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二百九十九 美名远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季礼接到电话的时候,厂子里的人和老头,已经被带到了派出所,值得庆幸的是,只翻出了几把管制刀具,并沒有过线的东西。

    季礼很快开车赶到,派出所的同志热情接待,说话口气也很和蔼,但就不谈和解放人的事儿,就咬死老头正在验伤,还说胳膊可能骨折了。

    这时候记者已经悄然离去,派出所的民警也沒提,那帮小年轻的更是沒见着,所以季礼看见派出所这个态度,以为事儿不大,就是发生了一点肢体冲突,这边弄清楚了,赔点钱就完事儿了。

    这样一想,季礼给派出所的同志留了个电话,就回去拢人继续去工厂,到了晚上六七点钟的时候,结果出來了,派出所让这边赔五千块钱,涉案的几个小年轻行政拘留,季礼商量了几句话,但派出所沒松口,说行政拘留书都已经让他们签完了,季礼心里顿时有点烦躁,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先自己拿了五千块钱,去交了罚款。

    弄完了这边,下面的人有几个,提议回市区溜达溜达,换点衣服,拿点东西,季礼一想正好也该去戴胖子那儿汇报一下工作,主要说说今天的事儿,顺便取点人头费,所以就答应了下來,拉了三个嫡系,就奔着海洋赶去

    晚上六点半,戴胖子正在办公室,跟皮特.李的二叔打电话,这边还沒打完,座机就响了起來,戴胖子皱了皱眉头,冲着电话说了一句:“老李啊,我接个电话,你等一会。”

    “不用了,就那么办吧,我也有点事儿。”皮特.李二叔回了一句。

    “行,那就先这样。”戴胖子说着就挂断了电话,伸手接起了座机问道:“您好。”

    “你在哪儿呢,老戴。”老陈的声音响起。

    “办公室呢呗,咋了。”戴胖子疑惑的问道。

    “你说咋的了,出事儿了,你不会不知道吧。”老陈不可思议的问道。

    “什么事儿。”戴胖子更加迷茫了。

    “你打开电视,法制频道,新闻夜航,快点的,,刚才只播了个花絮,电话你别挂,看完跟我说。”老陈快速说道。

    戴胖子愣了一下,拿着遥控器,打开了电视,一阵广告过后,主題來了。

    “今日下午,夜航记者郭彬,暗访三泉镇旅游改造工程中的几个重点单位,录下了这样一组画面,大家请看。”女导播简单做出了开场白,电视画面顿时轮转。

    “呼啦啦。”

    画面中一群青年,拎着片刀从一处破败的厂房中,冲了出來,随即开始殴打一个脏兮兮的老头,并且有一个青年高喊道:“操.你.妈的,知道谁的地方不,,市区戴总的厂子,你找谁好使啊,打你也白打,。”

    “哎,住手。”

    “你谁啊。”

    “记者,你为什么打人。”

    “别他妈拍了,再拍给你那破玩应砸了。”

    画面里场面非常噪杂和混乱,当一只大手堵住了摄像机以后,画面才定格,过了一秒,女主播的形象再次出现。

    “据本栏目记者了解到,事情起因,是因为一个老汉张某,误入厂区进行拾荒,而所谓的工作人员,拿着管制刀具进行阻拦,张某辩解,却遭到毒打,目前已送往公安医院,我们的记者对受害人张某进行了家访,银装素裹的棚户房里到处堆积着废品,张某妻子说,张某从两年前就以收废品为生,这次住院,会让这个贫困家庭的负担再次加重,而画面里那一句,这是戴某某的工厂,打你也白打的话,不禁让我想到了抗战时期,啸聚山林的土匪,颇有一副丛山为界,茂林为边的划地盘之意,而本台记者,从侧面也了解到,戴某某为市区某娱乐行业的老板,财力雄厚,年前入手的规划区内占地面积数万米厂房,但迄今为止,并未响应三泉镇旅游改造的项目工作,并且在厂房内安排了如此众多的“保卫人员”不知欲意何为,,也不知这身价不菲的戴某某,为何为难一个年纪半百的拾荒者,,好,对于此事,本台记者会进行跟踪报道,请看下一组新闻。”女主播挺端庄的把这段新闻,掺杂着几组图片干练的讲完,言语中对戴某某的丑化十分明显,针对性不言而喻。

    戴胖子看完这个新闻,顿时懵圈了。

    “老戴,老戴。”电话在响着声音。

    “啊。”戴胖子刚缓过神來。

    “怎么搞的,新闻都发上去了,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沒有呢,你捂不住跟我打招呼啊,我电视台有朋友啊,这多被动啊。”老陈语气很急躁。

