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茉莉依旧在客厅里,接待了郭哥和另外两人,这种场合谭国建要出现,很容易挨揍,所以非常老实的在楼下仓买眯着了。

    “老郭,大伟,文建!你们跟洪江是十几年的好哥们,咱都一家人,我就不说外话了!老刘在外面整了两百多万的饥荒,我目前手里真没那么多现金!对方的人,是一个叫什么伏尔加庄园的,我们刚才见了一面,给我感觉这帮人都挺像样!不给,应该是不好使,再说两百多万,也犯不上打打杀杀的,你看,你们几个一人帮我凑点,我这边联系卖房子,钱一下来,就给你们!”唐茉莉筹措了一下,态度诚恳的说道。

    “呵呵,这都没事儿,卡我带来了嫂子!”郭哥沉默一下,笑了笑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

    “这老话说的好,有急有难看朋友!!嫂子啥也不说了,替洪江谢谢你们!”唐茉莉愣了一下,眼中充满感激的看着三人说完,拿起座机就要联系韦光。

    “啪!”

    文建伸手拦了一下,张嘴说道:“嫂子,等一等!”

    “怎么了?”唐茉莉抬起了头。

    “嫂子,今天来呢,一方面是给你送钱,另一方面是跟你谈谈公司的事儿!我说句话,但没别的意思昂!大哥已经走了,可咱这买卖还得干!从法律上讲,嫂子你是第一遗产受益人,所以我就想跟你商量一下,这公司以后的股份分配!我也不瞒你说,之前开会我跟大哥拌过嘴,他的意思是,我们现有的股份,他给我们现金折现,当然,我知道他这是气话,这么些老哥们绑在一块,干了快十年了,哪能说散就散呢!我是这样想的,公司还跟以前一样,你要愿意干呢,就继承大哥股份,带着大家一块干!我们能捧大哥,肯定就能捧你。但你要是不愿意搀和这事儿,我就想着,你能不能把手里的股份转给我.........!”郭哥的话有点绕弯子,但是很赤.裸。

    唐茉莉坐在沙发上,看着三个如狼一般的目光盯着自己,心寒了半截,一声没吭。

    刘洪江公司的股份划分,全是情谊股,也就是说公司好了以后,底下人的股份,都是他私人无偿转让的。他这个团伙人不少,为了完全控股公司,其实郭哥他们,手里并没有掐着多少股份,七个人才拥有百分之四十二的股份,平摊到每个人,也就百分之六的持股量。

    但他们每年的分红,拿的绝对超过自身持股的份额,因为刘洪江旗下小产业特别多,但这些收入,有的是入账的,有的是不入账的,底下人清楚,刘洪江也不可能独吞这笔钱,所以该分还得分!!

    之前刘洪江还在,他说要散伙,大家也没办法,更何况刘洪江也不会亏待他们,给的东西绝对公平,可现在刘洪江死了!

    公司谁管??

    刘洪江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值多少钱?

    这两个问题,很让操心不见老的郭哥等人重视,他们在悲伤的情况下,心里也活泛了,毕竟利益摆在那儿,你不好意思拿,别人肯定好意思。

    “........老郭,你这么说!那你借我的钱,我应不应该拿?”唐茉莉沉默许久,皱眉问道。

    “嫂子!这两百多万,是我们哥仨凑的!”郭哥舔着嘴唇,面无表情的说道。

    “刘洪江和言言还有个孩子,他也是财产受益人!股份的事儿,我得和他姥姥还有姥爷商量商量!!”唐茉莉喘了口气,放下了电话。

    “嫂子,孩子还小!现在给钱,那就是给他姥爷和姥姥!我说句难听的,言言在我们这都得不到承认,她父母又算个啥?他们有啥权利享受刘哥的丰厚果实!?钱给他,他敢要么?!”文建简单粗暴的说道。

    “哎,可不能这么说,那毕竟是大哥的孩子!该照顾还得照顾!有个百八十万的,完全可以过的很好了!”大伟也插了一句。

    唐茉莉手心全是汗水的看着三个人,心中无限感慨的冲郭哥问道:“老郭,洪江活着的时候跟我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但他死了,我也不能让他朋友为难,钱你拿回去,股份的事儿,我再想想!”

    “.......嫂子,你和大哥这么长时间,没签离婚协议,应该不是感情还有余温,而是价格没谈拢吧?!”

    郭哥嘴角肌肉抖动了一下,拿起桌上的那张银行卡,又放进了包里,出言说道:“嫂子,随时要钱,随时给我打电话!”

