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喝酒,我一向挺矜持,没喝之前,嘴里一直念叨着,我不能喝,我不喝等推脱之语,但嘴唇子一碰原汁麦上,就跟亲吻花姑娘似的,咋拔也不拔不下来了,根本刹不住车,一瓶两瓶算开胃,三瓶五瓶打不住。

    今天,我已经喝第二顿了,酒精劲儿还没过,这就又着整,啥人也架不住这么折腾。喝了一个多小时,我彻底多了,点了根烟,叼反了,我他妈还连着抽了好几口,后来发现味儿不对,等想调回来的时候,才发现烟嘴已经抽没了。

    而另一头,老仙已经开始伸手搂李浩脖子了,黄豆眼此时你已经很难看见了,彻底喝没了,俩人卿卿我我,一副没我啥事儿,俩人马上就要开房去的节奏。

    “我跟你说昂!浩.....混哪行都是吃饭,没JB谁看不起谁,今儿坐这儿喝酒,我还没走,那咱俩就是朋友!!以后铁路街一片,你随便晃悠!就跟自己家似的,想拿啥拿啥!”老仙舌头梆硬的说道。

    “...不吹牛B你饿不??我看派出所上那个五角星就挺好,你拿下来我看看呗?”我撇嘴不屑的说了一句。

    “你那是抬杠!”老仙挺不乐意的扫了我一眼。

    “就抬你了!咋地吧?听你吹牛b我犯膈应!”我也喝多了,说啥话基本都不走大脑了。

    “我还真没跟你吹,就这段时间,我快好起来了!!”老仙随口说了一句。

    “咋地呢?”我看他说的不像开玩笑,就问了一句。

    “君,过一段走!!他那边事儿办完了,我苦日子就到头了!”老仙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

    “张君到底干Jb啥的?”我皱眉问道。

    “呵呵,咱踩的水,跟人家踩的水能一样么?!有些事儿我能问么?问完了我这体格,接受不了咋整?脑袋割下去,装没听过么??不过,我就知道,他扎死秦万天小弟的那个事儿,李猛给他办来着,花了不少钱,但事儿好像不那么容易过去,因为被害人确实死了,和李猛在一起那个张旭,叫他去HH市好几次,他都没去!!”老仙打了个酒嗝,冲着我小声说道。

    “听说张旭混的挺好?”我多多少少也听过张旭的名儿,但根本接触不上,也没见过。

    “呵呵!!HH市内清一色,谁想干夜场,消防,工商批了那不好使,得张旭点头,但凡冒头的全干趴趴了!人家手底下的弟儿,都配A6开了!”老仙黄豆眼此时散发出一阵明亮。

    “操,这事儿得天时地利人和全占了,谁羡慕也没用。全市混子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吧?有几个像张旭,现在的状态了?!大多数不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么?呵呵!”我感觉老仙说的离我太远,所以也没太往心里去。

    “我跟你说南南,你就胆儿太小,不适合在外面玩,真的!”老仙看着我摇头说道。

    “我是没碰见让我胆儿大的事儿!呵呵!”我咧嘴笑着说了一句,随后指着老仙,冲着李浩说道:“这是铁路街仙儿老爷!!遇到茬子一提他就好使!!多一遍揍都不带挨的!”

    “呵呵!”李浩不胜酒力,此时喝的直淌哈喇子,听到我的话,迟疑了半天,开口说道:“我...我还真有点事儿...求你们....!”

    “啥事儿?你赶紧说!!要不明天早上醒酒,我们的仙哥该不承认了!”我高级黑的说了一句。

    “......这事儿今天不能说,明天咱俩细聊!”李浩虽然喝多了,但意识还有,也不知道是想了想,还是本来喝的大脑就有延迟,总之含糊着说了一句。

    他这样一说,我和老仙都没多问,也没当回事儿,把瓶中酒干了以后,就张罗着散伙。老仙打了个车,不知道去哪儿了,而我和李浩一条路,所以就坐在了一个车里。

    在车上,他又提了一遍有事儿求我,我此时都快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就点了个头。

    ......

    “咣当!”

    我推开家里的大门,摇摇晃晃的走进去,虎子摇着尾巴,从窝里钻了出来,看见摇摇晃晃的我,声儿挺大的叫唤了几声。

    “别他妈瞎叫,人家都睡觉了!”我扶着门框子哇的一声吐了,与此同时,右侧房间的灯亮了起来,马小优穿着乳白色的睡袍,上半身披了一件彪马的运动衣,皱着眉头走了出来,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又迈步走了回去。

    “你怎么还不睡?”我喷着酒气问了一句。

    “住这儿的什么人都有,我敢睡么?”马小优的话里蕴含了很多意思,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直接关上了门。

    我蹲在大门口,吐了二十多分钟,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以后,抱着虎子,往屋内走去。路过马小优的房间时候,我沉默了一下,啪啪拍了她窗户两下,开口说道:“你每月加五百块钱,以后晚上我尽量不出去!”

