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窄矮小的车库里,不通风,棚顶吊着的大灯,像烤箱一般散发着高温。屋内三个凶神恶煞的汉子,还有一个,一副甘愿被爆.菊,也不想挨揍的白西服,气氛很是诡异。

    “滴答滴答!”

    豆大的汗珠,从李水水的鬓角滑落,刘成武询问我的住址,让李水水在思考,到底是出卖我呢,还是出卖我呢!

    “咋地!这点B事儿,你还得心算一下啊?!”刘成武皱眉说道。

    “........大哥.....那是我发小!!”李水水咬牙回了一句。

    “操,弟儿,谈友情呐?这时候你还跟我谈发小?我看就是没给你收拾好!!”刘成武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水水,惊愕的说了一句,随后立马摆了摆手,烦躁的冲着光子二人说道:“麻溜告诉告诉他!!有友情的人,挨揍疼不疼!”

    “妥了!”光子立马点头。

    “十分钟以后,我要观察他,心里防线崩溃的最深处!!”刘成武二BB的说了一句,迈步就要往外走。

    “等等!!”

    就在这时,李水水忍着大腿的疼痛,扯脖子喊了一句。

    “咋地?不提发小的事儿了呗?”刘成武目光阴霾的回头问道。

    “不是,大哥,你听我说,你是不是就要手机??......不整睚眦报复的事儿?”李水水此时大腿还在冒着血,面对三个精神有点失常,随时掏刀就可能往下捅的壮汉,并没有吓的跟白西服一样,反而挺冷静的问了一句。

    “报复你个小崽子干啥,你啥Jb意思,赶紧说!”刘成武背手,有点烦的问道。

    “大哥,在外面玩,玩的就是个脸!混的就是个有里有面!我是个小篮子没错,但小篮子也得有点底线,对不?”李水水舔着嘴唇问道。

    “呵呵!”刘成武看着李水水,略微愣了一下,笑了笑没接话。

    “话说白了,我不信你能整死我,不是没魄力,是没那个必要!给我东西的,是我好哥们,我不可能卖他。这样你看行不行,我给我哥们打个电话,我让他把手机放个地方,他放完告诉我地点,然后你让去取,如果东西没问题,你再放我走,行不?”李水水在这种环境下,依然想出了两头都不得罪的办法,所以这种人的未来,一旦腾飞,那任他遨游的就是广阔的天空!

    “你这孩子有点样,比那些天天就知道操B的小崽子,强那么一丢丢。就冲你这个劲儿,东西还我,咱啥事儿都没有!”刘成武略微考虑了一下,点头答应。

    “大哥,电话在我兜里!”李水水快速说道。

    “别整没用的,听见没!”光子打了个预防针,将李水水兜里的电话,掏了出来。

    李水水费力的坐在地上,拨通了我的手机,语速极快但又清晰的把自己情况介绍完,并且一再叮嘱我,千万把冰也带上,然后和我结束了通话,二话不说直接将手机交给了光子。

    “大哥,电话打完了,我朋友现在就找地方,放东西!”李水水抬头看着刘成武说道。

    “抽一根吧!”刘成武面无表情的从兜里掏出一盒三五,扔在了地上,随口说了一句。

    “谢谢!”李水水沉默了一下,还是没抓那盒烟,坐在地上冷冷的看着白西服,沉默了好久,指着他骂道:“操.你.妈,这事儿完了以后,你可以搬家了!”

    “水水,我也迫不得已!”白西服挺委屈。

    “你那个B嘴,早晚得让人缝上!”李水水看不出有多生气,只是轻声细语的回了一句。

    .......

    我家,院子里。

    正闲着没事儿,坐在院子里,一边玩手机的俄罗斯方块,一边撩拨马小优的我,接完李水水的电话,腿肚子都哆嗦了。

    小心,小心,再小心,还是他妈的出事儿了!

    人要倒霉,就会出现怎么做都不对的情况,麻烦总喜欢扎堆,欺负一个人。最近几年我一直没跳出这个怪圈,烦心事儿一件接一件的处理着。

    水水就跟我说了两句话。

    第一,南南,冰出事儿了,我在一个大哥这儿!

    第二,大哥跟我谈的挺好,你不用惦记,找个地方把人家的东西放好,大哥派人过去取!!

    这两句话很委婉,但又透给我很多信息。首先,李水水没卖我,这是肯定的,要不也不会让我自己挑地方放东西;第二点,李水水在告诉我,他说话很不方便,自己肯定是被限制住了,让我最好别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此时,我心里挺感动,真的挺感动,李水水没卖我这事儿,让我打心底里泛着意外!短暂挣扎了一下,我决定不跟李浩打招呼,直接把东西还回去!!