    “我不知道这事儿啊。”戴胖子揉着太阳穴回道。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底下出了事儿,能不告诉你。”老陈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真不知道,,下面一点动静沒有。”

    “你赶紧把那个向南解雇了吧,一点大脑都沒有,你整个能擦屁股的赶紧过去,我这边找找人。”老陈很重视的说道。

    “不是他去的,唉,不说了。”戴胖子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索性挂断了电话。

    颇为上火的坐在办公桌前面,戴胖子搓了搓脸蛋子,咬牙骂道:“就这还有能力,,。”

    说完,戴胖子直接拨通了季礼的手机,阴着脸问道:“你在哪儿呢。”

    “我刚要回市区,有点事儿跟您说。”季礼小心翼翼的说道。

    “回來马上來我办公室。”戴胖子说了一句,啪的一声扣上了座机

    晚上,九点多,季礼回到了海洋,他的几个朋友,直接去了卡台开始摇电话,叫各路狐朋狗友,抓紧时间过來聚聚,而季礼直接扎进了戴胖子的办公室。

    “怎么了,戴总?”季礼非常有眼力价的给戴胖子换了壶茶,出言问道。

    “九点半重播,你看一眼吧。”戴胖子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直接打开了电视。

    季礼迷茫的盯着电视屏幕,看了二十分钟,鬓角的冷汗直接流了下來。

    “你怎么解释。”戴胖子皱眉问道。

    “戴总,,这事儿我。”季礼有点语无伦次的要说话。

    “你他妈还我个jb我,,出事儿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你他妈傻b啊,,打架就打架,你扯什么戴总干啥,,长沒长大脑,。”戴胖子腾的一下站了起來,嘴角肌肉抽动的问道。

    “不是,那个老头就是个捡破烂的我不知道。”

    “你还能知道点啥,,,记者在那儿蹲坑你都看不见,我让你去干啥的,白拿钱的啊,,还有,你下面那些都是个什么玩应,一个捡破烂的老头,你捅咕他干啥,,,哪头重哪头轻不知道么,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往上抡片刀,,你知不知道你去是干什么的,你去求挨打,都求不到,你还打别人,你咋想的,,,。”戴胖子劈头盖脸的骂道。

    “戴总,我错了。”

    “错了有用么,你错了能挽回啥,?我要看的是结果,结果明白吗。”戴胖子指着季礼问道。

    “戴总,我保证,这事儿我肯定处理好,,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把这事儿,肯定弄明白了。”季礼连连点头的说着。

    “你的作用是让我用着顺手,一天时间,你弄不明白,就他妈赶紧下课,。”戴胖子松了松领口,直接坐在了老板椅子上。

    “明白,明白。”

    “出去。”

    戴胖子摆手呵斥了一句。

    季礼弯腰退了出去,戴胖子皱眉考虑了一下,想给领导打电话,但还是忍住了,这时候不出声是最稳妥的,领导也在观望,要不不会沒信。

    想到这里,戴胖子赶紧联系了老陈,二人商量了一下,直接敲定了晚上与栏目组总监的酒局

    季礼出门以后,擦了擦汗,恨的牙根都痒痒,下面那帮傻b,惹出事儿了,进派出所连个信都沒送出來,这他妈跟废物沒啥区别。

    光说补救,怎么补救季礼心中却很沒底,三泉镇他一个人都不认识,这里面怎么回事儿,他也不是很了解,站在门口想了很久,一时间也沒什么好的办法,他都快要急的脑瓜子冒烟了。

    楼下,大厅里,季礼带來的几个损友,还在神魔乱舞的嗨着,小酒喝着,美的都快找不着北了。

    这时,金贝贝,大皇子,还有七八个朋友,男男女女都有,一起进了海洋,这帮人今天弄了个单,已经喝了一顿了,來这儿是第二场,眼睛已经稍微有点直,走路也打晃了。

    海洋那就跟家差不多,金贝贝一回來,就找到了主场的感觉,不停的跟人打着招呼,聊了有个十多分钟,金贝贝自己从酒柜里拿出了两瓶存酒,又点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带人就走进了卡台区,还沒等坐下,就看见季礼溜溜达达,失魂落魄的走了下來。

    “操.你.妈,损篮子。”

    金贝贝鄙夷的看着季礼骂了一句,晃悠着坐在了卡台里,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