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捷达占的是直行道,这时候强行左转,属于借道行驶,不少正在左转的车辆,直接被突然窜出来的捷达,憋在了道上,一时间骂声不绝于耳。

    我此时心里已经一团乱麻,这时候左转,跟在我后面的雅阁和君威,肯定不敢从左转道跟出来,因为那样一整就跟的太明显了,别说正在盯着的上线一眼就能看出来,就连坐在我车上的诚哥,都会感觉不对劲儿。

    上线给我打的电话,还在通着,我根本无法通知米忠国,只能心里暗自祈祷,绿灯赶紧他妈的亮起来好让雅阁和君威冲出来!!

    “米队,有异常,咋整??”后面君威车里的警察,拿着对讲机问了一句。

    “一会绿灯亮了,你的车正常行驶,从下个路口转过去,绕一圈继续跟着,而我左转!!”米忠国沉默了一下,干净利索的回了一句。

    “你左转会不会漏了?”警察不放心的问道。

    “一台车,没事儿!”米忠国皱着眉头,快速回了一句。

    “唰!”

    绿灯亮了!

    米忠国的雅阁跟着车流,第一时间冲了出来,打着左转向,一头扎进了我的岔路口。这时我和他的距离,相距不足三十米,但中间隔了三四台车。

    “快点!!往前开!从边上超过去!前面有铁路!!”米忠国忽然反映了过来,大声喊了一句。

    “嗡嗡!”

    司机轰着一档油,车头斜斜歪歪的往前窜去。

    但就在这时,我夹在耳边的电话,里面再次泛起上线的声音:“看见火车道没?你就停在边上,摘挡,踩着刹车,等一会!!!”

    “你到底他妈的要干什么!!”我看着倒车镜里,正在往我这边窜的雅阁咬牙问道。

    “按我说的做,OK??”

    我拿着电话,手心里全是汗水,我是真不知道,这个上线到底要干什么。诚哥是真心奔着好好交易来的,所以对这事儿并不抵触,用他的话说就是,谨慎点好,安全!!

    “滴滴滴!!”

    这条路极窄,我的车一停在路中央,后面的车几乎全被堵死,退退不回去,进进不了,没多一会喇叭此起彼伏的响起,后面骂声一片。

    “我.操你奶奶B的,你这车开的敢不敢再二五子点么??”后面一个粗狂的汉子,摇摇晃晃的走了下来,嘴里大声喝骂着。

    “你他妈哪个驾校出来的!!多少人憋在这儿,赶紧给车挪开!!”米忠国的车也被堵住了,无奈之下,他冒险下车,向我这边走来。

    .......

    捷达车里。

    “能不能走了!后面的人,都他妈快给我撕了!”我愤怒的冲着电话喊道。

    “你往头上瞅!”上线回我一句。

    “唰!”

    我猛然抬头,顺着风挡玻璃往上一看,铁路左侧道路上的信号灯,正在读着秒,此时绿灯时间还有五秒!!

    “滴滴!!”

    信号灯闪过了最后一秒,绿灯变成了黄灯!

    “哗啦啦!”

    竖在道路两旁的铁道护栏,开始横着往下下降了!!

    “挂档!踩油门,冲过护栏!!快点!!”上线的声音突然响起。

    “啪!”

    我塞上档位,一踩油门捷达直接窜了出去,咣当一声,底盘粗暴的磕在铁轨上,连续颠簸了两下,等我一抬头的功夫,车已经到了道路另一边!!

    “啪!!”

    铁道护栏落下,直接将米忠国的雅阁拦在了道路另一头,他瞪着眼珠子,看着五十米外的捷达车尾,顿时呆愣住!!

    “呼呼!滴滴滴!”

    两声尖锐的汽笛声响起!

    “轰隆隆!”

    一列拉着木材的火车,带着巨大惯力造成的破风声,轰隆隆的从米忠国的眼前开过!!

    火车很长,二十多列,几分钟以后,火车开走,米忠国一抬头,捷达车非常直流的停在对面的马路旁边,路灯映射,车内早已空无一人。

    “啪!”

    米忠国毫不犹豫的掏出了手机,快速拨打了我的号码,里面却传出:“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

    另一头,一辆箱货货车里,我,诚哥,老傅,脖子,站在密封的货箱里,车辆颠簸,不知驶向何方。

    “呵呵,最近出事儿的不少,迫不得已,只能用这种方式见面,不好意思了,老弟!”上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分头梳的一丝不苟,白衬衫,西裤,三接头皮鞋一尘不染,就坐在箱货最里面的椅子上。

    我到现在脑袋还是懵懵的,他这一系列接头手法,根本让我措手不及。

    当我开着捷达过了铁路以后,还没等反应过来,一台箱货就停在了我们车的旁边,两个汉子跳下来,拽开我的车门,一把手枪直接支在我脑袋上,简洁的说道:“上车吧!”

