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下午四点多。大明星美发。

    “喂。白哥。恩恩。我攒的局。你晚上过來吧。呵呵。人多咋地。人多你还害羞啊。。沒有外人。都是朋友。对。就过年了。大家一起聚一聚。回首一下往事。展望一下未來。哈哈。我沒不着调。行了。别墨迹了。晚上我等你昂。”我坐在长椅上。正跟着白涛寒暄。聊了两句。他答应过來以后。我们就结束了通话。

    随后。我又给刘长生。皮特.李等一系列社会上的朋友打电话。邀请他们晚上过來喝点。这通电话打了两个多小时。一百人有点吹牛b。但我估摸着起码得來三四十人。当然。这里也包括海洋的人。章伟民。魏然。还有几个海洋关系好的内保。也都过來。

    “媳妇。第一时间更新 你能不能行了。。就那两绺头发。你还要整成鸟巢啊。”我皱眉冲着脑袋顶着烘烤机的安安喊道。

    “.......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许叫我媳妇。我还沒答应跟你和好呢。”安安斜眼回道。

    “那你特么拿钱的时候。不是一副挺爱我的样子么。”

    “别说的跟我多爱钱似的......。”安安无聊的荡着小腿。随口回道。

    “行了。你自己在这儿弄吧。弄完去饭店找我。”我实在有点等烦了。

    “你走一个我看看。”安安挑起了黛眉。

    “........那你到底什么时候好哇。”

    “马上。干了就好了。。。”

    “师傅。你赶紧整俩鼓风机。快给她吹干了得了。。”我急迫的冲着美发师傅喊道。

    “........哥们。我有微波炉。那玩应快。要不我给你媳妇微一下子。”

    “会特么唠嗑么!我想给你微一下子。操。”我顿时很不乐意的喊道。

    “咯咯。”

    男美发师顿时娇笑连连。仿佛被炮轰过的脑袋。发丝略显凌乱。安安有他家会员卡。我也经常來剪头。所以和他很熟。我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无j小姐.......

    又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安安才做完了头发。酒红色的小波浪卷。看着还挺好玩。因为她本來皮肤就很白。中间的那绺头发。用卡子别住。。。露出额头。样子跟个洋娃娃似的。相当可耐。

    “好看么。”安安冲我问道。

    “好像雷劈的缝。”我口是心非的说道。

    “你懂个屁。”

    “让我亲口。”

    “死远点。给我拿鞋去。爷要换上。”

    “不能当众漏脚。不妇道。上车换。”我拽着她飞快的跑了。

    车上。安安一边换着黑色的面包靴。一边嘟嘴打着预防针:“我告诉你昂。今晚别臭得瑟。请客沒问題。但量力而行。别一激动。又给爷捅咕出去好几万。咱外面还欠债呢。”

    “知道了。”我随口回了一句。

    “咦。这袜子怎么是旧的.....我去。。。什么味啊。”安安掐着鼻子。从面包鞋里。拿出一双臭袜子冲我问道。

    “........新的我穿了。”我羞涩的回道。

    “你特么好像傻。那是女袜。”

    “沒事儿。我脚小。”

    “你个死变态。我穿什么啊。。。你还我袜子。。”

    “谁让你不回家的。我已经裸.脚穿鞋好几天了。别闹。我开车呢。”

    “我塞你嘴里。”

    我和安安欢乐的吵闹着。就接上了老仙。笑笑。还有门门。因为花花过年也去了外地。所以并沒有过來。

    晚上五点多。路上有点堵车。我们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抵达饭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定的时间是八点。所以人都还沒來。老仙和门门找经理订菜去了。安安和笑笑。正在讨论年后韩国锥子脸之行。也沒空搭理我。

    我故作很忙的在那儿一通打电话。时间离开席越來越近。朋友们缓缓登场。我站在一楼大厅开始招呼着。接待了刘长生和皮特.李以后。我满脑袋是汗的拨通了水水的手机。

    “咋了。”

    “你特么在哪儿呢。。都啥时候了。还不过來。。”我挺不乐意的问道。

    “马上。。八点左右肯定到。”

    “你是客啊。。你还八点到。。赶紧打车过來。我自己一个人弄不过來。”我催促的说道。

    “行了。别墨迹了。我马上。”李水水回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操。一天天也分不清哪头重。”我揣起电话骂了一句。抬头一看。白涛领着两个人也走进了大厅。

    “哎呦。南哥。当门童啦。。”

    白涛笑吟吟的打着招呼。

    “你好好说话昂。今儿我朋友都來了。赛脸收拾你。”我笑着走过去。跟他开了一句玩笑。

    “你快点打我吧。我正愁讹不着谁呢。。”白涛跟我握了一下手。随意说道。

    “咱俩的情况是一样一样的。走吧。别站这儿了。里面说吧。”我拉着他就往屋里走。顺便问道:“这俩哥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俩弟弟。国宾。印子。”白涛介绍了一句。

    “哈喽哇。”

    “你好。南哥。”

    俩人笑着冲我打了声招呼。

    “叫我南南就行。呵呵。”我龇牙跟他们握了一下手。随后带着他们三个奔着楼上走去。

    .........

