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今天的点儿,不是一般的背,内心总结原因,有两个重要因素,是致使自己点背的原因:第一,干活之前嫖.娼了,本来挺好点子给窜没了;第二,裤衩子没换新的,这就跟打麻将之前没洗手一样,出手就是炮。

    李浩是一个没有师傅带领,摸索着入门的惯偷,所以他很善于总结,回忆了两点原因,他懊悔万分,估计回家以后,可能会在频频出错的裤裆上,秀个忍字,以铭心志。

    摩托车没了,自己还得回家,咬牙拖着疲惫的身体,刚要走,一扭头突然看到地上,有一部UT斯达康的小灵通。愣了一下,他弯腰捡起,舔了舔嘴唇,随后面无表情的消失在街道上,奔着远在铁路街的家里赶去。

    ........

    一个小时以后,我家院子里,四个人坐在院中央,都挺忧郁的抽着烟卷。

    “那我说两句吧!”我沉默了半天,张口说道。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没吱声。

    “是这样哈!我感觉咱们四个好归好,但没必要什么事儿,都搀和在一起干!咳咳...!”我低头说了一句。

    “我同意!”李水水举手附议。

    “你们啥意思?”老仙斜眼看着我俩问道。

    “意思就是你实在太牛B了!!你说你要一个人虎,也就算了,问题是你哥也虎!这样直接导致给我俩也拐带虎了。我他妈仔细回忆了一下,20世纪以后,还是在东北这块,可能就发生了咱们这一例盗墓的,而且盗的还是博物馆!!这已经不能用脑残来形容了,你造吗?”我看着老仙,干脆直接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俩不想跟我俩玩了呗?”老仙恶狠狠的盯着我。

    “对,不JB跟你玩了,以后你爱干啥干啥去!”李水水紧跟着补充了一句。

    “行,你俩记住!!走,大傻门!”老仙挺有脸的站起来,拽着门门就走。

    “好好聊聊呗,都自家兄弟,有啥说不开的,以后我们不整这事儿了呗!”走到门口,门门还喊了一句。

    “错误可以原谅滴,但智商弥补不了滴,大家都冷静一段吧!”我直接给他俩轰了出去,随后拽着大门冲着水水说道:“你也滚吧!”

    “再见来不及握爪子!”李水水斜了我一眼,随后一瘸一拐的走了。

    虎子这时已经睡了,我简单洗漱了一下,随后拖着疲惫的身躯,躺在了床上,回忆今晚干的脑残事儿,突然发现自己的青春,好像就在这一天结束的。

    深夜,我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

    第二日一早,朝阳升起,金黄的阳光铺满院子,院内无数只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的叫着。

    “当当当!!”

    就在这时,铁门的响声,打破了这美好的早晨。我浑身酸疼的从床上做起来,发呆了将近一分钟,可铁门依旧在响,而且声音更大了。

    “向南!你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再躲着我,我把你家烧了,你信不?!”门外,一个清脆的声音喊道。

    “踏!”

    我面无表情的穿上拖鞋,打着哈欠,走到了院子,打开了铁门。

    “你来干啥来了?”我抻了个懒腰,看着马小优,随口问道。

    “你电话为什么关机?是不是不想还钱?”马小优今天穿的挺随意,披散着乌黑的长发,小脸不施粉黛,一点妆也没化。我就喜欢看着她这样,感觉像是刚刚走出大学校园,什么都不懂的姑娘一样。

    尤其是她站在柳树下,阳光透着枝叶洒下,照在她脸颊的时候,我会感觉自己是站在离她一万丈远的社会洪流中,没有下限的活着,特脏。

    而她却很阳光,很单纯,很美。

    “关机???”我愣了一下,随后猛然窜进屋内,在昨天穿的裤子里,一阵翻找,但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我操,电话丢了!”我崩溃的说了一句。

    “呵呵!”马小优站在我的卧室门口,有点神经质的冷笑了一下。

    “真丢了!!”我解释了一下。

    “嗯,我看我今天不来,你都能搬家了!”马小优脸颊上泛着嘲讽,直接伸出手说道:“今天第五天,说好的日子到了,还钱吧!”

    “.......能不能给个活路?”我虽然脸皮厚,还很无耻,但毕竟是个男人,只要是个男人,就不想欠女人的钱,所以我很羞涩的说了一句。

    “不是姐儿不给你活路,是姐儿现在也活不下去了!今天12点,我必须得从快捷搬走!”马小优胸口起伏的喘了一口粗气,无奈的解释了一句,依旧伸着小手。

    “........那我确实没钱啊!电话也丢了,要不还能打电话借借!”我烦躁的回了一句,倒不是冲马小优,而是感觉自己活的太憋屈,欠别人五千块钱,让人堵在家门口要的感觉,几乎就没从我生活中消失过。

    “我就不信你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连五千块钱都凑不齐!”马小优皱着黛眉说道。

    “妈的,三十多岁的还有住在桥洞子的呢,为什么我就得能凑齐五千块钱??”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你就这态度?”马小优磨着银牙,鼓着粉腮装作很凶恶的说道:“跟姐儿玩借钱的时候是孙子,要钱的时候是大爷,是不?!”

