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哥接完陆涛电话,心里非常烦躁,他从陆涛的语气中,完全听出了,陆涛已经认为这事儿,自己也在后面捅咕了!

    而他心里这种烦躁,来源于两方面:第一,他不想跟陆涛有点啥摩擦;第二,对于我不听他的话,做事儿脱离他的掌控,他有些难以言明的不满。用白话说就是,我他妈翅膀硬了,自己想事儿,自己就干了,干的过程中,还把他装在里面了,因为我是从他口中得知的天鹅饭店地点。

    一股怒火,充斥心头,他快速拨通了我的手机。

    “你他妈要干什么??”电话接通,发哥问道。

    “........!”我听着电话一阵沉默。

    “向南,你玩我??拿我林恒发当傻B呢??我告诉你地址,是让你干这个的么?想没想过我多难?”发哥继续咆哮。

    “哥,我没想过坑你,你只要不说,没人知道,我的地址是从你那儿要回来的!”我坐在出租车里,语气平和的说道。

    “但他妈外面都知道,你是我弟弟!!!”发哥一字一顿的说道。

    “但事实上,你是我大哥么???”我突然爆发,掷地有声的问道。

    发哥顿时愣住。

    “哥,自始至终,我向南没在这事儿上求你一次吧?我骚扰过你么?强子让我砍了,陆涛二话不说,张口就要十万,哥,我也挨揍了,你管陆涛要十块钱了么?!!”我没啥感情波动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我这个大哥给你做的不满意呗?”发哥冷冷的问道。

    “呼呼!”

    我喘了口粗气,尽量让语气平和了许多,淡淡的说道:“哥,我和陆涛的事儿,你让道吧,我俩单独扒拉!”

    “呵呵!你真是长大了!”发哥笑了。

    “哥,话我跟你明说!路就那么宽,但不能因为他陆涛是匹,披甲套鞍的骏马,就占着一条道,不让别人走了。起跑点都JB一样,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他在我面前,装什么社会大赤兔。拿地位说事儿,我他妈还真想在道儿上,跟他试试马力!!”我眯着眼睛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愚昧,无知!操.你.妈!”

    发哥直接将电话砸在了办公桌上。

    ........

    出租车上,我刚挂断发哥的电话,安安的号码就打了进来。

    “喂?”我接起电话。

    “陆涛给我打电话了,你告诉我,你弄他弟弟干嘛?”安安平静的语气中,蕴含着不知深浅的怒气。

    “你说什么?”我有点蒙。

    “你开枪打的是他弟弟!!”安安很明显的喘了口气,再次说道。

    我听到这话一阵懊恼,但却没啥后悔之意,干早干晚都得干,但打的不是陆涛,我心里多少有点失望!

    “安安,最近你别上班了,陆涛肯定以为你是我对象!估计会找你!”我停顿了一下,缓缓说道。

    “你发没发现,你一时冲动,连累了多少人?我一天两天不上班可以,但能一直躲着么?”安安冲我问道。

    “.......!”我静静沉默着,不想解释这事儿。站在安安的角度,她理解不了我当时的感受,她心里也不知道我怎么打算的。

    “你不用管我,陆涛没报案,但你最好躲躲,你打陆涛一枪都能谈,但你打他弟弟,这事儿肯定没完!”安安说道。

    “我也没想谈,怎么,你还准备回去上班?”我皱眉问道。

    “你有你的办法,我有我的办法,先这样吧!”安安淡淡的说道。

    就在要挂断电话的这一秒,我低着头,咬牙说道:“安安,年底的向南,不会再让你,想你的办法!”

    “........有句话你听过么?”安安问。

    “什么?”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这是拿我当客户,忽悠了么??”

    “哈哈!!”安安笑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

    另一头,安安在一个朋友家的沙发上,盘着两条长腿,秀发披散着,张着小嘴,跟个饿极了的小白兔似的,咔嚓咔嚓的咬着苹果。

    “逛街去啊,少女?”安安的朋友,穿着一件男士的衬衫,端着一杯鲜榨果汁,随意地问道。

    “不逛,没钱!”安安随口嘀咕了一句。

    “哎呦喂!大姐,你什么时候这么朴素了?”安安的朋友很惊讶的说道。

    “不朴素不行啊,姐儿忙着倒贴呢!”安安不停的翻着电话本。

    “我去!那你好幸福,哎,你也给我介绍一个呗,我这儿正愁不知道贴谁呢!?”安安的朋友,正捅咕着面膜呢。

    “回头我贴完,借你贴贴!”安安笑眯眯的说了一句,随后将电话放在耳边,继续啃着苹果。

    “喂,安安姐,何事?”电话里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

    “你干嘛勒?”安安眨着眼睛问道。

    “在和老公睡觉!肿么了?”

    “哦,通知你个事儿!”

    “怎么了?”

    “晚上你别上班了!”

    “咋了?又严打啊?”电话里的姑娘清醒了几分。

    “没有,我私人通知的!”安安快速说道。

    “是要换场么?”姑娘愣了一下,疑惑的问道。

    “你就别问了,告诉你别去,你就别去!”

    “行,明白了!”

    “你打电话,把咱组的人,该通知的都通知了!”安安补充了一句。

    “报销电话费昂!”姑娘幽怨的说道。

    “欧拉!”安安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样的对话,每分钟都在上演着,一直到下午两点多,安安才打完电话。她的朋友躺在沙发上,不解的问道:“你这又唱哪一出啊?真想换场啊?”

