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松花江面包,车身上全是泥点子,晃晃悠悠的停到了强哥车队对面,熄火,拉上了手刹。

    张君钟爱蓝白相间的八十年代特有的篮球服,纯白卡边帆布鞋,你别说,在现在浮夸的混子领域,他这装束算是返璞归真一类的!!

    而这战结束以后,张君的这身装束,被无数混子模仿,有几个月内,慢摇吧,游戏厅,拆迁现场,全都是这幅打扮的混子,全都是“张君”了。

    “人呢?”

    强子冲刘东问道。

    “里面呢!快出来了!”

    刘东扫了一眼强子带来的人,心里颇为踏实,感觉此队伍非常可以。

    “你说你Jb一个建筑公司经理,你扯这蛋干啥?摊着事儿,还搭着钱!”强子挺假的说道。

    “钱我不在乎,不就一个月工资么?我认了,但必须出气!”刘东恶狠狠的说道。

    强子笑呵呵的扫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他就指着这种虎B养着呢,象征性劝一句,这种人更来劲。

    ........

    五分钟以后,金色海洋门口,走出十多个人,但大部分的人都站在,金色海洋的玻璃门后没出来,他们怕被误伤。人群中就我和老仙走了出来,安安拉了我一下,我没搭理她,抿着衣怀和老仙并肩走下了金色海洋门口的台阶。

    “我操,人不少啊!”我用余光扫了一眼强子那边的人,小声嘀咕了一句。

    “今天挨砍我他妈认了!!一会我谁也不找,我就整刘东了!”老仙也抿着衣服怀,低头说道。

    “强子,就是他俩!!”刘东一瞬间锁定了我和老仙,指着我们喊了一句。

    “是你妈B!我出来了,你咋地吧!”我站在台阶上皱眉喊道。

    “唾!!”强子低头吐了口唾沫,转身背着我们,说了一句:“看见台阶上说话那俩人了没?剁了!!”

    “操.你.妈,干他!!”

    一瞬间六七个青年,从后背箱子掏出镐把子,直接奔着我和老仙冲了过来,喊杀声颇具气势。

    “唰唰!!”

    我和老仙二话没说,一人从怀里掏出一把菜刀,站在原地停顿了一下,咬着牙,一起冲了下去,同时老仙喊道:“君儿,开干了!!”

    “咣当!”

    松花江面包的车门弹开,张君右手拎着一米多长扎枪,左手三菱军刺,一瞬间起跑,冲着第一波人群,也就是拎着镐把子那几个青年,直愣愣冲了过去。

    “呜呜!!”

    巨大的破风声在我脑袋上飘起,我一缩脖子,后背咕咚一声闷响,砸到身上的镐把子,差点没给我干趴下!!

    “踏!!”

    老仙上前一步,冲着打我那小子脑门,“铛”的就是一刀,紧随其后,我咬着牙,猫腰一个垫步窜了上去,横抡着手臂,菜刀粗暴的砍在着人的脸蛋子上,刮下来的一小块皮肉,在他脸皮上停顿了不到一秒,掺杂着血液,直接落在了地上!!

    “噼里啪啦!”

    我和老仙砍了一个以后,镐把子犹如刨地一般,迎头落下,砸我身上第三下的时候,我后背已经没啥感觉了,腿肚子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随后我看见老仙,扯着一个小子的脖领子,还没等砍,就被踹倒了!!

    第一拨人冲上来不到三秒,第二波人也冲了上来,这部分人拿刀的比较多!!

    “蓬!”

    一声闷响,站在人群外围,嚷着要给我脑袋砸憋了的一个青年,后膝盖一阵晃悠,噗咚一声单膝跪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冲到人群里的张君,抬手一刀扎在他的后背!!

    “嗷!!!”

    这人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直接蹦了起来,张君拔刀,根本没有任何瞄准,对着后背咣咣咣,往前送了三军刺,一刀扎偏,一刀干在屁股蛋子上,最后一刀划开了半拉大腿根子!!

    “刷刷!”

    正在围着我们殴打的,众人全部回头,扫向了张君!!

    “操.你.妈!!”一个青年瞪着眼珠子大骂,好像想用气势压倒张君。

    “B嘴真赛脸!”

    张君舔着嘴唇说了一句,眉头一皱,拿着较长的扎枪,挥手就是一下子,刀尖直接给嘴划开,往前猛蹿了一步,紧随其后的一刀直奔脖子根!

    “蓬!!”

    横抡过来的钢管直接敲在张君的脑袋上,张君身体一阵摇晃,刀尖在那人脖子上,刮了个边,偏了!!!

    “嗡!”

    空心钢管发出一阵好听的嗡鸣声,张君甩了一下脑袋,反攥着扎枪,直不楞登的冲着打他那人捅去,目标,全身供血系统,心脏!!

    “噗!!”

    小年轻惊恐的一个侧步,扎枪刀尖惯入肩胛骨,透过骨头缝,直接从后背扎了出去!!

    “嘎嘣!!!”

