戴胖子拿话点了我一下,我自己也想明白了,刘洪江那边认识我的人,实在太少,而且目光都放在戴胖子身上,根本沒必要注意我,所以能让韩大雁过來整我的,那就只有一个人。

    发哥,。

    沒错,他应该就是游走于韩大雁和刘洪江之间,负责传话的人,。

    其实,戴胖子这句话是有深意的,也是无意中说出來的,只是目前我脑袋乱糟糟的,根本沒有细想,也沒品出他这句话里的滋味,因为我在考虑,发哥这一下干我,沒得手以后,会不会再找老向的麻烦。

    想了好久,我感觉可能性不大,他虽然心眼不是一般的小,但目前为止,他的父母还都在市区,一直沒离开过,这次动手目标应该是我,误伤老向应该只是个意外。

    所以我们继续掐是肯定的,但在家人的问題上,应该是有默契的,说句难听的,彼此认识这么长时间,谁家里怎么回事儿,双方都很清楚,他要玩埋汰的,那我能惯着他么,。

    最后决定,老向在医院养伤,我,李水水,门门,老仙,还有刚出來的张奔,胡圆圆,集体入住金色海洋,至于宁海,他是不会去海洋的,因为他目前不算这个圈子里的人,只负责经营啤酒广场,所以发哥找他的几率也很小,就是干了他也根本啥用沒有。

    戴胖子,章伟民,魏然走了以后。

    在走廊的我们,开始研究了起來。

    “你他妈跟我说,你到底帮戴胖子干啥了,,为啥刘洪江会整你,。”老仙非常不满戴胖子偷着找我办事儿的举动,所以穷追不舍的问道。

    “不是刘洪江。”我低头回了一句。

    “不是他,。”老仙愣了一下。

    “嗯,是林恒发。”我再次回了一句。

    “他是刘洪江和那个傻B锤子之间传话的。”老仙也不傻,反而社会经验丰富,我这么一说,他就明白了过來。

    “对。”我点了点头。

    “他为啥捅咕你啊,就因为你不扯他了么,。”门门有点傻乎乎的问道。

    “你傻B啊,肯定是因为魏然拿枪崩他那事儿呗,。”老仙皱眉呵斥了一句。

    “操,我就说这B养的一点度量都沒有,南南咋说也跟过他,就算有啥想法,也两伙人码好队形,当面锣对面鼓的整清楚,弄他妈个锤子过來,这多埋汰啊。”门门极为鄙视的骂道。

    “你说这个一点用都沒有,,人家奔着整死來的,跟你码个蛋队形,操。”

    李水水无语的回了一句。

    “别吵了,都散了,各自收拾东西,先上海洋住一段吧,那次在南天门咱们几个人都去了,万一他都记恨上了,后面还得有动作。”我低头搓着手掌,缓缓说道。

    听了我的话以后,众人也都沒再吱声,老仙,门门,水水,还有宁海,带着胡圆圆和张奔就走了。

    “住院费我替你交了,,回头打电话吧。”皮特.李拍了拍我的肩膀。

    “谢谢。”我点头回了一句,对于他能第一时间赶來,我还是挺意外的。

    “呵呵,人沒事儿就行。”皮特.李回了一句,看着马小优问道:“我送你啊。”

    “不了,我一会自己回去。”马小优停顿了一下,摇了摇头。

    “那好吧。”皮特.李也沒说什么,拎着手包,转身走了。

    走廊里,只剩下我和马小优两人,她的头发有些散乱,紧身的牛仔裤上,崩的全是泥点子。

    “优优,求你件事儿呗。”我想了一下说道。

    “你想把虎子先放我这儿啊,。”马小优眨着眼睛问道。

    “嗯,老向住院得一段时间,家里也沒人,海洋还不方便,虎子只能放你那儿了,它脾气怪,只跟对眼的人生活在一起,要不就不吃饭,。”我摸着趴在地上,不知道想啥的虎子说了一句。

    “那好吧。”马小优对于虎子一点也不拒绝,她很喜欢这个一点沒节操的恶犬。

    “答应你的事儿,明天给你办了。”我补充了一句。

    “怎样都好。”马小优很坦然的回了一句,她某种意义上跟老仙有些相似,对于一些已经认可的事儿,是不会再虚伪推脱。

    “累了吧,早点回去吧。”我冲马小优说着,就用脚踢了一下虎子,它呲牙咧嘴的瞪着眼珠子,好像要咬我。

    “你瞅啥,,我愿意看见他膝盖上挨一锤子啊,,。”我特别來气的瞅着它回道。

    “汪汪。”

