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仙这人有点小赤子的味道,办事儿直,说话更直,仗着自己缺心眼的性格,走到哪儿都是很强势,再加上生猛无比的张君归来,他现在脾气越来越冲,看你顺眼,咋地都行,看不顺眼,那咋地都不行。

    他跟小偷李浩可以交朋友,当哥们,但跟刚才说话有点恶心人的胖子,那是永远不会成为朋友的。用老仙的话说就是:“有些人,身上毛病太多,见到高的就要伸手够一下,见到矮的就得踩两脚,你对他好,他当你是傻B,你对他不好,他说你不够意思,这种人你永远也交不透他们!”

    老仙气冲冲的说完以后,没过多一会,喝的差不多的众人,依旧三三两两的聊天,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饭店的第一顿喝完,外面的招待席,也都散了,童玲和唐庆敬完酒,招呼大家一会去KTV唱会歌,众人喝的正起劲儿,也都没有拒绝,除了几个坚持要走以外,大部分人都跟着童玲和唐庆,走出了饭店。

    “坐我车吧!”

    刘东冲着安安说了一句,掏出兜里的车钥匙,按了一下开锁键,停在远处的帕萨特,滴滴叫了起来。

    “哎呦,刘大少买车啦?”一个身材有点肥的姑娘,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嗯,公司给补贴了点!”刘东淡淡回了一句,拽开车门,笑着冲安安说道:“上车吧!”

    安安笑吟吟的点了点头,回头冲着童玲喊道:“去我那儿吧,我都安排完了!”

    “行,在哪儿!”童玲冲着安安问道。

    “金色海洋!!”

    “知道啦!你小心点,别让刘东吃了!”童玲咯咯笑着说道。

    “姐儿六年拳皇是白玩的么?安啦!”安安摆了摆手,上车之前,冲我问道:“向南,长江,坐这台车吧?”

    “算了,你们先走吧,我打个车就行!”我笑着回了一句。

    “那一会见!”

    “好的!”

    说完,刘东启动帕萨特,根本没和其他同学打招呼,在那个身材有点胖的姑娘,上车的前一秒,一脚油门,直接将车开走,弄的这个女同学,站在原地瞬间憋红了小脸。

    “操,B都让他装圆了!”老仙看着远去的帕萨特,不屑的说了一句。

    “她愿意往前凑,你赖谁?”我公平的说了一句。

    “我就看不上他!”老仙皱眉嘀咕了一句。

    “你就是嫉妒,牛B你也开个帕萨特?”我笑呵呵的调侃着。

    “我家没车咋地??一台奔驰,一台宝马,你看见我和大傻门谁开了?!”老仙实话实话说。

    “为啥不开?”

    “一股浓浓的土包子气息,让我受不了!!”老仙淡定的回答。

    “矫情!”我黑脸骂了一句。

    “咱人多,我整了辆大巴!宽敞,来,大家都上车!”唐庆组织能力比较强,而且会做人,我看见他手里攥着奥迪的车钥匙,但并没显摆,而是和我们一起上了一台中巴。

    车上,众人都在回忆上学时光,我也插不上话,歪着脖子,看着这帮有的已经结婚,有的过的很好,有的还在奋斗,忙忙碌碌的一群人,与年少青涩时相比,少了一分天真,多了一丝成熟路上必要的茫然。

    一路上老仙都在发短信,快下车的时候,我问他和谁在发短信,他说和门门的新媳妇。我说既然是你嫂子,你有啥可聊的,他告诉我,他要试试嫂子是否纯真。

    我他妈一听他这么说,顿时感觉他玩的很高端,弱弱的说了一句:“别JB瞎试了,纵观你这么多嫂子,没他妈一个经得住考验的!不出仨月,全搞破鞋了!万一试出事儿,完了,门门再知道是你干的,你说他是死,还是不死?!”

    “你别误解,我真不是瞎扯犊子,我就是想帮门门把把关!我给你看我俩聊天记录都行!”老仙冲我解释了一句。

    “.......操,真的,我佩服你们两兄弟,就像佩服成吉思汗那么佩服,就没你俩玩不出来的!!嫂子也有试的??真他妈头一回听说!”我看着肮脏的老仙,呸的吐了一口唾沫。

    “大哥,你咋不信呢?我真没睡我嫂子的意思!!真没有!”老仙眨巴着眼睛,苍白的冲我背影喊道:“你看,我都是化名张大千在跟她聊的!!”

    “张大千是啥意思?”

    “大千世界你都不知道么?玉帝俗家称号,张大千!!”老仙像看傻B似的,跟我说道。

    “.....我操,我觉得化名应该叫“王里杵”,完了你嫂子叫“不咋疼”,门门叫“绿的太自然”,你爸叫“带我一个!”,最后生个孩子叫“陈合资”!我操,你家一门忠烈!!哈哈哈!”我越说越来劲,最后放声大笑。

    “我弄死你!!”

    老仙顿时急眼。

    “哈哈!”

    ..........

    跟老仙扯了一路犊子,我们就到了金色海洋KTV,安安出来将我们接了进去。到了一间挺大的包房以后,刘东坐在沙发中间说道:“安安,今儿我捧你!!我一个月工资也就两万多,肯定不算有钱,但为你,我花多少都愿意!”

