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博看见对方车队,主动给自己发信号,他那不怎么发达的大脑,顿时以为前面的是自己人,。

    他们这边有四五台私家车,这里面的人都是富友各个贷款公司的,也是富友手下获利最多的团队,所以算是他妈精英了,司机开着车,驶下江桥,就减慢了速度,车头斜着奔出租车那边靠拢过去。

    “咣当。”

    金贝贝舔着嘴唇,背手拎着片刀走下了车,淡定一挥手,后面自己的人,加上皮特.李的人,乌泱泱的涌了出來,放眼望去,整齐的车队旁边,全他妈是人脑袋。

    “我操,不对啊,他们下车干啥。”司机有点迷糊的说了一句。

    “对啊,他们下车干啥啊。”李博也有点迷糊,停顿一下,摇开车窗户二b的问道:“哥们,哪个部分的,。”

    “你爸爸片刀队的,操.你.妈,上人,给我填了,。”

    金贝贝往前迈了两步,铿锵有力的喊了一句。

    “当啷。”

    张奔的镐把子砸在地上,也吼着喊道:“操.你.妈,李博,下车单练,。”

    这俩人一人喊了一嗓子,带队冲在人群前面,彻底点燃了这帮小年轻的躁动的血液,。

    这时候给他妈的多少钱,已经沒人考虑了,能直接代表内心独白就是片刀和枪刺。

    出了事儿有他妈个大的扛着,警察能给今晚一百多人全掏住么,,,能全判了么,。

    分泌的荷尔蒙,在人群中犹如非/典病毒一样蔓延,。

    声嘶力竭,生猛无比的金贝贝和张奔,今天晚上就是要将向南团伙,托起在江北,。

    “完了,,向南的人。”

    对方司机瞬间变脸,猛然抡动了一下方向盘,车头斜着扎在了街道上,想调头,但后面的车已经上來,彼此一别,后面紧急刹车声不绝于耳,全他妈堵在了这儿。

    “对伙來了,下车,。”

    李博扯脖子喊了一句,手里攥着七孔砍刀,第一个推开了车门,他身后的人,也一个接一个的窜了下來,。

    两伙人五秒以后,在江桥口接火,。

    金贝贝率先赶到,带着人群压上來,指着李博问道:“就你是李博呗,带队的呗。”

    “我是李博,你咋地。”李博眼神有些慌乱的看着周围的人,和其他人紧紧靠在车门子上说道。

    “操.你.妈,你大点声,,我兄弟太多,听不见你说话。”金贝贝极为蔑视的喊道,横着刀尖,咣咣在李博胸口处扎了两下。

    “装你妈了个b。”

    李博咬牙一声怒吼,一刀奔着金贝贝砍去。

    “去你妈的。”

    我方人群一声怒吼,瞬间将李博等人淹沒。

    “噗嗤,蓬蓬。”

    片刀镐把子疯狂抡起,噼里啪啦的往下砸着,李博抬胳膊挡着,双眼通红,完全是求生本能在支配着身体,手里攥着七孔,毫无章法的在胸口乱抡。

    这种打法最他妈要命,因为他已经不考虑,自己失手会不会把人砍死,乱战之中,张奔用镐把子砸躺下了一个人,后背挨了两刀,一刀是李博瞎抡的,另一刀竟然是自己人砍的,因为场面真的太乱了,后面的人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是谁,都是抽着空,往里面砍着。

    “冲出去,,。”

    李博抬起的左胳膊已经完全耸达了,他老伤还未痊愈,绑在脑袋上的纱布,再次被血浸湿,咬牙喊了一句,闷头又抡了两刀,在砍开了一人侧脸之后,竟然冲了出去。

    李浩站在后面一直沒动手,不是装b,而是真不敢冲进去,这帮虎b,打对伙沒数,打自己人同样沒数,但他看见李博冲出來以后,拎着军刺就追了过去。

    “贝贝,奔子,跟我走,。”

    浩子喊了一声,直扑李博,随后金贝贝和张奔也强行挤开了人群。

    李博谁都沒管,手里拎着片刀,孤身一人开始猛跑,由于这是江桥,如果往下跑,那前面就是一条大路,肯定会被追上,所以他连想都沒想,直接顺着江边堤坝的缓台,连滚带爬的冲了下去。

    “踏踏。”

    李浩一步跃起,身体刚要从桥上极速坠落,左手直接抓在桥体的水泥墩子上,身体一顿,李浩松手,随后咣当的一声跳在了缓台下面,拦在了李博身前,整个动作相当利索,。

    刚刚冲下來的李博,还沒等站起身,就看见了浩子哥,瞬间呆愣住。

    “踏踏。”

    后面,金贝贝和张奔,也扶着缓台走了下來,三人围住了李博。

    “哥们,哥们,你听我说你在饭店先打的我。”

