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电话里的声音骂的一愣,随即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我们偷摩托车的时候,四个人试了N个姿势,才摞在摩托车上,我裤兜浅,有可能就是那时候把电话折腾出去了。

    “哦,不好意思,打错了!”我沉默了一小下,立马客气的说了一句,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丢的那个手机,大世界买一个也就二百多,还得带一百块钱话费,而他丢的那个摩托车,起码值八千块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东西,我也就没必要再跟他掰扯。再说那摩托车,我肯定不敢卖,自己开也怕出事儿,昨天晚上到了市区,我直接给锁好,就扔在了一个小区里,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一样。

    “嘀铃铃!”

    我电话刚挂,对方再次打来,马小优抬头看了我一眼,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你最好别用我电话,联系你那帮狐朋狗友,麻烦!”

    “没事儿!还你!”我随口说了一句。

    “电话为什么不接?”马小优执拗的问道。

    “一个二B打来的,接它干啥!”

    电话还在一直响着,这已经是打的第三遍了,马小优冷冷的盯着我,大眼睛充满鄙夷和不满,而我尴尬的拿着电话,暗骂自己手贱,没事儿他妈的非得打这个电话干嘛!!

    “你等一会,我给他回个电话!”我无奈之下,站起来就要把电话回过去,可就三五分钟的功夫,我再打回去,就没人接了。

    我站在门口抽了根烟,再次打了一遍,还是没人接,我皱着眉头没再多想,回到位置上,将手机还给马小优,笑嘻嘻的问道:“喝点昂!?”

    “我不喝啤酒,发胖!”马小优伸腿不停的踢着,老舔她白皙大腿的虎子,显然她也很嫌弃,跟我为伍的虎子。

    “那弄点白的?”我说这句话是嘲讽的语气,因为我最烦女孩装小资,说什么我不喝啤酒,有股.马尿味,我只喝洋酒和红酒。妈的,我碰到这样的女的,真想问问她,你知不知道红酒的葡萄,是用黑脚丫子,一脚一脚踩碎的..........

    “好吧,我只能喝一点,最近失眠!”没料到,马小优停顿了一下,竟然点头答应了。

    “我去,你还会喝白酒?”我有点惊讶。

    “........这东西还用会不会么?不是长嘴就能喝么?”马小优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说话真噎人!”

    “分跟谁!”马小优淡淡的的回了一句,我无言以对。

    显然我给她的印象是很糟糕的.......

    .........

    很快,我们点的菜上来了,铁锅炖鱼,烤羊排,还有一些粗粮的主食,摆了满满一桌子,看了就让人食欲大增。我要了两瓶雪花“勇闯天涯”的,冰镇大绿棒子,马小优象征性的倒了一点点金剑南,我们就开始用餐。

    农家院在城市的开发区位置,这里霓虹闪烁,浮华的夜景,让任何一个年轻人都曾目眩神迷,轰隆直响的工地,数十米高的塔吊还在黑夜中缓慢的移动着。有的人,看到的这里,是破败和杂乱,而我看到的却是生机,蓬勃的生机!

    只是这种生机,与我毫无关系.........

    马小优请我吃饭,完全是出于礼貌,事实上我们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跟她聊什么,她更不会主动跟我说起她的过去。

    我们虽然此时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但除了虎子啃骨头的声音,气氛安静的吓人。她是她,我是我,两条线,虽然短暂的交汇在了一起,可再次分离,平行,所以我们比陌生人还陌生人。

    马小优细嚼慢咽,一双大眼睛扫视着四周,看着街头,已经喝多了,搂脖子抱腰的醉汉,看着满头是汗,忙碌的烧烤师傅,怔怔出神。

    而我此时已经听不到耳边喧闹的声音,不知不觉喝了六七瓶啤酒,过往种种,好像幻灯片似的,在我脑中回放。我不是一个习惯回忆过去的人,因为我的过去,让我挺痛苦。

    但自己的情况下,又没朋友,这时喝点酒,你要不回忆过去,你说还喝它干啥??

    越喝越烦,越烦越喝,所以我多了!!

