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门抬手奔着对方两点抓去,手腕确实抓到了,但裤裆没抓到,这就直接导致了对方有还手的机会!!

    “唰!”

    脑袋上面片刀劈头盖脸的抽下来,门门一缩脖,撕扯着抓住的青年,原地猛然转了一圈,刀从门门脑袋上面飘过,他失去平衡和拽着的青年,相对而倒一下坐在了地上。

    众人蜂拥而上,抬手挡了一下脑袋,撕拉一声,胳膊瞬间开了!!

    “操!”

    门门感觉胳膊一阵冰凉,反手抓住抡刀青年的手臂,使劲儿往下一拽,那人直接扑在了他的身上,二人瞬间在地上扭打了起来,这时候就能看出来,小时候喝牛奶长大的,和小时喝豆浆长大的有啥区别!

    门门看着并不是那种肌肉男,但却很壮实,翻身压在青年身上,瞪着眼珠子,也忘了后面还有人,两手扯着他的头发,咣咣咣往门口的台阶上磕了三下,鲜血几秒以后殷红了门口的黑雪.......

    “呼啦啦!”

    这时,李博带人跑了出来,一群人围着门门,连打带踢,直接给他踹翻在了地上!

    “挺灵活呗?会跳高呗?”李博走在最前面,其他人扶起了被撞脑袋的青年,团团将门门围住。

    “别jb扯没有的,你想咋地?”门门擦了擦胳膊上的血,抬头问道。

    “整你!行不行?”李博晃动了一下脖子,直白问道。

    “那你来吧!看好那块整那块!”门门直接撤掉浴袍,光着膀子站在了零下十几度的外面。

    “操.你.妈,把他给我架起来!”李博喊了一嗓子。

    他一喊完,旁边两三个青年直接掐着门门脖子,压着胳膊,将他顶到了浴池的厚玻璃窗上!!

    “李浩呢?”大脖子斜眼问道。

    “他来了,你不得吓出屎啊!”门门撇嘴回了一句。

    “还犟是不?”

    门门的一次次顶撞,让李博瞬间恼羞成怒,掐着军刺刀尖,对着门门的大腿里子,咣咣鎚了两刀!

    “呼呼....!”

    门门鼻孔喘着粗气,咬着牙,挑眉冲李博问道:“扎完了,你还能咋地!???”

    李博听着门门的话有点懵。

    “来,操.你.妈,你往我心脏攮一刀!!我算你有赤兔的马力!!”门门梗着脖子,继续呛茬问道。

    这时候,李博被门门将住了,他攥着军刺反而尴尬了!!

    而小单纯的门门,别的没有,就有点这点尿,他就不信李博有张君的那个魄!!他就不信这个牛b吹的杠杠响的李博,刚往他心脏扎!!

    “你将我?”李博气的浑身发抖。

    “就jb将你了!敢扎你是爷!抬不起刀,你就是个篮子!!”

    “你当我傻呢?扎死你,值么?”李博自己把话找回来了,这人也算有点急才了。

    “你快滚你妈b去吧!!”

    李博气的原地转了一圈,回头一看,有个小伙左手带着钢制的全套,类似与五个指环,可以攥在手里指环最上面有凸出的尖刺,这玩应在东北,被统称为“手撑子”,但目前已经被淘汰,真打架这玩应一点用没有,但如果纯纯打人的话,就很有杀伤力了。

    “来,你给我!”

    李博一把抢过拳套,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我叫你骂!!”

    “咚!!”

    一拳砸在门门的左肋,这一下直接导致门门半拉身子往下一塌!!

    “操.你.妈!”门门又骂了一句。

    “还骂!”

    李博瞪着眼珠子,再次奔着门门另一边的列巴骨干了一拳!

    “**!”

    “篷!!”

    “........”

    冰天雪地的寒风中,年味还没消散,满地的红色爆竹纸屑,鸿途浴池门口,不少人驻足围观,李博一拳直接一拳的奔着门门两扇肋骨掏着,他没打一下,门门就骂他一句!!

    足足打了**拳,门门已经彻底瘫坐在了,玻璃外面的外窗台上,他忍着疼,没喊服,但李博却有点害怕了,现在是轻伤还是重伤,这个不好说,但如果在打,万一闹出大事儿来,自己完全不值当!

    他就是为了不能装b出口气,有干到门门的胆儿,但绝对没有整死谁的胆儿!!

    “你还打不?!”

    门门不敢捂着肋骨,甚至都不敢动胳膊的问道。

    “........你记住,咱俩还有几个回合!!今天不算玩!”李博喘了口粗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招呼着众人说道:“走了!”

