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二百六十九 倒车风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送胡圆圆去医院的路上,我和韦爵爷聊了一会,得知他真名叫王韦,我问他他是不是富二代,他低调的告诉我,如果在我们那儿,肯定算富二代,但在这儿,只能说是家境殷实。

    对于这种有文化的装b分子,我一向有点词穷去描述他们,不过就凭人家这个范儿来看,这孩子不论在哪儿,那都是富有之家的大公子了,但他身上毛病不多,让我感觉没啥架子。

    最近,我一直感觉,自己甩开两条腿,往前冲的挺狠,不说完全追上孟飞,但量级也应该差不多了,现在一看,顿时挺泄气的,大飞哥一天天嘻嘻哈哈的,看着没啥深度,但你越接触,就越发现人家的朋友圈,确实拥有一定的含金量,似乎我短时间内很难超越。

    h市,我这个岁数的,孟飞那一小帮,目前是混的最好的,虽然我俩关系嘎嘎铁,我也挺佩服他,但心里一直拿他当假想敌,人嘛,总得有个要超越的目标!

    “你跟飞咋认识的?”韦爵爷龇牙问道。

    “打架认识的!你俩呢?”

    “哦,我在杭州嫖.娼被坑了,他路见不平一声吼来着!”韦爵爷没隐晦的说道。

    “哎,我听你说话,东北口音挺重的啊!”我疑惑的说道。

    “我在东北混了一段,无奈你们那块整的太大,加上小飞也进去了,我呆着没啥意思,就回来了!”韦爵爷解释了一句。

    “呵呵,你也道上人呗?”

    “操,正经挺狠呐,东海龙宫我是扳子哥!”韦爵爷傲然说道。

    “哈哈!”

    我挺开心的笑了。

    “我给你们找的哪个医院,医疗条件不错,是我家公司的合作单位,每年定期在哪儿体检!病房已经订完了!咱马上就到哪儿!”韦爵爷说出了安排。

    “感谢,感谢!”我连连点头。

    “没事儿,飞和木木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最近我也没啥事儿,陪你们玩两天!”韦爵爷笑着说道。

    “嗯,有钱真好!”我佯装羡慕的说道。

    “咱能不提钱么?骗你是孙子!昨晚我没回家,要不根本不能开这个车来!!”韦爵爷认真的说道。

    “欧拉,不提钱!”我愣了一下,立马点头说道。

    我俩聊了半天,车就开到了医院,韦爵爷打了个电话,门口出来几个推滚床的医生,我们合力将胡圆圆台上了床上,随后一起去了医院里面,让我欣慰的是,韦爵爷并没有装b的要付医药费,这让我顿时不那么尴尬,刚认识的朋友相处,这些细节很重要,平衡很重要。

    不光我们哪儿的医院床位紧张,就连京城的医院,床位依然紧张,为了避免给韦爵爷添麻烦,我直接要了个双人间,进屋扫了一眼,我们都感觉屋内环境不错,合住的病人,是一个岁数不大的中年妇女,看着挺面善的,应该事儿也不多。

    交完住院费,我们就安顿在了这儿。

    当天晚上,韦爵爷请我们吃了顿饭,也没摆谱,就在簋街吃的小龙虾,并约好明天一起逛个长城,去一些我们想去的景点。

    ..........

    第二日一早。

    h市。

    信源小额贷款公司门口,一台黑色本田雅阁,缓缓到达,车门被推开,上面走下来一个大光头,三十七八岁左右,身材中等,脚迈平稳四方步,手上一块十万左右的万国,看着就挺有样的。

    这个中年叫富友,是多家小额信贷的老板,经营这行已经很多年,算是出山比较早的“前辈”。

    “友哥!”

    中年还没等进去,门市房里立马走出一个穿黑西服的青年,点头冲富友打了个招呼,富友冲他点了点头,皱眉指着旁边正敞门往里运材料的门市问道:“他家怎么装修了呢?”

    “哦,昨天就开始往里拉材料来着,听说换老板了!”青年随口应了一句。

    “啊!谁干的?”富友愣了一下,站在门口又问了一句。

    “好像叫向南,以前没听过!”青年解释了一下。

    “什么路子啊?怎么把店开我旁边了!”富友皱眉点了根烟,看着旁边的门市说道。

    “贷款公司都往咱这条街上扎!谁有点钱,都能干呗,呵呵!”青年撇嘴说了一句。

    “想扎就扎啊?那能行么?!”富友平淡的回了一句,就没在多说,溜溜达达走进了公司。

    “李哥,车停哪儿啊?”司机冲青年问道。

    “操,大哥问你那能行么,你说停哪儿?”青年斜眼回了一句,拽开门也走了进去。

    司机想了一下,回到车里调整方向盘,直接将车骑在马路牙子上,正好挡住了装修店的正门,随后锁上车也进了公司。

    有一种人吧,自认为天赋异禀,可以完全揣摩上司的心里,人家富友就是随口提了一句,而叫李哥的青年顿时拿鸡毛当令箭了,历史上这种人的鼻祖叫杨修,就是后来被曹操剁了的那个..........

