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六十六 袍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周围看热闹的那些屏息着,跳脚观望的,糖果伊人的经理连同内保,堵在门口,愣是没敢跨出门槛子一步,眼睁睁的看着陆涛,即将在这里开枪。

    松花江面包停在路边,坐在里面的张君,其实是被老仙硬叫来参加大趴的。本来他不想来,可今天,他已经提前把H市的事儿办完了,明天即将离去,他来这儿第一是给老仙送钱,第二是来告个别。

    可到了这儿,他一抬头,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躺在血泊中老仙!!

    建国五十年,才出一个白/宝山,H市数万混子,也他妈就出了一个杨磊,一个张君!

    张君人生信条!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万里江山,玉玺在握,而不换美人在侧;千万浮财,横于眼前,而不敌三五袍泽!!

    谁是袍泽??

    是那个在张君大冬天,穿着单衣,无家可归时,偷老爹三十块钱给他开个旅店住的人!

    是那个上学时,每天午饭都省着不吃,饿着肚子,蹲在马路上,一边跟自己聊天,一边看着自己吃饭的那个人!

    谁与我度过冰冷寒冬,那谁就是我的兄弟!

    老仙是张君的袍泽,兄弟,到什么时候都必须是!!

    ........

    “涛哥!!”

    一声叫喊,从面包车里传出。

    “唰!”

    陆涛拎着砍刀回头,看见破松花江面包顿时一愣,攥着手里的帆布袋子,眯着眼再次往前凑了凑。

    “陆涛,记住糖果伊人的牌匾,烧头七,你就在这儿取钱花!!”张君脸色煞白,舔着嘴唇回了一句,啪嗒一声,锯断的五连发,枪管子瞬间搭在了车窗上。

    “啊??”陆涛一愣。

    “亢!!”

    “蓬!!”

    枪口火花乍现,陆涛胳膊顿时喷起一团血雾,身体趔趄着往后一退,本能就要举枪。

    “哗啦!”

    张君竖着枪口,撸动套筒,屁股自始至终没挪一下,面无表情,眯眼瞄准,扣动扳机。

    “亢!!”

    “噗通!”

    不到十米远的陆涛再挨一枪,身体摇晃一下直接倒了下去。

    “哗啦!!”

    “亢!!”

    黑暗的面包车里,张军病态白的脸上,是笑着开的第三枪,躺在地上的陆涛,全身一阵抽搐,鲜血从上半身喷涌,像喷泉一样散落在周围。

    “嗡!!!”

    淡定的拧了钥匙门,发动面包车,左手拉下手刹,张军扭头看了一眼,台阶上的我们四个,同时我和他对视,他冲我点了点头。而我,黑暗中只能清晰的看见他一口白牙,自始至终我们一句话都没说过。

    “咣当!”

    面包车压着马葫芦盖,缓慢起步,车身直接别上了直行道,快速离去。在场三十多人,没人阻拦,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本能给面包车闪过一条路来!!

    面包车往前开了一百米以后。

    “亢!!”

    枪声再次炸响在天空。

    “H市的社会人里,拿出来能立住的,没人了!!!!”

    张君一手端枪,一手握着面包车的方向盘,临走之前的狂傲喊声,久久不绝!

    .......

    “涛,涛!!”

    我们这边站在陆涛旁边的青年,两手死死按住陆涛哗哗泚血的脖子,陆涛口中吐着血沫子,双腿缓慢的蹬着地面,胸口剧烈起伏着。

    陆涛带来的人有一部分跑了,有一部分抬着陆涛上了车。

    我们四个肯定不能再傻BB的追,李浩眼神有点发木,他不是胆小,而是一时间适应不了这种场面,我叫了他一声以后,他才反应过来,和我还有门门一起抬起了老仙就跑。

    路上,霓虹闪亮,街头起码二百多人在驻足观望,我抱着好像已经没了呼吸的老仙,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我在想,我在想如果老仙就他妈死在我怀里,以后还有谁是我的朋友??

    还有谁,是我怎么调侃,怎么嘲笑,都不生气的朋友........

    “停车!!!操.你.妈!停车!!”

    门门伸出带血的大手,咣咣拍着一辆迈腾的车窗,前面就是红灯,迈腾的男司机,扭头扫了一眼外面的门门,一脚油门,一回舵,直接甩飞门门,闯着红灯就走了。

    我们四个狂奔一条街,路上行人还没散,刚要转弯,两台警车直接停在我身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四五只大手粗暴的按在我脑袋上,使劲儿向后一拉,噗通一声,我抱着老仙,仰面躺在了地上。

    “送我朋友去医院!!他受伤了!!”我扯着脖子冲警察喊道。

    “蓬!”

