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二百四十二 谁都没有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对李水水提出这个建议,有点意外,总感觉他提的有点急,而他听见我说沒钱以后,也愣了一下,龇牙回了一句:“真想弄,撑死也就二十來万,上哪儿整不來这个钱。”

    “问題是,你让我上哪儿给你淘换去啊。”我无语的摊手问道。

    “刚才海哥说,咱家账上凑一凑,应该能拿出二十万。”李水水坐在桌子上,笑着冲我说道。

    我抬头扫了一眼宁海,又看了一眼李水水,也笑呵呵的反问道:“啤酒广场咱也忙活挺长时间了,这快过年了,咱这几个股东不得一人劈点么,还有业主,你不得花钱送点小礼物啥的么。”

    “这不也是挣钱的事儿么,咱们几个晚拿几天还能咋地,是不,仙儿。”李水水咣叽踢了老仙一脚问道。

    “我就说,我的情况昂,当初我家老陈给我和大傻门拿钱,我信誓旦旦的保证,年底有利润,虽然他不在乎这个,但你说今年过年,我还能像以前一样,回家一点表示沒有啊,。”老仙眨巴着眼睛冲水水问道。

    “操,也是,我也得拿点钱回家,毕竟干事儿了么。”李水水听老仙这么一说,也表示理解,但依旧沒拿钱当回事儿的冲我问道:“哎,你跟胖胖借点呗,这钱也就是周转一段,年一过完,咱啤酒广场的租金,卖地的钱,那都差不多能下來了,到时候再还他呗,。”

    “别扯了,李浩回來,我特么刚从民哥手里拿十二万,胖胖可能不知道这事儿么,现在这又拿钱,咱是不是有点赛脸了。”我连连摆手说道。

    “哎,我就纳闷了哈,李浩回來,说一句话,你就能给他整十万,,我这干正事儿,跟你研究点钱,怎么就那么费劲呢。”李水水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用调侃的语气说的,闹着玩意思居多。

    “李浩捅唐军的时候,他那是奔着玩命去的,能躲过去,都硬扛了两刀,,玩的是命,要的是状态,,那十万块钱,是给他妈养老送终的,我能不给么,操。”我无语的回了一句。

    “我不管,你给我想想办法,我是真想干这个了,,太來钱了。”李水水装作无赖的冲我说道。

    “水水,我跟你说实话,我有点反感弄赌局的。”我把心里的一点抵触说了出來。

    他顿时一愣,不解的问道:“为啥啊。”

    “这还用说么,老向不因为赌博,能给南南拖累成这样么。”

    连小可爱的门门,都早已经明白过來我为什么抵触。

    “我操,大哥,你逗我呢吧,。”李水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继续问道:“你在林恒发那,不也是弄的赌局么。”

    “那时候我沒选择,现在我有选择,还有,他那个是小打小闹,一天三五百输赢撑死了,你这纯纯是挖坑,整那帮老头老太太,。”我抽着烟,抬头回了一句。

    “你不会认真说的这句话吧,。”李水水还是以为我在跟他逗着玩。

    “操,你看我像开玩笑么,水水,我这辈子最他妈烦的就是,攒局子的人了,,我前两年怎么过來的,你心里都有数,现在咱状况好了,手里还有俩钱,想干啥都能弄,何必弄这个呢。”我语气柔和的商量着。

    “问題是你不干,这世界上就沒有弄棋牌社的了么,。”李水水皱眉问道。

    “不是,你为什么总在这件事儿上纠缠呢。”我本以为李水水能理解我,沒想到他还咬的挺死。

    “因为这事儿赚钱啊,,。”

    “别的事儿就不赚钱么,,你非得弄的满大街人都骂你好啊,,干啥不來钱啊,咱现在缺事儿干么。”我皱眉反问道。

    “南南,你听过一句话么。”

    “啥话。”

    “财不吝不聚,不杀穷人不富,,,。”

    李水水瞪着眼珠子,挺激动的指着桌子,掷地有声的说道:“咱他妈的是混子,,赚钱的道就那么几条,我要能天天卖地瓜,我还用当混子么,,他们jb愿意过來玩,你管他钱是坑的,是骗的,还是抢的,,。”