    “没...没有,我真没有!”

    “锤你一顿,是不是就有了?”

    “锤死都没有!”

    “你.....!”马小优对我彻底无语。

    “钱没有,但是房子有。我都说了,你在哪儿租都是租,你还不如在我家租!我欠你的那些钱,你能在这儿住一年!要实在不行,你先在这儿住着,啥时候有钱,我啥时候给你,到时候你象征性的扔点房钱,就完了呗!”我实在没办法的说了一句。

    马小优小手扶着洁白的额头,俏脸的表情既犹豫又充斥着崩溃,思绪良久,抬头说道:“我看看你那个房子!”

    “你等我拿钥匙!”

    我快速回了一句,转身进屋拿出右侧房间的钥匙,随后指着右侧的房子说道:“就这间!”

    “打开我看看!”马小优不停鼓起可爱的粉腮,往外喷着气,来平缓生活所迫的无奈。

    “咣当!”

    我用钥匙打开锁,伸手推开房门,随后说了一句:“你进去看看吧!”

    马小优站在门口,伸出手嫌弃的在脸前扇了扇,好像灰挺大似的,随后停顿了一下,捂着鼻子,迈步走进了房间。屋内陈设比较简单,一套90年代初家家都有,而且都一样的家具,摆满了整个房间,一张铁床,没铺被褥,床上还缺了两个木板子。

    屋内很干净,几乎没什么异味和灰尘,三十多平的屋子,有三个窗户,方向朝阳。

    当每日清晨起床,只要你推开窗户,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外面蜿蜒而上,枝桠缓缓而垂,充满绿意的柳树,鸟儿在欢快的鸣叫,虎子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柳树下一张石桌,三个石墩,上面摆放着有略微锈迹的茶壶,虽然有些残缺,但也不失一种难得的美丽。

    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有的只是宁静和自然。

    马小优推开窗户,美眸打量了一下,故意伪装冷酷的小脸上,泛起了丝丝笑意,趴在窗台上,荡起修长的左腿,淡淡的说道:“这里很不错哦,就是没什么现代化的电器,电视没有,冰箱没有,电脑没有........!”

    “你哪儿那么多事儿,返璞归真懂么?这儿住的是一种意境,是一种舒适的孤独,这房子给多少钱,我都不卖。哥,玩的就是一种与众不同!”我站在门口,点了根烟,双手插兜挺自得的说了一句。

    “呵呵!没看出来,你哪儿返璞归真来!!”马小优又冷笑了。

    “你租不租吧!”

    “租可以,但家具要换,我自己有!”马小优依旧盯着树上的小鸟,心情似乎不错的说了一句。

    “可以!”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这房子就你和你爸住吧?!”马小优貌似很随意的问道。

    “嗯!”我思考了一下,还是没说,可能有卖.**时不常,过来溜达溜达。

    “有个条件,你那些狐朋狗友,我在的时候,不能过来喝酒,开大趴,尤其长的像狒狒那个,我害怕.......!”马小优想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更不能留宿!”

    “人家都有家,上我这儿住来干啥,再说你说话注意点!我那是朋友,不是狐朋狗友!”我皱眉回了一句,感觉这娘们说话有点缺心眼。

    “行吧,签合签前,我还有个条件!”

    “你不会让我陪你彻夜长谈一晚吧?”我调侃着问道,突然发现,以后我纯黑色的生活,似乎会多那么一抹,很荡的色彩。

    “你知道,狒狒喜欢跟什么动物在一起玩么?”马小优流连忘返的关上了窗户,不怀好意的眨着大眼睛看着我。

    “同类!”我准确回答道。

    “嗯,知道你自己长的什么样就行!”马小优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很小的玻璃水瓶,咕咚咕咚喝了一口,迈步走出了房间,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随意的摆手说道:“走吧,帮我搬家,完了签合同!”

    “我还帮你搬家??”我愣了半天,无语的问道。

    “........冲着我是女孩行不?”

    “哥,不缺女孩!”我坚决摇头说道。

    “那冲一百块钱行不?”

    “等我一下,我去穿衣服!”我立马点头答应,扭头钻进了房间。

    “唉,这货好愁人,估计这辈子很难嫁出去了!”马小优望着我的背影,扶额摇了摇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