    虎子叫了两声,据我对它的了解,这货是在骂我贱B。

    “赶紧领它走吧,看见它就烦。”我快速冲马小优摆了摆手。

    “向南,刚开始我以为,我失去了化妆品店的工作,可能会在这个城市生活不下去,但真的失去了,它也沒对我的生活,造成多大影响,,人生不一定什么事儿,都要咬牙面对,有的时候退一步,也挺好。”马小优想了半天,自己也不知道,是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和位置,劝了我一句。

    “我看见林恒发在厕所,好心的沒有吱声,最后他手让人崩了,却赖到我头上,,这是退一步能解决的事儿么,我已经踩进來了,身体编织在了这张网里,不是换一份工作,换一个环境,就能置身事外的。”我声音轻柔的回了一句。

    “可是。”马小优蠕动红唇,还要说话。

    “早点回去吧。”我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你也早点休息吧。”

    马小优盯着我半天,轻叹了一声,冲着虎子喊道:“走吧,跟我混几天。”

    “汪汪。”

    虎子冲诊室叫了两声。

    “滚吧。”老向粗鄙的回了一句。

    虎子一咧嘴,摇着尾巴,就跟马小优走了。

    她刚刚离开,安安就推开了楼梯间的门走了出來,她來了有一会了,但一直躲在楼梯间,这倒不是为了迎合韩剧的剧情,演一出默默流泪关注的戏码,主要她是怕碰见马小优尴尬。

    安安也沒搭理我,直接走进了诊室病房,和明天就要进行手术的老向交谈了起來

    半夜12点多,安安挽着我的手离开了医院,我们去她家取了点生活用品,打车就去了海洋。

    海洋有四层,虽然不提供客房服务,但是四楼休息室比较多,这些休息室都是海洋开业前一年,当炮.房用的,后來越干档次越高,恰巧戴胖子也是个逼格挺高的淫,原始积累差不多以后,就把那些卖肉的技师遣散了,按照高级夜场经营,炮.房项目自然也就取消了。

    但这里常年沒人住,而且楼下那些保安,也经常在这里玩扑克,打麻将啥的,弄的屋里一股怪味,家具也弄的凄凄惨惨戚戚滴。

    我们一大群人,拎着各自的衣物,还有生活用品,站在走廊里吵吵闹闹的,景象颇为壮观。

    “我怎么有一种重返校园的赶脚了呢,。”老仙蹲在地上龇牙说道。

    “仙哥,咱俩住一个房间啊。”胡圆圆也不知道咋地了,最近老跟老仙套近乎,我们只能用鱼找鱼,虾找虾,虎B找虎B的语言來解释这种奇怪的现象。

    “你滚一边去,就这栋小楼里,有二百來个姑娘,你认为,我能扯你么。”老仙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哥,,你让我夹一下呗。”胡圆圆突然说了一句。

    “嗯,。”老仙一听这话,裤裆顿时一阵抽搐,无知的小眼睛泛着谨慎。

    “你别想多了,我是看你鼻毛,有点长,想帮你夹夹。”胡圆圆羞红着脸解释了一句。

    “操,你这孩子,吓死我了,。”老仙脸都吓白了的回了一句。

    “。”

    众人看着这俩傻B,顿时感觉短期之内的生活,会很有乐趣。

    几个房间内,收拾卫生的服务员,叮咣的搬着用不上的家具,比如情.趣床,情.趣沙发,情.趣钢管等三俗物品。

    “收拾的咋样了,。”戴胖子领着章伟民,还有魏然,迈步走过來问道。

    “我说胖胖,能不能给你这帮大弟,整个精装啥的,,刚才服务员一开门,里面那股死味差点沒给我熏个跟头。”李水水龇牙问了一句。

    “先凑合一宿,明天公司出钱,买点新家具,沒事儿的可以跟着过去挑一挑,,不管怎样,你们也到这儿來了,我只能说一句,吃好,喝好吧。”戴胖子还是挺敞亮的冲众人说了一句。

    “你也住这儿啊。”我随口问了一句。

    “锤子哥太凶残呐,不住这儿咋整,出去不容易挨整么。”戴胖子这句话,充斥着对韩大雁的憎恨。

    众人都沒回话。

    “行了,抓紧收拾,明天早上,我找你们几个谈谈,。”戴胖子再次说了一句,随后转身就走了。

    他会找我们谈什么呢,。

    我似乎已经猜出了一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