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旗冰激凌厂,主厂区正中央的位置,三层的办公楼,已经彻底漆黑一片。

    办公楼的最顶层,是厂长的办公室,大概有一百多平米,两间房,外面摆着电脑办公桌的大房负责白天办公,里面那间只有三十多平的精致卧室,负责晚上办公。

    床头,色调偏红的小台灯还在亮着,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已经撕开的杜.蕾.斯包装,铺着毛毯的地面上,几团用过的手纸,证明这里在不久前发生了一点,男.欢.女.爱的事情。

    床上躺着的厂长,搂着他不是夫人的夫人,正在打着震天的呼噜声。

    一墙之隔的门外。

    此时,一个二十六七岁左右的青年,穿着一套,早市儿五十块钱一套的民工专用迷彩服,站在办公桌前,随手从纸抽里拽出两张卫生纸,摆在桌面上,然后拿出一个一次性杯子,放在纸上,随意的拎起水壶,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喝了两杯。

    “嘎嘣!嘎嘣!”

    青年眼睛困的有点发红,疲惫的扭动了两下脖子,骨头噼里啪啦的发出摩擦着的声响,随后迈着套着塑料袋的双脚,端着水杯奔着保险柜走去。

    站在保险柜前面,青年粗略的扫了一眼,刻在保险柜最下角的牌子和货号,国字脸上两条剑眉微皱,弯下腰又看了一眼保险柜的转动锁,感觉技术打开的希望不大。

    这个工厂他盯了一个月,踩点一共来了三回,随后按照两块钱一本的日历上指示,选择了今晚这个“吉日”动手。到了这个厂子以后,他先去了,中层管理人员的宿舍和停车场,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把“货”出完了。

    这最后一站,就是厂长办公室。

    他看着保险柜,慢悠悠的蹲下,拿下肩膀上,油渍麻花的帆布包,仿佛没听见,这个保险柜的主人,正在屋内打着呼噜。

    “哗啦!”

    拉开帆布包,他从里面拽出一个,十厘米长,十五厘米高的盒子物体,随后拿出电线,插在接电口上,然后从包里拽出一个类似尖嘴钳的长条物体,接到电线上,然后拿出一根电焊笔,轻轻按了一下盒子的开关,电流传输,电焊笔顿时火花四溅。

    他这是无线类的电焊,方便快捷,但功率小一些,大纲板肯定开不了,不过对付个杂牌保险柜那是绰绰有余。

    “沙沙..!”

    青年手非常灵巧,他拿东西很迅速,但发出的声响又很小。这不,他手伸进帆布包里,又拽出了一个敷着一层泡沫的木板,这是他自己做的。

    “啪!”

    将木板贴在保险柜上,青年试了试电焊枪,随后严格按照木板上画的虚线,开始切割保险柜!!

    “泚泚...!”

    杂音响在办公室里,但通过木板才打到保险柜上,声音明显小了很多,跟开了三格声音的电视差不多。

    青年手很稳,平举着电焊枪,用了两根焊笔,直接干透了保险柜的侧身。剩下最后一点的时候,他放下一直端着的水杯,接住了掉下来的保险柜薄钢板,顺着空隙往保险柜里一扫。

    四万现金,两块手表,还有一条冬虫夏草。

    青年咧嘴一笑,喝干了水杯里的水,伸手拿出里面的东西,放在帆布包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工具,直接站起了身。保险柜他就焊开了一层,其他几层肯定也有现金,而且有可能更多,但青年没有继续再焊下去。他干活讲究个缘分,打开第一层,自己能看见的就是缘分,剩下的再弄,就有点扒人皮的意思了.......

    背上帆布包,他脚步轻缓,迈步走到办公桌前,将水壶放回原位,抓起铺在桌面上的那两张手纸,顺手擦了擦刚才自己倒水,留下的几滴水迹以后,将手纸塞进刚才喝水用的,一次性水杯里,随后攥成团揣进了裤兜里。

    走到门口,随意的关灯,随意的开门,随意的顺手拿了一双金利来的皮鞋,最后,人影背着帆布包消失在漆黑的走廊里,整个作案过程就像一场无声的默剧,简单而又安静。

    他叫李浩!

    年龄:二十七岁!

    职业:惯偷!

    入行三年!

    第五次“出货!”

    涉案总价值四十多万,但一次都没响过,甚至有的人,事后一个多星期,想用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家被盗了。

    十多分钟以后,他绕开院子里栓的狗,来到了墙根底下,连看都没看,随意的一伸手,就奔着他放绳子的位置抓去,但却一把抓了个空!!

    “啪啪!”

