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书.网☆更.新.最.快☆无.弹.窗☆全.免.费]

    戴胖子只主动的,问了韩大雁一个问題,然后就站了起來,随口说道:“你休息吧。^_^看·本·书·首·发·请·到·启·蒙·书·网^_^”

    “呵呵。”韩大雁听着胖胖颇有些无厘头的话,挺无语的一笑,继续问道:“你准备扔我在这儿到啥时候。”

    “到该到的时候。”戴胖子转身就走。

    “我可挺能吃的。”韩大雁补充了一句。

    “沒事儿,养着你。”戴胖子头也沒回的说道,推门走了出去

    走廊里的众人看见戴胖子出來,再次聚了过去。

    “找个小孩看着他。”戴胖子扫了我一眼,缓缓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

    “你们别撩拨他,沒事儿别往这儿跑。”

    戴胖子又补充了一句,其他人立场都很不坚定的跟他走了出去,我站在走廊里,想了一下,给张奔和胡圆圆发了条短信,让他们來这儿找我。

    胖胖等人刚到门口,魏然就赶了回來,他看见戴胖子以后,低头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咋说。

    “以后有啥事儿跟我打个招呼。”戴胖子停顿了一下,不轻不重的整了一句,伸手拍了拍魏然的肩膀,直接就回海洋了。

    魏然站在原地,挺jb闹心的看向了章伟民。

    “看我干jb啥,下去吧,跟你南弟弟一块反省反省。”章伟民龇着大板牙说了一句。

    “操。”

    魏然骂了一句,也进了地下室

    三泉镇镇医院停尸房外面,不包括警察,光社会人士就围聚了二十多人,唐茉莉撕心裂肺的扑在刘洪江身上哭着,五子站在原地,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刘洪江,沉默的仿佛是死人一样,那天在会议室跟刘洪江拌嘴的郭哥,还有其他人,脸上表情看着都挺哀伤,这个应该不是装的,利益是利益,感情是感情,这并不冲突。

    发哥站在人群最前面,眼圈通红,脸颊上有泪水滑过,伸手拽了拽唐茉莉说道:“嫂子,,法警要再拍一组照片。”

    “來,死者家属先出去,我们再拍一组照片。”刑警走进來,开始善意的劝说众人,几个法警拎着银色箱子,扑向了刘洪江。

    众人退到门外,唐茉莉哭的几乎晕厥,拉着刑警说道:“你瞅那个王八犊子给我家老刘捅的,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

    “唐姐,我们一定尽力,你也节哀,一会配合我们录一下口供。”

    “这帮人太狠了,,太沒人性了,脖子都给扎烂了。”唐茉莉的确沒文化,说话也沒什么素质,就连哭的方式也非常市井,但她无疑是在场所有人中最伤心的一个,哪怕她现在已经爱上了别人

    “我去你妈的,。”

    突然间五子暴起,抬脚猛然踹在了唐茉莉后腰,措不及防的唐茉莉,嘎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众人懵了。

    “啪。”

    郭哥伸手就抓住了五子,不解的质问道:“你干啥啊,,。”

    “我操.你.妈,你个骚娘们,,你以为你搞破鞋的事儿,大哥不知道么,,他只是不说而已,大哥死,,肯定就是你害死的,”五子挣扎开郭哥,一步上前,对着唐茉莉的太阳穴,蓬的就是一脚,继续喝骂道:“说,是不是你偷着告诉戴胖子他们,大哥要跟你去吃饭,,你给我说话,。”

    五子完全失去了理智,抡起脚丫子,就要再踢。

    “蓬,。”

    刑警一把推开了五子,皱眉喊道:“五子,过分了昂,,。”

    “你给我松开。”五子疯了似的一甩肩膀,根本沒给那个警察面子,又踢了一脚唐茉莉喊道:“大哥死了,你能继承财产是不,,操.你.妈,我明告诉你,一毛钱你都拿不到,我早晚让你沒,,。”

    “行了,,。”

    郭哥一把拽过了五子。

    “去.你.妈的,你算个什么玩应,,我他妈最看不起你。”五子彻底疯了,言语极其不理智的骂道。

    “五子,大哥躺在里面,今天你说啥,我都不跟你一样的,,但你他妈的像个人似的,别在这儿丢人。”郭哥死死抓住五子的手腕,其他人也拉扯着他。

    “都他妈给我滚远点。”

    五子抡起胳膊,照着郭哥咣咣打了两拳,费力的转过身,抬起脚丫子就要往唐茉莉脑袋上跺,。

    “啪,,。”

    林恒发突然窜了出來,一把掐住五子的脖子,喊道:“都起开,,。”

    众人退后一步,林恒发淌着眼泪,掐着五子的脖子,咬牙问道:“有完沒完,,,能不能成熟点,这他妈的在外面呢,别让这么多人看着你耍猴行不行,,。”

