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时间接触下来,我和韦爵爷也混的挺熟了,但也紧紧只限于很熟的关系,目前喝酒可以,但谈不上互相能办事儿。

    跟韦爵爷玩的这帮人,虽然看着都挺不着调,但随便拎出来一个,那身价都挺吓人。

    有句话说的好,现在这个社会,钱可以弥补你身上的一切缺点,当然包括缺心眼!这话虽然有点偏激,但也有点小道理。

    恰巧这帮人没一个是缺心眼的,说话唠嗑可能有点浮,但不会过,玩的可以埋汰,但绝不碰底。

    “有小飞那边,以后来北京办点什么事儿,能力范围内的,你就给我打电话!”韦爵爷扫了我一眼,攥着酒瓶子说道。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挺开心了!”我咧嘴一笑,跟他撞了一下。

    “呵呵,回头没事儿,我去你那儿溜达!”

    “好叻!”

    离散伙之前,我和韦爵爷只简短的聊了两句,就埋下了还能见面的种子,他不烦我,我也挺稀罕他,这就可以了。举杯喝了一口酒,我脑袋嗡嗡直响,已经快要到吐了的边缘,韦爵爷看我这个样,招呼众人准备离去,并且偷偷的问了一句老仙:“行不,领走么?”

    “多少钱一宿啊?”老仙挤着黄豆眼问道。

    “一般三千!”韦爵爷小声说道。

    “这块物价太高了!”老仙肉疼的说道。

    “一分钱一分货,快点,干不干,给我个痛快话!”韦爵爷烦躁的问道。

    “你请我啊?”老仙试探着问了一句。

    “这玩应没有请的!!操,你别装穷,我听南南说了,你家买卖干的也不小!”韦爵爷催促了一句。

    “........问题是干的多大,我也不能让我爸,给我汇款付小费啊!”老仙有点急。

    “我操,真服了你了,我一会借你点,行不行?”韦爵爷略显崩溃。

    “那啥时候还可不一定了!”老仙顿时学着我的口吻说道。

    “随便吧你!”

    “哎,那你领走么?”

    “那肯定的啊!你看我裤裆都啥样了!”韦爵爷毫不犹豫的说道。

    “哎,那晚上一起呗!!”老仙贱贱的问道。

    “你会啥呀,你就跟我一起!?”韦爵爷鄙夷的问道。

    “我会深喉!”

    “呃........好吧,互相学习一下!”

    这俩骚.货叽叽喳喳的研究了一会,韦爵爷就找他朋友去谈价。商量好以后,他俩连家都没给我送回去,扔出租车上就不管了,拎了两车姑娘不知道上哪儿嗨去了。

    安安去楼下接完我,先是给我来一顿暴锤,随后唧唧歪歪的拽我回了房间,一起睡觉去了。

    .........

    第二日从早上开始,李博拎着个剔骨刀,从贷款公司拉了三车人,开始满哪儿找李浩和门门。

    他是真要报仇了!!

    这顿踢不光给他耳朵踢豁了,最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嘴唇子也给干肿了,上面全是小口子,这直接导致他短时间内无法吹牛b!对于一个曾经已经站在巅峰的装逼犯来说,这是从内心里,根本接受不了的事实。

    这种虎B分子,办事儿基本不过脑袋,他听说李浩和门门,是在金色海洋居住,也没想到海洋的老板是谁,领着人就过去了。不过幸运的是,他是白天去的,海洋根本没人,胖胖出去办事儿,民哥还在睡觉,魏然不知道死哪儿去了,经理全部都没在岗,只剩下大厅的几个保安,所以李博进去打听了一下,得知浩子和门门不在以后,就走了。

    保安抻着脖子往外扫了一眼,看见李博奔着三辆私家车走去,有点疑惑的冲着另外一人问道:“哎,你看见了么?车里坐着的全是人,他要干啥啊?”

    “可能是门哥朋友呗!”另一个保安随口回道。

    “啊!那就是要办事儿去!”保安了然的点了点头。

    从这儿没找到浩子和门门,李博又听说门门家有个公司,开车带人再次赶了过去。他是奔着砸公司去的,但他妈的一到老陈公司发现,这里光文员就三十几个,整个大厦九层,十层,全是陈家的地盘!!

    李博虽然虎,但不是脑残,这他妈要干一下,肯定出大事儿了,所以掉头领人又走了。

    ........

    另一头某浴池里,李浩和门门正躺在大厅里呼呼大睡。

    “嘀滴!”

    短信声响了起来,李浩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扫了一眼,看见是苏菲给他发过来的,上面叫他中午回家里吃饭,因为苏菲的亲戚过来串门,正好介绍给李浩认识认识。

    “谁啊?”

