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什么事儿,要有头有尾,我來三泉镇两天,基本剧情已经铺好,下面就缺一个漂亮的收尾了。

    第二日一早,秦叔一家子,再次去了派出所,还是副所接待的,老头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喊着,自己无故卷入了开发商之间的争斗,所长挺尴尬,也明白过來老头是啥意思,所以委婉的卖了个面子,毕竟资格摆在这儿,怎么说也是三泉镇的老领导。

    当天中午十点多,所长亲自带了两个人,开着警车赶往了,刘昂公司在三泉镇的办事处。

    此刻,刘昂已经忽略我们这边,他认为记者那一锤子砸完,戴胖子基本沒有再起來的可能,服软是早晚的事儿,他国外留学背景,家境殷实,真的打心眼里看不上我们这帮土流氓,认为我们除了刀枪棍棒耍的有模有样以外,沒啥内涵。

    财务在跟刘昂商量着预算,战略图上,最大一块红标就是中大饲料的地区,他筹措满志,亲自在版图上題了首诗。

    猛龙卧黑土,运筹三千里,静看风雨起,一飞数百年。

    这诗细细一品,除了狠夸自己,还他妈是狠夸自己,但他不知道,黑土上的人民比较生性,“猛龙”卧不好的话,很容易给龙蛋磕碎了。

    “咚咚咚。”秘书敲门的声音响起。

    “进。”

    刘昂喝了一口美式咖啡,松了松衬衫的领口,头也不抬的喊道。

    “刘总,一楼來了派出所的人,要找你。”秘书双腿上的黑丝,永远那么性感。

    “hat,派出所的人,他们找我干什么。”刘昂习惯说话的时候,带两句英文,生活习惯,生活习惯。

    “他们说找您了解,一宗伤害案的事儿。”秘书仔细盯着刘昂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把他们,弄到会议室。”刘昂晃动了一下腕表,轻声说道。

    “他们说让你下楼,回所里谈。”

    “行,我知道了。”刘昂憋了半天,咬牙回了一句。

    十几分钟以后,刘昂迈步走到一楼,面无表情的看着派出所的副所长说道:“你有五分钟时间问话,,我时间真的挺宝贵。”

    “刘总,有人举报你,涉嫌一起伤害案。”副所出言说道。

    “然后呢。”刘昂反问道。

    “你得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副所长感觉刘昂态度十分生硬。

    “首先,我不可能和你回去,,我是公司法人,去派出所,有损公司形象,其次,我是人大代表,调查我,也应该检察院的人先來。”刘昂快速回了一句,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继续说道:“你还有三分钟时间。”

    副所皱眉僵在了原地,这些开发商进來,那是为政府添光增彩的事儿,一旦处理不好,影响投资,那罪过就大了。

    但就在这时,突然情况有了,。

    外面,一台丰田霸道里,我掏出了电话,直接拨通了,王秋的电话。

    “人都到位了,你啥意思,南南。”王秋问道。

    “整他,。”

    我干脆的回了一句。

    “妥了,。”

    王秋直接挂断了电话。

    “呼啦啦。”

    两端街口处,突然之间出现了,五十多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人群,他们胸口贴着中大饲料的标签,速度极快的冲刘昂公司涌來。

    “哗啦。”

    火红色的条幅被举起,王秋和张哥,保哥,走在人群最前面,高声喊道:“盛天置业滚出三泉镇。”

    “盛天置业滚出三泉镇。”

    数十人跟着附和,喊声震天,每个人表情不一,有发笑的,有严肃的,但声音仿佛巨浪一般在翻滚,。

    “还我工厂,还我数万平米厂房,,交出打人凶手。”王秋再次带头喊道。

    “还我工厂。”

    连续几次的怒喊,人群已经到了公司门口,刘昂听着外面的声音不对,立马伸手扒拉开副所,带着公司的员工,就跑了出去。

    “这怎么回事儿啊。”刘昂看着下面乌泱泱的人头,有点懵的出言问道。

    “别喊了,大伙先别喊。”

    王秋回头制止住了怒喊的人群,随后抬头冲着刘昂问道:“你是干啥的。”

    “我是公司法人啊。”

    “老板呗。”张哥问道。

    “是啊,怎么了?”

