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皇朝富豪的第一顿,我就已经喝二b了,后來怎么去的ktv,我已经不记得了,但这帮人的战斗力爆棚,到ktv我竟然一边睡着,一边醒酒了

    是的,他们硬生生把我喝醒酒了,。

    既然醒了,那咋整,只能继续來吧。

    众人开始玩骰子,安安一直搂着我,问我想不想吐,我小声告诉她,其实我已经吐了,重点是又他妈生生咽回去了,她顿时崩溃了。

    我迷迷糊糊的喊着沒多,搂着后赶來的季礼,开始咬耳朵聊天,我俩都沒少喝,他眼神直勾勾的冲我说道:“南南,,以后,我就是你的大汉西征将军,你说咋整,咱就咋整,,一定得好好在一起干点事儿。”

    “那必须滴,啤酒广场以后就给你干了,,百分之十的股份行不,能给我这个面子,凑合干干不。”我眼睛已经快要闭上的说道,这句话说得完全是沒经过大脑思考的。

    “咳咳。”安安紧跟着咳嗽了起來,小手放在我身后,使劲儿掐了一下。

    “滚jb犊子,你咳嗽啥,钱是我挣的,我给兄弟咋了。”我完全迷瞪的回头骂道。

    “呵呵,季哥,他喝多了,你别跟他一样的。”安安强笑着,手指狠狠掐在我的后腰,冲季礼说了一句,但我根本沒感觉到疼。

    “沒事儿,我当真了。”季礼胡乱的摆了摆手。

    安安顿时扶额无语,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说啥不能让我喝这么多酒了,别人喝多了是耍酒疯,我他妈喝多了是祸害钱,而且很严重

    当天晚上,第一顿在皇朝富豪,我们花了三万多,后來去ktv又花了两万多,这还是,找出台小.姐的费用,这帮人自己掏的,当然台费是安安付的。

    粗略算一下,我跟富友这一仗打进去两百多万,相当于一颗250公里打击范围内的精确巡航导弹造价,这还不算我搭出去的五年门市房

    从这儿以后,我就知道为啥戴胖子就闷头挣钱,从不主动撩拨谁了,现在的仗真打不起了,因为打不明白就破产了,我也明白那些大国,为啥整一整就演习了,他们也打不起,导弹太贵了还是以吓唬为主吧。

    我们散的时候都已经天色微亮了,老仙和李浩需要陪白涛那一帮人,而李水水需要陪他的那些朋友,季礼跟谁都不算熟,打个车就回家了,所以只剩下,安安,金贝贝,张奔,把我扶上了出租车,谁知道这俩人喝点b酒,还在车上吵吵了起來。

    “你刚才就不应该跟白涛喝酒,仙哥他们都沒举杯呢,哪儿jb显着你了。”张奔坐在副驾驶上说道。

    安安搂着我,抬头扫了一眼张奔,也沒吱声。

    “我敬谁酒,还用跟你打招呼么,以前我就认识白涛,我俩喝杯酒咋了。”金贝贝也一直看张奔不顺眼,所以说话特冲。

    “你快别jb扯了,白涛认识你是谁啊,。”张奔不屑回了一句。

    “对,他认识你,,你多牛b啊,主席你都认识。”金贝贝同样鄙夷的说道。

    “你俩有完沒。”安安皱着眉头问道。

    “不是,你看嫂子,自从我上车,他就开始bb,你说我也沒惹他,他老冲我來干啥。”金贝贝挺委屈。

    “你沒毛病,我说你干啥,。”张奔顿时顶了一句。

    “师傅,把车停一下。”安安叫了一下,司机顿时停下出租车,安安摆手说道:“去去去,都滚犊子。”

    “那我走了嫂子。”金贝贝是个直性子,跟安安打了个招呼,就下了车,张奔被骂的无语,也要往下走。

    安安看着二人,停顿了一下,冲着二人喊道:“留一个,我自己能弄动向南么。”

    傻了吧唧的二人,寻思寻思,又都要上车,安安也很为难,之所以沒自己决定让谁留下,是因为她怕留谁,对方都会心里不平衡,让他们全下车,安安又怕他俩一会在路上干起來,这年头当个好嫂子着实不易啊

    二人尴尬的站在门口,相互对视了一眼,金贝贝率先说到:“行了,你jb送吧。”

    张奔沒吱声,又坐上了汽车,金贝贝再次跟安安打了个招呼,直接走了。

    路上,张奔滔滔不绝的跟安安,恶告金贝贝的各种罪行,但安安沒说金贝贝的不是,也沒批评张奔的错误,只是淡淡的说道:“什么事儿,你南哥心里有数,,你來的比贝贝早,你南哥心里也有数,所以有些事儿,你不用说。”

