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北混子圈里,只要目前还健在,而且有点名的大哥级人物,年轻的时候几乎都挺生性,要不,也不会在下岗风潮狂涌,无数游手好闲小年轻,涌向社会中的,所谓“混子黄金时代”中脱颖而出。

    其中,*就是这种模式下生产出来混子的标杆级作品!

    别看现在类似*,大伟这种人,整天夹个小包,皮鞋擦的锃亮,跟谁一说话,都是一笑,礼貌的不得了,其实他们身体里的匪气是改不了的。

    因为他们以暴力为依托,得到的好处已经太多太多了。话说白了,以前他们是穷,所以见谁跟谁呲牙,现在他们是有钱了,但伪装在骨子里的那种狼性,是根本不可能泯灭,因为一旦这种狼性没了,那下场就是霍勇........

    付千这个人,虽然平时有点爱欺负人,嘴也不太好,但毕竟是*身边多年的兄弟,这么大岁数了,还让人给踢成这B样,也确实让*看的有点糟心。

    “操,明知道他找你,你倒是注意点啊!”*坐在付千家的客厅里,看着眼框子敖青千哥说道。

    “........我一直也没在乎他,谁知道他能找人调我!!这B崽子办事儿太损!”付千用数处磨掉皮的手掌,为*倒了杯茶。

    “我上午有点事儿,一会你给小钦他们打个电话!这事儿不刘长生在背后捅咕的么!?那就先找他!”*想了一下,缓缓开口说道。

    “行,我明白!”付千点了点头。

    “........嗯,晚上打电话吧!”*站起来说了一句,溜溜达达的就下了楼。

    ........

    下午两点多,老仙和笑笑一块逛街回来,看着李浩还没起来,就叫了他一声。

    “操,还睡呢?吃口饭去啊?”老仙挺埋汰的舔着冰激凌问道。

    “.......吃啥啊!”李浩打了个哈欠问道。

    “我兜里就五块七毛钱,你凑点,咱俩吃个鸡丝面去行不?”

    “.......你他妈十块钱都不到!这叫一起凑点啊??”李浩有点崩溃。

    “够意思,我饿了!起来,起来!”

    “你他妈把我袜子踩住了......!”

    “骚瑞,骚瑞!你快点整,咱俩吃鸡丝面去....!”老仙风风火火的喊道。

    “操,明天这屋里得换个新锁!”李浩皱眉骂了一句,冲进卫生间就去洗脸了。

    .........

    老仙拽着李浩,就去了对面加州牛肉面,二人相对而坐,老仙冲着服务员说道:“要两份鸡丝面,一盘红油肚丝,一盘麻辣黄瓜,一盘盐水肝尖........!”

    “好,还有么?”服务员问道。

    “还有,还有,浩子,你看你吃点啥?”老仙厚颜无耻的问道。

    “你不给我点完了么?”

    “哦,我可能让你误会了,那是给我媳妇点的.......!”

    “操!!你这五块钱花的真他妈值!”李浩骂了一句,抬头也点了个鸡丝面。

    没多一会,面条上来了,二人一边吃着,一边聊了起来。

    “哎,仙,我问你个事儿!”李浩夹着肚丝,随口问道。

    “关于人类存亡问题,你就不要咨询我了!”

    “别他妈扯淡,说正事儿!”李浩烦躁的骂了一句。

    “啥正事儿啊?”老仙眨巴着眼睛问道。

    “你知道,哪块有靠谱的婚姻介绍所么?!”李浩想了一下,有点结巴的问道。

    “干啥啊?!给阿姨介绍对象啊?!这事儿还用找婚姻介绍所么,仙哥就能给你办了!我跟你说,我家那个小区的老头子.........”老仙一愣,随后满嘴辣椒油的就开始白话。

    “滚他妈远点,我妈都多大岁数了!?再说她也不想找老伴,我问过她!”李浩烦躁的骂道。

    “那你找婚姻介绍所干啥?”老仙眨眼问道。

    “........我要找对象!”李浩憋了半天,脸色有点羞红的把头扭向了窗外。

    “憋着啦?哥们??”老仙愣了半天,恍然大悟的问道。

    “跟憋着没关系,你就说知不知道吧!”李浩已经有点不太想聊这个话题了。

    “问题是你要找对象,也没必要非得去婚姻介绍所啊??你看看海洋一天晚上有多少过来玩的姑娘,坐出租车的,自己开车的,坐别人车的,别人坐她车的,啥样没有??非得让人介绍干啥??这样,你今天晚上跟我去场子溜达一圈,看上哪个,我帮你追,不就Jb砸点钱的事儿么!”老仙拍着胸脯子说道。

    “行了,你吃饭吧!”李浩赶紧摆了摆手,有点后悔跟老仙说这个事儿。

    李浩此刻确实想结婚,而且越快越好,至于对方是谁,家里条件啥样,都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只要人本分,孝顺,其它的都可以。

    ........

