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二百六十一章 便宜坊门口的抓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宁海在前妻这里喝了不少,虽然沒到断片的程度,但眼睛直,舌头也含糊不清了。

    “嘀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宁海眯眼扫了一眼來电显示,看见是棋牌室之前那个抽水的小孩打过來的。

    “喂,咋了。”宁海接起电话。

    “海哥,我是小宝。”

    “有事儿么。”宁海问了一句。

    “海哥,我沒地方去,你能不能借我几百块钱。”小宝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你怎么了。”宁海继续问道。

    “明天去亲戚家串门,堂哥叫我出去玩,我兜里沒钱。”小宝还挺实诚。

    宁海听到这里沉默了一下,思考了好久,咬牙回道:“你在哪呢。”

    “便宜坊烤肉这儿。”

    “行,你等我吧,我一会过去。”宁海回了一句。

    “谢谢你,海哥。”

    “呵呵。”宁海一笑,挂断了电话。

    屋内,前妻的新老公已经喝的趴在了桌子上,媳妇跟孩子,正在看着春节联欢晚会,有滋有味的吃完这顿饭,宁海也就算满足了,摇摇晃晃的站起來,穿上了外套。

    “要走哇。”

    媳妇回头说道。

    “谢谢,谢谢你能让我在这儿吃顿饭。”宁海眼神直的说道。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前妻站了起來,犹豫一下,咬着嘴唇问道。

    “沒有,挺好。”宁海愣了一下,笑着说道。

    “我听说你跟向南他们走的挺近,大海,这么多年在一起,我了解你,你跟他们玩不到一块去。”媳妇委婉的劝了一句。

    “呵呵,我们挺好,沒事儿,你们早点歇着吧。”

    宁海再次含糊的带了一句,弯下腰盯着儿子半天,使劲将他的脖子楼过來,让脑袋扎在了自己的胸口。

    “爸爸你弄疼我了!”

    儿子缩着脑袋在宁海怀里喊道。

    “好好学,,长大混出个人样來,别跟你爹学,人到中年,啥都沒有了。”宁海满嘴喷着酒气说了一句,猛然站起,头也不回的摆手说道:“走了。”

    母子二人,目送他远去

    便宜坊烤肉旁边的楼道里,棋牌社抽水的小宝,戴着呢绒线的帽子,冲着旁边的一个青年说道:“打完了。”

    “行,你先回去吧。”青年点头。

    “哥,你为什么不自己打啊,还让我撒谎。”小宝问道。

    “棋牌社出事儿,我怕警察已经盯上他,而他自己不知道。”青年随口回了一句。

    “好,那我先走了。”

    “这两千块钱你先拿着,最近别在外面晃悠了,找地方躲一躲,你也在棋牌社干过,估计警察会找你。”青年嘱咐了一句。

    “我这一天居无定所的,他们可不好找我,呵呵。”小宝一笑,拿着钱就要走。

    “你把电话卡给我。”青年伸手说了一下。

    “哦,好。”小宝愣了一下,也沒多想扣出电话卡,就递给了青年。

    五分钟以后,小宝离去,青年沒敢在一个楼栋里多呆,出门以后,走到街对面,又钻进了一个门栋,并且将小宝的手机卡换在了自己的手机里,拨打了一个电话,打完以后,直接将卡抠出來,掰碎扔在了垃圾角

    宁海出门以后,打车就往便宜坊这边赶,这时也是深夜,但整个城市里,依旧灯火通明,天空中烟花不停歇的绽放,看着很喜庆,很热闹。

    “这么晚了还出去啊。”司机闲着无聊,出口问道。

    “你不也在外面呢么。”宁海拖着下巴回道。

    “呵呵,我家年夜饭吃得晚,再干两个活,我也就该回去了,老婆孩子,还等着呢。”司机一点看不出疲惫的说道。

    “一会我下车,给你扔二百块钱,你就别干了,早点回去吧,男人,别总是让家里人等着。”宁海沉默许久,缓缓说道。

    “喝多了,哥们。”司机一愣,笑着问道。

    “嗯,真喝多了。”宁海也笑着点了点头。

    二人坐在车里闲聊着,很快就赶到了便宜坊烤肉,宁海沒吹牛B,下车以后,真的扔给了司机二百块钱,司机推辞了一下,也就收了,宁海摆摆手,看样还挺满足的站在了便宜坊门口。

    “啪。”

    他掏出火机,低头要点烟。

    周围两个街角,有三台刚停下沒多久的私家车,同时推开了车门,七八个人合围着,涌向了便宜坊门口。

    “呼。”

    宁海抬头喷了口烟雾,刚要揣上火机,肩膀上突然被拍了一下,扭头一看,米忠国的大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手铐子嘎嘣一声拷在了宁海的左手上。

