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港饭店,3005包房内,一片欢声笑语,霍勇媳妇和飞舍哥的破鞋,虽然全程无交流,但飞舌哥和霍勇聊的挺好,俩人对着吹牛b,一人一句,一点也不客气。

    “听说,你跟那个向南整起来了?”飞舌哥吃着螃蟹,扭头问道。

    “我跟他倒没啥仇,我是看上他那个地方了!”霍勇抽着烟,悠然自得的说道。

    “........整他算对了,我他妈也烦他。老戴以为我不知道他偷着联系过向南,海洋现在稳定了,我这种老混子,对他没啥用了!呵呵,想整一帮小崽子,给我挤出去!我可以装傻,但谁他妈要拿我真傻,那咱就都在背后捅咕捅咕呗!!”飞舌哥撇着嘴,声音不大的说道。

    “老戴对你不是不错么?”霍勇一愣皱着眉头问道。

    “不错的条件得是我听话!!勇,咱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能像小孩似的,他说啥,咱干啥么?”飞舌哥斜眼看着霍勇问道。

    “这话说得对!”霍勇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操,啥也别说了!给谁干,都不如给自己干,你走这条道算对了,像我这种,退出又不甘心,但整个摊子,又无从下手,不知道多尴尬!”飞舌哥挺惆怅的说了一句,随后举起了酒杯,咬牙招呼一声:“来吧,整一杯!”

    “当!”

    二人举杯,咕咚咕咚喝着啤酒。

    门外,走进来四个人,我,门门,老仙,还有水水。

    我单手插兜,迈着大步,不到三秒就走到3005包房门口,停顿一下,微笑着瞬间推开门,一步走了进去。老仙和水水紧随其后,而门门一把拽上了门,站在门口没动。

    “唰!”

    屋内的霍勇,飞舌哥,还有两个女的,一个四五岁的女孩,都抬头看向了我们。

    “你谁啊?”飞舌哥皱眉问道。

    “向南啊!你不认识了啊?!”我脸上挂着微笑,露出一个挺意外的表情看着飞舌哥。

    我一说出名字,二人顿时一愣,随后不到一秒,霍勇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飞舌哥随手抄起了一个酒瓶子。

    “唰!”

    同一时间,李水水面无表情掏出八一军刺,扭头,竖着刀把,直接挂在了衣服挂上,刀尖来回冲着地面晃悠,泛着寒光。

    “哗啦!”

    老仙舔着嘴唇,直接端出了我那把铁砂喷子,枪口对准了那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滋拉!”

    我拉开穿着的运动外套,一挺肚子,腰露出全是黄色胶布包裹的四方形,类似开山炸药的东西。

    霍勇扫了一眼,老仙枪口指着的姑娘,手掌哆嗦着没说话,飞舌哥看着我们的装备,也他妈有点懵了。

    “两位大哥!你们千万别动,千万别吓唬我!!”我快速上前一步,一屁股坐在飞舌哥左侧那个破鞋旁边。

    我慢慢悠悠的,掏出九块钱的白沙,点了一根,随后狠吸了一口,伸手拽过飞舌哥破鞋的小手,直接放在了我的腰后面,捋出一根捻线,握着她肉嘟嘟的小手,直接攥上,脸对脸的冲她说道:“握紧,一松,蓬!!炸了!!”

    “向南!!你要干啥?”霍勇瞪着眼珠子,居高临下的冲我问道。

    “你不找我呢么?”我瞬间抬头,同样盯着霍勇问道。

    “咱们的事儿,你在我家庭聚会上说,这不合适吧?”霍勇额头青筋乍起。

    “那你告诉我,在哪儿说合适?”我又问了一句。

    “.......啤酒广场的事儿,我不是冲你,我跟宁海有点私人恩怨!”霍勇明显言不由衷的说了一句。

    “你弄宁海跟我没关系,但你整啤酒广场,伤害到我了!!”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呵呵,你敢炸死我?”

    “半个月之前,你能想到,我敢弄死陆涛么?”我指着霍勇的鼻尖,一字一顿的问道。

    霍勇顿时无言。

    “来,勇哥,你坐下!!”我伸手粗暴的拽了他一下,他摇晃着咣当一声坐在了凳子上。

    “啪!”

    我薅着他头发,指着满桌子的奢华菜肴说道:“勇哥,你看看你都什么伙食了!!完全超过小康水准了,你说你还欺负我干啥??操.他.妈.的,政府不让百姓吃饱,陈胜吴广,都敢喊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怎么?你比政府还牛B?就那么肯定能吃死我??就那么确定,我长个Jb,肯定就不是种??”

