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到不远处的清脆喊声,扭头望去,看见新佑卫门还有几个人,围在一辆小卡车旁边说着什么。

    “咋啦?”我先将钱揣进了兜里,随后喊了一声,迈步走了过去。

    推开围着的人,我挤进了卡车车头前面的小圈子里,抬头一看,卡车副驾驶旁边站着一个不太干净的姑娘,身上的消毒水味道还没消呢。

    “咋啦?啥事儿啊?又喊又叫的?没看见黑.社.会办事儿啊?”我吊儿郎当,看见说话的是个姑娘,就笑嘻嘻的问了一句。

    “你就是领头的啊?”姑娘扭头看向了我,大灯晃在她的脸上,略微有那么一点吓人。

    可能此人皮肤比较白皙,脸蛋上被灰尘弄脏的地方,特别明显,黑一块白一块的挺吓人,尤其额头有个黑黑的印记,好似包公的月牙,一头秀发乱糟糟的,顶着很明显的灰尘,披散着直到臀部........

    你再看此人的穿着,大夏天的,上半身套着一件米黄色羽绒服,下半身FA的灰色运动版纯棉裤子,纤细的小腿上还套着个“雨靴”!

    霍,好家伙,离远了一看,好像贞子她二姨!!

    “.......你朋友啊?”我观此人半天,随后挠了挠鼻子,认真的冲着新佑卫门问道。

    “...不是,我也没见过这么打扮的!”饶是新佑卫门这种,号称动漫界角色扮演的鼻祖,也有点懵圈了。

    新佑卫门说不认识她,我就更奇怪,这个人怎么这身打扮。但再次仔细打量了她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这个贞子的二姨,起码一米七的身高,站姿端正,更显的身段修长,双腿笔直,虽然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但是难掩S形的曲线,而且她跟我认识的姑娘也有一点不同,她似乎没有低头的习惯,跟你说话的时候,永远是尖尖的下巴微微上扬,目光平视着你,骨子里透着一股莫名的自信........

    之所以说是莫名的自信,因为我就不明白,额头顶个包公的月牙的她,自信到底从哪儿来的?!难道真会破案?还是她手腕上戴了一块,不知道真假的艾美达手表?

    不要鄙夷我总是以穿戴打量别人,也别说我太俗,因为我确实很俗........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我问你话呢,你是领头的么?”姑娘看我半天不说话,随后瞄了一眼新佑卫门,显然对我把她跟新佑卫门归类在一起,有点不满,语气更冲了。

    “假表!真的我见过,不是这样!”李水水显然比我更是个俗人。

    “我看也是,真的不是这个标!”我也很专业的点评了一句。

    “喂喂,我跟你说话呢!”

    “你想说啥?”

    “你是领头的不?”姑娘再次问了一句。

    “对啊,咋地了?”我随口回了一句。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儿,货站是公共区域,你们把门堵上,别人怎么进去.......!”我话音刚落,姑娘皱着眉头,就开始炮火连天的质问道。

    “我......!”

    “你什么你,你把门堵上还有理了呗?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们堵在这儿,我们等了半个小时,货站马上就下班了,你知不知道超过时间,搬家公司是要多收钱的!我告诉你,你还真别拿混子说事儿,姐儿玩街头霸王的时候,你还在幼儿园读ABC呢.......!”姑娘可能是发现我总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她,所以一边擦着小脸蛋上的灰尘,一边泼辣的继续滔滔不绝。

    “哎,哎!你等等...!”

    “等个屁,车赶紧挪走!!再墨迹,分分钟代表水冰月消灭了你!”姑娘烦躁的挥了挥小手,黛眉微皱,明显很嫌弃我的说道。

    “姑娘,请问你今天是不是又没喝静心?”我惊愕半天,继续说道:“挪车就挪车呗!你用唾沫星子老喷我干啥?”

    “你什么态度?”

    “我就这态度,爱咋咋地,不服削你!”我也被噎出了火,斜眼看着她,本能的说出了一句。

    “叮...当!”

    一声清脆的剑吟声响起,我听这声音不对,所以立马回头,但还是晚了,快剑手新佑卫门的剑已经拔了出来!!

    “你干啥啊?!!”我无语的问道。

    “没事儿,我吓唬吓唬她!刚才她骂我半天了!”新佑卫门用一个貌似很聪明的眼神,冲我挤咕了两下,小声说了一句。

    “大哥,你没吓死她,快吓死我了!你快收起来了,剑,实在太亮!!”我心有余悸的补充了一句,准备让出租车先往出走,給那个姑娘让个道儿。

    谁知道,我还没等说话,姑娘拽开车门,从座子下面的工具箱,直接拎出一个板子,大眼睛谨慎的打量着四周,退后一步,傻傻的问道:“你们还要动手?”

    我们集体崩溃了十秒,随后我转身,拍着李水水的肩膀,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这孩子脑袋绝对门夹过!”

    “嗯,你看她头发就能看出来,起码得是个防盗门夹的!”李水水附和了一句。

    “妈的,女的没一个好人!黑的都能给你说成白的!!”新佑卫门咬牙切齿的做了一句补充。

    “二B!”姑娘看着我们都走了,眨了眨大眼睛,松了口气,淡定的骂了一句,随后上了卡车的副驾驶,冲着司机说道:“师傅,咱们先倒出去,等这群渣渣走了以后,再开进去!”