    因为现在再找李浩,太麻烦,这中间李水水肯定不好受,他这么对我,我不想让他不好受,所以货的事儿,我只能以后再跟李浩解释,大不了我赔他钱就完了。

    想到这里,我掉头钻进屋里,穿好衣服,拿起那个崭新的伯爵手机,随后匆匆赶出了门。

    我先跑着去了李水水的家,他已经告诉我,东西让他藏在了哪儿,他爸妈我都认识,简单打了个招呼,我直接钻进了李水水的房间,从床板子底下,翻出了那一条三五“烟”。

    “小兔崽子,我家水水呢?”

    李水水的爸爸坐在院子中间,正在摘豆角,他脸色通红,说话声音特大,一看下午就没少喝。

    “不知道!”

    “看见他让他回来吃饭!”

    “知道啦!”我匆忙答了两声。

    “别JB瞎嘚瑟,让我知道,收拾你们!”他又补充了一句。

    我没扯他,拿着东西直接跑出了院子,到了正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以后,我想了一下,冲着司机说道:“师傅,去第二职高正门!”

    “妥了!”师傅答应了一声,开车就走了。

    二十分钟以后,我到了第二职高,找了个垃圾箱,随手就将烟和手机扔了进去。走远了两百米,我拿着UT斯达康,就要拨回李水水的电话,但一打开才发现,小灵通没电了!!!

    玩俄罗斯方块玩的!!

    我连续重启了两次,想要拨回李水水的电话,但都是刚拨出去,电话就关机。

    “操!!”

    我烦躁的骂了一句,站在马路牙子上,沉默了一秒,二话没说,再次走到那个垃圾桶旁边,四周扫了一眼,又飞快的掏出了那个手机。

    开机以后,我使劲儿回想着李水水的手机号码,随后在键盘上按出了一组数字,略微停顿了一下,我手指搭在发射键上,就要按下去。

    “嘀铃铃!!”

    就在这时,伯爵手机的铃声响起,我愣了一下,毫不犹豫的接了起来。

    “喂!”我声音略带颤抖。

    “电话怎么关机呢??”对面一个无比沙哑的声音响起。

    “.......没...没电了!”我咽了口唾沫,结巴的回了一句。

    “我他妈还以为你跑路了呢,为了跟你通话,我还得雇个人,不停的打!呵呵!”电话里的声音,阴阳怪气的说道。

    “.....没...没有!”

    “东西整好了么?”对方沉默了一下,皱眉问道。

    “整好了!在第二职高这儿!”我咬牙回答道。

    “会做买卖么?我可能去找你么?你来找我,地址我给你发过去,就这样!!”电话里的声音,说一句就要挂断电话。

    “不是....咱们不是不见面么?”我皱眉问道。

    “老弟,亲兄弟都有因为娘们干起来的!不见你一面,我知道你长几根头发,几个心眼啊??生意只能这么做,你要不来,电话卡你直接撅了,咱就当个彼此生命中的过客,说声再见拜拜吧!”

    我咬着嘴唇,脑中回想起李水水的面孔,想起纯真无邪的童年时光,我们一起趴在煤堆上打闹的场景,犹豫了好久,点头说了一句:“行,我去!!”

    “呵呵,等地址吧!”说着,对方挂断了电话。

    我站在马路上,吧唧吧唧裹着烟,焦躁而又忐忑的心里,突然冒出个想法,今天如果能过了这关,我就不混了。

    .........

    四十分钟以后,仓库里。

    “嘟嘟,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李水水的电话放着免提,攥在刘成武手里,客服机械的声音,传遍了狭窄车库。

    “你这发小,似乎不太讲究啊!咋关机了呢?”刘成武抿着嘴冲李水水问道。

    “........应该不能,咱们再等等,他肯定能打电话过来!”李水水此时也有点慌了。

    “四十分钟,安个TNT炸药都完事儿了,他怎么还没信呢?”刘成武阴着脸,轻声细语的问道。

    “.......他肯定遇到什么事儿了!!大哥,你信我的,再等五分钟!”李水水恳求着说道。

    “我等的牛喇叭花都开了又开滴,我还等你奶奶个B!!你很不诚实,我烦了!!”刘成武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摆手冲着光子喊道:“他那个朋友肯定是跑了,这B没用了,处理了,我晚上回一趟河南!!”

    “蓬!”

    光子掏出军匕,一把按住了李水水的脑袋。

    “向南,我操你血.奶.奶!!!我李水水对你差事儿么!!你这么坑我!!”李水水眼睛通红,疯了一样的咒骂道。当刀尖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他突然喊了一声:“别扎!!我知道,我知道向南他爹在哪儿,你们抓他,向南肯定回来!”

    刘成武收住脚步,回头看向了李水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