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个传销组织十年骨干似的,不停的洗脑李浩和水水,足足一刻没停的说了半个小时后,俩人略微有点心动了。

    李水水现在属于混吃等死型的,整天除了侩妹子,或者被妹子侩以外,基本没啥可干的,听我说的这么认真,也开始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

    李浩有本职工作,虽然听的挺认真,但我能看出来,他对这事儿不太感兴趣。

    “你这事儿靠谱么?!”李水水谨慎的冲我问道。

    “索罗斯曾经说过,没有哪一种投资是稳赚钱的,也没有哪种一投资是稳赔钱的!”我依旧在胡扯,索罗斯是谁我他妈都不知道,只觉得这个名字挺高大上,唬李水水这种人足够了。

    “操,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咱说啤酒广场的事儿,你扯索什么鸟螺丝!”李水水挺崩溃。

    “........就是说,干事儿的把握有,但能不能挣钱,谁也说不准!”我喝了一口啤酒,耐心的解释了一句。

    “吧唧,吧唧!”

    二人低头抽着烟,都在皱眉沉思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浩突然张嘴说道:“入个股,得多少钱?”

    “看你心情!”我一听他这么说,顿时大喜过望。

    “南南,做生意我不太懂,而且过程繁琐,没Jb我现在干的事儿来劲。一年我出去四趟,十万八万的,玩一样就挣了,但你吱声了,我咋地都得使使劲儿。我家里还有五万块钱,有两万不能动,剩下三万你拿走!这最后是挣是赔,都无所谓!”李浩抽着烟,扭头看着我说道。

    我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他是独行侠,而且主业副业都有,原本没必要跟我扯这个。但卖冰.毒的事儿,在他心里一直压着,我现在张回嘴,他不好意思拒绝。

    最重要的一点,我也能感觉出来,他似乎有意跟我们这种人拉开一定距离。我猜想糖果伊人门口,张君崩死陆涛的画面,绝对让他有点害怕了,这种害怕不是普通意义的胆小,而是男人成熟之后必要的谨慎。

    他在部队开枪打死一个逃犯,那是保疆卫国,但现在他用在部队学来的本领,在街头打死一个混子,那他妈是犯罪。两种都是杀人,但心里活动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行,谢谢!”我淡淡的回应了一句,伸手拍着他的肩膀,多余的话没说。

    “我回家跟我爸商量商量,看能不能要出来点钱。这么多年,我也没上学,也没去技校学个手艺,遇到事儿从来没跟家里张过嘴,我估计三五万应该能拿出来!”李水水犹豫了好久,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能再多捅咕出来点啊?!”我羞涩的问道。

    “......那我想问问,你准备掏多少钱呢?”李水水斜眼看着我问道。

    “.......理财的意思,就是我不用掏钱......!”我弱弱的说道。

    “我操,合着你这大哥,在这空手套白狼呢?”李水水顿时急眼了。

    “我发现你说这话好像没长牙!!你要自己干,三五万,你能支起来个啤酒广场么??你能引进来投资么?你能找一个懂行的股东么?最最最重要的一点,你有我这口才么?”我跟连珠炮似的,不停追问。

    李水水看着我,顿时懵了。

    “我属于全能型人才,技术入股,比你们这种掏钱的高级多了!!跟我当回朋友,你就偷着乐吧!”我他妈有一种我越说越有道理的感觉,小嘴依旧喋喋不休。

    “哥,我就想知道,你用嘴能不能把人家说得,不收咱租钱,就把地方租给咱们!”李水水一句话问出了事情的关键。

    “.......呃....这个....!”我一时语塞。

    “大哥,你别这个那个的了,现在钱肯定不够,你说咋整吧!你看你还能忽悠谁!”李水水继续问道。

    “........这个你们不用管了,剩下的钱我自己想办法!你们就把自己要凑的凑齐就行了!”我缓缓说道。

    “我就不明白,这种事儿你怎么不叫老仙和门门,张君走以后给老仙留了不少钱,我估计你跟他说一声,他能全给你拿来!”李水水不解的冲我问道。

    “不想找他们!这事儿你别跟老仙说,以后咱们尽量也少往一起凑!”我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心里却一直回想着,那天老仙他爸跟我说的话。

    “你不想找谁啊?”