    不知道谁踢了我脸一脚,紧随其后呵斥声响起:“别他妈动!!”

    “求求你们,先送我朋友去医院!!他真不行了,大哥,你行行好!!”我被压在底下根本看不见老仙的情况,只能极力的喊着。

    “我他妈让你别动!!”

    又是一声呵斥,我的胳膊被掰的更疼了几分。

    .......

    一个小时以后,我们被送进公安医院,李浩脑袋上挨了一刀,缝了六针,其它伤势并不严重,而我脑门上挨了一刀,虽然在发际线下面,但只要一剃短头发,肯定就算是破相了。

    门门手筋和手肌腱折了,医生上机器,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就冲着派出所的警察说道:“这妥妥够七级伤残了!以后手掌合握都是问题!”

    老仙在抢救,同时陆涛也在抢救。

    由于我的伤不重,拍完片子,就被刑警队的人来问话,来的是人,还是他妈米忠国。

    “你这胆儿越来越大啊!”米忠国看着坐在长椅上的我,叼着烟,皱着眉头说了一句。

    “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是挨砍的!糖果门口有摄像头,你自己查一下,看一下!!”我低着头,满脑子都是老仙,说话语气挺燥的。

    “后来,开枪打陆涛那小子,你认不认识?”米忠国问道。

    我咬着牙,停顿了一小下,摇头说道:“不认识!”

    “咋滴,玩仗义??我告诉你,陆涛要是死了,就你这句话,就能判你三年!”米忠国扒拉一下我脑袋,挺不满的问道。

    我抬头看着他的脸,直接伸出了双手,一句话没说,意思就是,你要能抓,你赶紧就给我拷上,要不就别墨迹。

    “........我听说陆林让人崩了?呵呵,你等我好好查查!”米忠国冷眼看着我说了一句。

    我低着头没搭理他。

    “砰砰砰!”

    走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笑笑满脸惊慌的跑了过来,拽着我的胳膊问道:“老仙呢??他怎么样了?”

    “啪!!”

    一个手掌直接拍在笑笑身后,她一回头。

    “蓬!!!”

    眼睛通红的门门,一拳直接砸了过去,笑笑身体瘦弱,整个身体都被打飞,直接撞在了墙上,门门伸出胳膊,直奔她脖子掐去!!

    “操.你.妈,都是你!!都是你!!我弟弟要有事儿,我他妈杀你全家!!”门门此刻的眼神非常疯狂,我一点不怀疑,他此刻绝对有能掐死笑笑的冲动。

    “哎,你松手!!!我他妈还在这儿呢,你干啥呢!!”米忠国先是懵了一下,随后扯着脖子就给门门拽了过来。

    “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姐跟陆涛联系了,我真的不知道.....!”笑笑捂着通红的脸颊,嘴角泛着鲜血,大眼睛噼里啪啦的掉着泪水,一声声的解释着。

    我和李浩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嘀铃铃!!”

    此刻,我兜里的电话响起,木然的掏出来,将听筒放在了耳边。

    “你是向南么?”

    “嗯!”我呆愣的应了一声。

    “有个朋友,托我给你送点东西!”电话里的声音淡淡说道。

    “谁?”

    “下来说吧,我就在公安医院停车场呢!”他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坐在原地略微想了一下,已经猜出是谁找人过来的,扫了一眼米忠国,我一句话没说的起身直接就走。

    十分钟以后,我到了楼下停车场。

    一台虎头奔驰,就停在入口处,两个中年,抽着烟,在车灯前面聊着天。

    “你们找我?”我走到跟前问道。

    “哦,你是向南?”其中一个中年问道。

    “对!”

    “你等我一下!”他说了一句,走到汽车旁边,从副驾驶里面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包,直接递了过来。

    “张君给老仙的?”我接过东西抬头问道。

    “对!”中年点头。

    “他去哪儿了?”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呵呵!”中年笑了笑,没回答我的话,拍了拍我肩膀,转身上了奔驰,随后按了一下喇叭,扬长而去。

    远处,米忠国带着刑警队的两个人,眼睁睁看着奔驰走了。

    “米队,肯定是崩陆涛那小子,找人来送的东西,咋不抓呢?”其中一个刑警问道。

    “抓个Jb,抓了也得放!”米忠国吐了口唾沫,无语的回了一句。

    “谁啊?门子那么硬?”

    “小黑家的子刚!!”米忠国眯着眼睛淡淡的回了一句。

    “他以前不是秦万天的人么?”刑警不解的问道。

    “谁Jb知道他们咋回事儿,这里面东西乱着呢!”米忠国也傻傻解释不清楚的说了一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