    最近家里没啥人,老仙跟我走了,李水水和李浩,也有自己的事儿要干,门门只能兼顾着贷款这边的装修,和准备啤酒广场那边的年后开业。

    早上,啤酒广场那边的员工大部分都已经回来报道,门门七点多就爬起来,过去开了个会,简单分配了一下清洁任务,就急匆匆的走了,他开着李浩那台丰田霸道,路上买了份早餐,就赶到了贷款公司。

    车刚停下,门门咬着汉堡,往外一瞅,顿时皱起了眉。

    “咋了?怎么堵在这儿了呢?!”门门推开门,冲着工头喊了一句。

    “不是我们堵这儿,是这台车堵这儿!!沙子水泥都整不进去,里面的垃圾也运不出来,只能靠人搬,太耽误事儿了!”工头跑过来解释了一句。

    “谁的车啊?”门门楞了一下,嚼着汉堡问道。

    “好像是隔壁的!”

    门门听到这话,喝了一口冰凉冰凉的矿泉水,想了一下说道:“没协商啊!?”

    “去了两次,他们说拿车钥匙的人不在!”工头无语回答。

    “行,不愿意挪,就不麻烦人家了!”

    门门扔掉矿泉水瓶子,姿态很低的说了一句,并没有再去找隔壁贷款公司的人,只招呼着工人说道:“你们开车手法咋样?”

    “那还有啥说的,就干这个的!”

    “手动是不?”

    “这车哪有自动的!”

    “那妥了,给我塞一档,斜着往后倒,车斗扎门口就行!咱一次性把里面的东西清干净,剩下的一起搬搬就完事儿了!”门门脱掉外套,热火朝天的招呼着。

    “呵呵,这帮孩子挺有子弹呐,车比我开的都好!”二楼楼上,富友端着茶杯,往楼下扫了一眼,看见门门的霸道,笑着说了一句。

    “不行挤挤他?”青年李哥试探着问道。

    “别扯淡,自己干自己的!一帮小孩,还能给我挤死啊!”富友随口说了一句,就往回走了。

    楼下。

    门门指挥着翻斗车,大喊道:“来,往左轮半圈!往后倒!”

    “嘎嘣!”

    司机驾驶着翻斗车,挂倒档,将车尾向后缓慢蹭去,但当轮胎磕在马路牙子的时候,刚上去,咣当一声就出溜了下来!!

    “操,油门给小了!大点轰着!”门门专业的指挥到。

    “路太滑,都结冰了,一下停不住!”

    “你拉货的不换雪地胎??”门门无语的问道。

    “那玩应太贵!”

    “就后面俩轮胎,你一脚油门给到位,就拱上去了!”门门挺着急的说道。

    “行,我试试!”

    司机回头瞅了一眼,车头往前提了一下,随后挂上倒档,猛轰了一脚油门,车瞬间后退,轮胎咣的一声磕在马路牙子上,车身一晃悠,轮胎直接骑了上去。

    “妥了,妥了!!!再往后到十厘米!”门门大喊道。

    “这车斜着站不住!”

    “操,你卡在马路牙子上,就能站住啊?在往后倒倒,别溜车了!“门门使劲儿往后摆了摆手。

    “嗡!”

    司机再次猛踩油门,车斗开始往后窜去。

    “慢一点,慢一点!快到了!”

    “我看不见!!”

    “听我指挥,你慢一点!”

    “你大点声!”

    “你他妈不会把车窗打开啊!”

    “咣当!哗啦!”

    就在二人对话的时候,车尾直接顶在了门口的墙壁上,车身一阵晃悠,司机大喊一声完了,推开车门子就跳了下来。

    “操,你下来干啥!”门门不解问道。

    “车撞上了,我能不下来么?”

    “没事儿,就车尾磕了一下!”

    “你拉上手刹了么??”门门看着翻斗正在往前滑动,扯嗓子问了一句。

    “.......哎呀,没拉!”

    “大哥,就你这b样的,还说自己是专业的??溜车了!赶快上去!”门门烦躁的喊了一句。

    “踏!”

    司机一脚踩在车里,伸手就抓上了方向盘。

    “操,别碰方向盘啊!拉手刹!”

    “啊???”司机迷茫的回头。

    “哗啦!!滴滴滴滴!”

    翻斗车身一瞬间扫在雅阁车头上,右侧大灯直接碾碎,保险杠子顿时变形撅了起来!

    “哎呀你妹啊!!缺心眼啊你?你是准备把车倒进雅阁里么??!”门门顿时哀呼一声。

    “.......就你瞎指挥!我自己本来开的挺好!”

    “好个jb,下车都不知道拉手刹,完了完了!保险杠子碎了,大灯也碎了!”门门弯腰一瞅,顿时上火的墨迹了一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