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爷俩坐在屋里。吃着火锅。喝着五十三度的散白。这么多年终于打开话匣子。好好聊了聊。

    老向以前也混过。采沙。包车运垃圾。冬天在江边弄滑冰场。反正啥都干过。他风光过。九三。九四年的时候。他就开上了桑塔纳。那时候在东北有一台这样车。就相当可以了。

    后來也不知道咋的了。老向莫名其妙在里面呆了三年。出來以后。干啥啥折。大事儿虽然沒有。但小事儿不断。三天两头就进去呆一段。从这时候开始。他就走背字了。

    九八年左右。老向因为要抢极乐寺的翻修工程。不知道得罪了谁。晚上回家的路上。让人贴着膝盖崩了一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出院以后腿折了。我妈也消失了。

    她是不是真不想跟老向过了。我不知道。但她确实不管我了。我问过老向几回。他每回都骂人。后來我也就不问了。这个人也从我记忆中强行摘除了。。

    要么就别他妈生我。生了还不管。我真是恨她。从成年起。我几乎沒在外人面前提过她。

    为什么老向出事儿以后。变的这么不着调。这么不靠谱。我还在外面紧扣着钱。回家养活他。。

    因为他就在不是人。在二流子。这么多年。他也未曾离开我。混的再惨。他也定点回家。我们爷俩就天天吃白菜帮子。那也能搭伙过日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也还是个家。

    老向现在变好了。自己知道干点啥了。我挺感动。他思维已经彻底颓废了。这么做。可能是良心发现。不想在拖累我了。

    昏黄的灯光下。我俩都喝了不少。聊着聊着。就谈起了贷款公司的事儿。

    “你那个贷款公司。整的咋样了。”老向脸色发紫。眼神直勾勾的问道。

    “挺好。”我含糊着回了一句。不想跟他说我在外面的事儿。

    “你哪儿來那么多钱。”老向眨巴着眼睛追问了一句。

    “有两个朋友。手里有闲钱。就放我这儿了。”我解释道。

    “你快别jb扯犊子了。你家啥样谁不知道啊。。谁能把钱放你这儿。”老向十分不信的说道。

    “不是以前认识的。我给戴总开车。认识了不少有钱的朋友。”

    “操。”

    老向撇嘴。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行啊。别管咋说。买卖干起來了。你随我。脑袋不空。啥事儿能不能干的。你心里有点数就行。”

    “你就让我省点心。比啥都强。我的事儿。你就别管了。”我淡笑着说道。

    “你是不是缺钱呐。现在滚起來。有点费劲。。。”老向侧面打听了一下。

    “干贷款的。有几个不缺钱。那肯定是钱越多越好啊。”我也沒多想。出言回了一句。

    “我帮帮你啊。”老向试探着说道。

    我夹着菜。顿时一愣。挤咕了一下眼睛。龇牙问道:“你别跟我说。你在哪个苞米地。埋了几千万。行么。这剧情太狗血了。”

    “我要能埋几千万。我还至于嫖小梅。嫖这么多年。操。”老向无语。

    那你啥意思啊。再说。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提小梅的事儿。我烦她。”我拉着脸说道。

    “不行。我在周围邻居这儿。给你整点钱。”老向看着我说道。第一时间更新

    “咋整。抢啊。你快别心思沒用的了。好不。你在折腾进去。我活不活了。”我狂汗着说道。

    “抢啥抢。我都多大岁数了。抢谁。谁能给我钱呐。”老向用筷子挑着肥牛汁。低头心思了一下。缓缓说道:“我给你抬点钱。”

    抬钱。是东北老一代人土话。翻译过來就是民间私人借贷的意思。

    “你可拉到吧。谁能借你啊。”我感觉这事儿不靠谱。

    “以前肯定不能借。但现在不一样啊。你火锅城开着。贷款公司支着。小奔驰开着。谁也不知道。你在外面到底混的咋回事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些邻居。拿大钱。拿不出來。一家扔个三五万在你这儿。不算困难。一分利左右。我能帮你研究研究。”老仙认真的说道。

    我听着老向的话。思考了一下。眨眼回道:“你别说一分利了。你就是两分利能抬到钱。那都太解渴了。我也不忽悠你。我现在是不愁沒单做。是愁手里沒闲钱。”

    “这事儿能研究。回头我和苏大牙。帮你跑跑。”老向继续往锅里下肉。

    “行。你跑吧。你要真整到。我给你提点。”我豪爽的说道。

    “呵呵。跟你爹还玩利益捆绑。”老向乐了。

    “嗯。这样你干着有劲儿。第一时间更新 ”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

    “你跟安安处的咋样了。”老向突然又问了一句。我私生活的问題。

    “还那样呗。再缓一缓。我娶她。”

