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二百四十四 任务,租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海洋办公室里。

    “嘀铃铃。”

    手机响起,正听财务叨b三泉镇预算的戴胖子,拿起电话扫了一眼,摆手说道:“你去撒个尿,下楼溜达一圈,休息休息眼睛,二十分钟以后上來。”

    “哦,好。”

    财务一愣,合上文件夹,立马站起來,点了点头。

    “快过年了,这月,给南南那一组人多做点奖金,。”戴胖子头也沒抬的提醒了一句。

    “嗯,钱已经留出來了,一人多加了两万。”

    “好,其他部门的人,按往年的规矩走,去吧。”戴胖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财务沒再多说话,拿着东西退出了戴胖子的办公室,并关上了门

    屋内,戴胖子走到窗口接起了电话。

    “喂,老牟。”

    “呵呵,刚才不方便啊。”电话里响起一个中年的声音。

    “财务刚出预算,我扫了一眼。”戴胖子随口回道。

    “我这边有结果了,后面支着林恒发的人叫庄庆洲,市郊伏尔加庄园的股东之一,兜里有点子弹,林恒发就指着他的钱儿解渴呢,不过他们之间的利益用什么平衡,那我就不知道了。”中年直接开口说道。

    “呵呵,庄庆洲,,沒想到这事儿里面还有他。”戴胖子挠了挠鼻子说道:“这林恒发的后面,比我想象的深呐。”

    “你认识他。”

    “外号散财童子,前几年海洋资金有点缺口,我想找他來着,不过后來沒联系上,这个人不简单,,你也不知道他究竟干哪行,但手里就是有钱。”戴胖子皱眉回了一句。

    “这么邪乎呢么。”对方问道。

    “邪乎谈不上,主要是差在我不了解上。”戴胖子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的说道。

    “处理了林恒发,不就完了么。”

    “老牟,咱现在是家里出问題了,林恒发就是明面上的绿豆蝇,收拾他有啥用。”戴胖子摇头回了一句,想了一下,继续问道:“刘洪江的事儿里,有这个庄庆洲的影子吧?”

    “嗯,刘洪江那两百多万,就是在他那儿输的。”

    “那这么看,他跟林恒发的关系已经很牢靠了,我几乎沒有在撬动他的可能了,这事儿有点麻烦。”戴胖子担忧的回了一句。

    “不行,我回海洋吧。”

    “你回來也沒用,行,剩下的事儿,我自己來吧,有事儿我给你打电话。”戴胖子想了一下,缓缓说道。

    “好叻。”

    二人聊了几句,就结束了通话,戴胖子慢悠悠的走回了办公桌,拖着下巴,沉思半天,先是冲外面喊道:“进來个人。”

    十秒以后。

    “咣当。”

    门被推开,服务员抻脖子问道:“咋了,戴哥。”

    “南南呢。”

    “沒看见他啊。”

    “找他,给他打电话,让他回來。”戴胖子皱眉回了一句。

    “嗯,好的。”

    服务员关门就走了出去,戴胖子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存着“备用”名的电话号码。

    “有事儿。”电话接通,对方问道。

    “露个面,帮我办点事儿。”戴胖子想了一下,开门见山的把要办的事情,跟对方讲清楚了

    楼下。

    刚进海洋的我,就接到了服务员的电话,聊了几句,我就赶到了戴胖子的办公室里。

    “吱嘎。”

    我猛然推开门,出言问道:“找我啥事儿啊。”

    “你特么一天天的,能不能对我有点礼貌,整个海洋,怎么就你进我屋,不知道要敲门。”戴胖子死看上我的问道。

    “咱俩这关系,还用敲门么。”我龇牙回了一句,关上门就走了进去。

    “我那台车是给你买的,是不,,,你瞅那车里让你整的,还他妈挂个樱桃小丸子的车饰,,你当我天天跟幼儿园校长谈事儿呢是不。”戴胖子指着我骂道。

    “你又抽啥疯了,,那不你说车里太单调,瞅着一点沒有朝气么,。”

    “朝气跟樱桃小丸子有什么关系,,能不能往我思维上靠拢,不能就滚犊子。”戴胖子烦躁的摆了摆手。

    “行,明天我在车里给你种盆仙人掌,,那看着嘎嘎有朝气。”我也挺來气的说道,这人现在事儿越來越多,跟更年期似的,咋哄都不对。

    “犟嘴,是不,我咳血了昂。”

