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二百五十九 一无所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下午,医院重症监护室内。

    转醒的胡圆圆,身上麻药劲儿还没过,适量的杜冷丁也在发挥着作用,他看不出有多难受,浑身缠着绷带,戴着呼吸机目光僵硬的看着我。

    “我已经通知了你父母,他们很快过来!”我的目光不敢过多的在他身上停留,只低着头说道。

    “沙沙!”

    胡圆圆脑袋轻微蠕动,手掌想要抬起,老仙理解他的意思,伸手帮他将呼吸机从嘴上摘了下来。

    “........我...我活过来了.....!”他呢喃着说道。

    “医生说你没事儿了!”门门盯着胡圆圆说道。

    “哥,为什么.....我的左眼看不到东西......!”胡圆圆还是想伸手碰脸,但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眼角有伤口,医生用绷带缠住了,没事儿,你伤的不重!”老仙轻声说道。

    “........哥,我父母来了.....你不要说....我是因为讨债才会这样......你就说我抽烟,烟头没掐灭,引起了火灾.......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不想听见你们争吵...真的不想.....!”胡圆圆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们三个听见这样的话,心如刀绞,说不清这是种什么滋味。

    “你们一定要这样说,事儿都....出了....你们没必要背上负担.....也没必要让我父母替我操心.....他们岁数都大了.....!”胡圆圆依旧声音沙哑,身体不自觉的抖动着。

    “我没法说,你自己说吧!”我咬着牙回道。

    “好!”胡圆圆再次费力点头。

    年三十下午,市区里鞭炮不间断的响彻在大街小巷,特有的中国红色随处可见。医院门口,一台松花江面包,缓缓停滞,一男一女,两个老人脚步匆匆的走进了医院大厅。

    重症病房的门被推开,老头一眼盯住躺在床上的身躯,声变的喊道:“你这是咋了啊!!”

    “圆圆,大过年的,你弄成这样,还让不让妈活了啊!”母亲捂着嘴,哇的一声哭了。

    站在屋内的我们,双手都无处安放,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对人过中年的父母!!

    ........

    胡圆圆怎么跟他父母说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当他的父亲出来,紧紧攥着我的手掌,连说了两声“谢谢,让你费心了!”以后,那一刻我真感觉自己一分钟也在这儿呆不下去了,脑袋一片空白的回应了两句,转身就走了。

    出了医院,我给老傅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老傅直白的问道。

    “有点事儿,出来坐一坐!”我快速说道。

    “好吧,我现在有点事儿,一个小时以后,去你家附近的那个酱骨馆!”老傅想了一下,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先这样!”

    一个多小时以后,我在酱骨馆等到了老傅,他还跟以前没啥区别,一样的破旧夹克衫,一样的小平头,神色还是迷迷糊糊一副没睡醒的样。

    进屋以后,他放下车钥匙,一点也没客气,点了两副酱骨,一碗胡辣汤,还有一些小菜。我抽着烟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着,一声没吭。

    “找我干啥?”老傅很快啃完了酱骨,擦了擦手,拿着汤勺低头问道。

    “于大壮会是个啥结果?”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没有争议,肯定死刑!”老傅毫不犹豫的说道。

    “他不能就这么死了,得遭点罪!”我弹了弹烟灰,轻声说道。

    “事儿已经都最坏了,还怎么让他遭罪?”

    “我要让他在七处押着!!让他跟无期,死缓犯呆在一起!!让他戴上六十四斤的镣铐,三天就进一次小号!!二科补充侦查,打回来两次!让他一年之后再判死!这一年,我让他死死不了,活活不了!!”我咬牙切齿,手指狠狠点着桌面,瞪着眼珠子声音很大的说道。

    周围人都扭头看了过来,老傅眉头紧皱,连续咳嗽了两声,抬头冲我说到:“他的事儿,归米忠国办!我不好插手!”

    “你干这么长时间刑警,看守所的人,你能不认识么?!检察院的人你能不认识么?!”我有点过分的问道。

    “我说了,有米忠国在,我不好插手!况且他现在盯着你!!你出事儿,我也出事儿了,明白么!”老傅盯着我说道。

    “米忠国那边,会有人顶上!他盯着我也没用!老傅,你好了,千万别忘了我!!一百多万,我才拿走多点啊!”我趴在他的身边,轻声说道。

    “.........!”老傅放下汤勺,拿着餐巾纸擦了擦嘴,没说话。

    “你的包!”

    我坐在原位,指着凳子旁边的一个黑色皮包说了一句。

    他看了看我,看了看皮包,没吱声。

    “这段时间,戴哥生我气了,缓一缓让他找两个公安口的朋友,咱们一起出来坐坐!我都开贷款公司了,你也不能一直就是刑警,包里有十万,你先拿着,内部活动活动吧!”我端起茶杯缓缓说道。

    “把单买了吧,我先回去了!”

