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伟民这人除了头发弄的不讲理点,办其它事儿都挺靠谱,门门给他打完电话以后,他就联系了几个朋友,而富友这个级别,显然也已经在h市触顶儿,你不能说他认识谁,你得问谁认识他,所以很快他就和章伟民通了话。

    “你好啊,伟民。”富友是给章伟民打的电话,语气挺柔和,也挺客气。

    “呵呵,挺好,以前有你电话,后來丢了,就一直沒联系上,拖了不少朋友才找到你。”章伟民也挺客气。

    二人开始了短暂的寒暄,但挺长时间沒联系,二人也沒啥可说的,所以富友直接点題的问了一句:“找我啥事儿啊,伟民,咱都一个地方的,有事儿你就说。”

    “我有两个小兄弟,在你旁边支了个贷款公司,都是孩子,兜里也沒啥钱,,现在店都开始装修了,再换地方也有困难,这不,刚才给我打电话,挺委屈的说,有个前辈不乐意了,你说我咋整,只能马上给你打电话了,,咋地,卖我个面儿,让他们先干着,缓一阵,我就让他们挪走,你看行不行。”章伟民笑呵呵的说道。

    “啊,就这事儿啊,我真沒往心里去,几个孩子凑点钱干买卖,我这么大岁数了,能这点度量都沒有么,,沒事儿,你让他们踏实着干,沒客户,你让他们找我,我给他们发点。”富友敞亮的说了一句。

    “呵呵,行,这么多年也沒把我忘了,,十分感谢呗。”章伟民一乐。

    “越來越虚了啊,咱不说这个。”富友调侃了一句。

    “今天晚上,九点,我小兄弟做东,过來转一圈,混个脸熟呗。”章伟民邀请到。

    富友听到这话,停顿了一下,问了一下旁边的朋友以后,才委婉的说道:“今天真不行,伟民,,我一会还有事儿呢,这样,我让贷款公司的小李去,他天天在那儿,这帮年轻人彼此混熟了,那比跟我混熟了强。”

    “也行,那就让他们私下聚。”

    “好叻,有时间咱单独出來玩点成人趴啥的,哈哈。”富友骚.了吧唧的说道。

    “嗯,一直听说你挺长,回头练练。”

    “江湖传言,一般尺寸。”

    “哈哈,你又谦虚了。”

    二人在愉快的扯犊子氛围中结束了谈话,随后分别给下面人发了条短信,彼此告知了吃饭地点

    门门跟章伟民通完短信,顿时挺开心,现在做点买卖,开始赔点钱不怕啥,但就怕烂事儿多,能和平解决这件事儿,那他妈就算挣钱了。

    他在贷款公司盯了一下午,晚上的时候,拨通了水水的电话,要他过來晚上一起吃饭,谁知道这货最近不太热衷于这种场合,聊了几句,表示晚上要跟何蕾蕾打电话沒空來,门门骂了他一句贱种,就挂断了电话。

    “喂,你干嘛呢。”门门又拨通了李浩的电话。

    “学哑语。”李浩简洁的回道。

    “老仙不是教你了么。”门门无语。

    “他那b玩应只能夜用。”

    “哎,谁教你的哑语啊。”门门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菲菲了。”

    “我操,师生虐恋啊,玩的有点高级啊,哥们,你一不小心又乱.伦了是不,”门门龇牙问道。

    “你有事儿沒,。”李浩不善言辞,挺羞涩的呵斥了一句。

    “有事儿,晚上过來跟我吃个饭啊。”

    “就咱俩啊。”

    “不是,请旁边贷款公司的小经理,这不离的太近,要沟通沟通感情么。”门门解释了一句。

    “你去吧,晚上我还得看车呢,不爱动。”李浩干脆的拒绝道。

    “别呀,沒人陪我去,我就自己去啊,。”

    “你找水水呗。”

    “他说,他在等一个唯美的夜晚,好收拾收拾就去死,,这时候正忙着酝酿呢。”门门恶狠狠的说道。

    “我求你了,你别烦我行么,我真不爱去。”李浩哀求的说道。

    “你要不來,晚上我就站苏菲家楼下,喊阿巴巴求配种。”

    “行吧,晚上你來接我,我带着我媳妇去。”李浩咬牙答应了下來。

    “妥了,我一会过去接你。”

    门门成功的墨迹完李浩,继续招呼着众人干活

    信源小额贷款的李博,也接到了富友的短信,人家富友原话是这样的:“让他们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行,有个身份差距,可以交个朋友。”

    这话虽然说的挺委婉,但其实不难理解,只要长点大脑的都知道,富友的意思是:人家请客你既然去了,那就和蔼的卖个人情,表现一下自己在行业里的地位,两帮人和和气气的吃顿饭,这就可以了。

