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就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公安医院附近。下车以后,我躲在一个胡同里,看着挺冷清的街道,拨通了李水水的手机。

    “喂,我到这儿了!”我拿着电话说了一句。

    “我这放眼四顾滴,也没瞧见你啊!”

    “那我也没瞧见你啊!”我咬牙回了一句。

    “呵呵!”刑警队的小王,严格按照米队指示,没法接的话,就他妈“呵呵”,既有深度,又让对方摸不清,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啊。

    “大哥,咱在公安医院门口见吧!”我试探着问道。

    “呵呵.....!”

    我听着他的怪笑,心里烦的不行,沉默了一下,直接回道:“五分钟以后,我到星星仓买!”

    “呵呵,好!”小王加了个好字,轻飘飘的挂断了电话。

    我顺着街道,迈步就往公安医院方向走,但刚走没两步,我四处打量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挺黑的自行车车棚子,站在这个车棚子旁边,我略微愣了一下,灵机一动,抬腿翻过栅栏就跳了进去。

    .......

    五分钟以后,我行色匆匆的跳出了车棚,脚步放快的奔着公安医院走去。我市公安医院的位置,在一个桥底下,正门有三个岔口,路口比较复杂。

    但这对我没啥用,因为我已经拉下心,不见到对方,绝对是不走的!来到星星仓买门口,我想买盒烟,才发现兜里已经没钱了,扭头扫了一眼,旁边有个烤地瓜的老汉,此时没什么生意,他仰脖正在吞云吐雾。

    “大爷,给根烟抽呗?”我上前说了一句。

    他扭头看了看我,撇嘴说道:“混社会的没烟抽,管烤地瓜的要?呵呵,你们玩的能再非主流点么?”

    “.......你咋知道,我是混社会的?”我有点好奇的问道。

    “一到这个点,全市的小年轻,被砍的,挨砍的,都往这凑,真不知道一天天图个什么劲儿。明天不在这儿干了,换地方,不挣钱!净他妈发烟了!”老汉说了一句,随手扔出一盒,我们这儿已经很难见到的红梅,然后不再说话。

    我也不知道是啥滋味的接过烟盒,打开一看,里面就一根,拿出烟,我在鼻子上闻了闻,尴尬的发现自己连火都没有。

    得,别因为个火,再挨一通数落,我顺手将烟别在了耳朵上,准备继续等待。

    “啪!”

    不到两分钟,我左侧肩膀一沉,猛然扭头一看,一个大夏天穿着夹克衫,头发一股馊味的汉子,伸出铁钳一般的手掌,抓在了我的肩膀上。

    “说瞧不见我的那个,是你不?”他笑着问道。

    我愣了一下,有点讶异他的造型,但还是点头回了一句:“对,是我!”

    “那就没错了,走一趟吧!”他左手拽着我的肩膀,右拳突然往我肚子上一顶,右腿粗暴的一扫。

    “噗通!!”

    我双腿瞬间腾空,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大哥,不说好友好商谈的么?这干啥啊?”我摔的迷迷糊糊的喊道。

    “呵呵,换个地方,咱继续谈!”小王从腰间拽下闪亮的手铐子,右腿膝盖压着我的后背,将我手腕拷上。

    “警察??”我惊愕的出言问道。

    “呵呵.......!”小王今天算是跟这俩字干上了,双手一用力,将我拽起来,冲着远处的三菱吉普摆手喊道:“这儿呢,整住了!”

    “唰!”

    远处一台静止的三菱,突然发动,直接开到了马路牙子旁边,车里司机探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呵呵,这批人岁数挺小啊!”

    “是啊,我们的对手越来越年轻了!”小王没来由的感叹了一声,直接给我扔进了吉普后座,随后司机踩着油门,推上档,我直接被带走了。

    “唉.....晃悠来,晃悠去,我算你就不是好嘚瑟!”看着远去的吉普,烤地瓜的老汉,对着不足一米远的下水道,吐了口大黄痰,淡淡的说道。

    ........

    两个小时以后,刑警队办公区的会议室里,米忠国拿着卷宗和口供,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站在首位的位置,拿起茶缸子咕咚咕咚的整了两口。

    “咋样?米队??”一群还在值夜班,忙碌着的刑警,停下手头的工作,抬头问道。

    “到这儿了,我还能让他不张嘴么?”米忠国放下茶缸子,咧嘴一笑,显然也挺开心。

    “刘成武撂了??”有人问道。

    “那必须滴!”米忠国傲然回道。

    “哈哈!”