    而马小优也不停的,用红唇抿着白酒,没多一会起码喝了二两,俏脸红润得像个苹果一样,然后也不踢虎子了,反而喂了虎子吃了不少东西。

    一个多小时以后,我多了,马小优去了趟厕所,走路也有点发飘。

    但我俩没有,男女喝完以后,可以互相安慰,互相占便宜的狗血剧情,她叫了一台出租车,用信用卡付完帐,带着虎子和我回到了家。

    “你房间旁边有个棚子,里面有热水器,可以洗澡,但有蚊子,你最好穿上点衣服,要不叮一屁股包!!不好消肿!”我迷迷糊糊龇牙说了一句。

    “你长这么大,一直这么跟女孩说话么?”马小优走进自己的房间,声音厌恶的说了一句。

    “我那个圈子,你要跟女的稍微正常点,她就得以为你练葵花宝典了!!以前我是装着粗鄙,后来发现装着装着,就变成了真粗鄙了!”我回到自己的屋内,习惯性的脱掉外套,打了盆水。

    “呵呵!”马小优习惯的冷笑了一下,随后关上了门。

    我扭头往她屋里扫了一眼,明亮灯光的照射下,我看着窗帘上,映射着那个正在更换睡衣的朦胧倩影,裤裆略起。低头一看虎子,它瞪着铜铃似的眼睛盯着屋内三秒,随后果断掉头,直奔自己的小窝,寻找那个被我拉开一个口子的布娃娃去了。

    “畜生!”我斜眼骂了一句。

    “汪!”

    虎子愤怒的回了一句,啪的一爪子,直接给“它”家门拍上了,随后狗窝一阵躁动,它开始了........

    多么有廉耻的狗啊!!!

    我服了。

    我站在院外,光着膀子,擦了擦上身,随后回床上躺了一会,但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看着门外,夜空繁星点点,甚是明朗,我突然迈步下床,打开杂物柜,拎出一个三脚架,和一个跟炮筒似的望远镜,走到了门外的台阶上。

    支上单筒天文望远镜,调好聚焦,我搬出藤椅坐在上面,点了根烟,听着树上蛐蛐的叫声,移动着望远镜,向至高至远处凝望........

    这天文望远镜是老向,给我荣升重点初中的礼物,我很少拿出来,只有憋屈,心烦,有劲儿没地方使的时候,才会搬出来。

    看一看黑夜中每颗星辰所散发的光辉!

    看一看深邃而辽阔的天空!

    然后再告诉告诉自己,我是如何渺小,我所遇到的麻烦,在这茫茫宇宙之下,是有多么的不值一提。

    站起来,拍拍无数次跌倒在地,身上沾染的灰尘,我....还得大步往前走着。

    “踏踏....!”

    马小优从简易搭建的棚子里走出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扭头间看见了坐在台阶上的我,愣了半天,大眼睛中充满意外。

    “噗!”马小优忍不住笑了一下,弯腰垂下长发,站在柳树下,搓着乌黑柔亮的秀发,张口问了一句:“大哥,你是在告诉我,你也是个文艺青年么?”

    “你的话我挺不喜欢,无时无刻不充斥着,对我的瞧不起!”我打了个酒嗝,沉默一下,淡淡的回了一句。

    “呃....没那个意思,我就是开个玩笑,还有点好奇!”马小优愣了一下,随口解释了一句。

    “有什么可好奇的!没辍学以前,我一起想考航天院校的!”我扔掉烟头,认真的说了一句。

    马小优抬头看见我,再次一愣,歪着脖子重新打量了一下我,出言问道:“那为什么辍学?”

    “因为航天院校在没正式招收你之前,是不管饭吃的!”我摊手说了一句,收拾起望远镜,随口说道:“晚安吧!”

    “嗯,晚安!”奇怪的是,马小优这回没有没搭理我,而是本能的回了一句。

    是我B格一瞬间高了么??

    没人知道,我们相互关上了门,准备休息,但就当我躺在床上,即将睡去之时,马小优突然站在门外喊道:“粗来,有人找你!”

    “谁啊??”我皱眉问了一句。

    “不知道,就刚才你打电话那个,快点的吧!”马小优同样很烦躁。

    “.......操,这人是不是有病!”我咬牙骂了一句,快速走到门口,阴着脸接过电话,直接说了一句:“你他妈听不懂中国话还是怎么地?告没告诉你,我电话打错了???”

    “你朋友在我这儿,过来看看吧,他挺难受的!”电话里的声音,很冷漠的说了一句。

    我瞬间愣住。

    “我在361车站附近等你!到了给我打电话!”电话里的声音,缓缓说道。

    “你别扯犊子,我...都说了,我打错电话了!”我停顿一下,皱眉回了一句。

    “南南啊!我系老仙啊!.......妈的,我莫名其妙被绑架了!你赶紧给君....!”老仙的声音突然在电话中响起,但话还没等说完,他的声音就没有了。

    “没骗你吧,你朋友真在这儿呢,过来看看吧,哦,你自己来就行,我不太喜欢你们几个!”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站在原地,脸上阴晴不定,咬牙琢磨了许久,转身回屋,穿衣服,拎着装枪的帆布包,冲着马小优说了一句:“你先睡吧,我出去一趟......!”

    马小优看见裸漏在帆布包外面的枪把子,眉头轻皱了一下,淡淡的说道:“还是望远镜适合你!”

    说完,她淡定的走回了房间,关上了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