    “要不咱明天再搬吧!”师傅有点困的说了一句。

    “不行的,今天的事情今天完,我明天还要找工作和租房子呢!”姑娘笑着说了一句,风风火火的关上了车门。

    .......

    厕所内。

    “先给你拿一万,你把人打发走了,行不?”我掏出一万,冲着李水水问道。

    “不行,一万我咋打发?车费就五千多!”李水水脸上没有了笑意,挺坚决的摇头说道。

    “那再给你五千,行不?”我停顿了一下,再次问了一句。

    “不行!!你说的人头按一百点!二百人就两万!”李水水再次说了一句。

    “我发现你这孩子咋这么犟呢?发哥介绍的活,你不得让他先拿么?懂不懂规矩!”我皱眉说了一句。

    “南南,林恒发是你大哥,不是我大哥!你们怎么安排那是你的事儿!我又不冲他说话!”李水水低头抽烟,淡淡得说着。

    “水水,有人缘,才有活干!我也在这个圈子呆着,一万五能不能给这帮人打发回去,我心里没数么?叫你出去的哪个不说人头二百点,但哪个真给你按二百点了!差不多行了,别太贪了,OK??”我语气有点急了。

    “是我贪,还是你贪?”李水水抬头看着我,斜眼问道,继续争取利益的最大化。

    李水水拿着弹簧刀,咬牙要捅那个工头,我拿着判决,心里噗咚噗咚直跳的,连蒙带吓唬李哥,为的是啥??

    为的不就是这点钱么?

    所以现在,每多拿一分,都是重要的,都是自己该得的!!

    “........你能不能明白,我说的不算,这钱我得先给发哥!”我再次强调了一句。

    “给完发哥,还有我的么?”李水水表情严肃的问道。

    “你老考虑你!!我他妈到现在不也一分钱没拿呢么?”我说话声音瞬间提高了许多。

    “你俩能不能不吵吵了,就这么点B钱,至于么?”蹲在旁边坑拉屎的新佑卫门,烦躁的说了一句。

    “我要像你啥也不干,就有钱花,我也不至于!”李水水紧跟着回了一句,看着我继续说道:“我也不难为你,你再拿五千,我把人打发回去!”

    “都他妈给你,我不要了,完了回头你跟发哥说吧!”我说着把剩下的钱,全掏出来,拍在了厕所墙上。

    “南南,你啥Jb意思,拿你大哥吓唬我?”李水水冲我问道。

    “我真没吓唬你!我肯定怕他!!你要不怕他,你跟他干一下,钱就全是你的!”我摊开手,语气里依旧火气十足。

    李水水连续裹着烟,表现的很沉默,我抱着肩膀也没说话。

    “操,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别丢人行不?先把人打发回去,然后再商量!”新佑卫门又说了一句。

    李水水听着新佑卫门的话,扔掉烟头,一句话没说,掐着一万五千块钱,转身走了,墙头的钱他没动,我拿起来,又揣进了兜里,摇头说了一句:“人呐,你给他多少都不知足!”

    “你也别说人家!!你知足,你知足你把说好的钱给人家啊!”新佑卫门撇嘴说了一句。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了一句,我在门口等你,转身就走了。

    ........

    二十分钟过后,李水水打发走了所有的人,货站的院子里一瞬间空荡了许多。我没问他打发这些人走,花了多钱,但他跟我说了一句:“有三十人,是我哥们找的,他的钱,我没给,还欠着呢,只能一会给!”

    李水水的话,可以是真,也可以是假,我没有问的必要,也就没回他话,点了点头,和李水水,还有刚送走悟空,悟饭,悟天,比克大魔王等人的新佑卫门,一起奔着院外走去。

    但走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一台卡车停在了,宏达货运门口,扫了一眼卡车里没人。

    “来,把剑给我!!”从晚上占便宜未遂,到结账不顺,再到和李水水发生了点口角,极度郁闷的我,看见卡车顿时恶从胆边生,扭头冲着新佑卫门说了一句。

    “干啥啊?”新佑卫门傻傻的问道。

    “别管了,你俩赶紧去打车!”我不由分说一把抢过长剑,快速说了一句,随后奔着卡车赶去。

    走到近前,偷偷的四周打量了一眼,看没什么人,我淡定的拔出了长剑,龇牙说道:“其实我小时候不玩街霸,我喜欢的是独孤残.......!”

    “噗!”

    我一个前刺,剑尖就扎进了轮胎里,咣当一声钢圈砸在地上,卡车直接斜了过来,我一个淡定的转身,收了长剑,转身就走。

    “咣当!”

    姑娘捧着个纸盒子,额头全是细密的汗珠,刚刚推开门走出来,准备松口气,喝口水。但是抬头一看斜着的汽车,顿时眨着大眼睛一愣,随即快速低头一扫,轮胎憋了,但可以清晰的看见一个被利器划开的口子!

    “唰!”

    姑娘本能的望向了门口,一个手持长剑的潇洒背影,正要走出大门,迟疑了一秒,姑娘二话没说,将纸盒子仍在地上,伸手拽开车门,再次拿起那个板子,小脸一瞬间憋的通红,紧紧咬着的洁白牙齿在不停打颤,转身用板子指着我的背影,清脆的喊道:“王八蛋,你给我站住!!”

    “唰!”

    我一回头,也看见了她,停顿了一下,摆手说道:“你长的这么黑,你妈造么??”

    说完,我转身就跑。

    “我锤死你!!!”

    后面姑娘无比愤怒的喊声响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