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季礼的时候,这货惨的已经不成人样了。眼眶子青着,羽绒服被干开了两个口子,走一步,鸭绒飞一点,离远了一瞅,很有一点衰神下凡的味道。

    他把奔驰停在我车的对面,拽开车门子,就坐了上来。

    “眼眶子咋整的?派出所的人打你了??“我不解的问道。

    “那个老秦和他儿子打的!”季礼十分落寞的回了一句。

    “你去找他啦?“我惊愕的问道。

    “嗯!”季礼点了点头。

    我一听这话顿时无语。他要是老仙,我肯定张嘴就骂人了,但他是季礼,我也不好说什么,但这事儿干的有点冒失了。人家爸爸被揍成那B样了,儿子能不生气么?一家人都在气头上,你还过去解释那肯定挨揍啊!

    “你就多余去找人家!”李浩没管那些事儿,斜眼说了季礼一句。

    “出来以后,我心里着急,没多想!”季礼看样也挺后悔,他应该不是想不到这儿,而是对于三泉镇的事儿,看的太重了,所以一出点事儿,思维就乱了。

    “没事儿,你不没还手么?”我提心吊胆的问了一句。

    “我也不是傻B,可能还手么?”季礼摇了摇头。

    “那就|无|错| m.[qul][edu].com行!”我点了点头。

    “你打算咋弄啊?”季礼出言问道。

    “谁打的,找谁呗!”我随口回了一句。

    “肯定刘昂使的坏!!但打人的,肯定找不到了!”季礼上火的说着。

    “那可不一定!”我沉默了一下,认真的摇了摇头。

    “嗯??”季礼皱眉看向了我。

    “这事儿太低级,不像是他能干的!以后他也得来这边干项目,得罪谁,都不会得罪三泉镇的人!”我解释了一句。

    季礼一阵沉默,随即问道:“那是谁?林恒发?”

    “说不准,但试一下就知道了!”我思考了一下,缓缓说道。

    “这玩应,怎么试??”季礼有点懵的问道。

    “抓你的派出所在哪儿?”我反问道。

    “赣水派出所,在赣水路上!”

    “浩子开车,季礼指路,咱去派出所门口!”我张口说道。

    李浩没说话,直接开了车。季礼想了一下,也没多问,开始给李浩指路,奔驰停在路边,他没开走。

    二十分钟左右,车开到了派出所门口,李浩找了个街口停下,随后熄火。

    “有电话么?”我回头笑着冲詹天佑问道。

    “有!”他简洁的回答。

    “我给你个电话号,你照着拨打过去!”我快速说道。

    “说什么?”詹天佑皱眉问道。

    “你就这样说!”我开始仔细的教着他怎么说话,聊了一会,他点头表示记住了,随即我从电话本里,翻出了好久没打过的林子号码,念给了詹天佑。

    “嘟嘟嘟!”

    电话拨通,詹天佑按了免提。

    “喂,你好!”没过多久,林子娘们唧唧的声音响起。

    “你好,林涛是吧?”詹天佑皱眉问道。

    “对,怎么了?”林子疑惑的问道。

    “我赣水路派出所的,有点情况找你了解一下,你过来一趟!”詹天佑快速说道。

    “什么事儿?”

    “你过来一趟吧,过来说!”詹天佑含糊着回道。

    “现在么?”林子皱起了眉头。

    “对!”

    “行,我一会看看过去一趟!”林子挤咕着眼睛回了一句。

    “先这样!”詹天佑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什么意思?”季礼看詹天佑打完以后,冲我皱眉问道。

    “人不是他打的,当地派出所找他,他肯定过来;人要是他打的,他肯定不会来!弄不好直接就跑路了!”我点了根烟,随口解释了一句。

    “他要不信怎么办?”季礼追问。

    “真要是他干的,他信不信,那也不敢来派出所!他知道监控里,给没给他录下来啊?”我撇嘴说道。

    众人顿时无语。

    “哎,你要没事儿买点盒饭去呗,我饿了!”我看着季礼说道。

    他停顿了一下,点头说道:“好!”

    随即,他推开车门子走了下去,我们三个坐在车里,李浩叹了口气,摇头说道:“他也挺难!”

    “别说没用的了!”我呵斥了一句,坐在原位没动。

    “咱就这么等着啊?”李浩再次问道。

    “不等着咋整?”我翻了翻白眼

    另一头。

    林子接完詹天佑电话以后,心脏确实有点小慌乱。派出所能打电话,叫自己过去,说明那老头伤的不是太严重,但那自己也不能去,万一被拘留了,有点犯不上。他眨着眼睛,想了一下,也没敢告诉林恒发,当天晚上开着捷达,就跑回了市区,准备躲几天,然后找找人,实在不行赔点钱就完事儿了。

    林子跑回了市区,我们并不知道,但当天晚上,我和李浩,季礼,还有詹天佑,坐在车里等到,晚上十点多,也没看见林子。

    “这B肯定跑了!就是他干的!”我肯定的说了一句。

    “准么?”季礼有点怀疑。

    “天佑哥们,你再给他打个电话!”我快速说道。

    “好!”