    但李博这人总爱肆意的揣摩老板的心思,往往一件脱裤子就能办的事儿,他非得先用嘴试试深浅,以表自己的机智,和浑身金灿灿的闪光点。

    富友的意思,让他曲解成了,这是一个要装b的信号,他顿时感觉富友实在太了解他了,如果说装b的世界好比珠穆朗玛峰,那李博相信,自己已经从珠峰上來回溜达了好几趟了。

    这就一个b中王者,妥妥滴,。

    下班之前,李博坐着出租车,回公司提了一台顶配奥迪q7,这车是刚收账收上來的,还沒卖出去,李博有事儿沒事儿,就偷着开这车出去侩妹,奈何真正的大老板富友,此刻才坐个雅阁,你看人家李博混的多好,力求让老板的车,不好意思停在自己旁边。

    光有台车能行么。

    肯定不行,必须回公司找个司机,再找个刚实习,长滴挺带劲的秘书。

    晚上,八点半,临时司机开着q7,拉着李博和秘书,踏上了去饭店的征途。

    “哎哎,我说你咋穿个鞋就上來了,你倒是整个鞋套啊,外面全是泥汤子,给车踩埋汰了咋整?”李博挺不乐意的冲司机说道。

    “大哥,你那意思是让我给脚,插脑瓜子上面开呗,,我义务帮忙,还得花两毛钱整个鞋套,,有这个道理么。”司机挺生硬的回了一句。

    “來时候怎么说滴,别跟我犟嘴昂,我心脏不好。”李博龇牙回了一句。

    “净整些沒用的,这个耽误事儿,我一会还回家干传奇呢。”司机无语的回了一句。

    “你一会换个衣服,把沟漏出來!!”李博扫了一眼旁边的姑娘说道。

    “來,你告诉我还怎么漏啊,,我戴仨胸罩才挤成这个造型,人家走的就不是波霸类型。”姑娘也挺生猛的说道。

    “操,队伍素质还是上不去。”李博扶额无语。

    在路上扯了一会,车很快开到了饭店,出于尊重门门和李浩,还有苏菲已经到了。

    “滴滴。”

    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响起,门门回过了头,看见了奥迪q7。

    “咣当。”

    车门子弹开,李博甩了一下手表,夹着小包就走了下來。

    “呵呵,來了啊。”门门笑着上前一步,伸出了手。

    “这啥地方啊,,怎么以前沒听说过呢。”李博伸手跟门门握了一下,扫着这家中高档的麻辣小龙虾饭店,撇嘴说道。

    “订的有点仓促,你要不喜欢,咱就换一个。”门门愣了一下,赶紧说了一句。

    “沒事儿,不用折腾了,就这儿吧。”李博掏出烟盒,自己点了一根,冲着门门沒头沒脑的问道:“沒开车啊你。”

    “嗯,。”

    门门一愣,本能扫了一眼李博的q7,眨了眨眼睛说道:“啊,沒开,那车不是我的。”

    “行,一会吃完我送你回去。”李博一个极为随意的眼神,扫了一眼门门,低调无比的说道。

    “还是别开了,一会得喝酒。”

    “沒事儿,我有司机。”李博感觉门门这个小伙子挺上道,该问的都问到了。

    “啊,。”

    门门已在寒风中凌乱,招呼着李博说道:“外面冷,屋里坐吧。”

    “这谁啊。”李博指着浩子,随口问道。

    “我哥们,李浩,那是他媳妇,苏菲。”门门介绍了一下。

    “哪个李浩,,是前段时间扎唐军和付千的那个么,。”李博愣了一下,出言问道。

    “呵呵,不是,。”李浩摇了摇头,淡笑着说道。

    “啊,我说的么,看你这小样也不像,,白白净净的,小胳膊一使劲儿都能给踹折了。”李博感觉自己挺幽默的开了个玩笑。

    “呵呵。”

    李浩生生憋了三秒,扭头看了一眼门门,低头说了一句:“他再bb一句沒用的,我就削他了昂。”

    “别扯淡,都是朋友。”门门赶紧小声劝了一句。

    “谁他妈跟他是朋友,,要不你跟他吃吧,我走了。”李浩烦到不行。

    “别闹,來都來了,还沒吃呢你就走,靠谱么。”门门又劝了一句,抓着李浩的胳膊继续说道:“走吧,走吧,刚才菲菲都跟我比划了一个饿了的手势。”

    “你走你的,我去给菲菲买点水去。”李浩牵着菲菲的手,走在最后面说了一句。

    李博带着众人,迈着四方步,状态很好的走进了饭店,一场宴席貌似马上就要开始。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