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二十三 摸金校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转眼,我和老向大吵了一架之后,已经过了四天的时间,这四天,是我近几年来最空的日子,身体空,脑子也空。除了每天三顿饭送给医院的护士,我几乎天天在家呆着,溜溜虎子,或者让虎子溜溜,看看书,在院子里发会呆,既安静,又过的挺好。

    侧面打听了一下,李大国最终还是没有报案。他跟我不一样,我是个小混子,啥都缺,就不缺时间,但他已经四十多了,而且活的还算不错,听说养了仨媳妇,都给他生了孩子。这真整进去呆个三年五载,出来可能扒眼就奔五十了,所以他宁可选择折腾点钱,都不会选择进那里面撅着。

    游戏厅那边,我一直没去,发哥没给我打电话,似乎忘了我一样,而我暂时也不想想起他,趁着这个功夫我想歇两天,研究着咋把这些救命钱还上。

    医院那边,我一直没去陪床,我觉得我已经算是孝子了,所以不必在谁面前表现什么。医院有护工,一天五十,多了都花了,我也不在乎这点了,反正现在只要能不让我跟老向唠嗑,我愿意死,被高压线电JJ死都行!

    这天,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喝着两块钱一袋的茶叶,吃着干花生,挺悠哉的乘着凉,虎子端坐我旁边,高傲的抬着大脑袋,伸个舌头,好像在入定吐纳似的。

    “你能不能不像个人似的?你这样,我感觉我比你高级不了多少,你知道么?”我扭头撇了他一眼,笑呵呵的捋着它的毛说道。

    “汪!!”虎子猛然扭头,刺溜蹿下台阶,冲着远处叫了一声。

    “来,大儿子!让爷爷抱抱!”

    果然,虎子刚叫完,老仙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他后面还跟着门门和李水水。

    “你说你这一天虎BB的可咋整,占便宜都不会算辈儿!!”李水水走在后面,斜眼看着抱起虎子的老仙,无语的说了一句。

    “滚,别骂我弟弟!”门门护犊子的说了一句。

    “呵呵!你们咋来了呢?”我坐在门口,笑着问了一句。

    “老仙说他有个来钱道,死活把我从拆迁工地拽回来了!”李水水解释了一句。

    “啥活啊?”我现在一听他妈的有钱挣,眼睛一瞬间就蓝了,腾的一下站起来问道。

    “给我整点酒喝,整点酒,我告诉你!”老仙不嫌埋汰的亲了虎子脸蛋子一口,虎子回头就是一舌头,从下巴一直舔到他天灵盖,老仙受用的咧嘴一笑,“二人”基情四射。

    “操,你别骗我昂!真有活啊?”我有点不信的问道。

    “绝对好活,跟刀枪炮一点关系没有,溜达溜达就能把钱挣了!”老仙那张完全可以本色扮演黑无常的脸,透着一股无知的神秘。

    “赶紧整点吃的吧,我俩都一周没回家了!”门门催促的说了一句。

    “你俩咋不回家呢?”我疑惑的问道。

    “操,拿了我爸五千块钱,回去不还得挨揍么?!我算看了,“偷”还是不如自己有!”老仙貌似有理的回了一句。

    “那钱.......我真得等一段!”我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下,强笑着说道。我这人虽然无耻,但也懂得好赖,老仙和门门给我拿的是救命的钱,所以我必须得还,而且要尽快。

    “你别Jb想多了,跟那个没关系,还有点别的事儿,我最近看上一个娘们,急需用大量现金感化她!!”门门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直接迈步走进了院子。

    之前说过,门门跟我们几个不太一样,他很小清新,很感性。比如谁都有明星偶像,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偶像都快速更迭交换着,但门门不同,他自从七岁,看完88年刘xiao庆那一版的《红楼梦》之后,就疯狂迷恋上了这个女人。

    13岁时,他初懂男女之事,就开始对着刘xiao庆的海报撸.管.子,这一撸,就是将近十年的时间,并且只换海报,不换人!对于岛国进口来的文化,更是不屑一顾,那是非常专一........

    但让我费解的是,刘xiao庆55年生人,88年拍红楼梦的时候应该是三十三,那时的她确实漂亮,风韵犹存,色相绝代,但他妈现在都刘xiao庆都多大了??

    五十了!!!

    门门叫她奶奶都妥妥够用了!!老仙经常问他:“你看她那张能夹死蚊子的脸,是怎么下去手的?”

    “在我心里,她永远是红楼梦里的样子....!”

    “........嗯,那我知道了,你继续撸吧!”

    “麻烦把门略微敞个缝...我有点热....!”

    这种人不是感性是啥??

    太他妈感性了........

    不光感性,而且他还舍得付出,为了刘xiao庆,他把自己身体里,本就贫瘠不多的亿万后代,全部捐了出去!

    但社会变迁,现在姑娘的套路变了,要先交钱,才让捐后代,所以门门知道处对象了以后,经济上隔三差五就断顿........

    ........