    “行行行,我错了,,明儿我就给它摘下去。”我赶紧服软的说道,我是真怕他,一生气,呕两口血上來,毕竟岁数大了,扛不起折腾。

    戴胖子扭着屁股,从办公桌里走到柜子旁边,打开扫了两眼,拿出两盒目测挺贵的茶饼,虎着脸扔在了桌子上说道:“过年了,你拿回去吧,给你那几个有爸的小兄弟分一分。”

    “谢谢,领导想着我爸。”

    “不铁路街老向么,,嗯,我听过他,呵呵。”戴胖子龇牙回了一句。

    “。”我白了他一眼,暗骂了一句真贱。

    “下午,你开车出去,给我租个房子,要一屋一厨大小的,最好能做饭,,证件要假的,最好弄成外地人的,有问題么。”戴胖子缓缓冲我说道。

    “干啥啊,你要养小三啊。”我迷茫的问道。

    “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行不。”戴胖子加重语气说了一句。

    “租完了呢。”

    “你把钥匙和地址给我就行,记住昂,,你不能去那个房子,这事儿也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明白么。”戴胖子问道。

    “不想让人知道,你让我租干啥,,你自己就去租呗。”我不解的问道。

    “那我他妈要你干啥啊,。”

    “不是专用买樱桃小丸子的么,。”

    “啪。”

    戴胖子一巴掌呼在我脑袋上,摆手骂道:“滚蛋,赶紧把这事儿落实了。”

    “行,我现在就去。”

    “再告诉你一遍,这事儿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戴胖子非常严肃的嘱咐了一句。

    我愣了一下,也就沒多问,点了点头,拿着茶叶就走了

    跟戴胖子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这大管家当的也渐入佳境了,现在已经完全能控制住自己心中的八卦之火了,戴胖子不想说的事儿,我多一句也不会问。

    整个一下午,我都在跑租房子的事儿,戴胖子要个一屋一厨的房子,这很明显是给见不得光的人准备的,但肯定不是所谓的小三,因为戴胖子沒媳妇,就是跟谁在苞米地里愉快的扯把犊子,也沒必要背着别人,所以我推断,这应该也是为干脏活人准备的。

    大概猜出了老板的诉求,我这工作方向也明确了不少,找的都是沒有保安,沒有监控的老式小区,而且院内四通八达是必须滴,楼层最好在二楼往上,四楼往下,如果有个雨搭,回廊什么的横在二楼上,那就更完美了。

    开车选了几个地方,我看中了一个小区,随后在某过街天桥上,找了个办假证的,等了三个小时,他给了我一张身份证,我拿着这个身份证复印了一下,回去就把房子租了。

    交完房以后,我去了联华超市,买了不少日用品,床单,被褥应有尽有,随后又顺便买了不少,容易冷藏的食物,拉了满满一后备箱,这才回到住房,把所有东西收拾规整了以后,我又拖了遍地,将拖把放在门口以后,这才直接飘然离去。

    傍晚的时候,我回到了海洋,将两副钥匙全都交给了戴胖子,并且说道:“屋子里面,该有的都有了,直接住就行。”

    “要他妈不是因为你会來事儿,我早都不用你了,你知道不。”戴胖子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

    “要他妈不是因为你钱给的多,我早都不想干了,你知道不。”我斜眼回了有。

    “哈哈,那既然咱俩都有利益诉求,就彼此将就一下。”戴胖子大笑。

    “行,就这么地了。”

    “嗯,滚吧。”

    “再见。”我摆手离去。

    我走了以后,戴胖子拿起电话,拨通了下午打过的那个名为“备用”的电话,直接看着地址念道:“地德里小区,甲。”

    六个小时以后,火车站附近,某个小餐馆里,走出一个壮汉,胡子拉碴,穿着一身廉价运动服,油渍麻花的嘴里还叼着根牙签,溜溜达达的走到了一家,快要关门的游戏厅门口。

    “要关门啊,哥们。”壮汉问道。

    “啊,咋啦。”老板回头问道。

    “你这有锤子么。”壮汉想了一下,龇牙问道。

    “有啊,干嘛。”

    “我旁边彩票站的,挂走势图的大架子折了,这大晚上,五金商店也关门了,你把锤子卖给我呗。”壮汉说了一句。

    “旧锤子,我收你多少钱合适啊。”老板有点无语。

    “给你五十块钱。”壮汉敞亮的说道。

    “行,那你进來吧。”老板想了一下,感觉这买卖挺划算,拎着壮汉就进屋了。

    十分钟以后,交易结束,壮汉用报纸包着锤子抿在了怀里,顶着漆黑天空飘下來的雪花,消失在了夜色中。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