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底抹油能尿炕这事儿,我也是经过反复试验,并且看了不少坑人的中医书,才发现的整人绝招!主要原理其实就是脚底板穴位比较多,一旦受凉,会造成小便失禁的状况。

    但这个东西因人而异,你要是火力旺的小伙子,不一定会尿炕,但对于老仙这种吃.喝.嫖.赌啥都干的骚年,那肯定够用了。如果凉油能换成清凉油,再配以高功率的吹发机,对其脚底板一阵猛吹,那就效果更佳了。

    我轻飘飘的一个小计谋,成功的让老仙和笑笑,大早上掐了一架。笑笑强烈要求退货,一直墨迹着:“你长的丑我也就不说什么了,问题是身体还不行,竟然能尿炕..........你有两条路可以选:第一是咱俩分手,第二是看病!病好之前,请不间断的兜里常备尿不湿!”

    老仙躲在厕所,低头看着裤裆,疑惑的说道:“怎么就尿了呢.........我怎么就能没感觉呢....哎,南南,泌尿科有盆友么?我要去看病.......!!”

    “你真特么坏!”安安拧着我的老腰说道。

    “那不为了替你报仇么!”我龇牙回了一句。

    “坚持抹油!!”安安奸笑着,对我嘱咐了一句。

    “欧啦!”

    我比划出了一个OK的手势。

    “好小伙!”安安满意点头。

    “咯咯!”

    “哈哈!”

    我俩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猥琐一笑,随后大大咧咧的出去吃饭了。

    .........

    这段时间,我们的日子,都很平淡的过着,我团队的这些人,也都开启了搂钱模式。鏖战数月,我们终于开始见到实实切切的利益。

    李浩霸道开着,停车场月入不菲,他也不爱装B,苏菲更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对经济几乎没有要求,二人挣一分,就攒一分。目前来说,他俩是我们中间,最有钱的俩人,因为没有外债。

    火锅城那边,门门一直在打理,之前经历那么多事儿,市场份额已经重新分配完,所以生意已经很稳定了,每月有定期的收入。我这边贷款公司刚刚起步,相对来说比较难一些,必须天天和老仙,保持着每晚醉个两三回的节奏,但成绩也不错,手里留了五十万左右,其他钱都已经放出去了。当然,这里也包括,李水水弄的信用卡透支的钱,一共一百多万,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将近三百万的贷款,在外面跑着,一个月收入起码十几万,不过这只是毛利。

    再坚持两年!!

    我们这个团队的财富,就能像雪球一样,彻底滚动起来!!

    但生活,真的能让你,一帆风顺的过下去么???

    我想,应该不

    能吧.......

    .......

    这天,三泉镇。

    季礼将我的思路跟戴胖子说了,戴胖子问他,这是你自己想的么?季礼想了一下,说这是我和南南商量的!戴胖子沉默了一下,再次说道,你先办吧,电视台这边,我已经打过了招呼。

    有了戴胖子的肯定,季礼再次觉得,我这个计划相当靠谱,所以他开始在三泉镇跑动了起来。

    他给自己捋了一下,事件执行的顺序。工厂的工人,早都已经解散,现在再找起来太难,将大部分人重新聚到一起,这很难!!

    所以,季礼的方向是,先找几个以前在工厂威望高的小领导。在他看来,这帮人其实过的并不如意,有的虽然留在了机构内,但工资少的可怜;有的则是彻底被国家放弃了,现在处于什么赚钱,就干什么的状态。

    打听了不少人,季礼终于见了几个以前工厂的小领导。他本以为跟对方说出想法以后,这帮生活不如意的人,肯定会一口答应,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张哥,你看,你现在也没啥干的!我就想着,你整点老人,帮工厂出出力,咱一起度过这个坎。完了工程一下来,零七八碎的活,都给你们干!!你们就是不愿意出苦大力,回头去农村整点建筑队啥的,也坐着干赚钱不是?”季礼抽着烟,和颜悦色的商量着。

    “这话谁说的?”原工厂的车间主任张哥,沉默了一下,笑着问道。

    “我说的能算么?那肯定是戴总啊!”季礼拍着胸脯回道。

    “谁啊?戴胖子啊?”张哥眨着眼睛问道。

    “嗯,戴总!”季礼点了点头。

    “........跟他合作??别逗了,他说话有准么?”张哥摇头说道。

    季礼一愣,皱眉说道:“咱可以签合同啊,张哥!”