    詹天佑掏出电话,再次打了过去,四十五秒以后,他回了一句:“没接!”

    “再打!”我补充道。

    “关机!”

    詹天佑又打了一遍,随后回道。

    “真是他???”季礼彻底信了。

    “操,这B养的,就得你收拾他!”我扭头看向了李浩。

    “也抓不着人啊!怎么收拾?”李浩无语。

    “那你得看我愿不愿意研究他了!”我打着哈欠说道。

    “怎么找他?”季礼恨的牙根直痒痒的问道。

    我扫了一眼手表,揉了揉眼睛,缓缓问道:“今儿困了!!知道哪有浴池不?”

    “这就完事儿了啊?”季礼迷茫的问道。

    “不完事儿,那还咋地?这么晚了,还能干啥啊?知道是他干的就行了呗!”我摊手回道。

    “操!.......你要睡觉啊?”

    “嗯!”

    “走吧,前面有个浴池!你们在那儿住,我得回宾馆,那里还有不少哥们呢!”季礼缓缓说了一句。

    “你不能回去,家里的人先别联系!晚上咱在一起住!”我毫不犹豫的说道。

    “为啥?”

    “明天早起有事儿干!”

    “好吧!”

    .......和季礼商量完以后,我们找了个浴池住下,我人性化的问詹天佑嫖.不.嫖.娼,他说不.嫖。我说为什么,他说中国女人不适合他,我顿时理解的点了点头,暗骂一句,这个面瘫还是有一定的冷幽默细胞。

    简单的冲了个澡,季礼开了个包房,我们四个一人叫了一个保健按摩。等待按摩员到来的功夫,我抽空去了趟厕所,顺便给戴胖子打了个电话。

    “有点眉目了!”我直接说道。

    “说!”戴胖子硬邦邦的回道。

    “人是林子打的!他是林恒发的人!”

    “他打的?”戴胖子重复了一句。

    “不过我估计,这事儿不像是林恒发干的!”我分析着说道。

    “你为啥这么估计?”戴胖子问道。

    “要是林恒发做的,我不可能来三泉就能查到!!他做事儿不会这么拖泥带水,我分析,是林子私自干的!”我肯定的说道。

    戴胖子听完一阵沉默。

    “哎,不是他干的,你怎么好像还挺不开心?”我疑惑的问道。

    “不是他干的才麻烦呢!他一直不动,有点让我看不懂!”戴胖子皱眉说道。

    “!”我听戴胖子这么一说,顿时也挺上火。

    “算了,这事儿不该你考虑,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事儿?”戴胖子岔开话题问道。

    “你不用管了!你把电视台那帮人,安排明白了就行!”我意气风发的说道。

    “我还归你指挥呗?”戴胖子磨着牙问道。

    “我不是为组织办事儿么?!”我翻着白眼回道。

    “行了,挂了!”戴胖子雷厉风行的挂断了电话。

    我将烟头扔进了厕所坑,溜溜达达的走了回去

    我回去的时候,屋内的三个人,已经开始按摩了,我扫了一眼,等我的按摩员问道:“阿姨,你多大?”

    “四十五!”

    “呃我抗力,你能按动么?”我嘴角肌肉抽动了一下。

    “一台两厢骐达,路上胎扎了,没有千斤顶,我分三次,把车托起来五分钟!”阿姨傲然说道。

    “哎呀,我怎么突然困了呢!”我挠了挠脑袋,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床上,眼睛谨慎的看着一百六十多斤的阿姨,模样挺疲惫的说道:“那啥吧,阿姨你忙你的,完了我就不按了,直接就睡了。但你等了这么半天,也不能让你白等,明一早,我还按上钟的钱结!”

    “真不按了?”

    “嗯,不敢按!”我赶紧点头。

    “行吧!我是87号,下回想按了找我!”阿姨拎着东西就走了。

    “这谁他妈给我挑的???”阿姨一走,我瞪着眼珠子冲着其他三人问道。

    “哈哈!”

    屋内的按摩员加上季礼和李浩顿时大笑,只有詹天佑声音很小的埋怨了一句:“其实,我想点她来着!”

    PS:今天家里的事儿太多,忙了一天,少加一更,回头补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