    晚上六点左右。

    一台汉兰达,一台别克子弹头,扎进了二商店桥底下的停车场里。

    “咣当!”

    *推开车门,迈步走了下来,后面跟着六七个膀大腰圆的汉子,直奔收费亭里走去。

    “停车啊?”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笑呵呵的问道。

    “这车谁的?”*指着自己身边的一台霸道问道。

    “哦,我们老板的!”

    “刘长生是吧?”

    “对!”

    “呵呵!”*点头一笑,单手推开收费亭的门子就走了进去。

    “蓬!!!”

    老头还没等反应过来,付千直接抡起千斤顶,砸在了霸道车后面的风挡玻璃上。

    “你们这是....?”老头有点蒙。

    “给刘长生打电话!告诉他,三分钟出现,晚来一分钟,我砸一台车玻璃!”付千看着老头面无表情的说着。

    ........

    五分钟以后,刘长生从旁边的饭店里跑了出来,此刻他已经知道,停车场等他的就是*,但又没有任何办法,如果不去,这帮人肯定就砸车了。

    很快,*坐在收费亭子里,看见了刘长生。

    “你还敢来啊?”付千撇嘴看着刘长生问道。

    “你敢杀我啊?”刘长生斜眼反问了一句。

    付千顿时被这一句话噎在了那儿。

    “操!”

    刘长生扫了一眼霸道,推门就走进了收费亭,这个亭子空间极小,顶天也就能放下两张床,此刻*坐在收费桌子上,正抽着烟。

    “*!!谁Jb都不是大山里出来的!你开停车场,我也开停车场,你能怎么对我,我就能怎么对你?!”刘长生进屋打量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说道。

    “啪!”

    *毫无征兆一个反抽,抽在了刘长生的脸上。

    “噗咚!”

    刘长生身体趔趄的往后一退,被打的脑袋嗡嗡直响。

    “来,你说说,你要怎么对我??”*指着刘长生的脸蛋子问道。

    刘长生斜眼看着他,擦了擦嘴角,没吱声。

    “我.草.你.妈的,认识两个小崽子,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来,你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依旧坐在桌子上,伸手扒拉一下电话。

    刘长生停顿了不到一秒,二话没说伸手就抓起了座机,想了一下,拨通了李浩的手机。

    “喂?”

    正在跟老仙逛街找中介的李浩,接起了电话。

    “人来了,在我这儿呢!”刘长生简单明了的说道。

    “啊!!”李浩愣了一下,挠了挠鼻子说道:“你让他接电话!”

    “行,你等会!”

    刘长生应了一声,把手里的电话递给了*。

    “你不找我呢么?我在这儿呢!”*接过电话,干脆利索的说道。

    “呵呵,你不能走吧?”李浩笑着问道。

    “走了,我是你儿子!”

    “妥了,你等我!”

    李浩舔着嘴唇,直接挂断了电话。

    “咋了?”老仙问到。

    “呵呵,*找我,我去一趟!”李浩随口回答。

    “他啥意思啊?约一下呗?”老仙愣了半天,出口问道。

    “啊!好像是!”

    “操,那还寻思个Jb,摇人呗,我给南南打电话!”老仙直接掏出了手机。

    “别找南南!人多没用!”李浩皱眉摆了摆手。

    “那就咱俩啊?”

    “也Jb不阅兵,你找那么多人干啥啊?”李浩说着掏出了电话,拨通了金贝贝的手机。

    “咋了?哥?”

    “会开车么?”

    “会啊!”

    “你去海洋后院,把拉酒的那台面包车开上,拿点东西,在车里等我!我一会过去!”李浩随*代了一句。

    “行,用叫别人不?”

    “不用!”

    李浩干脆利索的拒绝道。

    “我操,真就咱俩去啊!”

    “不是还有个金贝贝呢么?”

    “就咱们三个啊?”老仙继续追问。

    “你就说一会干起来,你能不能跑吧!”李浩斜眼问道。

    “操!你啥时候看我跑过?”老仙傲然回道。

    “那还墨迹啥,走吧,打车先回海洋!”

    李浩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先是直扑海洋,然后去楼上拿了点东西,最后才上了金贝贝的面包车。

    “哪儿啊?”

    “太平桥洞子!”

    李浩随口回了一句,低头打开了刀袋子,长的砍刀根本连看都没看,直接挑了一个最狠毒的三棱军刺!!

    车外,雪花飘落,两个虎B,加一个最近性格让人摸不透的李浩,究竟会跟*擦出啥火花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