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摊子越铺越大,我们一旦有点啥事儿,需要的资金也越來越夸张,这次又要弄一百万,而且时间非常短,这对于我们來说真的有点吃力。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从哪儿能捅咕出钱來,管hh市的大飞哥借,,那根本不可能,欠他的那十万我还沒还呢,这再张口借,我脸皮是得有多厚,而且估计他目前,也弄不到这么多钱

    算了,还是通过内部先试试吧,我想到这里,拨通了宁海的电话。

    “喂,咋了,南南。”宁海非常热情的问道。

    “长话短说昂,你把火锅城的大照准备好,这几天我可能要用它贷点款,哎,你估计咱这规模,能从银行贷出來多少钱。”我龇牙问道。

    “呃,,你说啥。”宁海瞬间懵了,结巴着问道。

    “有个朋友手里有贷款公司的个人牌照,他要一百个,这就是稳赚不赔的事儿,我想买下來,咋了。”我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呃,这你要买啊。”宁海顿时语无伦次了。

    “你咋的了?”我感觉宁海说话有点不对劲儿。

    “哦,沒事儿,有点难受,脑袋疼,。”宁海捂着额头说道。

    “累了就歇两天,打点针啥的,这快过年了,别整出病來,要不吃啥都不香。”我还体谅的说了一句。

    “嗯,我知道,那个,你啥时候,要照啊。”

    “你先准备好,就这一两天。”

    “这么快,,,。”

    “你今天怎么一惊一乍的,,那玩应看好了,大家商量一下就拿下呗,有啥快不快的。”我无语的回了一句。

    “行吧,我知道了。”

    “嗯,先这样。”

    说着,我和宁海挂断了电话,他坐在火锅城的办公室里,冷汗狂飙,拇指哆嗦的拨通了李水水的电话。

    “咋了,我滴海哥。”

    “还海个JB哥啊,,南南,给我打电话,要牌照,说要跟银行贷款,买贷款公司的牌照。”宁海跟绕口令似的说道。

    “你说啥呢,,我沒听清啊。”李水水有点懵的问道。

    “是这样。”宁海尽量让自己语气平和,快的把事情说了清楚。

    他说完以后,李水水也懵了,非常烦躁的摸了摸脑瓜子,皱眉问道:“这咋整啊,,照都拿出去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你赶紧给南南打个电话,把事儿说清楚不就完了么。”宁海急迫的说道。

    “海哥,咱脑袋能转点弯不,,南南那边的事儿要已经谈妥了,现在就缺照的这点钱,完了,我跟他说,我把照拿出去做贷款了,他不得杀了我啊。”李水水瞪着眼珠子说道。

    “明天他管我要,我要沒有,那他不也知道了么。”宁海焦躁的反问道。

    “你先别慌。”

    “我特么能不慌么,,,照放在我这儿的。”宁海急的都要蹦起來说话了。

    “我一会去找南南,先看看他啥意思再说。”李水水咬牙回了一句。

    “水水啊,,哥都三十多了,别让哥往蜡上坐啊,。”宁海语重心长的恳求了一句。

    “放心,有事儿也是我的。”

    李水水还是很仗义的说道

    另一头,给宁海打完电话以后,我翻着电话本,又拨通了皮特.李的电话,这货最近也不知道忙啥呢,呆的非常老实,好长时间都沒來市区找我玩了,简单的聊了两句,他让我过去找他,我一口答应了下來,开车就往江北赶去。

    车上,我接到了老向的电话,因为安安去家里送礼物了,顺便还帮老向做了顿饭,致使他彻底喝迷瞪了,跟我打起來电话就沒完,唠唠叨叨的墨迹了半个多小时,等我挂了电话的时候,手机已经沒电了。

    到了李家屯以后,我看见一栋,最他妈不低调的小三楼,开车就赶了过去,在门外按了两声喇叭,院内的大狼狗开始嚎叫,沒多一会,皮特.李胡子拉碴,穿着维尼熊的睡衣,带着小尾巴就走了出來。

    “霍,你这风格,一如既往的让人琢磨不透啊。”

    我下了车以后,顿时无语。

    “最近有点压抑,维尼熊能给我儿时的回忆给我整根烟。”皮特.李冲我打了个指响说道。

    “操。”

    我狂汗的骂了一句,暗叹自己有精神病吸引力,周围的人沒一个正常的,从兜里掏出根烟递给了皮特.李,随后我俩就往院子里走。

    他家这院子虽然挺大,但从大门到住房,也就三十米撑死了,所以在我们还沒到住房门口的时候,皮特.李竟然深沉的给我來了一句:“來,给我整根烟。”