    “我以为是假的呢,沒想到你真來了。”米忠国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宁海看见他只稍微愣了一下,看样沒有多大的意外,只是双眼之中难掩失望神色。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这是玩什么呢,内部斗争,。”米忠国话里有话的问道。

    “我就一个边缘人,算个JB内部。”宁海撇嘴回了一句。

    “跟谁JbJb的呢,。”另一名刑警,大年三十被折腾出來好几次,心情坏到了极点,看见宁海气就不打一处來,拽掉他嘴上的烟卷,直接扔在地上,拷死手铐,掰着宁海的胳膊说道:“走吧,回去聊吧,。”

    门栋子里,一直观察楼下的青年,亲眼看见宁海被警察带走,他无比痛苦的抓着脑袋,回过了身子,衣服蹭着墙壁,缓缓蹲坐在地上,手掌捂着脸颊说道:“海哥对不起我也沒办法我不知道南南怎么想的但你不进去那我就得进去我不想进去我不想!”

    另一头,坐在警车里的宁海,心里万念俱灰,对于一个想要逃避抓捕的人來说,就他妈小宝这么个小孩,给他打电话,他根本不可能出现,但他为什么会來呢,。

    因为他压根沒想跑,。

    也因为他亲口答应过我,要去把这事儿顶了,,所以他來了。

    不过,小宝根本沒出现,等待自己的只是警察,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你向南,看我这么长时间沒去市局自,怕我跑了么,。

    是因为一旦我跑了,李水水身上的事儿就永远也完不了么。

    宁海此刻心里是这样想着,事儿出了,总有一个人要站出來,但我宁海可以自愿往前迈一步,而你向南不能强行把我推出來!!

    这是两码事儿,。

    是的,宁海认为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因为我之前找过他。

    宁海坐在车里低着头,酒劲疯狂上涌,闭着眼睛,呢喃的说了一句:“我们的同甘苦,也就走到这儿了!”

    第二日,中午,胡圆圆的病房里,我,老仙,门门,李浩,金贝贝,张奔聚在了一起。

    “人呢,。”我看着张奔咬牙问道。

    “哥,我真的不知道啊,刚才我让我弟去送饭,他走到二楼,就看见警察在盘问房东,门锁也坏了,哥水哥不会被抓了吧。”金贝贝脸色吓的白,急迫的问了一句。

    “你他妈那个弟弟,到底托不托底,。”我烦躁无比的搓了搓脸,皱眉喊道。

    “哥,我向月球起誓,,我弟绝对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也根本不可能点水哥,那是我亲戚家的弟弟,,绝对不可能扯别的。”金贝贝激动的保证道。

    我听着他的话一阵沉默,扭头看着老仙问道:“你咋想的。”

    “警察过去掏了,这是肯定的,。”

    “能被抓么。”我有些慌乱的问道,真的怕李水水出了事儿。

    “你他妈别问我啊,问你该问的人啊。”老仙快说道。

    “哦,对。”

    我立马反应了过來,直接拨通了老傅的电话,开门见山的问道:“李水水是不是让你们抓了,。”

    “沒有。”老傅在那边停顿了一下,干脆的说道。

    “你确定么,,警察去掏过。”我变声的说道。

    “肯定沒有,今儿一早就送走了一个宁海,我亲眼看见的刑事拘捕,就宁海一个人。”老傅坚定的说道。

    “宁海被拘捕了。”我沉默许久,开口问了一句。

    “嗯,押的二所,。”

    “打点一下吧,千万别让他遭罪,我这边也用劲儿着,过几天,你安排一下,我去看守所接见他。”我嘱咐了一句。

    “招呼我打完了,接见再等等,米忠国看着呢,我得给他点面子,抽空再说。”老傅缓缓回道。

    “好,先这样。”

    说着,我和老傅就挂断了电话。

    “宁海,怎么进去了。”门门皱眉问了一句。

    我低头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我去找过他。”

    “这事儿办的还算男人,。”李浩赞叹了一句。

    “不知道咋了,我一想到他扔了圆圆在地上躺二十分钟,我就心里泛抵触。”门门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别净B事儿,,他跟咱们又不一样,沒经历过这事儿,慌点也正常,再说人家现在站出來了,咱也就得过且过了。”老仙冲门门回了一句。

    “不管咋样,咱们都在一起一回,再吵再闹,也是一个系统的,他进去了,我不能瞅着,该往外办,还得往外办,钱花我的,他的留着。”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水水这个傻B,怎么还不给咱们打电话呢,他人哪儿去了。”老仙不解的问道。

    是啊,李水水好像突然消失了,从昨晚出事儿到现在,他竟然沒有联系我们,到底去哪儿了呢。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