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第三章 破财免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东北这儿,有个挺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人和人一旦遇到纠纷,很多人不会寻求法律帮助,先是谈,谈不明白了也总喜欢找一些社会上的人,出来调节一下,以起到杀鸡儆猴,展现自己强大社会关系的目的。

    说正规,却还踩着线挣钱的行业更是如此。

    但这就像嫖.娼,没嫖的时候很激动,总是自由畅想着,意.淫着,一会能碰到一个什么样的姑娘,胸大不大,屁股能不能达到坐死人的标准,等等美好幻想!

    可一旦嫖完,真到掏钱的时候,我相信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很后悔,心疼钱,认为不值。不信的朋友可以去一个带“色”的浴池,坐在更衣室两小时,你就会听到这样的话!

    “操....这二百块钱花的太冲动,我那个娘们,长的跟他妈“任我行”似的....!”

    “那你那个还好点,我问我那个娘们,你胸在哪儿?她说,你往肚脐眼下三厘米的地方,好好找找.........!”

    “下垂了啊?”

    “嗯,垂的很严重...!”

    你看看他们都后悔了吧!!

    你说你后悔就后悔呗,你埋汰人家技师干啥,啥人胸能到肚脐眼下面??奶牛也达不到这个水准啊!!

    其实,这种情况不光经常出现在人.体.服.务圈子上,我们这个行业,更是如此。花钱找你的时候,一口一个老弟大哥的叫着,等真到给你钱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心疼!!都会认为这钱花的不值!!

    显然李哥也认为不值!

    我想好好要钱,是没希望了,所以,那就比谁更埋汰点吧!

    ........

    出租车的车队,全部扎进货站里面,粗略一数起码四十台出租车,我估计李水水把整个区网吧的“骨干”,都快搜刮干净了,才弄出这个队形!

    “咣当!”

    我推开出租车的车门,冲着陈黄河和李水水喊道:“你俩跟我进去!其他人在门口等一会!”

    “是这家么?”李水水指着宏达货运的牌子问道。

    “就是这家!”我肯定的说了一句,带着俩人直奔屋内走去。刚推开门,六七个穿着工作服的装卸工,拎着木方子,撬棍等“工作用具”,站在门口,虎着脸看着我们。

    “干啥的啊?”领头一人问道。

    “我找李哥!”我扫了他一眼,说了一句,就继续往里走。

    “老李,不在,有事儿冲我说!!”

    “啪!”李水水掏出二十四小时,别在腰间的弹簧刀,一步上前,直接顶在他肚皮上,咬着嘴唇问道:“跟你说?那你告诉我,你想听点啥?”

    “操,你还别Jb吓唬我!捅我你不犯法啊?”领头那人撇嘴说了一句。

    “刚儿我?是不?”李水水脸色凝重,明显不是开玩笑的问了一句。

    “我就刚你了,你捅一下我看看!”领头这人明显是个虎B,他也明显不懂,给人办事儿,要不出来钱,对混子的职业“前景”有多大负面影响。

    “操.你.妈,那我就扎你了!!”李水水张口骂了一句,攥着刀,一抬手直奔领头人的小腹扎去。

    “啥意思啊?老弟儿??”

    就在这时,最里面一间房的门被推开,走出一个穿着涤纶西服,黑色皮鞋,梳着小背头的中年。

    “李哥,你啥意思啊??”我站在门口冲着中年,皱眉问了一句。

    “来,你进来唠!”李哥说了一句,直接走回了屋。

    “行啊!”我点头应了一声,扒拉开装卸工,大步奔着屋内走去。李水水和按着剑鞘的新佑卫门,也奔着最里面那间屋走去。

    ........

    “老弟,来,抽根烟!”李哥掏出一盒利群,随手要递给新佑卫门。

    “不抽,我有烟!”之前说过新佑卫门,此时打扮像一个侠客,配上略显公鸭嗓的声音,确实有点唬人。

    李哥斜眼看了一眼新佑卫门,腿肚子明显哆嗦了一下。这不是他胆小,而明显是生活阅历不够,可能活了三十年,他头一次看见这种打扮的同类,有点突突...也很正常。

    “李哥,钱呢?”我还没等说话,李水水直接开口问道。

    我一阵沉默,这事儿上李水水比我急,外面他妈的那么多人等着拿钱呢,这要拿不出来,妥妥能给他撕巴了........