    “你曲解我的意思了,,我沒在这儿装大尾巴狼,我是讨厌这一行,不是在这儿同情赌徒,明白么,,。”我针锋相对的回了一句。

    “你讨厌,我们就不能干么,。”李水水声音加倍的问道。

    “我这不跟你商量,咱不干行不行么,,再说,现在也确实沒钱啊,。”我特别累的回道。

    “南南,我就问你,,这钱你是不想帮我整,还是真整不着。”李水水冲我问道。

    “那你告诉我,我怎么整,。”我摊手问道。

    “五千多万的事儿你都帮戴胖子办了,我这二十万的事儿,你帮我办不了。”李水水有点意有所指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我被问的有点懵。

    “你再求一次蕾蕾呗。”李水水面无表情得看着我说道。

    我愣了一下,喘了口粗气,沒去问李水水是怎么知道这个事儿的,而是退让一步,岔开话題说道:“她怎么可能会有二十万的现金,。”

    “呵呵,你还装?何蕾蕾给车卖了,,要给你拿一百万帮你干点买卖,有沒有这回事儿,。”李水水冷笑了一下,继续冲我问道。

    “她把车卖了,,,为什么,,。”我不可思议的问道。

    “向南,,你就装吧昂,。”

    李水水咬牙回了一句,拿起手包,咣叽一脚蹬开椅子,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你他妈不干,我自己干,,二十万,我就不信,我能憋死。”

    “啪。”

    我有点懵的拽了一下李水水的胳膊,再次问道:“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何蕾蕾卖车要给我干买卖。”

    “向南,,戴胖子让你去求何蕾蕾,你他妈应该先跟我打声招呼,,因为我告诉过你,,我要追她,,。”李水水一把推开我,咆哮着喊道。

    “我他妈求她,跟你要不要追她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一万遍了,,我对何蕾蕾沒有男女朋友那种感觉,能明白么,你瞎吃什么醋,。”我完全跟不上了李水水的思路。

    “你俩有完沒完。”老仙腾的一下站起來问道。

    “跟你沒关系,。”

    李水水伸手扒拉了一下老仙,冲我继续说道:“南南,,学会一下尊重别人,是,捅唐军的事儿,我自始至终都沒参与过,,都是李浩,老仙,金贝贝出的力,,但李浩进去这段时间,你让我办的哪件事儿,我沒有办好,,啊,,哪件事儿沒让你满意过,,,但从我身上产生的利益,哪次不是大家一起平分,你告诉我,为什么丰田霸道的事儿,你自己就决定给李浩了,,我们肯定就是不要,但你能不能问问我们,,,操。”

    “你在李浩的事儿上也吃醋,,我他妈给他丰田霸道,是因为他出來以后,思维就有点跑遍,,所以我想给他点东西,把他往正常生活上拉一拉,,水水,他是咱们哥们,他开和你开,有区别么,,,那个车,你就是开出去一年,李浩能说别的么,。”我气的脑袋翁翁直响,不明白李水水现在为什么会想的这么多。

    “你他妈是圣人,,你干的事儿,都有你的道理,,你说不开麻将馆,这屋里沒一个敢跟你犟,,我他妈也不敢,所以我自己整钱去,,你爱咋地咋地。”李水水说完,咣当一声推开铁皮门走了。

    屋内气氛非常尴尬,宁海坐在最里面转着笔,一声不吭,门门连续抽了三根烟,脑袋上面仙雾升腾。

    “南南,水水跟你的家庭差不多,他对经济上的要求,比我们都高,浩子出來以后,直接一步到位了,,我们沒啥事儿,但水水私下墨迹过好几回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他啥性格,抽空你好好跟他说说,他这人需要安抚,一直都这样。”老仙难得正经的劝了我一句。

    “我他妈安抚他啥啊,,天天冷嘲热讽的说我和蕾蕾有事儿,,我这一个安安都沒整明白呢,我能跟何大傻有啥事儿,,我发现他这人就jb小心眼,。”我挺來气的骂了一句。

    “操,沒钱的时候都过來了,别现在条件好了,又闹幺蛾子,我最烦这个。”门门也插了一句。

    “你闭了。”我瞪眼呵斥了一句。

    “南南,你还别小看这个事儿,哥们之间,有些误会要尽早解决的好,我看水水对何蕾蕾可挺热心。”门门依旧认真的说道。

    “妈了个b的,明天我就把何蕾蕾强.奸了,。”我恶狠狠的说道。

    “别一天二bb的,门哥说你说的对,你得往心里去。”老仙拍我脑袋一下,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了。”我心烦的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我们三个和宁海打了声招呼就走了,谁知道我们三个刚走能有十多分钟,李水水打车又拐回來了。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