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二百二十五 冰上水仗(加更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下午一点半左右,何蕾蕾撅着屁股躺在被窝里,还沒有睡醒,但在车里已经睡过一会的花花,此刻已经养足了精神,补了个淡妆以后,咣咣咣的就來何蕾蕾这儿敲门。

    “哈。”

    何蕾蕾围着睡衣,打着哈欠拽开了门,疑惑的说道:“你就不能自己玩一会我开一夜的车,累死了。”

    “他们几个,我都不太熟,能跟谁玩啊。”花花翻了翻白眼,噗咚一声坐在了何蕾蕾的床上。

    “那你看会电视,我再睡会。”何蕾蕾可爱的擦了擦马上要流出來的口水,迷迷糊糊的说道。

    “起來,起來,别睡了,,我问你,咱俩商量的那个计划,你什么时候执行哇,。”花花伸手拽着何蕾蕾的小胳膊,语速很快的说道。

    “啊,哈。”

    何蕾蕾再次打了个哈欠,扭动了一下脖子,挺纠结的说道:“这样是不是不好呀,我总感觉有点过。”

    “过屁哇,人家俩人感情那么深,你不弄点曲折的剧情,怎么获胜呀,,再说,你不感觉这事儿挺有意思的么,。”花花喝了口水,手舞足蹈挺激动的说道。

    “汗,我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天呐,,原谅你眼前这个善良美丽的女子,小小的自私一回,可好。”何蕾蕾抓着长长的秀发,冲着天棚说道。

    “你就犯贱,向南有什么好,。”

    “就你不犯贱,新佑卫门一出來,你眼睛不也直么。”何蕾蕾鄙夷的说了一句。

    “切,你知道新佑卫门家里啥条件么,他爸搞建材的,经济实力相当不错,跟我家门当户对,我们是可能有结果的,。”二十岁不到的花花,非常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觉得你还是离门门和老仙远点,他们俩看着就不靠谱。”

    “就你家向南靠谱。”

    “对滴呀,就靠谱。”

    “蛇精病,先不提这事儿了,咱俩想想,怎么把这个消息送出去。”花花急迫的说道。

    “我肿么知道。”

    “哎,我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少女,附耳过來。”花花勾了勾手指,何蕾蕾捋了捋发梢,呆萌的将耳朵凑了过去,随后花花叽叽喳喳的开始对着她说着

    下午三点多,我们都休息的差不多了,随后在我的组织下,大家愉快的吃了一顿得莫利炖鱼,吃完饭,我们租了两艘渔船,不过沒让工作人员跟随,但他们再三叮嘱,不要把船开的太深,也不要踩在插红旗的冰层上,因为那里沒冻结实,很容易掉下去。

    磨磨叨叨谈了一会,我交完钱,众人分成了两组,李水水,老仙,带着何蕾蕾,还有笑笑坐一艘,我,李浩,门门,还有花花坐一艘。

    这时,市区的白天温度已经接近零下,而这里会更冷一些,肯定已经超过零下了。

    “看,天鹅,。”老仙激动的指着远处喊道。

    “傻b,那是火鸡,你家天鹅身上六种颜色啊。”李水水斜眼骂道。

    “看,那儿还有两只火鸡,。”老仙脸色罕见的一红,又指着旁边说道。

    “操,那他妈是鸭子,你沒看见嘴是扁的啊。”李水水又骂道。

    “就你认识鸭子呗。”老仙有点要急眼了。

    “啊,我认识鸭子啊,你不就是么。”

    老仙一咬牙,不再斗嘴,五秒以后突然指着远处说道:“呀,李水水那不你二舅么。”

    “唰。”

    所有人目光全都看了过去,只见远处一家养的傻狍子,正在肆意狂奔。

    “哈哈。”

    众人一顿大笑,李水水一脚踹在老仙屁股上,指着远处一人工饲养的野猪幼崽,淡定的说道:“你好好看看,我二舅不正在追你大姨呢么。”

    “%¥#%¥,我跟你拼了,。”

    老仙瞬间恼羞成怒,回手从船下面捞上冰块,直接扑过去,塞进了李水水的怀里。

    “别闹啦,,小船晃悠了。”何蕾蕾吓的花容失色。

    “操你大爷,,你把冰杵我扎上了,。”李水水大声哀嚎道。

    “嗖。”

    李浩捡起冰块,直接扔在了老仙的脑袋上,随后一场别开生面的冰上水仗彻底干起來了,我们这船男的多,再加上有一个十五米左右,原地单手空投手榴弹的冠军,那很快就占据了上风。