    “两千不行,那你想要多少??”李哥一看水水这么直接,也没再墨迹,慢悠悠的坐在办公桌后面,开口问了一句。

    “四万五!!”李水水沉默了一下,直接略过我,开出了价格。

    “多少钱????”李哥一阵惊愕过后,有点懵的问了一句,03.04年左右,四万五那是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

    “李哥,这钱没多要你的,我一共来了二百人,一个人头二百元点儿,这就四万,出租车是包的,一台车一百,外面五十台车,正好五千块钱!”李水水的话里话外,只围绕着一个钱字。

    “呵呵...你扒拉我?”李哥眉头一挑,冷笑着问了一句。

    扒拉,是东北混子的专业术语,意思可以解释为,有原因的找茬。打个比方,A找B砍个人,当时承诺给两千块钱,事后B砍完人,管A却要两万块钱,如果你不给,那我就再砍你一顿,直接砍到你给为止,这就叫扒拉,也叫生讹。

    “李哥,你这话说哪儿去了,你啥体格,我们啥体格,能扒拉过你么?”我笑着插了一句。

    “我就要二十人,你上二百人,啥意思?”

    “李哥,我接到的信儿,要的就是二百人啊!”我摊手无辜的说了一句。

    “我给我朋友打个电话,行不?”李哥阴着脸说道。

    “你愿意打就打呗,但我不是他找的,他跟我说话也没用!”我随口说了一句。

    “林恒发电话多少?”李哥听完我的话,沉默了一下,再次问了一句。

    “137.......!”我没有一丝停顿,笑呵呵的直接说出了一个电话。

    李哥拿着手机,拨通了我说的号码。另一头正在打麻将的发哥,扫了一眼正在响着的电话屏幕,看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直接按了静音。

    打了三遍,电话没人接!!

    “蓬!”

    李哥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指着我问道:“你他妈到底啥意思??讹我?”

    “叮....当!!”

    一声无比清脆的声响,从剑鞘中泛起,所有人还没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白光一闪!

    “哗啦!!”

    剑尖点墙,荡起一阵火星字,唰的一声!

    “啪!!”

    墙上挂着的“志存高远”笔墨图,分成两半掉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我们所有人一回头,只见新佑卫门,脸上表情异常严肃和认真,右腿半弓着迈在前面,左腿支地,右手持剑柄,剑身划过剑鞘口,发出叮叮的声响,这是典型日本武士,准备收刀的动作!!!

    没错,大侠出手了!!

    不鸣则已,一鸣吓死个淫!!

    “啥意思?你们啥意思!!到底啥意思嘛?”李哥眼珠滴滴溜溜乱转,看看我,看看李水水,看看准备向外走去的新佑卫门,语气透着崩溃的癫狂,连续质问着!!

    “我让你辉煌,你就辉煌,我让你熄火,你就熄火!嘚瑟,劈了你!”媳妇劈腿,心情极度郁闷的新佑卫门,用他深邃的目光扫了一眼李哥,声音沙哑,宛若矗立山巅,孤寂无比的绝世高手。他的剑是冷的,他的心也是冷的,所以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走了。

    “.......哎.呀.我.操!”李水水扶额狂汗。

    “啪!!”

    就在新佑卫门刚刚出门,我立刻从兜里掏出一张,边角处有些磨的发黑的A4纸,小心的展开,铺在了桌面上。李哥低头扫了一眼,皱起了眉头,不厌其烦的问道:“啥意思??”

    “李哥,这是我的判决!!伤害致死,第七被告,呆了一年半出来的,两个朋友一个崩了,一个无期!”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吓唬我?”

    “李哥,我和你又不认识我吓唬你干啥?我就想告诉你,我真挺渴,真缺钱!!国家对两劳人员都有特殊政策,你怎么的呢??”我扶着桌面,笑呵呵的盯着他问道。

    李哥没说话。

    “李哥,你得让我感觉社会,还能允许我生活下去。办事的钱都JB要不出来,我以后咋活啊??死肯定我是没魄力,但三年五载跟你扯下去,我绝对有这个时间,你信么?”

    “啪!”

    李哥沉默一下,猛然起身拽开左手边的抽屉,拿出不到四摞现金,扔在了桌子上。

    “就这些!”李哥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谢了,呵呵!”我停顿了一下,看着明显不够四万五的钱,伸手拿起,将判决揣在兜里,冲着李哥说道:“有事儿您打电话昂!”

    说完,我和李水水转身走了。

    .......

    门外。

    “........新佑卫门那一剑亮了!”我松了口气,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么多年的剑没白练,我他妈看见剑气了.......!”李水水擦着额头汗水,不停的点头说道,一直坚持,自己当时绝对看见剑气了。

    我和李水水一边扯着,一边奔着厕所走去,准备商量分钱的事儿,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清脆有些恼怒的声音:“你们怎回事儿,车怎么乱停,别人怎么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