    脸色一变,他伸手快速在墙上摸了两下,还是什么都没有,猛然一抬头,墙头上也空空的!

    “哎呀我操?绳子呢?”李浩从未怀疑自己记错了位置,所以惊愕无比的说了一句。

    .......

    另一头,大坑下面的通道里。

    门门和老仙依旧走在最前面,此时,我们已经在这个跟迷宫似的走廊里,走了不下二十分钟了,但还是没走出去。这里面岔路极多,而且特别黑,我们根本不知道走到了什么位置上。

    而老仙这个专业的摸金校尉,在盗墓的时候,竟然他妈的没带手电和蜡烛,这种错误,就像炸油条的师傅,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突然发现自己没带面是一样滴!妥妥的缺心眼到没朋友,可谓盗墓界不可原谅的耻辱.......

    “咱们是不是鬼打墙了?”李水水摔在地上的时候,脚脖子崴了一下,现在已经瘸了,而在这个所谓的墓道里,走了二十分钟,精神也有点失常了,他怕鬼,真怕,越想越怕。

    “你等我观一观,此地龙气从何方涌现!”

    “啪!!”

    我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他的后脑,认真的问道:“能分清楚,我刚才从哪个方位抽的你不??”

    “你打我干啥?!”老仙冲着门门,气急败坏的问道。

    “妈的,揍你都不知道从哪边揍的,你老观个毛龙气啊!”我破口大骂的说了一句。

    “.....啊!是你打的啊!”老仙恍然大悟。

    “操,手机快没电了!!真憋死在这里,那可热闹了!”我此时已经悔到肠子都青了,心里发誓以后不沾酒了,这玩应太害人,喝多了真啥扯犊子的事儿都能干出来。

    我们一边斗嘴,一边往前走,走了大概两分钟,又到了岔路口,我拿着手机一照,微弱的光亮下,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门拦在走廊中央,有个小门,门上面是那种插栓似的锁。

    “我草你妈的......这到底啥地方啊....咋还有门呢?!”李水水都快哭了。

    “你别嚎了!!听着心烦!”老仙烦躁的回了一句,往前一走,手从铁门中间的栏杆伸了过去,一拔插栓,随后使劲推开了门,一步垮了过去,说道:“走往前走!只要看见门,就离主墓室不远了!”

    我们紧随其后的跟了过去,弱者都习惯依附强者,无疑此时此刻,缺心眼的老仙,明显是鬼神不怵的强者。

    顺着这条岔路,我们又走了三四分钟,这时我发现脚下的地面变了,已经不是水泥地了,而是铺着挺整洁的方块瓷砖,我正要好奇的弯腰看看,意外却发生了!!

    “啊!!!那他妈是啥?那咋有个人呢?”

    李水水惊恐无比的喊了一句,我们三个吓的集体浑身打了个机灵,扭头看了过去,好像是一个人影,挂在了斑驳的墙壁上。我吓的咣当一声靠在了墙壁上,腿肚子都软了!

    “哎呀我大爷滴?还有鬼敢在我面前出现么?”老仙这个牲口,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对着人影两步就窜了过去,同时右手五指张开,奔着人影的脖子就抓了过去。

    没错,他要锁喉,要给鬼锁喉!!!

    武学世家真的不是吹吹而已,小伙子确实有两下子!!

    “啪!”

    老仙掐住了“那人”的脖子,眨着黄豆眼睛愣了一下,随后又快速摸了摸,撇嘴说了一句:“看给你们吓的那个B样,这他妈是衣服,不是鬼!!

    “啊!!!!”

    李水水听完这话,喊了一嗓子,噗咚一声瘫坐在了地上,牙齿打颤的说道:“.......这...咋会有衣服....?”

    老仙随手摘下挂在墙上的一个帽子,离近了用手机照了一下,也挺意外的说道:“这......这...他妈咋像...电视里八路军戴的帽子.....!”

    “你把它放下!!你是不是虎,你碰它干啥!”门门劝说了一句。

    “看你那儿小胆儿,碰了能咋地!”老仙撇嘴回了一句,还兴致勃勃的把帽子戴在了头上。

    “踏踏踏....!”

    老仙刚戴上帽子,突然之间走廊另一头,传来了脚步声,随后“啪”的一声过后,前面一部分走廊里的灯亮了起来。

    “咦,咋有灯???”老仙虎BB的问了一句,声音微弱的在走廊里回荡了起来。

    “是谁??”不到三秒,走廊另一头,一个苍老的声音,也同样惊恐的问了一句。

    “呃.....!”水水坐在地上,听着这个声音,张着大嘴猛然往里一抽气,双腿猛蹬了两下,翻着白眼,嘎的一声....吓晕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