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心里计划跟季礼说完以后,他思打开了不少,我俩又谈了一会。

    “哎,南南,有个事儿,我沒明白…这个出卖地以后还款的书面承诺,咱根本沒法做啊…因为这工厂已经转了两手了……咱沒权利出这个书面承诺啊…”季礼依旧疑惑的问道。

    “这个就得你活动了…你找找以前这个工厂的老领导,我都说了,拖欠的退休金问題肯定存在……书面的东西也会有…你让他跟戴总弄个合同,比如说当时工厂转让,附加条件就是退休金问題…谁是工厂所有人,谁就解决这个问題……还有,这些东西是真是假一点不重要……新闻夜航报道的就是真事儿啊?…他们只抓新闻热点…你就秉承着一个原则,那就是厚着脸皮说,胖胖是为了工人牟福利…一旦涉及到下岗工人,这事儿就变得高大全了,舆论自然向着你说话,因为舆论必须站在弱势群体的角喊话……这是媒体人的基本原则…而咱们这边,利益一旦均摊到工人身上,那厂就是大家的,他们会比你上心…一旦比你上心,那你就轻松了…”我语气平淡的解释了一句。

    “我操,这我就明白了…”季礼连连点头。

    “行了,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我也就是瞎说,这事儿行不行,我也沒把握…”我喝着矿泉水回道。

    “这事儿绝对靠谱…野了……项目是国家的,劳动力泉镇的…这边为国家旅游事业做贡献,那边又解决了泉镇工人再就业的问題……咱形象光辉的把钱挣了…这个思,绝对能给戴总哄的美美哒.....…”季礼舔着嘴唇说道。

    “那我先走了,安安知道我过來了,发了好几条短信了…”我拍着季礼的腿说道。

    “南南…就你今天的态,和跟我说的这些话,我季礼不如你…”季礼认真的说道。

    “呵呵,你可别捧我……从司机角來讲,你比我专业……我是个惹事儿的性格,不讨boss喜欢…”我说着就站了起來。

    “泉镇的事儿忙完,我送你点礼物…”季礼龇牙说道。

    “操,你给我,我肯定拿着…哈哈…”

    我一点沒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句,摆手领着老仙和李浩就走了出去。我们沒去海洋休息室直接找安安,而是去车里等待她自己下來。

    坐在车上,沉默了一会,老仙率先说道:“我就服了…给你活抢去了不说,这他妈出事儿了,还得让你客串一把幕僚??他这脸皮呐,比我家木老爷也不差啥了……”

    “木木跟季礼可不一样,算了,都是一个系统的,别背后嚼舌根了…”我抽着烟,随口回道。

    “我他妈是背着么?我当他面不损他啊?……真是看不惯,你也jb是贱的…你管他那事儿干啥?显你聪明啊?”老仙不满的冲我骂道。

    “呵呵…”

    我被老仙的这种脾气,弄的无可奈何,苦笑着说道:“我和他要真斗起來,难受的是海洋,是胖胖…泉镇的事儿,我要给他下点绊…我是痛快了,但刘昂不得乐开花了啊?…你说是这个理儿不?”

    老仙顿时沉默。

    “南南,说的对…沒能力的人,才他妈在自己窝里捅咕…”李浩附和了一句。

    “他他妈说啥都对……”老仙斜眼看着李浩损到。

    “你别跟我bb…我是真揍你…”李浩眨着眼睛回道。

    “.......咱俩早晚有一场恶仗…”老仙顿时眯着了。

    “哎,南南,你别跟我说,对季礼这件事儿上,你心里沒不舒服过?”李浩好奇的冲我问道。

    “不舒服肯定有…我带他來的海洋,他连个招呼都沒跟我打,直接就找了戴胖胖…这要搁几个月前的我,肯定就翻脸了…但这几天,沒事儿的时候我就想…当初我跟林恒发在一块的时候,不也是这个样么?…水水哪一回找人给我办事儿,我都偷着从中间扒钱…那时候不扒不行啊,真是沒钱花啊…现在条件好点了,不缺小钱花了,但不能因为这个,就去看不起人家季礼…老仙有句话说的我挺赞同…沒钱的时候稀罕钱,但有钱了还骂钱脏…这样干,不光小心眼,还是人问題……”我抽着烟,缓缓解释道。