    “我稀罕马小优那孩子。你要娶了她啊。少奋斗五十年。不对。起码得一百年。哈哈。”老向厚颜无耻的说道。

    “嗯。。她跟你说。她家里的事儿了啊。”我不解的问道。

    “我特么混了多少年呐。这还用说么。谁啥样。我一眼就能看出來。”老向也吹吹哄哄的说着。

    “我的事儿。你别管了。。再说。你别太白眼狼了。安安对你多好啊。两千多的衣服。眼睛都不眨。就给你往家拎。做人不能这样。”我提点了他一句。

    “滚jb犊子。我不为你考虑么。”老向想伸手拍一下我脑袋。但手停到半空中又落下了。

    ..........

    当天晚上。我和老向呆在家里。整了一斤多白酒。喝的人事不省。这是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在他的房间睡觉。

    第二天。起床以后。我洗了把脸。仍桌子上三千块钱。给老向写了一个赶紧去买煤的纸条。开车就走了。

    而老向起來以后。给那个苏大牙打了个电话。第一时间更新 这俩人是本胡同著名嫖.友。总在一块扯犊子。我挺烦这个苏大牙。他以前总拐带老向不干好事儿。

    过了半个小时。苏大牙來到了我家。俩人在屋里谈了一会。随后吃了点昨天晚上的剩菜。简单整理了一下妆容。然后就踏上了忽悠之旅。开始走街串巷。挨家拜访。

    老向第一家去的是赵老六家。他家有台钩机。一年挣个二十來个跟玩似的。算是这个胡同里。生活条件比较好的家庭。

    二人进门。赵老六媳妇亲自接待了老向。你别看老向这个死样。但怎么说也曾经风光过。他在外面虽然有点作。但在家跟前这一亩三分地。。。还真沒跟谁扯过沒用的。也沒跟谁红过脸。大家对他普遍评价是。除了沒正事儿。其他哪都好。性格也挺仁义的。

    “啥事儿啊。向大哥?”赵老六从屋里走出來。掏出烟。笑着问道。

    “找你抬点钱。”老向一点沒墨迹的说道。

    “找我抬钱。。”赵老六愣了一下。随后坐在沙发上。帮老向点着烟。眨着眼睛说道:“你儿子现在奔驰都开上了。你管我抬钱。逗我玩呢。”

    “逗你干啥。这钱还真不是我抬。是我儿子要抬。他不开贷款公司么。手里钱都散出去了。我这么多年也沒帮上他啥。所以就心思着。找你们这些老邻居融点。”老向认真的解释了一句。

    “........这。我手里也沒有闲钱啊。钩机也老化了。现在沒事儿就得往里搭点。”赵老六解释了一句。

    “我跟你说赵老六。你别jb扯淡。。抬你钱不白抬。给你利息啊。”苏大牙挺粗鄙的说道。

    “........我这儿真沒有啥闲钱。我儿子也快找工作了。我得留点给他活动啊。”赵老六抽着烟。慢慢悠悠的说道。

    “老六。咱这么多年邻居。。你以前三百五百的也给我拿过。后來也沒要。这我都心里有数。向南也是你看着长大的。这孩子真不容易。话我跟你说白了。要是我得癌症了。我都不带进你家这个门來抬钱。。但孩子我从來沒帮过他。咱们这么多年邻居。你就当卖我个面子。行不。老六。”老向诚恳的说道。

    “..........。”赵老六连裹了两口烟。低头沒搭话。

    “老六。人家儿子现在混的不错。几百万贷款公司开着。能差你这点钱么。。利息按月付。本金你什么时候想拿走。什么时候拿。再说老向家就在那儿。破房子不值不值五六十万还卖不上啊。可能因为你这点钱。跑了么。”苏大牙出言劝道。

    “.......你要多少啊。”赵老六看着老向。缓缓问道。

    “三万两万。十万八万都能接。你就看你能拿多少吧。”老向缓缓说道。

    “老向。这么多年老哥们了。。你也沒求过我啥大事儿。我给你拿五万。利息你看着给。就这样吧。”赵老六思考半天。重重的点头说道。

    “我给你签借条。”老向毫不犹豫的说道。

    “等等。老向。我插一句。这不是不信你啊。五万块钱。对我家來说也不是小事儿。你看这欠条。能不能让你儿子签。”赵老六媳妇突然插了一句。

    老向一愣。心里顿时明白了过來。这娘们是想去我的公司看看。

    “行。那咱去公司。”老向思考一下。快速点了点头。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启蒙书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