    五子看着发哥,咬了咬牙沒吱声,在他心里,林恒发和他是一路人,因为在所有人抛弃刘洪江的时候,林恒发依然给他开着车。

    “大哥死之前,嫂子已经把离婚协议交给我了,她已经决定离婚了,明白么,。”林恒发这句话是撒谎的,但听在已经被踢的满脸是血的唐茉莉耳朵里,却是无比温暖的。

    五子伸手扒拉开林恒发的手掌,指着地面上的唐茉莉说道:“你最好别让我知道,是你在后面捅咕的,。”

    唐茉莉捂着脑袋,沒有辩解,也沒说话。

    众人都在情绪很低落的情况下散去,而发哥送了唐茉莉回家,站在门口,发哥停顿一下说道:“嫂子,别多想了,五子脾气直,但沒恶意。”

    “我不怪他,。”唐茉莉摇头,流着眼泪说道。

    “我准备一下,明天给大哥出殡,早点休息吧。”说着,发哥帮唐茉莉关上了门

    上了车以后,发哥坐在正驾驶上,掏出了手机,直接拨通了过去。

    “喂,咋了。”庄哥问道。

    “韩力可能出事儿了。”发哥沉默一下,缓缓说道。

    “出事儿,出什么事儿。”庄哥有点懵的问道。

    “他给我打了个电话,我接了,听他骂了我一句,然后电话那边就开始嘈杂了起來,应该是被人整走了。”发哥揉着太阳穴说了一句。

    “韩力可挺关键,,别的倒无所谓,他要瞎bb,那你这形象可完了。”庄哥也有点上火,想了一下继续问道:“你估计谁干的。”

    “肯定是老戴那边的人。”发哥说着。

    “但是他的人,怎么知道韩大雁会在哪儿。”庄哥有点疑惑。

    “你的意思是咱们这边有鬼。”发哥皱起了眉头。

    “你先查查吧,关键时刻,小心着点好。”庄哥补充了一句。

    “嗯,行,我知道。”发哥此刻也警惕了起來,如果他知道,这个所谓的鬼就是谭国建,不知道会不会拿烫红的炉钩子,插谭国建屁.眼里。

    “我找找这个韩力,回头给你信。”

    “一定要快,韩力要露面,我这就麻烦了。”

    “我心里有数。”

    说着二人挂断了电话。

    发哥坐在车里抽了根烟,开着刘洪江生前的车,再次离去了

    三天以后,刘洪江出殡。

    葬礼的事儿,是发哥和五子一手操办的,郭哥等人也沒怎么插手,因为五子对他们的态度,实在有点冷漠。

    刘洪江埋在福音山墓地,墓碑上的黑白照片里,刘洪江才二十多岁,那时的他面带笑容,俯视着前方,双眸之中可以看出十足的干劲,和对未來生活的向往

    生前他头顶有无数光环,曾让很多人敬仰和羡慕,死后,葬礼也极尽哀荣,到场一百多人,所有黑色车队加起來起码有数千万的价值,。

    但他还是死了,与无数平凡人,躺在这个墓地里

    当众人离去,这里冷冷清清,非常荒凉。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人影,胳膊上缠着孝布,拎着两瓶白酒和几捆烧纸,溜溜达达的走了过來。

    “啪啪啪。”

    火焰在铁盆里跳动,林恒发盯着刘洪江的照片,往燥热的火里扔着冥币,一句话都沒说。

    “蓬。”

    林恒发用牙咬开白酒瓶盖子,仰脖咕咚咕咚喝了两口,站在墓前眺望着蔚蓝的天空,轻声说道:“大哥啊,对不起了以后逢年过节我來看你,要是我也死了,就住你旁边到了下面,好好给你开一回车。”

    他说完以后,将两瓶酒洒在盆里,浇灭火焰,冲着墓碑摆手说道:“走了,。”

    山路蜿蜒,一个人影背对血红的残阳,缓缓离去

    唐茉莉家里。

    “媳妇,,我已经跟她离婚了,从今以后,就咱俩过了。”谭国建掩盖不住兴奋的说道。

    唐茉莉看着她,沉默好久,突然问道:“老刘死了,你是不是挺高兴的。”

    “。”谭国建愣了一下,出言说道:“我也不认识他,有啥高兴不高兴的。”

    “国建,你跟我说实话,我跟老刘去吃饭,是不是你给市区那帮人递的点,。”唐茉莉胳膊上还缠着孝布,头上插着白花,面无表情,整个人看着挺jb渗人的问道。

    “。”

    谭国建一愣,烦躁的摆手回道:“你别扯淡,,人命关天的事儿,能瞎说么。”

    “你喊什么。”唐茉莉目光如炬。

    ps:第二更到了,祝福大家周末愉快,约.炮的愉快,被约的也愉快。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