    最最最奇葩的是,这边干的热火朝天,而何蕾蕾和笑笑,在已经快沉了的破船上,浑身跟落汤鸡一样,冻的直哆嗦的情况下,还能拿着手机,比划出剪刀手,嘟嘴,卖萌,卡哇伊,杀马特等一系列高难度拍照动作

    “再來一张,刚才那个山沒照上。”何蕾蕾拿着手机继续说道。

    “这会光线不好,我建议咱俩换个位置。”笑笑显然也是此道专家。

    “好的啊。”

    这俩人一边捅咕着,一边调换了位置,船已经沒人划了,开始在原地打圈,老仙在挨了无数的冰凌子以后,脑袋的灵活度已经不下于c罗的头球破门,用他的话说就是,你们可慢点吧,我这鼻涕都甩李水水他二舅身上了

    打着,闹着,疯着,我们划着船,在湖面上溜达了一小圈,并且还停战过十分钟,主要是为了观察一下李水水他二舅和老仙他大姨之间的唯美虐恋,真滴,老虐心了。

    折腾到天刚要黑,度假村的工作人员,就点了窜天猴,主要是提醒我们该往回走了,要不晚上温度上來,很容易出事儿。

    “呕。”

    刚一下船何蕾蕾就站在水边吐了。

    “我去就晕船晕成这样,还能在上面拍照呢,。”我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懂个锤子,女人,就是死,也要美美的死。”

    “沒看出你哪儿美來。”我鄙夷的回了一句,转身就往里面走。

    “哎呀,我的小蕾蕾,你怎么了,你可心疼死我了,喝点水不。”李水水永远在最关键的时刻,都能表现出自己新时代太监领军人物的素质。

    “上一边去。”

    何蕾蕾无语的摆了摆手。

    “哎,笑笑,你手机借我一下呗,。”花花突然出口说道:“我手机沒电了。”

    “哦,好,你拿去用吧,我回屋洗个澡,有点冷了。”

    笑笑随后就把手机递了出去

    晚上七点多,刘长生开着丰田霸道,來到了度假村,我的意思就是在包房里简单谈一下就行,但他非得要请我们在ktv区唱会歌,既然他愿意掏钱,那我也沒啥说的,索性通知了所有人,一起去ktv小聚一下。

    “踏踏踏。”

    ktv走廊里,我们东北区八大豪侠迈着风风火火的步伐,走到了包房门口,推开门以后,刘长生立马站起來,伸手说道:“南南是吧。”

    “呵呵,你好啊,长生哥。”我笑着跟他握了握手,回头介绍了一下我的朋友们。

    “來,大家坐吧。”

    刘长生大声招呼着众人,我们依次落座,由于有事儿,所以众人都挺安静。

    “长生哥,你这几百公里说來就來了,到底有啥事儿啊,。”我沉默一下笑着问道。

    “那我说说。”

    “呵呵,好。”

    “是这样,最近这两年,我一直做停车场的生意,你也知道,这行除了拿地有点难,其实成本很少,现在生活水平高了,这停车也越來越费劲,所以,我们这个行业的销售额每年都几倍的往上涨着,现在他妈这个社会,你就不能挣钱,你要挣钱,别人就眼红,这不,最近这段时间,又冒出几家干的挺大的,我这停车场干的也多,几个区都有点,时间一长,就有点摩擦,刚开始我寻思着,只要是做生意的,谁也不能把谁完全垄断,所以就找人谈了一下,但最后沒啥效果,呵呵,这最近更过分了我有四个车场,一百多台好车,一夜之间,倒车镜全给掰碎了一出这事儿,你说人家车主能干么,放我们这停车,不就图个安全么,,我这赔点钱倒沒啥,问題是现在有不少人,我赔人家钱人家也不在这儿存了哎呀,我这火上的啊,,尿尿都黄了。”长生语气调侃着就把事儿跟我说完了。

    “呵呵,那你想咋解决呢,。”我拖着下巴,笑着问道。

    “老弟,咱能不能把他们,和善的规劝到别的行业上,。”长生试探着问道。

    “哈哈,,长生哥,我就是把海军陆战队请來,告诉你你别干停车场了,你能不能答应,。”我大笑着反问道。

    “那我得跟他玩命。”

    “这不就是了,,你不能,别人也不能。”我顿时一摊手。

    “呵呵。”

    长生笑了笑,搓了搓手掌。

    “这样吧,我试着谈一下,但最多能谈到,保持以前市场分配和现状,最多。”我思绪良久,做出了决定。

    长生听着我的话,脸上表情变幻不定,他在认真思考。

    ps:本周加更准时到來,小伙伴们,周末快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