    门门显然也没睡踏实,出言问了一句。

    “菲菲,让我去她家里吃饭!!”李浩随口解释了一句。

    “海洋那边一直没给咱们信,李博肯定没报案!那你就去吃吧!”门门喝了口矿泉水,打着哈欠说道。

    “........哎,要不你跟我去呗!”李浩有点虚的问道。

    “我可不去,下午一堆事儿呢!!你那停车场不也得有人看着么,我一会过去看看!”门门摆手说道。

    “行吧,那我去了昂!”李浩点了点头,直接坐了起来。

    “行,完事儿给我打电话吧,我在这儿,再睡一会!”门门迷迷糊糊的摆了摆手。

    说着,李浩穿着浴袍,溜溜达达就走了,门门继续蒙被大睡。此刻他根本没意识到,刚才他抬头跟李浩聊天的时

    候,让其他几个想走的年轻人看见了。

    混子这个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底层的人很多,但稍微有点名儿的,那在浴池,饭店,KTV,夜店,这种公共场合,怎么也能混个脸熟。

    这几个年轻人中的一个,就认出了门门,恰巧他还跟李博关系不错,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墨菲定律吧,该出的事儿,躲是躲不过去的。因为那一头的李博,已经打听出来李浩的停车场在哪儿,所以即使这时候青年没看见门门,那等一会,他们也是要相遇的。

    李浩走后,十五分钟左右,鸿图浴池门口,三台私家车,并排扎在了马路边上。

    “咣当!”

    李博拎着军刺,带着十来个人,就冲下了车,指着后面的人说道:“跟我先上去四五个,别在浴池里干!这家老板门挺硬,弄的血渍呼啦的,不好收场!”

    “行,我跟你上去!”

    另外一个青年,毫不犹豫的说道。

    “走!”

    李博急匆匆的说了一句,抿上军刺,带着四五个人,直接进了浴池的大厅,鞋也没脱,速度很快的奔着二楼跑去。

    此刻是上午十点多,浴池里面的散客,几乎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根本没什么人,卫生员在收拾着垃圾,休息大厅很安静。

    “踏踏踏.....!”

    五六个青年涌进了大厅,带头的李博冲着里面扫了一眼,看见了躺在沙发床上的门门。

    “操.你.妈的,可算找着你了!”

    李博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迈步走到了沙发床床边,抬腿踢了门门的小腿一脚。

    “谁啊?”

    门门缓缓扭头,目光迷离的问道。

    “操.你.妈,认不认识我了?”李博瞬间掏出军刺,指着门门喝问道。

    门门一愣,快速向四周扫了一圈,看见剩下的几个人,也从怀里掏出了片刀,顿时明白过来了,下面即将要发生什么!

    “........你是?”门门伸手抓住棉被,故作疑惑的一顿,出言问道。

    “还尼玛了个B装傻,是不?!!”

    李博伸手就要拽门门的头发。

    “我.去.你.妈的!”

    门门突然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由于有沙发的高度,所以他伸腿一脚就踹在了李博的脖子上,随后瞬间拽起了棉被!!

    “啪啪啪!”

    四五把片刀瞬间抽在了棉被上,一霎那棉絮飞舞,但躲在棉被里的门门一点事儿都没有,掉头跳下沙发床,光着脚丫子,速度极快的奔着窗口跑去。

    “给我剁他!!!”

    李博攥着军刺大吼一声,迈步就跟了过去。

    “啪嗒!”

    门门跑到窗口,脚丫子瞬间踩在窗台上,

    伸手拽开塑钢窗,一点没犹豫的跳了下去!但此刻的外面已经零下十多度了,地上冻的全是冰溜子,别说他妈的光脚跳一下,就是穿着鞋都不一定能站住!!

    “噗咚!!滋流!”

    门门双脚刚刚落地,身体就向后仰去,脚丫子推开地上的白雪,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

    “操!”

    门门扶着地面迅速起身,感觉脚腕子有点疼的骂了一句,迈腿就要跑!!

    “小风!!他就是,给我堵住他!!!”

    这时候,也跑到窗台的李博,冲着楼下大喊了一句。

    门门一听他的话,瞬间懵了,扭头向四周一扫,剩余的四五个青年,拎着片刀,大卡簧等凶器,就将他围在了门口!!

    咋整?

    短暂的停顿了一下,门门瞪着眼珠子,突然冲向了一个持刀的青年,一手奔着他的手腕,一手奔着裤裆抓去!!

    .:又到周五加更日,筒子们,你们兴奋么?尖叫声在哪里!话说,月票榜有点惨淡的说,看在你们老大我这么废寝忘食得码字,你们怎么忍心还将月票攥在手里?!!!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