    “滚!!!”

    “你考虑考虑!我说的是真事儿!“

    “蓬!”

    一个硕大的玩具熊,砸在了窗户上,泛起一阵闷响。

    “妈的,这又是来事儿没来干净!”我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迈步走进了房间,搂着虎子的大屁股,然后沉沉睡去。

    .......

    第二日,我下午才头疼欲裂的醒来,刚想看看地窖里还有木有土豆,好做点吃的,李浩就Jb拎着两瓶五粮液,还有一些熟食走了进来。

    “干啥呢?”他走进大门,抬头冲我问了一句。

    “我操,你咋来了?”我声音沙哑的问道。

    “没啥事儿,找你唠会磕!”李浩挺假的说了一句。

    我扫了一眼他手里的酒瓶子,脑袋嗡的一声,双腿哆嗦的问了一句:“还他妈喝啊!”

    “闲着干啥,整点呗?”

    “你快滚犊子吧,再喝就他妈二火葬滴干活了!!”我坚决的摇头说道。

    “.......不整了?”

    “说啥不整了!”这回我真不是装矜持,而是闻见一点点酒味,我就得给苦胆吐出来。

    “那行,咱俩吃点东西!”李浩说着把手里的熟食,放在了树下的石桌上。我正饿着呢,也就没客气,果断的扔掉了一筐烂土豆,直接坐在了他的对面。

    下午,天气正热,我和李浩坐在树下,啃着鸡爪子,一边乘凉,一边聊着天。

    “说吧,有啥事儿找我?!”酝酿了一会,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寻思来,寻思去,这事儿也就能和你说了!”李浩用手纸擦了擦手,沉默了一下,挺直接的说了一句。

    “你说,我听听,能力范围的,我就使使劲儿!”说实话,我说这话敷衍的意思较大,因为我和李浩的关系,并不是那么铁,现在人与人的关系多复杂啊,这真不是一顿酒,就能掏心掏肺的。

    “你也能猜到,我是干啥的,对吧!”李浩组织了一下语言,抬头看着我问道。

    “嗯!”我吃着鸡爪子,点了点头。

    “我有正经工作,之所以干这个,第一,家里负担确实大点,第二,我也想过的好点。我一年就干两次活,但“出货”量比较大,在平房你们遇见我那天之前,我瞄好了一台车,感觉有货,顺路就给开了,但里面有点东西,我拿错了!”李浩这人性格有点怪,有些话,要么一字都不会说,要跟你说了,就不带藏着掖着的。

    “拿错了?”我愣了一下,放下鸡爪子,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嗯!拿错了!”李浩点了点头。

    “啥啊?!响儿啊?”我比划了个手枪的手势,小声问道。

    “不是!”李浩说着,从地上一个黑所料袋里,掏出一条三五香烟,摆在了桌子上说道:“你看看!”

    我愣了一下,伸手拿过一条烟,用手垫了一下感觉分量明显不对。找到开封的位置,我看到了一个小口,明显是李浩自己割的,我伸手扒拉一下,里面哪他妈有烟啊,白花花一片,全是密封袋。

    “啪!”

    我给烟盒拍在了桌子上,脸色认真的说道:“你真拿错了!”

    “拿完我就后悔了,想还回去,但车没了!”李浩挺Jb上火的说道。

    “操!这玩应多扎手啊!”我喘着粗气说道。

    “扎手,也能换银子!”李浩眼睛通红的看着我,话里有话。

    “你啥意思?”我挑眉问道。

    “装傻?!”李浩挺不乐意的看着我。

    我听完他这话,扫了扫桌上的“烟”,又看了看李浩,脸上啥表情没有,机械的点了根烟。

    “起码一百克,你散了,钱咱俩一家一半!”李浩紧盯着我,声音沙哑的说道。

    “吧唧吧唧!”

    我没搭话,连续猛裹着烟。

    “我是真没门路,要不也不能求你,你合计合计!要不,我少拿点?”李浩在经济上,显然也挺渴。

    “就这一条“烟?””我问。

    “还有个手机!!你帮着也处理了吧,多了不值,三五千块钱值了!卖了,就当我帮你爸凑的看病钱了!”李浩从兜里掏出个三星伯爵,摆在了我面前。很显然李浩也知道我家里出事儿了,也知道我现在啥都不缺,就缺钱。

    “接着吃吧!”我喘了口粗气,拿起手机和烟,随手放在了脚下,岔开话题说了一句。

    “谢了!”李浩爽快的说了一句。

    我咬了口红肠,笑了笑没吱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