    我的话音刚落,院子门口突然泛起一阵响动,我一抬头顿时愣住,门门穿着大背心,大裤衩子,踩着鞋拖,领着一个挺漂亮的姑娘走了进来。

    “你咋来了呢?”我说完这句,有点不满的看了一眼李水水,不用问肯定他叫的门门,估计就在刚才他上厕所的时候。

    “你这是要自己单玩,把我和老仙抛弃了呗!”门门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句,随后指着漂亮的姑娘说道:“这是洋洋,我媳妇!左手起,湾仔向南哥,黑夜中的残影李浩先生,这个是.......残联主席李水水!”

    “噗!”

    姑娘一听到李水水的雅称,顿时笑美了。

    我看了一眼自己就坐下的门门,烦躁的说了一句:“喝点酒你就走吧,这事儿肯定不能带你们!”

    “为啥啊?不就合伙做个买卖么?”门门皱着眉头问道。

    “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事儿,宁海跟另外一个整啤酒广场的霍勇有点矛盾,这不是单纯做买卖,所以你们别跟着搀和!”我直白的说道。

    “我爸是不是跟你说啥了?”门门看着我问道。

    “没有!你别瞎扯!”我皱眉摆了摆手。

    “操,他肯定说,不让你跟我和老仙玩了,是不?”门门就跟五岁小孩似的整了一句。

    “.......真没有!”

    “我真服你了,这事儿也能往心里去。小时候这话他没少说吧?还动手打过你呢!你别告诉我,你认真了!”门门撇嘴点了根烟,让人看着就想拉.屎的脑袋,还贱吧兮兮的靠在了洋洋肩膀上。

    “小时候是小时候,大了是大了,不一样!”我喘着粗气摇了摇头,李水水和李浩谁都没吱声。

    “南南!我这人有话直说昂!家里的事儿,我干预不了,我爸那么大岁数了,我也不能跟他因为这事儿吵架,他说的对与错,你笑一笑就完了!至于咱们之间,我不知道你咋想的,反正我拿你当朋友,好朋友!今天我拿十万来,八万是张君留给仙干买卖的,剩下两万,是我自己管我妈要的!”门门说着,就从洋洋包里掏出一个牛皮信封拍在了石桌子上,随后用手一指说道:“钱就放在这儿,你要拿了,算我和老仙入股,你要不拿,你就JB撕了!!咱花钱买个乐呵!我跟洋洋去她家吃饭,你们聊着吧!”

    说完,门门直接站起了身,转身就要走。

    我坐在原位,被他整的一愣一愣的,心里一股说不明的情感在激荡!我突然发现,我最近总是有一种要热泪盈眶的感觉,妈的,这是一个无.耻之徒该有的心理活动么??

    “年底我给你分红!”看着走到门口的门门和洋洋,我大喊了一声。

    “唰!”

    门门回头,咧嘴一笑,也大声回了一句:“没事儿去医院看看仙儿,他想你了!”

    说完,门门走了。

    那个背影,我一辈子都没忘过,得意的时候想过,失意的时候这个画面却更加深刻!

    .......

    钱凑了一部分,老仙和门门出了十万,李浩三万,当晚李水水给我打来电话,他说他跟他爸商量完了,能拿五万,这一共是十八万!

    我初步算了一下,弄个啤酒广场,要想整的像样点,起码要六十万的预算,因为租位置,一年可能就需要三十多万的租金。剩下的钱,我打算冬天把啤酒广场稍微改动一下,做个温室火锅城,毕竟租金这么多,你总不能冬天看着这么好的地方闲着吧!

    如果按照投资入股一家一半来算,那我就要拿三十万的份额,现在还缺十二万,我上哪儿去整?!

    给安安打个电话?

    我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以后,顿时又很快的否决了,以后我是要娶她的,所以还是在她面前爷们点吧!

    跟戴胖子借?

    也不行,虽然他应该能借,但我要张嘴了,那不是在原地转了一圈,又绕回去了么!万一他再跟我谈去海洋当内保的事儿,我怎么拒绝?

    妈的,似乎我总是逃脱不了,借钱这个怪圈。坐在柳树下面,思考了不知道多久也没个头绪,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我一直等待的一个电话,打来了!!

    “喂,向南?”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嗯!”我应了一声。

    “这几天有点忙,找个地方,出来咱俩谈谈!”他沉默了一下,随后开门见山的说道。

    “好!”我干脆的答应了一声。

    二十分钟以后,一个普通小区外面的家常菜里,我和一个人相对而坐,互相看着彼此,一时间感觉命运这玩应还他妈真挺奇特,他总是能牵引着两个完全不搭噶的人,在时间的长河里,某一点相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