    “你他妈的凭啥找人,打我们厂的老领导,,。”王秋梗着脖子问道。

    “我沒理解你说的意思。”

    “说你妈了个b,,派出所的都來了,你还有啥好狡辩的,,,我再问你,工厂你们要干,我们这些工人的退休金,补贴,啥时候发,。”保哥怒气冲冲的问道。

    “不是,什么补贴和退休金。”

    “还他妈装傻,,,不补贴,你吹b,你能在三泉镇开发,,滚出去,。”王秋大喊一声,伸腿就往前迈步,一副要进公司的样。

    “啪。”

    保安以为王秋要做过分的举动,本能伸手拦了一下。

    “我.草.你.妈的,,b崽子,你敢拦我,,你分不清你是哪儿的人了是不,,回家问问你爸妈,你家有多少人是从中大饲料出來的,滚一边子去,。”王秋伸手就扒拉了一下保安。

    “好好,别动手,。”

    公司的人全部堵在了台阶上,伸手推着好像要走上來的工人,但越制止,场面越乱,沒过多一会,两帮人就发生了肢体冲突。

    “噗咚咚咚。”

    一个工人,也不知道是真被推了一下,还是故意滑到的,反正是从台阶上滚了下來,众工人一看顿时大怒,喊着骂道:“还他妈打人,,抓住他,。”

    “呼啦啦。”

    两帮撕扯顿时升级,一个工人拿着电话砸了一个保安后,撕扯也变成了斗殴,如狼似虎的工人,瞬间淹沒了公司门口。

    刘昂喊着别打了,但他自己挨揍挨的最狠,眼镜已经干飞了,头发被抓的好像鸡.窝,六千多一条的定制西裤上,全都是泥点子和脚印,警察出來拉架,但根本不好使,也与众人撕扯了起來。

    “场面颇为壮烈,。”

    我舔了舔嘴唇,再次打了一个电话,停在公司门口的一台依维柯里,长枪短炮的摄像机,照相机,蜂拥着探了出來,对其公司门口一顿狠拍。

    “这么整,不能出事儿吧。”季礼担忧的冲我问了一句。

    “你以为民国时期啊,一有点不同的声音,就拿坦克压啊,什么年代了,,信息时代了,,民众喜欢看什么,开发商死了几个,那沒人关注,他们关注的是,哪个老太太被银行坑了,哪个坐.台的姑娘,冒充学生让人强.暴了,弱势群体受伤,才是新闻,,王秋心里有数,,记者拍的差不多了,他就该撤了。”我缓缓说道。

    “那咱啥时候撤啊。”季礼问道。

    “沒事儿了,现在就撤呗,,浩子,走了,回家。”

    “好叻。”李浩答应了一声,开着霸道,缓慢起步。

    我摇下车窗,看着刘昂的那个方向,笑着喊了一句:“刘总,有人让我给你带个话,,别拿自己太当回事儿,其实你就是一泡狗.屎,,一直不睬你,是怕恶心,。”

    “刷刷。”

    人群中的刘昂,捂着脑袋,扭头向四周望去,但是沒找到人

    我们还沒到市区的时候,三泉镇的风波已经结束,公司这边的人被抓了不少,工人这边同样也被抓了不少,刘昂衣衫不整的在楼上打电话开始运作,并且很快得到了反馈,“市里”几个朋友愿意帮忙,表示工人这么闹,肯定会做出处理,但也不会太严重,顶天拘留。

    可刘昂还沒等松口气,秘书通知他打开电视,下午两点档的地方台法制频道,和新闻频道,详细报道了此次事件,刘昂公司员工的丑态,在电视上一清二楚的展现着

    报道还沒完,刚才刘昂打过电话的几个朋友,紧跟着再次给了回信,都纷纷表示,媒体参与了进來,这事儿不好运作了

    刘昂此刻才知道,自己进套了,正想对策之时,电话再次响起,扫了一眼号码,是自己老领导打來的,三泉镇项目总负责人,某常务副市长。

    “您说,领导。”

    “下面工作,以安抚工人情绪为主。”领导简洁明了的说道。

    “您的意思是。”

    “调整方向,避开中大饲料的投标吧。”老领导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

    “好。”刘昂胸口起伏,咬着牙回了一个字。

    “嘟嘟。”

    电话响起了忙音,刘昂愣了三秒,将电话扔在地上,用脚踹的粉碎,原地转了一圈,破口大骂道:“戴胖子,我草你mo,。”

    骂归骂,骂完以后事儿还得办,刘昂迅速通知高层进行危机公关的会议,捅咕了一下午,统一得出结论,公司拿出五十万作为赔偿款,并举行发布会,向工人道歉,承认发生摩擦,是因为公司员工的不理智,但拒绝承认打人事件。

    至此,三板斧抡掉刘昂,戴胖子家,即将万马趟三泉,

    回到市区,我沒见到胖胖,倒是章伟民下來给我送了钥匙,我愣了一下,扭头一看,远处一台白色宝马x5,静静停在那里,车牌子还沒上呢。

    “啥意思。”我迷茫的问道。

    “戴总奖励,操,比我车都好。”章伟民酸溜溜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