    “嗯,我发现,你现在都快在贷款公司憋成仙了……思维可jb飘忽了…”老仙讽刺的整了一句。

    “是憋的慌,一天真沒啥干的,就跟马大姐打cf,完了我还打不过……”我闲出屁的回了一句。

    “哎,回头我给你介绍两个客户,跟我吵吵过好几回要贷点款……我一忙就把这事儿忘了…”李浩突然想起來的说道。

    “是啊,你一天多忙啊…白天哑语,晚上实践,活的真充实…”老仙竖起大拇指说道。

    “哈哈…”我顿时大笑。

    “滚…”李浩烦躁的呵斥了一句。

    我们个聊着天,等了能有半个多小时,安安披着一件性感的机车夹克,一溜小跑的飞奔了过來,拽开车门就坐在了后座。

    “哎妈呀,冻死本宫了…这两天怎么还冷起來了…”安安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说道。

    “來,媳妇,给鞋脱了,哥给你捂捂脚丫…”我顿时扔掉烟头,非常懂事儿的说道。

    “自己脱…沒看见我手都冻红了啊…”安安顿时噘嘴说道。

    “嗨,大佐……”

    我立马点头,直接奔着安安脚上的纽巴伦抓去。

    “哎呀,哎呀.........…这个汉奸样样,我真他妈想代表人民枪毙了他…”老仙顿时不忍下目的扭过了头。

    “呵呵…”

    李浩一笑,开着车就走了。

    .........

    另一头,童光北手下一名叫小科的亡命徒,拎着一个兜,从饭店后门走了出來,光明也跟了出來。

    “你联系好了么?”光明穿着厨师服,靠在门框上,随口问道。

    “联系好了,白天我就要过去取來着,但他说沒货…让我晚上再去店里拿…”小科上了面包车,打着火回了一句。

    “行,早去早回,注意点昂…”光明嘱咐了一句。

    “这都大晚上的了,沒事儿…”小科随意的摆了摆手,开着面包车就走了。

    离开饭店以后,他去了五金专卖的一条街,开车溜了一圈,到了一家经常光顾的店面门口,拔下车钥匙,就走了进去。

    屋内还沒关门,老板正和老婆孩看着电视,小科走进去以后,笑着打了声招呼,随后问道:“哥们,我那玩应,你拿回來了么?”

    “五点多就拿回來了,这一直等着你呢…”老板踩着鞋托下地,继续说道:“等五分钟,我去后面给你拿…”

    “好叻…”

    小科应了一声,站在屋内的中央,也一起看着电视。

    几分钟以后,老板拎着两个纸盒走了出來,盒里装的什么看不见。小科接过盒,直接塞在了大袋里,停顿一下问道:“多少钱?”

    “.........你这也老來,两幅算你一千五吧…”老板随口说道。

    小科一听这话,眉头皱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那就谢谢你了…”

    “呵呵,不客气…”

    小科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了准备好的两千块钱,点了一千五,递给了老板,随后二人扯了几句,小科离去。

    拿着东西回到车上以后,小科看着五金店面说道:“这地方不能再來了…”

    谨慎的小科说完,随后开车就准备回饭店。大概正常行驶了十几分钟,后面警笛突然响起,随后一个人影,直接从花坛里冲了出來,横着奔街道就要穿行。小科一愣,猛搂着方向盘,同时一脚刹车,车头从人影的侧身直接甩了过去……

    “操……”

    小科反应过來,无比恼怒的骂了一句,也沒管,挂上倒档就要倒车…

    “吱嘎…”

    警车突兀而來,正好别在了小科的车后。

    “啪…”

    车里的小科额头冒汗,本能的抽出了手枪,直接撸动了一下套筒。

    “呼啦啦…”

    警车里冲出來四个壮汉,穿着警服,蜂拥着上前,按住了那个滑道的人影,并且大喊道:“你挺会跑啊,是不?跪下……”

    车里的小科一听到这儿,才明白过來,警察不是抓自己的,而是抓眼前那个人影的.........

    “呼呼…”

    紧张过后的小科调整了一下呼吸,摇下车窗主动冲警察问道:“咋了,这是?”

    “抓人…”其中一个警察回了一句。

    “哦……”

    小科回了一句,调整方向盘,拐了个弯,就从侧面开了过去。车还沒等提上速,再次发生了突发状况,警察喊道:“花坛里还有一个…”

    “嗖……”

    警察刚刚喊完,花坛里一个穿着运动服的青年,速快的冲了出來,随后慌不择的奔着小科的面包车跑來,一把拽开副驾驶的车门,随后一把匕首直接顶在小科的腰上,瞪着眼珠,疯狂的喊道:“操.你.妈,开车………快开车…”

    “........…”

    刚刚松口气的小科,低头扫了一眼匕首,又扫了一眼青年,顿时无语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