    “我去你妈的,你个小篮子。”

    金贝贝从后面一脚,直接踢在了李博的脑袋上,他再次翻滚了一下,彻底掉在了江面上。

    “你还拿刀。”

    张奔抡着镐把子,直接砸在李博的手上,篷的一声,镐把子头在冰层上砸了个白点,。

    “啊,。”

    李博扯脖子发出一声惨嚎。

    “妈了个b,打就打服你,。”金贝贝拎着片刀,冲着李博说道:“來,脱衣服,。”

    “你干啥啊。”

    李博懵了。

    “我让你问话了么,啊,。”

    张奔抬腿就是两脚,粗暴的撅在了李博脸上,随后弯腰伸手就扒他衣服,金贝贝也过來帮忙。

    两分钟以后,李博的衣服凌乱的扔在江面上,浑身一.丝.不挂,包括裤衩。

    “唰。”

    李浩抽出腰间的皮带,迈步走了过去,多一句话都沒说,就跟抽陀螺似的,一下接一下的抽在李博身上。

    刚开始李博还能忍,但李浩足足抽了十多下以后,还沒有停手的意思,他就再也坚持不住了,外面天寒地冻,冰层都已经结成了几米深,冰层上全是雪花,这种恶劣的环境,脱了衣服呆在这儿都有一种被刀子割的感觉,更他妈别提还用皮带抽了,。

    “大哥,浩爷,别打了,我服了,我真服了,,我给你跪下,我真受不了了。”

    李博连滚带爬的后退着,一声声哀求。

    但李浩根本不搭理他,抽折了一根皮带以后,又换上金贝贝的那根,继续猛抽,他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了,李博这种人,你千万不能相信他的嘴,既然肉体上杀了他不值个,那就精神上杀死他,。

    必须给他干崩溃了,,干出精神失常,让他以后看见皮带就哆嗦,让他以后听见向南家这帮人的名,就得喊爸爸,。

    “啪啪。”

    李浩左一下,右一下,皮带不停在空中炸着响哨,

    世纪澳门豆捞门口。

    老仙和皮特.李正在抽烟,突然间皮特.李电话响起,他接起说了几句,随后扔掉烟头,直接站了起來。

    “咋了。”老仙问道。

    “能咋了,阿sir來了呗。”皮特.李随口说了一句。

    “那他们咋不过來呢。”

    “操,卖我二叔和我爸面子呗。”

    皮特.李又回了一句,招呼着老仙说道:“走,咱俩过去扫两眼。”

    几分钟以后,二人走到街口,这里停着两台车,一台车是皮特.李的人,一台车是警用的哈飞赛马,里面有三个警察,一看就是派出所的,哦,顺便提一句,江北这个地方,属于开发不起來的开发区,因为离市区比较远,各种商业氛围也沒有完全形成,所以是一个说偏僻,但别墅,高层还横行的这么一个地方,而且这里就一个警备机关,松北派出所,这可能是全市管辖范围最宽的派出所了,从江桥开始,往北直到呼兰市,都归松北派出所管辖。

    “王所。”

    皮特.李走过去,谄媚的喊了一句。

    “你过來嘚瑟啥啊。”副所长坐在车里问道。

    “我朋友在里面,谈点事儿,但绝不嘚瑟。”皮特.李立马保证的说道。

    “那刚才怎么有人报警,说这儿干起來了呢。”副所长皱眉问道。

    “骂了几句,但绝对沒打起來,你看,现在都沒人了。”

    皮特.李指着远处,一地碎屑和血迹,开始瞪着眼睛说瞎话。

    “我把话放这儿,如果有人吊着膀子,全身是血的上派出所报案,别说我第一个抓你,。”副所指着皮特.李说道。

    “明白,明白。”

    皮特.李连连点头。

    “我先走了。”

    副所说了一句,司机便启动了车,但说是走,其实就把车停在了,两个路口以外,车头对准澳门豆捞,里面的人能将这条路上的一切事儿,看得一清二楚。

    “装个jb!还要抓我,操,给我抓进去了,你也进去啊。”

    皮特.李浪荡的说了一句,和老仙重新奔着澳门豆捞门口走去

    另一头,戴胖胖也和秦万天通上了话。

    “俩人都在江北,咋地,咱俩找个地方聊聊,“秦万天直白的问道。

    “行啊。”戴胖子毫不犹豫的答应。

    “你來找我。”秦万天停顿一下问道。

    “呵呵,行。”

    戴胖子一笑,沒一丝犹豫的答应了下來。

    随后二人约在了,皇朝富豪楼下。

    小黑“死后”,h市一直低调赚钱的戴胖子,和团伙“空前鼎盛”的秦万天,终于要來一次火花四溅的对话,,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