    我还没等回话,诚哥就带着领的两个人,直接下了车,身为中间人的我,该怎么办?拖时间肯定不好使,被逼无奈下我只能跟了下去。

    我们四个踩着箱货的梯子,爬了上来,下面的两个汉子,一个关上了箱货的大门,随后直接去了箱货的副驾驶。

    而另一个汉子不急不慢的走到捷达车旁边,弯腰坐进了驾驶室,等箱货走了以后,他把捷达直流的停在路边,关上车门,钥匙揣兜里,转身消失在了遛弯的人群中。

    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一丝停顿!!

    而我们四个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在了箱货车里。

    “没事儿,干这个的理解这个!呵呵!”上线挺假的客气了一句以后,诚哥自来熟的冲着上线说道。

    “下回别整的这么突然,闯个信号扣六分,监控拍上犯不上!”我缓了好久,突然冲着上线开了个玩笑,这时候你再去埋怨他,明显不理智。

    此时,我只能冷静的去跟他和稀泥,期望米忠国能他妈跟上来!!

    “罚款钱,哥给你掏了,实在不行,车也给你换了,哈哈!”上线非常有职业操守,根本没搭理跟他搭话的诚哥,而是跟我开了句玩笑。

    “爽快!”我赞叹了一句,随意的往前走了一步,掏出兜里的电话,像是打招呼似的,冲上线随意说道:“我这到了!得跟上面打个招呼,我打个电话吧!”

    说完,我就要拿着电话,拨通米忠国的号码,我俩已经商量好了对白,所以我不怕露。

    可是,我拨完号三四次,听筒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扫了一眼信号格,竟然为零!!!

    “哈哈,不急不急!!”

    上线再次放声大笑,呲牙说道:“这车里配的是看守所专用信号***,你别管是手机,对讲机,定位仪,到这里统统不好使!!完全独享私密空间,你就拉.登和布什在这里密谋点啥,也妥妥没问题!!”

    我瞬间愣住。

    “呵呵,你看人家干的,真他妈像样!!回头你给我上百脑汇,也配几个这玩应,看着专业!!”诚哥虎BB的拍着老傅的肩膀,还他妈挺美的呲牙说道。

    “大哥,我这不联系上面,说不过去吧?”我皱眉看着上线问道。

    “没事儿!这不还没到十点呢么?一会咱们统一联系!等会吧,等一会就到了!”上线随口说了一句,伸手打开海尔单开门冰箱,掏出两瓶冰镇可乐扔了过来,热情的说道:“喝点水,这里面有点闷!!”

    ........

    米忠国这时候,已经有点焦头烂额了,因为他已经和我失去了联系,此时就是傻子都能猜到,汉广街那边肯定不会再有人去了,上线就是钻了这个空子,先约你到汉广街,然后在必经之路,提前截了你!!

    而我这边失联了,情况就变的棘手了,江心岛那头,十点以后两伙交易的人,肯定就得到位,交易过程不会太长,短短十几分钟就能结束!

    到底抓还是不抓,让米忠国陷入了两难境地!

    “滋啦啦!”

    对讲器泛起一阵杂音,副队长老六的声音,紧随其后响起:“一号目标出现,一艘看不到号渔船,一艘皮艇,停在了江心岛附近!”

    “能不能确认是谁的人?”米忠国出言问道。

    “目标离的太远,我没敢往上贴,不过看人数,应该是下线的人!”老六快速回了一句。

    “先别动!!我这边遇到点情况,向南还没信!再等等!”米忠国沉默了一下,快速回了一句。

    .......

    另一头,箱货车里,我们三拨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诚哥表现的很谄媚,一个劲儿的跟上线交谈,明显想要拉近点距离!

    “大哥,你这队伍整的带那个样!回头生意做完,你说啥得给俺们指导指导!”诚哥蹲在地上,龇着大黄牙,看着上线说了一句。

    “呵呵!这事儿你得问小南,我通过他认识的你!”上线跟个弥勒佛似的,脸上一直挂着笑意,话里话外都很守规矩。

    “我说诚哥,我不知声,你也差不多就得了呗,咋还没完没了呢?!你这样,容易让我误会成,买卖你们俩直接谈,不带我玩了呢!呵呵!”我死死克制着心里悄悄蔓延的恐慌,开着玩笑冲着诚哥说道。

    “呃.....哪能呢!一见如故,没控制住,行,我不吱声了!”诚哥眯着皎洁的小眼睛看我,灿笑着说道。

    “有火么?”

    就在这时,老傅叼着烟,走过来站在我旁边,随口问了一句。

    “哦,有!”我敷衍着回了一句,伸手掏出火机,就递了过去。

    老傅叼着烟,伸手接过火机的那一霎那,突然用中指弹了一下我的手背!!

    “唰!”

    我快速抬头看向了他,他也在看着我,我们二人对视了不足三秒,随后他低头点燃嘴上的香烟,一句话没说,伸手就将手机还给了我。

    我愣了一下,伸手接火机的时候,他又用中指弹了我两下,自始至终目光都没有再看我!!

    而我,此时已经明白了过来!

    没错,老傅,应该就是米忠国的内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