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礼再次找秦叔的目的,就是培养感情,没事儿出来聊会。两人中途并没谈工厂的事儿,但这回季礼依旧拎着两瓶金六福来,不过里面的钱变成了银行卡。不过秦叔依旧没收,只委婉表示他在联系,能不能有准信,还得等几天再说。

    虽然秦叔没收东西,但季礼的心里却又托底了几分,秦叔如果不想帮忙,那根本没有再见自己的必要,之所以是这个模棱两可的态度,估计这个老头子,是想涨涨价。

    二人坐了四十分钟左右,随后分开。季礼要送秦叔,但被拒绝,无奈之下,他只能自己离去。

    “滋流!”

    已经六十多岁的秦叔,坐在茶馆里,悠哉的喝着茶水,心情似乎不错,摘下毛线编织的手套,他拿出诺基亚老人机,拨通了以前一个同事的电话。

    “喂,咋样啊,老秦?”对方问道。

    “又喝了会茶呗!呵呵!”秦叔一笑。

    “你收东西了么?”对方很直接,也很关心重点的问道。

    “那能收么?这事儿他比咱们急,拖拖他!!”秦叔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就对了,这帮人不是啥好玩应,但是有钱!不拿白不拿!咱都退了,岁数一天比一天大了,以后能想到咱的事儿就没有了!我家小儿子刚结婚,跟我住一块呢!他那媳妇,一天和我老伴打八百架,因为个买毛葱,都能吵吵一下午,真烦死我了!养老,养老!吃喝都其次,能舒心就算老天爷照顾了!!”对方缓缓说道。

    “情况都差不多,行吧,我再等等!!火候到了,咱们一起过来一次!”秦叔点头回道。

    “哎,那好叻!”

    二人聊了一小会,分别就挂断了电话。

    秦叔将老人机揣进怀兜里,低头扫了一眼茶桌,毫不犹豫的把剩下的半袋铁观音,小心翼翼的封口,随后揣进兜里,这才缓缓离开。

    外面天冷,但秦叔不舍得打车,准备走一站地,随后坐公交。

    “林哥,粗来了!”一台捷达里,开车的青年,龇牙说道。

    “跟上,我画完这个眼线,再说!”林子拿着眼线笔,坐在摇摇晃晃的捷达里,开始描着眼线。

    这车里的,都是林子最近在社会上搜刮的小青年,这帮人其实打心眼里瞧不上林子,都感觉跟他混其实挺没面的,但奈何人家林子有钱,大哥铲的也硬,对下面的人还挺好,所以林子只要不提让他们献菊的事儿,这帮人也就忍了。

    跟了大概几百米,秦叔背手已经快要到车站,这时林子的眼线已经描完,那眼睛整的,跟他妈国宝大熊猫似的。他本来长滴就跟老仙有一拼,这他妈越来越女性化以后,可谓是,一张脸,万人吐,而他自己一人独醉.........

    “停车,干他妈妈哒!”

    林子龇牙说道。

    “吱嘎!”

    司机缓踩刹车,捷达顿时停在了路边。

    “咣当,咣当!”

    车门弹开,后座两个青年,手持棒球棍子,直接窜了下去,其中一个青年喊道:“操.你.妈,老b灯,你给我站住!!”

    “嗯?”

    秦叔疑惑回头。

    “篷!!”

    棒球棍子毫无征兆的砸在了秦叔的后背,他身体一阵摇晃,还没等反应过来,两个青年抡着棒球棍子,对其后背和屁股一顿猛拍。秦叔岁数大了,这俩人不敢卯足劲,玩命削,怕弄出大事儿,所以将秦叔打倒在马路牙子上以后,他俩又开始抡起脚丫子,往秦叔的身上踢!

    林子扭着屁股也走下了捷达车,体态妖娆的站在原地,盯着老头,等了十几秒以后,摆手说道:“行了吧!”

    俩青年顿时住手,林子穿着铆钉的尖头皮鞋,缓缓蹲在了原地,眨眼问道:“大爷,知道因为啥干你不?”

    秦叔趴在地上,脸上被刮出好几道口子,胸口起伏着,嘴里发出哼哼声,显然还没缓过来呢。

    “戴总说了,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懂事儿,下回还啪啪你!”林子抿嘴说道。

    秦叔一听,心里顿时一股怒气狂涌,擦了擦嘴角,咬牙切齿的骂道:“操.你.妈.了b!!好好说,这事儿有缓,你跟我玩这个.......好,好!你等着.......!”