    张君攥着扎枪的右胳膊,使劲儿往上一抬,别在肩胛骨里的刀尖,撕裂着皮肉,摩擦着骨头,发出让人浑身毛孔炸开的嘎嘣之声,生硬的往上抬着!!

    “啊!!啊!!”

    被扎的青年,一阵惨嚎。

    “操.你.妈,给我憋回去!!”张君烦躁的呵斥了一句,间接性的往上抬着扎枪棍子。

    被扎青年身体越往上,扎枪别在骨头里就越疼,只能惊恐的张嘴大叫,身体越来越低的往下蹲着。

    桶人很常见,但这么捅的绝对不常见!!

    众人懵了,强哥懵了,刘东扔下刀,第一个跑了!!

    “呸!!”

    我吐了口血沫子,脸上鲜红一片,眼睛已经被流下的鲜血,弄的啥也看不清。忍着疼痛窜了起来,双臂抡着菜刀,口中发出吼叫,也没个明确目标,配合着同样状态的老仙,站在人群中,左冲右撞,一顿瞎抡!!

    “哄!”

    人群瞬间散开,顺着街道,开始逃跑!!

    “噗!”

    张君拔出扎枪,冲着老仙喊道:“谁打你了?”

    “就他!”

    老仙指着强哥说道。

    “那就可他整!!”张君拎着滴答血的扎枪,干脆的奔着强哥冲去。

    强哥车都没开,掉头就跑,我和老仙跟在张君后面拎着菜刀,呈扇形围堵了过来。一百米后,强哥到路中间护栏的时候,裤腿子挂在护栏上面,大头冲下摔了下去。

    张君穿着粗气,第一个翻过护栏,脚踩在强哥脸上,一句话没说,隔三秒踢一脚,连续整了强哥七八下。

    “哥们....拿钱办事儿,留点余地!”强哥捂着脑袋大喊道。

    “我认识你是你妈B啊!!整一帮孩子,纵横H市了呗?”张君咣咣踹着。

    “起来,让我来!”

    一声怒吼,从老仙嘴里传出,张君扭头看向一路跑偏的老仙,闭着眼睛冲过来,顿时一阵胆寒,本能让开了一步!!

    “咣咣咣!”

    老仙弯腰,抡着菜刀,对着强哥的脑袋,一顿暴砍!!

    张君插不上手,我他妈也插不上手,因为老仙打架动作极大,别人抡刀,就是能砍着人就行,而老仙抡刀,恨不得给胳膊来个一百八十度大旋转,气势极为惊人。我往前凑了两步,发现从哪个角度进攻,都有被他用刀刮住的可能,索性不上了。

    “你要有点尿!咱就社会上扒拉扒拉!操.你.妈,要走法律程序,我出来,干你全家!”老仙拎着卷刃的菜刀,指着强子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强子躺在地上没吱声。

    一分钟以后,我和老仙,相互搀扶着上了张君的面包车,车刚要开,安安直接拽开车门子,冲了上来。

    “谁啊?”张君皱眉问道。

    “南南前妻,仗就因为她干起来的!”老仙回答。

    “呵呵,冲冠一怒为红颜呗?”张君一笑,开车走了。

    我和老仙此时浑身剧痛,有一种要死了的感觉,而张君除了脑袋上挨了一铁棍子,啥伤都没受,为此我很费解,一直怀疑他会功夫。

    “向南,你没事儿吧?!!赶紧去医院吧!”安安俏脸焦急,大眼睛泛着泪花,快哭了。

    “没事儿....!”

    我脑袋嗡嗡直响,有呕吐的感觉,多一句话都不想说。

    “老仙,你天天Jb干这个,干那个的,等我走了,你咋整?!”张君抽着烟,皱眉问了一句。

    “那我挨整了,你就回来呗!”老仙随口说道。

    “........你....轻点嘚瑟吧!!”张君不善言辞,憋了半天,劝了一句。

    “没事儿,我心里有数!”老仙认真回答。

    “谢了君儿!”我看着张君背影,开口说了一句。

    “呵呵!”张君一笑,从倒车镜里扫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二十分钟以后,安安家楼下,我和老仙,还有安安下车,张君坐在车里说道:“仙,我张君办事儿,唾口唾沫都是钉,答应你,我走之前给你掏钱,支个摊子!那这事儿就必须落实!你想想要干点啥,完了给我打电话!”

    “算了,你JB一天过的也挺难,别考虑我这边,我自己研究吧!”老仙用T恤捂着脑袋,摇头说了一句。

    “呵呵,你想想吧,回头给我来电话!!走,我也得放心走!”张君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口开车离去。

    “嘀铃铃!”

    张君刚刚离去,我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发哥的电话。

    “喂,哥?”

    “在金色海洋跟人干起来了?”发哥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咋啦?”

    “对伙陆涛的人,听说你跟我玩,就给我打电话了!”发哥沉默一下说道。

    “他啥意思!”我问。

    “原话是这样说的,让你掏十万块钱,少一分,要卸你条腿!”发哥一点没有隐瞒。

    我听到这话一阵沉默,想了好久,开口说道:“那你告诉他,钱肯定没有,但我腿就在胯骨底下呢,你让他来卸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