    “.......呵呵!”霍勇咬着牙,连连点头笑着,笑的很邪性。

    “你姑娘四岁了吧?”我看着霍勇坑坑洼洼的脸颊,一口口冲着他连吐着烟雾。

    “........!”霍勇冷眼看着我,没吱声。

    “人从出生,那过一秒,就少一秒!!你都自己三十多了,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家里人考虑考虑!!你的钱够花了,是不是也得考虑考虑,眼巴巴蹲下面,还没有钱花的南弟弟?”我再次问道。

    屋内众人鸦雀无声,霍勇媳妇不停的冲他飞眼神,焦急的望着自己孩子。

    “勇哥,不耽误我挣钱,我月月上你家门口磕头都行!但你要非得欺负死谁!!那我就试试,能不能抱着你一家三口,从龙塔上跳下来!!”我啪啪拍着霍勇的脖颈子,抓起桌上的酒瓶子,自己倒了半杯白酒,仰脖一口灌了下去,随后摸了一下飞舌哥破鞋的脸蛋子,笑着说道:“哈哈!和谐社会,上哪儿Jb整炸药去,假的,操!!”

    说完,我站起来,直接往前走了一步,破鞋攥着的捻线,直接拔了下来,但我身上貌似炸药的东西,一点动静都没有。

    “操!!”

    飞舌哥顿时恼羞成怒,拎着啤酒瓶子,就要冲过来。

    “亢!!”

    “哗啦啦!”

    老仙枪口调转,果断扣动扳机,无数铁砂直接崩飞一个铜盆,里面的老汤,瞬间迸溅了飞舌哥一身。

    “傻B,炸弹假的,枪是真的!!”老仙皱眉骂了一句。

    “.......!”

    飞舌哥攥着酒瓶子,满身油渍的站在原地,无比尴尬。

    “呵呵,走了!”

    我笑着说了一句,一把推开包房门,直接窜了出去,水水拿着刀,老仙端着已经没子弹的铁砂喷子,背对着门口,也退出了包房。

    “噗通!!”

    看着我们离去,霍勇身体瞬间瘫软的靠在了椅子上,整条右臂哆嗦着,抓着桌上的烟。

    “小勇,这人是谁啊!!”

    霍勇媳妇一把搂过,还坐在凳子上玩的孩子,孩子没啥事儿,她却哇的一声哭了,随后声音越来越大!

    “妈的,我找人整他!!”

    飞舌哥恶狠狠的掏出了电话,咬牙切齿的就要拨号。霍勇直愣愣的望着桌面,心脏还是嘭嘭嘭的跳着。

    “喂......!”飞舌哥电话接通,刚想说话。

    “咣当”

    包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穿着便装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

    “刚才这屋有人打架了?”中年汉子直不愣登的开口问道。

    霍勇再次抬起了头,飞舌哥拿着手机问道:“你谁啊?”

    “你叫张光远?”中年扫了一眼屋内,面无表情的问道。

    飞舌哥被问的一懵,皱眉问道:“是啊,咋啦?”

    “轻点Jb嘚瑟,吃饭可以,整没用的,收拾你!”中年淡淡的说了一句,随手一提裤子,腰间明晃晃的警用六四,连着弯曲的纲线,就别在腰间。

    说完,中年人走了。

    “他谁啊?”飞舌哥拿着电话,不解的冲着霍勇问道。

    “有这种配枪的,你说是谁?”霍勇捂着脸蛋子,非常烦躁的回答。

    “刑警队的?”

    “那肯定的!”

    “谁找来的?向南?”

    “妥妥的!”

    一场宴席,在中年走后,彻底散伙。

    ........

    门外,我们四个站在道对面,抬头看着莲花港海鲜,等了不到五分钟,老傅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他站在台阶上看了我们这边一眼,而我冲给他点了点头,他一摆手算是回应,骑着停在门口的摩托车,随后扬长而去。

    自始至终,我们没啥交流。

    .......

    宴席散了以后,霍勇开车带着媳妇回家,一路上媳妇惊魂未定,脸上的泪痕还很明显,一直磨磨叨叨的说着什么。孩子一般睡的比较早,此时窝在妈妈的怀里,已经轻微的发出鼾声。

    不到半个小时,三人回到了家。

    从饭店出来,一句话都没说的霍勇,直奔洗手间走去。媳妇抱着孩子,放到了婴儿间的小床上,盖上了被子,随后她走到自己和霍勇的房间门口,推开了门,啪的一声按了放灯的开关!

    五秒以后。

    “啊!!!!!”

    一声极致惊悚的叫声,似乎传遍了,已经进入沉睡,寂静又安详的小区。

    “噗咚!”

    刚想洗澡,穿着大裤衩子的霍勇,一步迈了出来,脚下一滑,直接摔在了地上,跌跌撞撞的爬起来,飞快的跑到自己卧室,抬头一看.......

    媳妇吓的晕厥在门口,屋内床上,端端正正摆着三个崭新的骨灰盒,一个狗头剁下来,身体分成两半的哈士奇,还在缓缓流着鲜血....

    它染红了洁白的床单,染红了刚铺的地板.......

    “要你命,三千块!”

    扭头,墙壁上血粼粼的大字,让人浑身毛孔张开,冷的直哆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