    债主们来了,自然不能随意招待,所以我置办的宴席很丰盛:一碟干花生,一碟油炸花生,加一个素拍黄瓜和鹅蛋炒大葱,最后买了四根红肠,一箱啤酒,桌子往院里的小树下一支,菜摆齐,这就算完活了。

    “这都啥玩应啊??!先开个胃,是这个意思么?”老仙眨巴眨巴眼睛,指着桌子上的菜问道。

    “主菜,都别客气,坐吧,坐吧!”我拿着抹布擦了擦手,随意的说道。

    “这就完了?你就这么对待你人生的指路明灯?”老仙惊愕的问道。

    “别他妈BB了,南哥没在后院给你扣俩地瓜端上来,就算照顾你了!”李水水跟我家庭条件差不多,从小啥饭都吃,所以并未太多抵触,拿着筷子就坐了下来。

    “我骗你一句不是人,我兜里就三十块钱,穷哥们,咱就穷乐和呗!”我龇牙说了一句。

    “.........哎,早知道偷钱的时候,给咱家冰箱里吃的也搬出来好了!”老仙有点懊悔,大大咧咧的坐下,咕咚咕咚灌了半瓶啤酒,也他妈不嫌弃了,开始胡吃海塞了起来。

    下午都没啥事儿,我们一直喝到三点多的时候,老仙终于说出了他的来钱“道”儿。

    “南,你说现在干啥最赚钱?”老仙眨巴着小眼睛,眼神貌似很有深度的看着我,问了一句。

    “贩.毒啊?”我随口问了一句。

    “错?”老仙摇头。

    “卖.淫啊?”李水水问道。

    “你他妈卖去啊?”老仙对于我们不好好接话茬,有点急了。

    “到底咋整,赶紧Jb说!”门门烦躁的呵斥了一句。

    “来,你们往前凑凑!”老仙神神秘秘的摆手说道。

    我们三个挺好奇的往前凑了凑,老仙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们知道啥是摸金校尉么?”

    “我知道,我知道,不是盗墓的么?”门门博学的抢先回答。

    “咋地,你要盗墓去啊????”李水水愣了半天,惊愕的瞪着大眼珠子问道。

    “你可算走进了你仙哥的内心........!”

    “你快滚你爹个了蛋去吧,行么?我他妈还以为你有啥好招呢!.....我就是贱,我就不应该信你,他妈的,今天五百块钱都没挣,跟你跑这儿扯犊子来!”李水水懊悔至极的骂道。

    “咋地,你不信啊?”老仙梗着脖子问道。

    “信啥啊?信你会刨坑!还是信你脑袋有坑啊?”我也感觉这事儿他妈的不靠谱。

    “门门,你用你那吓死姚.晨的嘴,告诉告诉他,咱家以前干啥的?!”老仙急眼了。

    “.........你是不是虎,提这事儿干啥!”门门还煞有其事的卖了个关子。

    “快别吹牛B了!你家不就倒腾木材的么?”李水水穿上T恤,看样是准备走了,心里可能正研究咋给那五百块整回来呢。

    “我告诉你们!!我祖上是曹操手下,七十二摸金校尉之一,别号土罡!!”老仙板着红扑扑的脸蛋子,一拍桌子,瞪着眼,异常严肃的说道。

    “噗!!”

    我听到这话,一口啤酒喷了出来,笑了起码一分钟,手掌攥着已经抽筋的肚皮说道:“你祖宗别号略微有点亮......还他妈土缸....哈哈哈,你问问你祖宗腌酸菜不?哈哈.......!”

    “哈哈!”李水水也笑出了眼泪。

    “别他妈拿我家人开玩笑!”门门还挺正经的呵斥了一句。

    “你们不信,是不?!我告诉你们,我听别人说,平房区那边有个满族乡,慈禧之前,贬了不少八旗将领,发配回了祖地,有一个叫刘成仁的将领,就埋在平房那边!!墓一直没被挖出来过!!”老仙振振有词的解释着。

    我们三个喝的有点迷糊,听他连人名都说出来了,还真像有那么回事儿似的,而且H市确实有不少满清八旗的后代,上学的时候,我们班满族学生占了四分一。

    “我跟你们说,如果真有这个墓,还混个Jb社会,挖个擦脚石出来,都他妈发了!!到时候南南你那点饥荒直接就还完了,估计还能余富个娶媳妇钱!!真的!”老仙继续苦劝着。

    我现在在钱上确实特别渴,再加上喝了不少酒,脑袋有点迷糊,而且自认为还挺博学,所以被他忽悠的真有点心动,真想撞一把大运。但我没彻底失去理智,没想过能挖出来值很多钱的东西,因为我没事儿也喜欢看看古董鉴赏类的书,满清的东西普遍不值钱,尤其光绪年间的,一枚光绪元宝,才卖几百块钱。

    所以,我就奔着能挖出来点一般的东西,卖点钱,解解燃眉之急就可以了。

    “去试试?”我冲着李水水眨着眼睛问道。

    “操,这事儿靠谱?”李水水还是不信的说道。

    “也不Jb让你下去,你就给我们放放风就行,要有,就真分你钱,要没有,你也不损失啥,是不?”老仙劝人还是有一套的。

    “.........问题是上哪儿挖去啊?不能找个地方就抡镐吧?”

    “我有招,我会点风水......行了,别墨迹了,先整点工具,快点的,天黑了,咱就去!”老仙说干啥一分钟都不等,一口干了瓶里的酒,擦了擦嘴,火急火燎的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