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水水气的浑身抖,打车在外面溜达了一圈,自己寻思寻思又回到了啤酒广场,当然,他是看见我们离开以后,才又推门走了进來。

    “呵呵,你这咋又回來了呢。”正准备倒水的宁海,苦笑着问道。

    “气死我了。”李水水加重语气嘀咕了一句,放下手包,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我就一个边缘的股东,你们哥们弟兄的事儿,你们商量,,我就不说话了。”宁海也给李水水倒了杯热水,无奈的说了一句,翘着二郎腿坐在了李水水的对面。

    “海哥,咱整这啤酒广场,也算一起扛过枪了,有些话我就不绕了,棋牌社的事儿,你能不能帮我整二十万,。”李水水沉默了一下,抬头认真的问道。

    “你能不为难我么,。”宁海举着双手,夸张的做出投降的手势,苦求着问道。

    “海哥,你现在不难呐。”李水水直白的问道。

    “赚钱就行呗。”宁海点了根烟回道。

    “你就说这个棋牌社的事儿,你赞不赞成吧?”李水水又问。

    “说实话昂,攒局这事儿,我还真挺感兴趣,这玩应來钱确实快,别的不说,就他妈农村放局的,一年咋地不对付十万八万的,,可问題是,南南不同意这事儿,我就沒法表态你知道么。”宁海挺上火的说道。

    “海哥,南南现在是跟戴胖子学**将之风呢,干啥事儿已经双脚不沾地了,你听见他刚才咋说的沒,,说他反感攒局的,说他看不上这行,你说这话说的是不是跟个小学生似的,,你一个人不操B,就能阻挡艾.滋.病的蔓延么,这他妈一天天不是做梦呢么。”李水水无语的摊手说道。

    “咱心里啥想法不重要,但凝聚领袖很重要,水水,现在咱们的势头不错,退一步,就退一步吧。”宁海出言开导着。

    “海哥,人这热血上涌的年纪,也就匆匆十來年,,三十岁以前,咋干都行,三十岁之后,我还能拿刀就出去砍么,,我家那个破房子住二十來年了,上一次装修,还是九几年呢,我不能一辈子窝在那儿吧,,我混一回社会得有点改变吧,以前沒机会,现在有机会了,我不能因为南南一句反感攒局的,就不干吧,,还有你,海哥,啤酒广场的利润是很常规的,咱这股东又多,干到最后结果也显而易见,不是不了财,而是精打细算,也得等到你四十岁以后你这也离婚了,以后不能一直单着吧,总得再找一个吧,好,你再婚了,嫂子那边你还有个孩子,新媳妇也不可能答应你不要孩子吧,,一个中年男人,养活两家人,你这不相当于,把一匹老马,无情的拴在了火车上么,同时还要求你必须把火车拉到均,要不就崩盘,到时候你怎么弄。”李水水非常现实,但却很诚恳的冲宁海问道。

    “我这心情挺好的,你别烦我了,行不。”宁海皱着眉头回了一句。

    “你整二十万,我出面操作,咱俩拿百分之六十利润,其他的分给南南他们,你看行不。”李水水认真的问道。

    “南南知道了,你让我怎么整。”宁海想了许久,有点纠结的问道。

    “海哥,你就记着,我和南南今天就是拿刀互砍了,,明天依然还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我俩多少年的关系了,,我不信因为这点B事儿,他能跟我绝交。”李水水非常托底的回了一句。

    “我问的是,我怎么整,ok。”宁海重复了一句。

    “你放心,有他现那一天,啥事儿都是我干的,你就私人出了点钱,,再说,到时候钱往桌子上一摆,我就不信,他能指着钱骂一句你真脏,操。”李水水喝了口水,缓缓说道。

    “现金不能动,得拿照贷款。”宁海终于被李水水说动了。

    “妥了,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晚上咱俩找银行的人吃个饭,赶紧把这事儿落实了,这冬天一到,生意正好的时候。”李水水龇牙乐了。

    “你Jb稳当点整着,我和南南的关系,和你可不一样,。”宁海心里还是有点毛。

    “沒事儿,你是大管家,财务部部长,他生谁气,也不能生你气。”李水水捧着唠了一句。

    “操。”

    宁海脸一绿,赶紧摆了摆手说道:“行,行行行,晚上你安排吧。”

    另一头。

    离开啤酒广场以后,我从门门那儿要出來花花的电话,就和他还有老仙分开了。

    四十分钟以后,我和花花约在了上岛咖啡。

    “喝点什么?”花花冲我问道。

    “你点吧,反正我也不会。”

    “美式吧。”

    “嗯,德式我也无所谓。”