    说着郭哥三人离去,他们走出小区以后,文建冲郭哥问道:“你感觉这事儿有戏没?”

    “不好说,盯着的人太多!”郭哥摇头回了一句。

    “这块骨头难啃呐,都是自己家的人,还是商量着解决好,真磕磕碰碰的,让外人笑话!”大伟也补充了一句。

    “你俩抽空去找言言父母谈谈!中心思想就是懂事儿,别过线,别赛脸!”郭哥回头冲着二人嘱咐了一句。

    “呵呵!”

    二人一笑,和郭哥一起上了轿车。

    .......

    十分钟以后,楼下的谭国建走了上来,看见在屋里痛哭的唐茉莉,顿时咆哮着喊道:“这群混子太没道义!!媳妇,要我说你就别管这事儿,找个地方一躲起来,那帮要账的上哪儿找你去!!”

    “滚!!!!”

    唐茉莉突然发现,眼前这个男人,不但在寒冬的时候帮不了自己,反而他妈的越来越让自己糟心,不是一般的招人烦!!

    ........

    另一头,金色海洋里,我正坐在仓库门口抽烟,李水水走过来,咣叽踢了我一脚,龇牙问道:“干啥呢?!装颓废范呢??”

    “哥的颓废还用装么?!还有比我更颓废的么?”我酸溜溜的问道。

    “那你跟戴胖胖服个软呗?”李水水也坐在了我的旁边。

    “员工和上司的关系,那就跟谈恋爱差不多!总上杆子,那就不值钱了,你懂不?”我斜眼回了一句。

    “.........明天他妈给你开了,你就值钱了!”李水水撇嘴说道。

    “行了,你也滚吧,咱俩没啥共同语言!”我烦躁的推了他一把。

    “别啊!我来是有事儿问你!”李水水死赖着不走的说道。

    “有话说,有屁放!”

    “哎,你对何蕾蕾到底啥感觉?”李水水舔了舔嘴唇,貌似很随意的问道。

    “啥感觉没有啊!咋了?”我毫不犹豫的回道。

    “真没有??”李水水又问了一句。

    “操!有安爷在,我敢有么?”

    “你他妈别闹,我没跟你开玩笑,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对她到底啥态度!!”李水水有点烦的追问。

    “呵呵!”

    我听到他的话,顿时一笑,伸出手指往他肋巴扇上捅了一下,眨着眼睛问道:“啥意思??你喜欢她啊?”

    “不喜欢!”李水水停顿了一下,果断的摇了摇头。

    “嗯??不喜欢,你问我对她有没有感觉干啥?”我有点不理解。

    “呵呵,你不知道啊?她爸是政-法-委-书-记,常务副市长!”李水水淡笑的看着我说道。

    “操!!你别告诉我,你喜欢她爸!”我人生观瞬间崩溃。

    “嗯,我还真就喜欢她爸!”李水水躺在货堆上,脑袋枕着双臂,盯着棚顶的吊灯,认真的点头说着。

    我听了他的话,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一口接一口的裹着烟,脸上没啥笑意的问道:“现在不挺好么!至于么?”

    “我想更好!”李水水干脆的回答。

    “你说你这JB话,让南哥怎么评论?”

    “也没让你评论啊!哈哈!”李水水笑着说道。

    “操!”我无语的骂道。

    “南南,不是每一次聚会都能遇到机会,你看何蕾蕾就是个女人,我看她是未来十年!”李水水搂着我的脖子,继续说道:“我想追她!”

    “追上能咋地?生活圈子不一样,你还是这个身份,往下走有结果么?”我还是想劝劝他。

    “这两样不算重要,只要她爱上我就行!”

    “........你活的真Jb累!!”我扔掉了烟头,踩在了脚底下。

    “你别扯没用的,我就问你对她有没有感觉!!”李水水追问。

    “操,你都把她上升到,影响你未来十年的人,我有没感觉,能咋地?该抢你不还得抢么?”我特崩溃的回道。

    “这不一样,别人的我会抢,你们几个的,我不会抢!”李水水很认真的解释道。

    “祝你成功!”我连连点头,竖起了大拇指。

    “必须成功!”李水水咧嘴说道。

    “加油吧,骚年!我去给你切个冻梨,愿你在吃软饭的事儿上一条道跑到黑!”我言语挺过分的说道。

    “帮我榨杯柚子汁,我观察了一下,蕾蕾喜欢吃柚子!”李水水丝毫不以为意的冲我喊道。

    “我他妈想给你榨二两鹤顶红!!滚他妈远点!”

    “嫉妒!”

    李水水回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