    “你别肉麻,行吗?我都安排完了,不用你!”安安若即若离的回了一句。

    “你咋安排的我不管!”刘东站了起来,从包里掏出一万块钱,递给了服务员说道:“我要五瓶皇家礼炮,剩下的你上软饮!!”

    “安安,这儿?”服务员扭头看了看安安。

    “他愿意花,我也拦不住,你上吧!回头给他办一张会员卡,告诉吧台里面返两千块钱!”安安略微停顿,快速说道。

    “好!!”

    服务员接过钱,转身就走了。

    没多一会,东西上来,众人继续坐在屋内开喝。我和老仙,还有几个以前关系不错的朋友,正在玩着色子,可能由于经济差距的原因,我们几个跟其他人不太合群,说话声也没刘东那么大。

    “嘀铃铃!”

    刚玩了几把,我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扫了一眼来电显示,竟然是发哥打来的。我看着一直响的电话号码,沉思着接了起来。

    “呵呵,你这是几个意思啊?不打算联系我了呗,南哥?”发哥调侃着的声音响起。

    “........你不也没给我打电话么!”我翻着白眼,淡淡的说了一句。

    “呵呵!干啥呢?”

    “有个同学结婚,我过来随礼!”我站了起来,拍了拍老仙的肩膀,直接拽开门,走到了走廊。

    “啊!跟你说一声,游戏厅最近挺忙,我最近又准备和朋友弄个贷款公司,你要没啥发财的地方,就别瞎扯了,赶紧回来帮着忙活忙活!”发哥直白的冲我说了一句。

    我听着发哥的话,心里其实有点犹豫。我现在状况并不好,回去起码能稳定一点,但是我心里又不甘心,回去相当于又走了老路,有可能三年以后,我还是现在的我。

    筹措良久,我咬牙冲着电话说道:“哥,我想自己干点啥!”

    “.........!”电话内出现很长时间的沉默,随后发哥笑着说道:“咋地,真找着发财的路子了?”

    “那倒没有,我还没想好干啥!”我如实回答。

    “.......那是嫌我给的钱儿少了呗?呵呵!”发哥笑了。

    “没有,真不是那个意思。发哥,我挺感谢你的,如果没在你游戏厅,这几年我可能都饿死了!!不过,人总得有点冲劲儿吧?不管怎样,我想试试!”我低头喘着粗气说道。

    “行,那你就再考虑考虑!如果扑腾不起来,你再回来,一样当经理!”发哥没再挽留。

    “谢谢,哥!”

    “南,我生气的不是你跟张君走的有多近,而是有些话你没跟我说!明白么?”发哥开口说道。

    “嗯,我明白!”

    “玩的开心,有事儿给我打电话!”说着发哥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攥着电话靠在墙上,站了一会,心里对未来却越来越茫然,总感觉自己想法是对的,但想的太空,没有什么实际范畴!!

    “哎,刘东,你别闹了!!”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包房里传来一声挺大的叫喊声,我疑惑的皱着眉头,伸手就推开了包房门。

    “安安,你到底啥意思啊!我刘东哪儿做的还不够啊??我就不明白,你老JB跟我端着干啥啊?!”刘东喝的脸色通红,大脑袋来回晃悠着冲安安说道。

    “.......呵呵,你为我做什么了?是今天花了一万块钱么?没事儿,我可以给你!”安安也站了起来,拿起包包就要掏钱。

    “你他妈啥意思?我说的是这个意思么?”刘东有点激动。

    “行,你既然问我啥意思,那我就跟你明说了!!你想在我身上砸点钱,跟我睡一觉,是不??”安安面无表情的看着刘东问道。

    众人鸦雀无声,都直愣愣的看着安安和刘东,而刘东被安安的话弄的一时间愣住了。

    “我安安干夜场的不假,逢场作戏也有,但你刘东不能拿我当傻子!你都结婚了,你孩子都满月了,你还跟我说爱来爱去的,你恶心不?你要明跟我说,安安,我就想跟你睡一觉,我要真空虚,没准还能答应你!可我真受不了你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优越感。你很有钱么?我安安虽然是个女人,但我能见到的,肯定是你想不到的。就这儿金色海洋,一宿给我花个四五万的,也不是很少!论有钱,你看看门外,找我安安的都开什么车,纯纯就想泡我,你真消费不起!碍于同学面子,我跟你逗逗嘴,也就点到为止了,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呢?”安安彻底跟刘东把话摊开了。

    “咋回事儿啊?”我无语的冲着老仙问道。

    “操,刘东喝点B酒,摸她大腿了呗!”老仙也挺无语。

    “我操!!”

    我和老仙的对话刚刚结束,刘东被损的顿时暴怒,骂了一句,指着安安鼻子骂道:“你个坐台出身的小姐!!你装个Jb清高!”

    “刘东,我还真没装!我要装起来,你那个破帕萨特,两天就能给你忽悠卖了!明白么?”安安鄙夷的看着刘东说了一句,抬头冲着童玲说道:“我出去看看,你们玩着!”

    “玩你妈B!”刘东抬手就奔着安安的脸颊抽去。

    “蓬!”

    我拽着他的脖领子,一把薅了过来,面无表情的问道:“二十多岁的人了,你能玩起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