    张奔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很温暖,笑容也绽放了起來,。

    安安是不愿意搀和我的事儿,要不就我手下这两头蒜,她早都摆弄明白了,海洋她那一组,有四十多个姑娘,天天整滴跟宫斗戏似的,外面其他组竞争也相当激烈,这种情况下,她都能连续两年,蝉联海洋销售额冠军,这种大脑真的是那个,天天跟我耍起脾气的小姑娘么,。

    出租车停在海洋门口,安安和张奔扶着我,摇摇晃晃的往里面走去,奈何哥看着挺单薄,但最近有点腐败,体重明显上來了,再加上张奔也喝了酒,走路也迷糊,他俩弄我还真挺费劲。

    “呼呼,歇会,歇会,这货太沉了。”

    安安喘了两口粗气,扶着我站在了原地,张奔冲安安问道:“我去叫保安抬吧。”

    “别折腾了,大半夜的,人家都睡了。”

    安安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伸出小手,拽掉了高跟鞋,就那么光着脚丫,踩在了雪地上。

    “嫂子,太凉了。”

    “沒事儿,以后扛他的事儿太多了,我得练练。”安安调侃着说了一句,继续架着我往前走。

    二人磕磕绊绊的來到了楼上,刚一推开门,顿时无语了。

    屋内**一片,床头上的暖气管子哗哗往外泚着水,床单被褥弄的全都湿透了。

    “这咋弄的啊。”张奔无语。

    “这个懒人,我早都告诉他,床头暖气管子往外渗水,让他弄弄,他就弄个瓶子将就着,这下好了,发大水了。”安安咬牙切齿的骂道。

    “换个地方睡吧。”张奔停顿了一下说道。

    “那肯定得换地方,这床头湿了。”安安小脸通红的说道。

    “我先帮你把南哥弄到仙哥房间去,,剩下的我收拾。”张奔脱掉鞋,缓慢说道。

    “老仙的房。”安安十分无语的重复了一句。

    “嫂子,我那屋有新被,我一会给你拿去。”

    “好吧。”

    安安无奈之下点了点头。

    随后二人又合力把我扶到了老仙那屋,安安把我扔在床上,随后张奔拿來新的被褥,二人说了一句晚安,安安关上门第一时间冲向了卫生间,去洗澡了。

    回來以后,她把老仙的被褥弄下來,整齐的叠好,摆在了一边,随后又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内,才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帮我脱掉了衣服。

    而另一头的张奔,走进了我的房间

    一夜无话。

    第二日,我和安安在老仙这儿蒙头睡到了下午,我醒來以后头疼欲裂,捅咕着安安说道:“媳妇,给我倒杯水呗。”

    “哈。”安安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手表,随后神游似的起床,用老仙的水杯给我倒了杯水。

    “咕咚咕咚。”

    我仰脖一口干了,端着水杯,直愣愣的望着床单,停顿了半分钟,才缓过來问道:“昨天啥时候回來的。”

    “是今天早上回來的。”

    安安站在洗手间,一边洗脸,一边回道。

    “这把真喝大了,,以后说啥不能这么喝了。”我口是心非的说道。

    “你说话就跟放屁似的,根本沒什么可信度。”

    “真不喝了,再喝下去,就得死桌子上了。”我噗通一声又躺在了床上。

    “切,你还有那脸,哎,我问你,季礼的股份,你怎么处理。”安安磨着银牙,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根本沒擦脸的走了出來。

    “什么股份。”

    我迷茫的问道。

    “你昨天晚上不答应季礼,要给他啤酒广场百分之十的股份么,,我看他那样可是认真了。”安安扫了一眼,老仙用过的擦脸霜,看见那瓶子黑了吧唧,用的相当惨烈,也沒勇气打开。

    “净扯,我什么时候说给他百分之十的股份了,,那啤酒广场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怎么可能说这话。”我完全沒意识的说道。

    “我骗你干什么,你拍着胸脯跟人家说的,我拦都沒拦住。”安安撇嘴回了一句,躺在床上,脑袋枕着我的大腿说道。

    “我真说了,。”我这个心里啊,无比彷徨的问道。

    “你还是想想怎么把事儿弄过去吧,事先说好,你不许拿你自己的股份给他,你的财产有我一份,我告诉你,我肯定不同意,你要偷着给,别说我跟你翻脸昂。”安安十分了解我,直接就把话堵死了。

    “让我去死吧。”

    我蒙上了脸,暗骂自己,喝酒就喝酒呗,沒事儿吹啥牛b啊,这下完犊子了

    另一头。

    盛和地产的小何,终于今日归來,踏上了以前的工作岗位,刚想熟悉一下最近的业务,他的一个同事,拿出一张纸条摆在他桌子面前说道:“有个死玻璃找你,说他是你客户。”

    小何接过纸条,顿时一愣,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