    老傅随后拿起凳子旁边的皮包,转身走了。

    “买单!”我目送他远离,冲着服务员打了个指响。

    .......

    年三十晚上,天空飘起了小雪,宁海顶着风回了前妻的住所,手里拎着不少玩具,还有礼物。

    屋内,媳妇正在做饭,她的姘头正在哄着宁海的儿子看电视,伪一家三口貌似其乐融融,宁海走到院里,停顿了一下,还是咬牙走了进去。

    媳妇端着红焖鲤鱼从厨房出来,正好看见了他,愣了半天,脸上表情有些僵硬的问道:“来了啊?屋里坐吧!”

    “好!”宁海笑着点头,迈步走进了屋内。

    里屋的那个哥们,一看见宁海,本能的一缩脖子,后来可能发现自己已经合法了,慌乱的站起来说道:“回来了,海哥?”

    这话问的很尴尬,但宁海还是善意的跟他点了点头。

    “爸爸!”孩子飞奔过来,搂住了宁海的大腿。

    “过年了,一起吃一口吧!”媳妇也尴尬的招呼着。

    “方便么?”宁海看着屋内的三人,出言问道。

    “没...没事儿,坐吧!”姘头硬着头皮说了一句。

    半个小时以后,宁海已经连喝了三杯白酒,没有一斤也有八两了,姘头看着宁海有点心虚,所以也不敢不喝,屋内气氛沉默,宁海点了根烟。

    “儿子!学习咋样啊?”宁海目光有点发直的问道。

    “我期末考试全班第五!”儿子傲然回答。

    “........好样的!!比我他妈都强!”宁海顿时开心的笑了。

    “爸爸,你最近干嘛呢?”儿子像个小大人似的问道。

    宁海笑容凝固,想了半天,出口回了一句:“爸爸,跟朋友做点生意!”

    “........那你赚到钱了么?”儿子扒拉着米饭,瞪着大眼珠子看着宁海。

    宁海一愣,出言问道:“为什么这么问啊?”

    “你要赚到钱了,就帮帮妈妈和王叔叔吧......我要转校,要花好多钱.....!”儿子怯生生的说道。

    “........!”

    宁海看着儿子,浑浊的眼睛泛着泪光,嘴唇蠕动缓缓说道:“好,你要多少钱,爸爸都给你.....!”

    这一刻,宁海知道,这个家已逐渐离自己远去,因为他懵懂的儿子,在心里已经接纳了别人,而他能做的,就是抛去亲情和血缘,尽一点抚养义务.......

    事业没了,家也没了,他喝的烂醉如泥。

    ........

    海洋二楼楼梯间入口处,金贝贝拿着电话,快速说道:“你去饭店给我弄点吃的,再买两盒烟!帮我送到利民小区........!”

    “踏踏....!”

    楼上,一个中年迈步走了下来,看见金贝贝以后,随口问了一句:“你在这儿干啥呢?”

    “唰!”

    金贝贝回头,愣了一下笑着说道:“水哥不是躲起来了么,南哥告诉我警察肯定把我们都盯上了,没办法,我只能让别人给他送点饭去!”

    “找点准成的人!”中年认真的嘱咐了一句。

    “这事儿,我敢瞎找人么!我表弟在师大上学,警察肯定盯不上他!”金贝贝非常托底的说道。

    “啊,我知道他,就上回跟你来这儿玩的那个,是不?”中年恍然大悟。

    “对,就戴眼镜那个!”

    “行,那你忙吧,我出去一趟!”

    “好叻!”金贝贝点头。

    ........

    二十分钟以后,伏尔加庄园,庄哥掏出电话,拨打了发子的手机。

    “咋了?”

    “你找人,去师大找一个叫沈穆的学生!他经常在学校旁边的有情缘网吧上网!跟上他,你能找到地方!”庄哥快速说道。

    “这么麻烦,直接问出来住哪儿不就完了?”林恒发皱眉回了一句。

    “你认为,他那人会帮你多问吗?有个方向就不错了!你快点吧!”庄哥催促的说了一句,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

    师大附近,有情缘网吧内,沈穆正在兴高采烈的干着dota,这时距离金贝贝给他打电话,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草,又jb死了,不玩了,我得送饭去了!”沈穆猛然拍着键盘,扔掉耳麦站了起来。

    “你别扯!你走了,我们四个人咋打??别墨迹,打完这把再说!”另一个学生不满的喊道。

    “我哥让我送饭去!”

    “晚送一会能死啊!大哥,这是父子局,输了要叫爹的!!你别坑昂!”还有一人也扯脖子喊道。

    “那快点偷家,真特么烦死了!”沈穆骂了一句,扭着屁股又坐了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