    会议室顿时一片欢声笑语,米忠国坐在首位,放好资料,等了三四分钟,随后咳嗽了两声,下面转瞬安静了下来。

    “说两句昂!!刘成武落网,3.11特大人体器官倒卖案,就算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下面说一下工作重点:刘成武在河南也犯不少事儿,河南的同行们,肯定得给他引回去,不可能让刘成武在咱们这儿异地受审。小刘,你抓紧把他嘴里的干货掏干净,证据链做足,就是他被引回去,枪毙他的枪,也必须是咱们第一个开的!”米忠国严肃的说道。

    “明白!”

    “刘成武此次来本市,是来进行交易的,他是中间人,上线下线要对缝,他在中间起到润滑油的作用,很关键!!他有一部手机,是专门联系上线,下线的通讯工具,卡是临时账户,上线用快递给他发过来的,但两方人马并没有见过面,都是通过电话联系,不过现在有点意外。刘成武前几天在洗浴门口留宿,捷达车后备箱被撬开,里面丢了一百克冰.毒,一部手机,冰.毒的事儿可以先放一放,但手机必须要找到!因为下线的联系方式,也让刘成武存在了手机了,没有这个手机,案子的线索就断了!”米忠国慢条斯理的说完,停顿了一下,让大家消化了不到一分钟,继续补充道:“我刚才问了刘成武,偷他东西的人,就是车库被捅的那个李水水,和星星仓买门口刚被抓的那个向南,俩人一起干的!所以,我的思路是这样的......!”

    说着,米忠国站起身,拿起手里的劣质红外线,冲着背后错综人物关系板说道:“我们的内线,已经插在刘成武下线的队伍里,但对方见刘成武迟迟不准备交易,已经有点起疑,最近几天,内线已经断了联系,我估摸不一定是暴漏了,但肯定侧面说明了,这个团伙的高层已经有点惊了,弄不好就是要撤!所以交易迫在眉睫,我一会从那个叫向南的小孩手里要回手机!然后准备亲自扮演刘成武,同时联系上线下线,选择交易地点,随后给这个穷凶极恶的人体器官交易链,一举端了!!”

    “等等,米队,现在我这里有个情况,比较特殊!”

    就在这时,抓捕我的小王,突然抬头插了一句。

    “怎么了?”米忠国皱着眉头,出言问道。

    “我刚才初审了一下向南!他可能....跟刘成武的上线见过面了!”小王缓缓说道。

    “什么??他们怎么会见面呢?”米忠国通红的眼神中,泛着不解,憋了半天才问了一句。

    听到米忠国的问话,小王将了解的情况,跟在坐的众人交代了一下,大家都挺懵,都感觉这事儿有点寸。

    “如果上线已经见到向南了,那再出人联系他,上线肯定会起疑!!”坐在米忠国旁边的副队长,有点上火的插了一句。

    “直接用电话约个地方,人来了,一抓就完事儿了呗?”一个粗狂的汉子,有点没长大脑的说道。

    “你扯淡呢?如果组织交易,上线下线肯定不会踩着点到,谁代替刘成武到场,都必须要留出单独与他们相处的时间!!但现在上线已经见过这个叫向南的,整别人去肯定要露馅,干这么多年刑警,这点事儿你还不明白么??”米忠国皱眉回了一句。

    “直接给刘成武装上定位,控制在可控范围内,让他自己去呢?”小刘提出建议。

    “思路不对,现在不是电话和刘成武的事儿,是上线已经认识了向南,而不认识刘成武,明白么?”米忠国再次泼着冷水。

    案子研究到这里,大家都挺沉默了。

    “小王,你给我介绍一下向南的资料!”米忠国坐在原位上沉默了很久,突然开口说道。

    “向南,男,汉族,二十岁,无正当职业,有前科,两年前因为一起流氓斗殴,和同伙错手将被害人郭某捅伤,送往医院路上,被害人死亡。检察院以伤害致死罪名,第七被告身份将向南起诉,判了半年拘役!”小王简洁的说道。

    “怎么就判半年?”

    “他没动手,只是斗殴过后帮忙打的车!!”小王回答。

    “呵呵,吃锅烙了呗?”米忠国淡淡一笑,随后继续问道:“家庭背景怎么样?”

    “听说母亲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就走了,六七年都没信了,父亲是个烂赌鬼,前几天被砍了,正在住院!”

    “你给他提到我办公室,我跟他谈谈!”米忠国舔了舔嘴唇,喝了口茶水,拍板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