    棋牌社。

    “刷刷刷。”

    点钞机正在过着钱。李水水夹着包站在门口。冲着宁海喊道:“你快点整吧。南南都打电话催了。”

    “操。钱不得一张一张点么。整错了算谁的啊。”宁海翻着白眼回了一句。

    “來。。。你过來。”李水水指着抽水的小孩说道。

    “咋了水哥。”

    “今晚让他们玩到十点就行了。完了你告诉他们。咱这儿初一就开门。。后屋里有点水果。一会给他们分点。”李水水叮嘱了一句。

    “行。我明白。”小孩点了点头。

    李水水拉开手包。从里面抽出了五百块钱。扔给了小孩说道:“零花吧。”

    “谢了水哥。”

    “呵呵。”李水水一笑。摸了摸他的脑袋。就沒再说话。

    “啥时候走啊。”

    胡圆圆从装赌具的后屋走出來。穿了一身新买的耐克运动服。小平头剃的很短。整个人看着精神了不少。

    “马上。第一时间更新 海哥算完账。咱就走。”李水水回了一句。

    “算完了。。一共收上來七万四千多。本金不能动。只用这月利润的话。咱能拿四万多一点分出去。”宁海抬头说道。

    “行。现在南哥不差钱。分点意思意思就行。走吧。走吧。”李水水根本沒在意的说道。

    “好叻。”

    宁海从吧台里站起來就开始收拾东西。

    屋内。四张麻将桌还热火朝天的干着。一张牌九桌旁边。围聚了十多个赌徒。每个人手里都掐着钞票。眼珠死死盯着牌桌。准备瞅准机会。扎上两把。

    “走啊要。”

    一个赌徒笑呵呵的看着李水水问道。第一时间更新

    “嗯。朋友叫我过去。你们玩吧。”李水水摆手回道。

    “过年了。不整点福利啥的啊。”

    “一会发点水果豆油啥的。”

    “谢了昂。”

    “谢啥谢。也不值钱。”李水水和赌徒一边聊着。一边掏出了烟盒。屋内气氛热烈。烟雾朦胧。似乎与往常无恙。

    ........

    棋牌社门外。

    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呼啸着赶來。驾车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裤腿子上。胸口沾着醒目的血点子。握着车把直愣愣的扎向了牌社门口。。

    “咣当。”

    轮胎磕着马路牙子。减震发出一声脆响。车直接上了人行道。中年好像身体比较僵硬。一下沒搂住车把。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好在车速不快。他并沒有受什么大伤。

    “扑棱。”

    他扶着湿滑的地面。踉踉跄跄的站了起來。回身走到摩托车后。从车架上拿出了一个五十斤装的白酒桶。里面有很明显的半桶液体。

    “呼呼呼。”

    他瞪着眼珠子。盯住了棋牌社。剧烈的喘息了两声。突然迈腿跑了过去。先是用皮带拴住了两扇门的把手。随后拧开桶盖。疯了一样的开始泼着桶里的液体。。

    “哗啦。哗啦。。。”

    液体浇灌在棋牌社的门口。发出声响。转瞬间木头门。还有棉布帘子。就被液体浸湿。。

    “什么动静。”

    站在屋内台阶上。正在等宁海的胡圆圆。突然疑惑的说了一句。

    “啥啊。”宁海刚装完钱。背起单肩包问了一句。

    “好像有水声。”胡圆圆竖着耳朵说了一句。

    “楼上他妈的又倒垃圾呢吧。”宁海随口回了一句。

    “不对。好像是门口的声。”胡圆圆摇头说了一句。伸手就要扒拉开门帘子。

    门外。

    于大壮用袖口擦着额头的汗水。咬牙切齿的冲屋里喊道:“操.你.妈。谁在呢。。”

    “谁在外面喊呢。”胡圆圆更加疑惑的回了一句。

    “在里面呢。。那就是你了。。”

    于大壮一听见这个声。二话不说。掏出用硬币卡主的打火机。点着火。竟然一点沒犹豫的冲门口扔了过去。

    “什么味。怎么好像是汽油呢。”李水水回头问了一句。

    时间静止。防风打火机。挂着火苗在空中飞了过去。。

    “轰。。。”

    三秒以后。一阵气爆声乍起。火球一瞬间燃起。奔着棋牌社室内翻滚去。。

    “操。”

    胡圆圆本能的一抬胳膊。额头前半部分的头发。瞬间就燎沒了。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