    “这Jb事儿,咋签合同啊??上面能写,我们帮你跟政府闹事儿,完了你们给我们工程干么?这不扯淡呢么?!孩子,你可别忽悠我了!戴胖子是啥人?那他妈是社会人!!跟他合作??拉倒吧,我可不敢!”张哥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张哥!你要这么想,那可有点太谨慎了!说句实在话,就这点零散活,戴总根本看不上!”季礼还想劝着。

    “他看不上,那不还有你们这些人呢么??你们这里面的路子太多,我是真搀和不了!!不聊了,我还有事儿呢!”张哥依旧不信的摇头,骑着电动车就走了。

    季礼彻底上火了,每谈一个,都他妈是这结果。戴胖子虽然从来不骚扰市民,但毕竟不太好听的名声摆在那儿,你让一个老实巴交的普通人去信任他,这是很有难度的!!

    刘.汉一年捐了多少钱??

    数千万啊!

    老百姓那不该骂他,还骂他么??

    人一旦刻上烙印,再想洗下去,真的不容易。哪怕你没干过,有损老百姓利益的事儿,那也是社会不安因素,因为人这个口口相传的能力太厉害了!!

    季礼前期的工作很难铺开,人找了不少,但一听跟戴胖子合作,全都缩缩了!

    这边不行,季礼无奈之下,只能联系厂子高层,打算先弄退休金补发的书面性东西。

    通过很多朋友介绍,季礼终于联系上了一个,已经早都退休的副厂长,二人在三泉镇的某个茶馆会面。

    “秦叔,我就跟你这么说!我们是开发商,刘昂也是开发商,都想弄这个厂子!虽然都为了挣钱,但刘昂是,把该不该自己揣的钱,都往兜里塞,但我们起码会给这帮下岗职工,带来一点就业机会和致富机会!您是老厂长,德高望重,为厂子也是尽心尽力这么多年!!您帮我们,也是在帮这些工人!”季礼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已经退了,没精力弄这个事儿!”秦叔围着火红色的围脖,喝着茶,摇了摇头。

    “秦叔,帮帮忙!”

    季礼推了推面前的两瓶金六福白酒,里面有钱,还不少。

    秦叔扫了一眼白酒,淡然一笑,缓缓说道:“孩子!旅游项目是国家弄的,咱们这些本地人,心里就是不想拆,那也抗衡不了,开发商肯定是要来的!!我们当然希望,来个有德行的!东西你先拿回去,我这边联系一下老同事,先商量一下,能不能帮你们弄这个事儿,我再给你信!”

    季礼一听秦叔没完全拒绝,心里顿时挺开心。只要话没说死,那就还有缓,他不敢逼的太急,只能微笑的点头说道:“那就谢谢秦叔了!酒你拿着喝呗,也不值钱!”

    “岁数大了,脂肪肝,喝不了酒了,呵呵!”秦叔再次摇了摇头。

    “那行吧,这事儿您就上上心!!话我可以跟您保证!我既然答应做到的事儿,那就肯定能办!!我们名声不太好,但毕竟现在做买卖,信誉第一!”季礼又补充了一句。

    “呵呵,好!”秦叔点了点头。

    二人聊了一会,就散了。

    回宾馆的路上,季礼终于松了口气,这阴天的路,可算是走到头了,拨云见太阳的日子也不远了!!!

    .........

    其实季礼自己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一个阴霾且温柔的目光,在暗中注视着!!

    这人就是小林!

    这个B娘娘腔,对我们这帮人的憎恨,不亚于日.本.人对原.子.弹的憎恨!!

    我渴望进三泉碰一下林恒发,他同样也想碰一下

    我们!!

    季礼在三泉镇跑动关系的事儿,他已经听说了,并且多次跟林恒发商量过。

    “哥哥哇,戴胖子的人,最近挺活跃哒,咱就看着他这么活跃啊?”林子美眸流转的问道。

    “你啥意思?”林恒发抬头问道。

    “给他整点小坎坷啥的啊?”林子龇牙问道。

    “别扯没用的!!别招他们,听见没?”林恒发皱眉回了一句。

    “为什么吖?”林子的大眼睛,透着一股骚.劲的问道。

    “我让你别招,你就别招!!出去吧!”林恒发现在一看见林子,这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我肯定干李浩!!”林子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林恒发有怎样的打算,根本不会跟林子说,但林子心里这点小愤恨,却越来越严重。没办法,女人都是小心眼的,林子也不例外!!

    这天,季礼又约见了一回秦叔,但被林子知道了,他顿时心生一计!!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