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四十 胆战心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井盖下面,我已经置身于干涸的下水道底下,对面是一个典型的农民式打扮的中年人,三十六七岁,略微有点驼背,穿着黑色跨栏背心,吊腿西裤,腰间没系腰带,拴着的是塑料绳,点睛之笔,是一双十块钱的黄胶鞋,整个人显得是那么复古与时尚。

    “五子的人?”中年冲我问道。

    “你说呢?!”我靠着狭窄且挂着酸臭垃圾的墙壁,仿若随意的说道:“我说你这有点夸张了吧?这他妈要下暴雨,咱俩还能出去么?”

    “杀人的买卖俺都干了,还在乎下雨么?”中年皱眉说了一句,随后用手电晃了我一下说道:“规矩懂么?”

    “什么规矩?”我愣了一下,看着他问道。

    “去水,扒皮!”中年冷冷回答着。

    我听他一说,手掌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脑门的冷汗再次流了下来。

    “第一次干?”中年眉头再次紧皱。

    “嗯,我跟武哥是亲戚!”我攥着拳头,谨小慎微的防备着他,随时准备贴身肉搏。

    “衣服脱了!换上!”中年随手扔过来个黑色塑料袋子。

    “什么意思!?”我捧着手里的黑塑料袋有点懵的问道。

    “过一遍水,你安全,我也安全!!”下水道里闷热,中年不停的擦着汗水。

    我看着他沉默了半晌,没再废话,靠着墙壁就开始脱衣服。这时候我忽然有一种,内心仅存的尊严,也彻底被磨没的感觉,以前都说罪犯一旦进监狱那就不是人了,现在发现就是不进去,那也不见得就是人。

    脱,自然就要脱干净。我一丝不挂的捂着裤裆,光着脚丫子站在鞋上,中年看了我一眼,伸手摸了摸我头发,又看了看我的口腔,挺客气的说了一句:“小兄弟,不好意思,拖家带口,用脑袋换点钱,不谨慎点不行!你把衣服换上吧!”

    “呵呵!”我冲他冷笑了一下,撕开黑色塑料袋子,就开始换衣服,很快,我也变成了一个农民的样子。

    我自己的衣服,就挂在了下水道的梯子上,眼睛被系上了黑布,中年拽着我,开始在复杂的下水道晃悠,这里老鼠成群,气味难闻的几乎让人窒息。

    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可能是一步没动,就在原地晃悠,也可能是走了很远。

    就当我即将忍受不了的时候,中年拽着我的双手,放在一棱一棱的梯子上说道:“往上爬!”

    几分钟以后,我的脑袋探出地面,肆意的吸允了一下周遭“新鲜”的空气,我突然有一种醉氧的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

    “蓬!蓬!”

    我还没等享受一会,两条胳膊就被架住,他们使劲儿向上一提,我直接被拽上了地面,随后塞进了一台车里。

    “有完没完?”

    车子启动,我坐在原位上攥着拳头,声音冷冷的问道,车内一片寂静,没人搭话。

    “放我下去!!这买卖没法儿做了!我他妈给你们钱挣,还让你们祸祸着!有这道理么?!”我再次喊了一句,身体就开始挣扎了一下,随即两条手臂狠狠按住我,一个人突然说道:“大兄弟!俺们专业,你才安全,这点道理都不懂么?”

    “.........专业.....!”我狂汗的重复了一句,不再搭话。

    ........

    又过了能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车突然停住,我双眼被蒙住看不清周遭情况,只能任由几人牵着,七拐八拐的走着。当我眼睛的黑布被掀开以后,一阵刺眼的光亮传来。

    吊灯,上面全是围绕着飞舞的大蚊子和小咬,面前蹲着三个人,装束和之前接我来的那个中年差不多,正喝着啤酒,在玩着斗地主。

    屋内空间很小,能有二十多平方,地上铺着纸壳子,看着破旧的军用被褥凌乱的放在上面,想来这应该是几人睡觉的地方,而他们的枕头也挺特别,就是垫着纸壳的砖头子。

    我看到这副景象,突然有点不解,这帮人提着脑袋挣点钱,到底是为了啥???攒着么??

    “五子的兄弟?”坐在正中央位置的一个汉子,抬头扫了我一眼,低头继续出着扑克,声音不大的问道。

    “堂兄弟!”我调整了一下呼吸,生硬的顶了一句。

    “仨Q带俩六!”汉子眨着貌似皎洁的目光,扫了一眼玩牌的两个同伴,呲牙说道:“这就是天了!能不能管上,管不上,我可出去了!”

    “你有点礼貌没?”

    我眼珠子滴溜乱转的看着屋内的几人,咬着牙问了一句。

    “你堂哥是五子?”