    “你再骂我一个??”林子最烦别人骂他妈。

    “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

    秦叔语速极快,一点不比华少的嘴差事儿,接连着骂了三句,时间不超过两秒,他已经被眼前这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年轻人,气的脑袋发胀。他是干过厂长的人,在位的时候正经在三泉镇有些地位,何时被人打过?何时又与别人街头斗殴过??

    “哎呀我.操,你再骂一个?”

    林子顿时腾的一下站起,他杏目怒瞪,指着秦叔喝问道。两个青年一看大哥这个态度,顿时递上了棒球棍子,以为他肯定是要自己动手了!!

    “操.你.妈,操.你.妈..........!”秦叔毫不犹豫的骂道,只重复着这一句。

    “反义词,反义词,反义词........!!”

    林子在两个同伙的亲眼注视下,并没有接过棒球棍子,而是说出了反义词!!!!

    这个词汇对于80一代的年轻人来说并不陌生,上小学二年级以下的时候,如果和人对骂,一些同学经常会用到这三个字,意思是有反弹之意,也有小孩稚嫩的一面!!

    但他妈成年以后,谁能跟别人干仗,整出这三个字???谁能!!!

    林子就能,还不是一般的能。一点不夸张的说,他左眉毛上挑,右手掐腰,左手指着老头,在骂了三句反义词以后,嘴角已经开始冒着稍许的白沫子,因为语速太快了!!

    这种状态活脱脱就是一个农村大老娘们,与人骂街的表现,此刻左手要再抓着点瓜子,那就无敌了!!

    秦叔懵了!!反应半天没反应过来!

    “林哥,走吧.....!”

    旁边一青年已经被林子雷的快要精神失常了,伸手拽着他,就往捷达上走。

    “我告诉你,老b灯!!你要不把事儿麻溜给我办了,我和你没完!!”林子坐在车里,摇下车窗再次骂了一句。

    秦叔躺在地上一动没动,也没回话。

    .........

    秦叔伤的不是很重,只是眼角被踢肿了,脑袋上也起了几个大包,在某单位上班的儿子,第一时间赶去了现场,给父亲接上车以后,也没敢跟自己妈说,直接打电话就报警了。

    父子二人去了派出所,所长认识这个老秦,因为他家有不少人,以前都在工厂干过,所以亲自接待了秦叔。

    “秦叔,谁打的,知道么?”所长问道。

    “肯定是戴胖子的人,叫季礼,他找我谈事儿,我没答应,就给我打了!!”秦叔一口咬定的说道。

    “您确定么?”

    “确定,肯定是他找人打的!”

    “那您知道他住哪儿么?”

    “住哪儿不知道,但他没事儿就呆在厂区!”秦叔缓缓说道。

    “行,我现在就让人过去!”

    “小立啊!!你秦叔都六十三四了,你看给我打的.......!”秦叔老泪纵横。

    “你放心秦叔,我肯定办他!”所长拍着胸脯保证。

    ...........

    厂区门口。

    两台警车鱼贯而入,正在里面跟众人打扑克的季礼,第一时间看见了门口的警车,随后赶紧把东西收拾起来,出门前去迎接。

    “咋了?”季礼领着三四个人问道。

    “你叫季礼啊?”带队的警察问道。

    “对啊?”季礼点了点头。

    “那跟我们走吧,有点事儿,找你了解一下!”派出所的民警说道。

    “找我了解一下?”季礼有点懵。

    “对,上车吧!”民警点了点头。

    “哦!!”

    季礼疑惑的点了点头,心里感觉事儿不太好,但还是迈步跟他们上了警车,三四个人,亲眼看见季礼被带走,随后其中一人拿出电话,通知了武壮。

    而武壮收到消息以后,先是托人打听了一下,为啥抓季礼,随后才拨打了戴胖子的手机。

    一段简短的陈述过后,戴胖子听明白了咋回事儿!

    “戴哥,人肯定不是咱打的!!你说咋整?你过来一趟!!”武壮着急的问道。

    “你告诉季礼,把脑袋洗干净吧!!”戴胖子咬牙说道。

    “啥意思啊?”武壮有点懵。

    “等着挨崩!!”

    戴胖子咬牙回了四个字,直接挂断了电话,十分烦躁的自语了一句:“怎么他妈的什么事儿都弄不明白呢!!快一周了,一点进展没有,这他妈就是一个废物!!”

    “你又咋了?”章伟民问道。

    “没事儿!”

    戴胖子皱眉回了一句,想了半天,直接拨通了我的手机。

    “........哥!”我愣了半天,接通了电话。

    “你干啥呢?”戴胖子直不愣登的问道。

    “打...打cf呢!”我萌萌的脱口而出。

    “打他妈什么cf!滚三泉给我干活去!!”戴胖子破口大骂的说道。

    “啊???”

    我懵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