    “掉了啊。”我愣了一下问道。

    “抽沒了,,三五哈,挺好抽的。”

    “我操,你这么抽的话,有三根就得得肺癌。”我有点害怕的又给他拿了一根。

    “沒办法,艺术家总是落魄的。”皮特.李再次点上,溜溜达达的带我走进了房间。

    屋内是典型的农村别墅装修风格,虽然看着挺奢华,但收拾的并不太干净。

    “你家沒人啊。”

    “打麻将的打麻将,开会的开会,屋里就我一个喘气的。”皮特.李随口回了一句,带我走上了二楼,去了他的房间。

    进了他的屋,我就彻底凌乱了,屋内除了一张床,能看见别的颜色,其他地方全部都用白布遮挡了起來,屋内横七竖八的立着油画架子,看着特别诡异。

    “你这是什么路子啊,要当梵高啊。”我想坐下,但不知道该坐在哪儿,所以无语的说了一句。

    “我给自己的路线定的是齐白石。”皮特.李拿出两瓶矿泉水,随后递给了我,还挺随意的招呼我说道:“随便坐。”

    “嗯,我站一会就行。”我客气的说道,但又很疑惑的问道:“齐白石画的不是国画么,,你这不是油画么。”

    “我要寻求突破呗,。”

    “马小优是不是又给你拒绝了,,你断药了吧,你画的这Jb是啥啊,,长颈鹿啊。”我好奇的指着一副完成的作品说道。

    这幅作品相当有深度,背景虽然简单,但不失作者深厚的画功,好像想表达的是,一只长颈鹿在草原上迷路了,夹着裤裆,想找厕所的故事

    “你特么瞎啊,人家明明画的是大鹅。”皮特.李顿时急了,对我的不理解急眼了。

    “那脖子长了点吧。”

    “这张画我起名叫“够月”,象征着,虽然生活中有很多梦想是不可能的,但连一只大鹅也有永不言败的精神,,你懂么。”皮特.李深沉的说道。

    “画的好,,,有意境,但为什么大鹅的腿是并拢的呢。”

    “是母鹅。”皮特.李轻声回道。

    “哥,你太有想象力了。”

    我完全不知道说啥好了。

    “不谈创作了,谈了你也听不懂,,说吧,你找我干啥。”皮特.李鄙夷的冲我问道。

    “我想來管你借点钱。”我随口说道。

    “借钱啊,,那不小事儿么,屋里的画你随便挑,相中哪副就拿着卖去吧,。”皮特.李敞亮的说道。

    我斜眼看着他,搓了搓手掌,点头说道:“算了,你死了以后,我再去盲人学校卖一卖吧。”

    “你等等我。”

    皮特.李突然站起來说了一句,扭头走到床头那里开始翻找,找了半天,从被褥底下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扔给我随口说道:“里面大概还有个三两万,你拿去用吧。”

    “大锅,我要借一百万。”

    “啥,,。”皮特.李懵了。

    “我要买个贷款公司的照。”

    “哥,你看看我都穿什么玩应了,,维尼熊的睡衣啊,像是有一百万的人么,我和我家老头子大吵了一架,他车都给我沒收了,要不我能在家画大鹅玩么。”皮特.李都快哭了的说道。

    “我看出來了,又因为啥啊。”我拿着银行卡问道。

    “他给我两条路,要不跟二叔做买卖,要不就当个公务员,这些我都不想干,我俩就吵起來了呗,,南南,儿子撒谎,我真特么后悔回国了。”皮特.李极为认真的说道。

    “村少日子也不好过啊。”我长叹了一声。

    “你要真想弄钱,我跟我二叔说说,你给他拿点利息呗。”皮特.李替我出着主意。

    “我管你二叔拿钱,胖胖的脸放哪儿放,算了,我再想想办法吧。”我随口说道。

    “能整到啊。”

    “走一步算一步吧,行,你画着吧,哪天不想画了,出去找我玩吧,哈哈。”我拍着皮特.李的肩膀,把银行卡扔在了床上。

    “那你把烟给我留下呗,,这也沒有提款机,我买烟钱都沒有。”

    “你瞅你混的。”我无语的回了一句,把烟也扔这儿了。

    二十分钟以后,我离开了皮特.李家,这特么钱沒借着,还搭了盒烟,我本感觉皮特.李要是状态好,绝对能给我拿这个钱,最多收点利息,但谁让我点子不好,赶上了他画鹅的时期呢,

    想了许久,看來这事儿还得找胖胖,怎么说我已经想好了,就看他能不能松口了,。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