    “糖糖姐!!我怎么发现你又美了呢?”安安眨着大眼睛,很假的冲闺蜜说道。

    “滚,你要干嘛!”

    “晚上,你也别让你那一组人去了呗!”

    “扯淡!不去老总不杀了我啊!”

    “你听我说.....!”安安顿时犹如鸵鸟一般,蹦到了闺蜜旁边,一边给她剥着橘子,一边开始小声说道。

    .........

    晚上六点半,金色海洋小姐组点名。

    安安那一组,二十六个姑娘,一个没来,安安闺蜜那组,同样一个没来,金色海洋一共八十多个姑娘,四个休息室,这一下直接空了两个。

    晚上七点,刚从外地回来的海洋老板,外号戴胖子的中年企业家,收到了他媳妇的电话。

    “你咋得罪安安了?!”戴胖子媳妇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这话从何说起呢?”戴胖子懵了。

    “今天她那一组的小姐,和小糖糖那一组的小姐,一个都没来!”戴胖子媳妇直接点题。

    “操,你等我打个电话吧!“戴胖子愣了一下,直接挂断了手机。

    二十分钟以后,他得到一个消息,安安的绯闻男友,给陆涛的弟弟崩了!

    安安什么意思?

    戴胖子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

    晚上,九点,金色海洋至尊1的包房里,陆涛坐在沙发中间,松了松白衬衫的领口,自己一个人喝着芝华士,旁边坐着的十多个汉子,一言不发,也不唱歌,也没叫小姐。

    “涛哥,你看还点点啥?”服务员问道。

    “你让安安进来!”陆涛低头抽着烟,淡淡的说道。

    “......好...好的!”服务员扫了一眼屋内的人,感觉气氛有点诡异,磕巴的答应了一声,直接退了出去。

    十分钟以后,安安没来,戴胖子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意,小短腿迈着大步,一把推开了包房门,大笑着说道:“哈哈,涛子,你咋过来了呢?”

    陆涛抬头,看见戴胖子顿时一愣。

    “.......哇塞!”戴胖子看见屋里的队形,语气调侃,学着赵本山的声调,惊讶的来了一嗓子以后,大大咧咧的坐在陆涛旁边,龇牙说道:“这么多人,干巴巴坐这儿啥意思,咋不叫几个姑娘呢?”

    “戴哥!我来这儿不是***的,弟弟受委屈了!”陆涛拿起芝华士的瓶子,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哎,你刚才叫我啥?”戴胖子扣了一下耳朵,用胳膊肘捅了一下陆涛问道。

    “那必须戴哥啊!!”陆涛咬牙回了一句。

    “哦,既然你认识我老戴,也管我叫一声戴哥,那戴哥就得和你说点事儿!”老戴龇着大板牙,跟个弥勒佛似的说道。

    “戴哥你说!”

    “今天我这儿的姑娘,少来了五六十个啊!!你看看现在有多少包房里的客人嚷着要小姐?做点生意难呐!!”老戴好像挺他妈上火的说道。

    陆涛顿时无言。

    “涛,别影响我生意,我其实挺和蔼的,是不?哈哈!!”戴胖子非常喜欢大笑,笑的还挺浪。

    “哥,我明白了!”陆涛眼珠子凸着,再次举起瓶子,咣咣干了两口洋酒。

    “哎呀呀,哎呀呀,谢谢,谢谢!!做生意这玩应就靠人捧!!你捧我戴胖子,那就是我朋友!感激不尽!”戴胖子立马伸出两手跟陆涛握了一下,随后扯脖子喊道:“安安,你寻思什么玩应呢!上酒哇!!”

    门口,安安笑着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瓶皇家礼炮。

    “你看这姑娘傻的!傻笑啥啊?你涛哥都点头了,你不意思意思啊!”老戴怒斥了一句。

    “咣!”

    安安将皇家礼炮放在桌子上,无视周围十多个凶神恶煞的汉子,一边启开洋酒,一边冲陆涛说道:“涛哥,谢谢你不为难我一个姑娘,我干了,你也消消气!”

    咕咚,咕咚!

    带点甜味和苦涩的洋酒,顺着安安的喉咙往下灌着,安安闭着眼睛,眉头轻皱,憋住一口气,站在陆涛旁边一动不动的喝着。

    “腾!”

    陆涛扫了一眼,正在低头猛吃果盘,没啥表情的戴胖子,突然站了起来,伸手攥住已经喝了半瓶的皇家礼炮,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告诉向南,别让我抓住他!!”

    “戴哥,你坐着,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陆涛冲安安说完,冲着戴胖子招呼了一声,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空旷的包房,充斥着常年不散的酒味。

    “哇....哇!!”

    安安扶着大理石桌面,弯腰狂吐着,几分钟以后,她擦了擦由于呕吐,流出来的眼泪,强笑着冲戴胖子说道:“谢谢你,戴哥!”

    “你当一天海洋的经理,我老戴就是你一天老板,咱们相辅相成,一起把海洋做大!好好干,来年我给媳妇休了,让你当嫂子!哈哈!”老戴笑眯眯的说了一句,随后溜溜达达,背着手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