    汉子看着正在沉思的两个牌友,依旧没抬头的问了一句。

    “对!”我紧跟着回答。

    “嗯,跟多长时间了?”汉子随口问道。

    “第一次出来弄这事儿!”我回了一句,迈步走上前去,扒眼扫了一下,最靠着我的这个打牌的中年,指着他手里的四个三说道:“不炸等啥呢!”

    “操,外面四个二还没下呢!!”中年回头看了我一眼,扣了扣脚丫子,挺犹豫的说道。

    “他还一把牌呢,四个二下来,他也不好打,外面跑不少连对,你不拦着,他两把牌甩没了,信我的,炸了!”我捅咕着说道。

    “呵呵!?”领头的汉子,愣了一下,抬头再次扫了我一眼,笑着问道:“哎,五子的父母身体咋样了,不听说他妈得脑血栓了么?”

    “老妈去年去世了,老爹还在,但也半口气儿折腾,一到冬天就难熬!”我依旧看着下面中年的牌,想也没想的回了一句,伸手抽出两七,扔在牌面上喊道:“打对儿,看他咋出!”

    “老妈死了,谁伐送的?”领头的汉子再次问了一句。

    我此刻精神完全紧绷着,我敢肯定领头汉子问的这些问题,他自己也不知道真实答案,而我参与这事儿时间太短,有些情况米忠国跟我说了,但有些情况我根本不知道。

    给我安的这个身份也很操蛋,什么他妈的堂弟,只要是堂弟肯定对刘成武的家里有点了解,我要答不上来,那就是事儿!!

    “他家儿女六七个,老妈都养了,谁能不掏钱,一起伐送的呗!”我解释完,冲着领头汉子说道:“该你出了!”

    “两八!”汉子出了两张牌,点了点头,颇为惆怅的说道:“哎,五子也不容易,家里没一个出息的,都靠着他,哎,他那个小闺女,谁带着呢?”

    “他家那兄弟几个不对付,我也不愿意问,谁知道他给闺女放谁那儿了!”我停顿了一下,脱口而出的回答了一句。

    汉子听完这话,点头笑了笑,哗啦一声扔掉自己手里的牌,调皮的说道:“累了,不Jb玩了!”

    “操,我都要出去了,你不玩了!?给钱,给钱!”我腿下面的中年,顿时很不乐意的喊道。

    “滚犊子!!”领

    头汉子踢了他一脚,喝了口啤酒,脸色红润的看着我问道:“你哪个警校毕业的?”

    “唰!”

    我听到这话,抬头看向了他。

    “哗啦!”

    领头汉子猛然掀开铺在地上的纸壳子,拿起一把仿六四,一下顶在了我脑袋上,咬牙说道:“刘成武他妈的不孕不育!!都换多少媳妇了,哪儿来的孩子!!”

    我惊愕的看着他,双脚犹如钢筋一把插在地上一动没动,我在思考,思考这个汉子,是不是在诈我,他到底知不知道刘成武有孩子!!!

    短短三秒,我想了无数遍这个问题,可还是摸不准,但这事儿我必须咬紧自己说的,哪怕是错的也得咬紧,要不马上就得被爆头。

    “你是不是有间歇性狂躁症!!地主斗的好好的,咋玩一玩就掀桌子呢?你到底几个意思?”我挑眉问道。

    “干你的意思!!”

    “不想跟五哥做买卖了?”我舔着嘴唇回了一句。

    “还装呢?五哥都他妈进去了,还五个Jb哥!!”领头汉子眼中戾气闪现,咬牙说了一句喊道:“闭眼,跪下!”

    我看着他杀意涌现,带着眼屎的眼睛,逃生的希望一瞬间跌落谷底。我内心有点动摇了,这B好像真知道刘成武有没有孩子!!

    操.他.妈的,我这回是真完了!!

    “嘀铃铃!!”

    就在这时候,我兜里的伯爵手机突然响起,嗡嗡在我腿上震动着。

    谁打的电话???

    两种可能,第一是上线打的,第二个就是米忠国打的,如果是上线打的,那我妥妥完了一点机会没有,因为我跟这帮人说的是,刘成武正和上线在一起,既然在一起,上线怎么可能给我打电话??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米忠国怕我出事儿,提了刘成武给做个掩护!!

    两种可能,结果却是........或者死,或者活!

    命运的岔口,我得被迫赌一把!!

    “按免提,接电话!”领头的汉子冷冷的看着我,出言说道。

    我左手插进裤兜,喘了口粗气,缓慢的掏出电话,掀开盖子,拇指颤颤巍巍的按下了接通键和免提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