    这帮人都钻进了挡着牌子的私家车,随后扬长而去。

    他们刚走,浴池的值班经理,穿着便服走了过来,冲着门门问道:“没事儿吧,哥们?”

    “没事儿!”门门一低头,鼻子里面直接泚出了一杆子鲜血。

    “真没事儿?”经理又问了一句。

    “歇会,歇会!”门门有点迷糊的连说了两句。

    “操,小张,回屋拿件军大衣来!”经理回头喊了一句,随后又冲着门门问道:“报案啊?哥们?”

    “不报!”

    门门干脆的说道。

    “嗯,报也没用,这jb都是混吧的,上哪儿抓人去!”经理符合了一句。

    “你有电话么?借我用一下!”

    门门强忍着疼,想按住鼻子,但血依然狂流不止。

    “有,你用吧!”

    经理没有一丝停顿,直接掏出了电话,一分钟以后,门门披上了军大衣,就坐在窗台上,拨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章伟民,一个是给我。

    再过二十分钟。

    第一批车队到了,一台保时捷卡宴,一台顶配雷克萨斯。

    “咣当!”

    老陈推开车门,第一时间窜了下来,其他跟随者,全是公司员工。

    “咋整的啊?”老陈脸色铁青的问了一句。

    “你怎么来了?”

    门门有点惊愕的问道,老仙和门门有个共同特点,在外面别管怎么嘚瑟,怎么作,是打别人了,还是挨揍了,从来没有主动给家里打过电话,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敢混,就玩得起!!出事儿就找爸妈,那太他妈不入流了!”

    “老二给我打电话了呗!!你瞅你弄的!”老陈挺激动的骂了一句,伸手就要扶门门。

    “滴滴!!”

    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响起,章伟民开着白色霸道,也匆匆赶来,车里就一个魏然,俩人带了两把五连发,因为门门跟他说的就是干起来了,他们并不知道人走没走。

    “操!”

    车刚停下,魏然瞎了吧唧的看见前面停着两台车,还以为是对伙呢,拎着枪就要往下窜,章伟民一把拉住了他,抻脖子说道:“别动,是老陈!”

    “是他啊?那还是别下车了!”魏然关上车门,又坐了回来。

    “起来!”

    老陈拽着门门说了一句。

    “你说你来干啥!!真服了!”门门竟然脸色通红的回了一句,感觉自己特别难为情的说道。

    “来,赶紧帮把手,给我抬上去!”老陈皱眉回头招呼了一句。

    “不用!我自己走就行!”

    门门坚持要自己走,扭头看见了后面的霸道,停顿了一下,冲着车里的二人点了点头,章伟民按了一下喇叭作为回应,意思你家人来了,我们就先走了。

    这帮人来的也快,去的也快,转眼三台车就消失在了街道,浴池门口留下的就是几摊猩红的鲜血,和浴池更衣室门门未来得及取走的衣物。

    经理看着消失的三台车,背手说了一句:“搞建材的老陈,海洋的伟民!李博这个傻b算是掏上了!!快挨收拾了!”

    ........

    北京。

    老仙情急之下给他爸打完电话,直接就回屋收拾东西了,我也直接去了韦爵爷的房间,昨天晚上他和老仙干完,早上就回来了,他开门的时候,还没睡醒。

    “咋了?”

    韦爵爷揉着眼睛冲我问道。

    “我得走!”

    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不说好了,去长城,故宫,皇陵溜达溜达么?咋又要走了?”韦爵爷不解的问。

    “家里有点事儿,我必须得回去!”我快速说道。

    “行,那我给你订晚上得机票吧!”韦爵爷看我表情不对,就点了点头。

    “我要现在的机票!真是急事儿!”我也没解释,只催促的说了一句。

    “操,这么急,行,那我给公司前台打个电话,让他们帮你订个机票,你把身份证号给我发来!”

    “妥了!我先回去,收拾东西!”

    “好吧!”韦爵爷也没多问,点了点头,回屋就穿衣服了。

    我们订了下午的机票,离登机还有一段时间,韦爵爷拉着我们匆匆赶往了医院,我给圆圆爸妈扔了点钱,嘱咐了几句,感觉时间差不多以后,就让爵爷送我们去了机场。

    “你这整的太匆忙了!这也没好好招待招待!”韦爵爷挺惋惜的站在机场大厅,握着我的手说道。

    “机会有的是,下回来我安排你!”我点头说道。

    “行,电话联系吧!”韦爵爷点了点头,伸手递出了不少特产,安安用手接起,说了句谢谢。

    “拜拜!”

    “拜拜!”

    我们挥手告别,随后托运过了安检,再过十几分钟,我们三个登上了回城的飞机!

    回去,就一个目的!

    砸趴下各种不服!踢碎各种獠牙!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