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的拒绝接见,都让我们有些懵,但人家管教已经做到位了,这时候我在让他,给我和宁海传话,明显就有点不懂事儿了,因为此刻老傅的脸都已经绿了,紧着跟我使眼色。

    商量了一下,我把生活用品交给了管教,让他找机会“邮”给监号里的宁海以后,我们几个就走了。

    车上。

    “你这玩啥呢,,舍挺大个脸给你弄这事儿,最后让我往蜡上坐,以后可别整这事儿了,。”老傅挺不满意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咋想的。”我无语的回了一句。

    “是因为你在胡同里踹了他一脚。”老仙皱眉问道。

    “他自己把执照都给我弄沒了,我还不能急眼了,,他要求利益对等,我要求责任分摊,里外里我平着事儿,还得落个里外不是人,我累不累啊,操。”我也挺來气的说道,心烦到不行。

    “人都进去了,这还不定啥时候能出來呢,你少说两句吧。”李浩劝了我一下。

    “今儿有驻检,门门明天你过來,给他存一万块钱,调楼上特高监去,这个破b看守所,他那一层押着的都是穷鬼,,别让他在里面遭罪。”我握着方向盘,随口说了一句。

    “行,明天我过來。”

    门门点头答应。

    “给我整个火啊,妈了个b的,这火上的,嘴上大泡整滴跟肿瘤似的。”老傅拿着烟说了一句。

    “你下车抽吧,我这老板自己在车里抽烟行,别人抽烟就嫌有味,事儿可多了。”我眨着眼睛,弱弱的回道。

    “卸磨就杀驴啊,,你起码得让我点着啊。”老傅斜眼说道。

    “杂物里有火,点吧,点吧。”

    我赶紧摆了摆手。

    “操,用点烟器就完了呗。”

    老傅嫌烦的墨迹了一句,伸手打开了副驾驶的杂物箱,伸手扒拉了两下,就要拿火机,我启动汽车就准备离开,谁知道老傅盯着杂物箱一愣,迟迟沒将火拿出來。

    “你干啥呢,,入定了啊。”我扭头问道。

    “这是你的表啊。”老傅指着杂物箱里,一块随便放着的手表,猛然扭头冲我问道。

    “。”

    我被问的愣了一下,盯着手表扫了一眼,想了半天才想起來,这是我和光明一起去三泉镇办事儿,他给我的那块表,刚开始我还挺奇怪,后來仍车里,我都已经忘了这事儿。

    “我问你话呢,。”老傅脸色有些苍白,见我半天沒吱声,挺激动的又问了一句,嘴上的烟都掉在了座位上。

    “你喊啥啊,我一个朋友的。”我皱眉回了一句。

    “哦,。”老傅听我这么一说,停顿了一下,捡起烟叼在嘴上,用火机点燃,使劲吸了一口,伸手拍了拍的我的大腿,推开车门子就走了下去。

    我感觉他状态有点不对,疑惑的冲他喊着问道:“你干啥去啊。”

    “局里还有事儿,我先回去,有事儿打电话吧。”老傅沒头沒脑的说了一句,直接去了他的车。

    我看着特别反常的他,皱了皱眉头,启动汽车,直接就走了。

    “你俩到底啥jb关系啊。”老仙越來越感觉,我和老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