    “真弄不明白蕾蕾看上你什么了,死门门虽然也不学无术,但起码还装装,您老先生可好,连装都懒得装。”花花损了我一句,点了两杯美式。

    我俩坐在靠窗口的位置上,闲扯了几句,我进入了正題。

    “蕾蕾,把车卖了啊。”我皱眉问道。

    “嗯,卖了,你不知道啊。”花花有点意外的冲我问道。

    “她卖车干嘛啊。”我不解的问道。

    “最开始是蕾蕾花这钱,买了块手表,要贿赂她妈的,这样做的更真一些,可后來她妈现你们是干娱乐行业的,所以就根本不可能收,,但这时候车已经卖了,手表也买了,所以她就说,这钱她留着也沒什大用,就要借你干点生意。”花花随口解释道。

    “你把这话跟李水水说过吧。”我皱眉问道。

    “对啊,他问过我啊。”

    “我现你这张嘴,怎么这么破呢,。”我相当无语的问了一句。

    “肿么说话呢,会不会聊天啊。”花花顿时急眼了。

    “真特么服了哎,你家不是挺有钱的么,为啥你不借蕾蕾点,非得让她卖车呢。”我喝了口咖啡,继续问道。

    “我倒是巴不得借她钱呢,可我家做生意的,我借钱,她敢要么。”花花无意中露出了真理。

    “你也不是太缺心眼哈。”我赞叹了一句。

    “滚,你特么有沒有话说。”

    “现在能把蕾蕾约出來么,我打她电话,老是无法接通。”我有点上火的说道。

    “应该沒这个机会,因为客串了一下你们老板的侄女,我俩现在都联系不上,就听说她奶奶身体也不好,蕾蕾告诉我年前她妈领队,她们一家去三亚呆一段,就在那儿过年了,气候好,哎,你不会对蕾蕾怦然心动了吧。”花花前半句还挺正经,后半句就开始不好好说话了。

    “我动你妹啊,,李水水因为这事儿,都他妈跟我打起來了。”我直嘬牙花子的说道。

    “告诉李水水,别傻了,蕾蕾跟他根本不可能。”花花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

    “女人眼里有沒有那个意思,我还不明白么,,我都能看出來,李水水有点殷勤大劲儿了,至于原因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还有,女人都有点小贱贱的性格,得不到的才是好的,,说的远点,李水水就是感动蕾蕾,但蕾蕾能指着感动跟他过一辈子么,。”花花虽然挺二,但是挺有道理的说道。

    “哎,你说这娘们,咋虎了吧唧的把车卖了呢,,这可咋整。”我都要愁死了,本來欠何蕾蕾的人情就挺大,这又知道她因为这事儿卖车,我这里真的挺忐忑。

    “你给她买回來就完了呗。”

    “我特么抢你爸的钱买啊,。”我瞪着眼珠子喊道。

    “哎,你要这么说,咱俩还能往下聊聊,我最近管我爸要钱老费劲了,要不你给我绑架了呗,咱俩勒索他点。”

    “你真跟门门是一对。”

    “这**比我还穷我正在考虑是不是换个白马王子。”花花斜视四十五度角,望天的说道。

    “谢谢你,再见吧。”我觉得聊天到这儿就可以结束了。

    “好吧,反正我也不想跟你聊下去了。”花花直白的回了一句

    回去的路上,我这脑袋里思绪万千滴,何蕾蕾把车卖了,目前我又花不起这个钱,把车买回來,操,烦死了。

    到了海洋,我坐在车里抽了根烟,想了许久,试着拨通了一下何蕾蕾的手机,沒想到竟然还通了。

    “喂,干嘛呀,有话快点说,我就能用二十分钟电话。”何蕾蕾鬼鬼祟祟的说道。

    “你把车卖了啊。”

    “咦,你是肿么知道的。”

    “听花花说的。”

    “哦,我一猜就是她这个大嘴巴,嗯,车我是卖了,手里还剩下点钱,要不放你那儿,当我第一笔风投,嘻嘻。”何蕾蕾试探着问道。

    “别扯了,说正事儿,你要走是吧。”

    “啊,最近要去三亚。”

    “你帮我这么大的忙,我也沒好好谢谢你,,回头,我给你奶奶买点礼物,让李水水给你送去。”我跟李水水因为何蕾蕾的事儿吵完以后,在这方面更加小心翼翼了。

    “.......为什么要让李水水送。”

    “因为我打不过他。”

    “面瓜,好吧,好吧,我奶奶这几天要去医大做体检,我那时候能出去,到时给你短信吧。”

    “嗯,我让李水水第一时间赶到。”

    “哈哈,你的日子似乎也不好过哦,,这样我就平衡了,行了,不说了,我妈又敲门了。”何蕾蕾吐了吐舌头,立马挂断了电话。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